2019-01-12 20:22:56

我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大腿肉。

很疼,确定不是梦。

陆判对那老太太点点头,“孟婆,拜托了。”

我眼睁睁看着她把那碗黑糊糊的东西,直接灌进昏迷不醒的蔡小邱嘴里,如果那碗真是孟婆汤,那今生记忆岂不是什么都被抹掉?

我问他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他们仿佛当我不存在一样。

“你啊你啊……”那孟婆瞪了陆判一眼,“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千万…千万别再来求我,我玩不起。”

陆判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不敢,再也不敢了。”

孟婆叹息一声。

经过身边时,抬头对我说:“胆子真小!”

说完出门走了。

真是莫名其妙……

陆判站在蔡小邱的旁边,眼里充满柔情,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慢慢说出一件不为人知的秘密。

原来,蔡小邱是陆判的女朋友。

我没听错,是女朋友。

已经发展到订婚的程度。

而陆枫就是陆判。

而且,不只是他在阳间寻花问柳。

至少一大半的阴差都有这种现象。

因为他们的寿命不像凡人一样只能活个数十载,长年累月呆在那个常年不见日月星辰的地府,哪怕是个鬼也会感到孤独。

当时没有哪个阴差敢隔三差五的跑到阳间作乐。

据说,只是据说而已。

说是阎罗王开了个先例,在底下流传他在阳间不但有个老婆,还有个私生子,每个月都会在上面逗留几天,是真是假不知道。

这就让人很纳闷了。

不是人鬼殊途吗,怎么可能生孩子?

陆判说:“脑子是个好东西,找个看得顺眼的男人,附体在他身上,有什么干不成的事?”

“那孩子就不是自己亲生的了?”

他嗤之以鼻,“所以只是传言,根本不可信。我们阴差上阳间寻欢作乐,不敢太过放肆,至少在那方面肯定会有双重措施,胡乱增添阳间人数是犯重罪的,谁也不敢开先例。”

至于蔡小邱,陆判一时谈恋爱谈得痴迷过度。

阴差异于常人,不论是哪方面都比凡人强太多,又许下什么海誓山盟,令她神魂颠倒的,那订婚戒指就是一个错误。

陆判冷静之后,才觉得自己玩过头。

于是才会托付我去帮他办这件事。

可为什么会强灌孟婆汤?

他说,完全是托我的福。

因为陆判费尽心思从功德簿查凶手名字的时候,无意翻到旁边的生死簿上有蔡小邱的生死日期,一看之下,才知道会死人,死因是为情自杀。

陆判重情重义,觉得是自己的罪过。

蔡小邱不应该有这样的报应。

才会去求孟婆,灌下孟婆汤。

让她彻底忘记这一段情。

只是忘掉这段情,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忘记这段情,蔡小邱就不会轻生。

命就保住了。

看起来有点像逆天改命。

陆判表示只要没人查,孟婆不说,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这件事,何况人海茫茫,十几亿人口,谁会无聊到去查一个和自己不想干的人物?

再说功德簿不是只有一本,乃是上千千万本。

不指名道姓的话,怎么查?

“那蔡小邱岂不是变成傻子,什么都不懂?”

陆判语重心长道:“我会暗中照顾她的一切生活起居,和初生婴儿一样慢慢教吧,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好,经过这一次,说什么也怕了,孟婆可不会再帮第二次。”

我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不醒的蔡小邱。

又看看相貌堂堂的陆判。

忍不住嘟囔道:“其实,你可以找个漂亮的女孩子。”

“情投意合,哪能以貌取人。”陆判瞥了我一眼,“记住罗少初这个名字,当年是他扔的石头。”

罗少初?

好一个罗少初,十几年了啊……

足足等了十几年,压抑在心底那股仇恨一触即发。

陆判含着笑,看着我说:“他今年四十八岁,在淮安市锦绣路开有一间士多店,我多看了一眼,还有二十五年的寿命,你打算拿这个罗少初怎么样呢?”

我咬牙切齿,朝着陆判吼道:“真是好人没好报,坏人比好人还长寿,还有没有天理?”

他很无辜的耸耸肩,“你对我发脾气没用,是天上那帮家伙定的。”

“我要杀了罗少初,替外婆报仇。”

“很好。”

“杀了他,我会遭报应吗?”

陆判直皱眉,“如果在我活着的那个年代,杀人偿命,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不过可以给你提个醒……”

他指着我那张阴阳脸,“自古正邪不两立,纯属扯蛋,你在阴阳交融时出生,除了天界,站着的制高点已经够高了,想想看,生死簿为什么没有你的名字?”

陆判的话,让我热血沸腾。

“谁该死,制裁谁。谁不该死,那人便死不掉。”

“真的假的?”

“我猜的。”

……

我又问:“既然地府制裁不了我,那谁能制裁我?”

陆判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废话,秦娜呗。”

想一想。

好像也对,我是有点怕秦娜的。

她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

具体为什么会怕,说不清。

……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中午时分。

秦娜他们聚集在房间里,她看到我回来,一脸怒气的叉着腰指着我鼻子责备道:“好你个苏阳,一个上午不见人,也不留下张字条,差点就要去报警了知道吗?”

李道长是个老人精,赶紧拦在中间,“以和为贵,以和为贵,苏阳难得出来一次,出去溜达溜达也不奇怪嘛,他和我说过的……”

秦娜把苗头指向他,“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

李道长哑口无言。

林琳说:“好了,人都回来了。”

曹文博双手环胸,“才不见半天,就度日如年了?”

秦娜的动作快如狗。

抓起床上的枕头,顿时和他扭打在一起。

曹文博满屋子抱头鼠窜。

林琳唉声叹气,“大学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什么时候你们两个才能长大啊?”

她说完,也抓起另一个枕头。

和秦娜一起痛打曹文博。

李道长直摇头,无法直视,“一群疯子。”

他们三个立即停止嬉闹。

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向李道长。

李道长频频后退,“你们看我干什么?

啊……

我站在原地,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眼睁睁看李道长被枕头砸得像变身的超级赛亚人。

中午我们都没有去吃饭。

哪怕饿得肚子咕咕叫。

大家都听秦娜的话,因为傍晚的大学同学聚会,肯定少不了一顿山珍海味,本来按照国际惯例,聚会既然是人人有份,每个掏腰包AA制是应该的。

但今年的同学聚会不一样。

有人主动包完今晚聚会的所有费用。

谁说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

秦娜说:“留着空肚子,吃穷他,吃不完,打包。”

我偷偷问曹文博,“三十几个大学同学,大部分自带另一半,加起来起码五十个左右,费用肯定不低,是谁那么大方?”

曹文博偷偷瞄了一眼秦娜。

看到她没注意我们,小声回道:“这个所谓大方的人叫叶杰,读大学的时候家境不怎么好,他也是秦娜的仰慕者,追得全校皆知,不过被其他人喷得遍体鳞伤,说他连身像样的衣裤都没有,配不上秦娜。”

“叶杰也认为秦娜不接受他是因为钱的原因,所以毕业的时候在宿舍楼下发誓,一定会拿着银行卡和开着奔驰回来找她。这次同学聚会,我看他八成是来装逼打脸的,以前有几个嘲笑他的都不好意思来了。”

我恍然大悟,“让同学带另一半的主意,也是他提出的吧?”

曹文博点点头,“醉翁之意不在酒,今晚的主角肯定会是秦娜,你决定去的话,就要做好被嘲讽的心理准备。我要是秦娜,肯定不会去参加这次同学聚会,她这人永远都是这样,让人抓摸不透。”

如果秦娜不去,我也不会跟着去。

那么叶杰会过上许多人都无比羡慕的生活。

可偏偏秦娜要去,还执意带上我一同前去。

有时候,命运弄人。

叶杰不会知道,今晚将会是他最后一晚。  

第21章 聚会前夕

我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大腿肉。 很疼,确定不是梦。 陆判对那老太太点点头,“孟婆,拜托了。” 我眼睁睁看着她把那碗黑糊糊的东西,直接灌进昏迷不醒的蔡小邱嘴里,如果那碗真是孟婆汤,那今生记忆岂不是什么都被抹掉? 我问他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rd...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