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2 14:02:29

男子急急忙忙地横插在两个男人和女人的面前,他怒目瞪着身前众人:“你们这些人到底还有没有人性!?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喂,这个世界已经完了,谁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活多久。老子当了二十几年的处男,在临死之前,总要开开荤吧?”

“刘启东,你老婆孩子都在基地里面,你当然无所谓了。”

“你自己天天晚上都有的耍,可我们兄弟几个不一样。这个时候你还他么当什么好人?给老子起开!”

说话间,就有三个男人冲了上去!

这个叫刘启东的男人直接跟身前的两个斗了起来,而另外有一个曾绕过他们,朝着那个女人扑了过去。

而就在这一刻,苏北随手就从别人家的屋顶上抓过晾衣竿,由上至下,斜着一定的角度,对着那个哈哈大笑的男人戳了下去!

这根晾衣杆虽然没有削尖,但苏北投下去的力道很猛,对方甚至来不及反应,这一根晾衣杆,就已经从他的嘴巴里面进去,由菊花刺出,将他直接刺了个对穿!

而这时候,苏北也顺势从隔壁的屋顶上跳了下去。

苏北下坠的那一刻,人就落在跟刘启东搏斗的两个男人旁边。

苏北手中的那把菜刀,在坠地的同时就已经直接将对方的手臂砍下。

那菜刀在苏北的手中泛起了血花,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迅速贴近男人的脖子。那个动作就如同杀鸡一样轻松简单,飘飘地就在男人的脖子上,切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顿时滚烫的鲜血,就如同水管破裂时的水,喷溅而出!

苏北的动作很快,在另外一个男人发愣的同时,他左手已经从身后拔出菜刀,简单直接地刺入了对方的心脏,随后一个抬脚,就连这个男人给踹飞了起来。

在这个男人被踹飞的同时,苏北一个箭步上前,趁着这个男人阻挡住高瘦男人的视线,苏北迅速冲到高瘦男人的身边,手中的菜刀,在半空之中划开了一道凌厉的弧度!

血光飞溅间,周边众人也听到了高瘦男人发出的一声惨叫!

“啊,啊!我的手,我的手啊!!”

就在高瘦男人捂着自己的手,迅速后退的同时,此时的苏北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使者,在艳丽的血花之中,迈着坚实的步伐,那冰冷的目光,刺痛着每一个人的心神。

苏北抓着两把菜刀,他又像是一个刚刚要进自家菜园子里的农民,动作娴熟而迅速,他挥舞着手中的菜刀,不停的收割着周边几个男人的生命。

“别过来,你别过来!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此时苏北已经站在这个男人面前,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冷冷地说:“这位大姐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脱裤子?”

“我、我……”

对方甚至来不及回答,苏北抬起他的右脚,随后重重下踏,狠狠地踩在了对方的裤裆上!

惨叫!

对方在因为最为重要部位,被苏北踩碎而惨叫的同时,身后有一个男人从地上捡起了猎枪。

“小心!”

而苏北就仿佛身后长了一双眼睛一样,在冬刘启东开口提醒的同时,头也不回地将左手的菜刀,很随意地朝着自己身后丢了过去。

这把菜刀在空中飞翔了一段距离,极为精准地劈在了对方的额头上,有一半没入他的头部!

在殷红的鲜血飞溅出来的时候,似乎还有白色的脑浆缓缓流淌。

而这时候,苏北也顺势伸出左手,抓住身前惨叫男人的头发,右手菜刀顺势切断了他的脖子!

边上就只剩下三个男人,高瘦男人瞥了一眼掉在地上的猎枪,在他做出动作之前,苏北笑嘻嘻地说:“快呀,赶紧过去捡,你不去捡,我怎么用刀把你的另外一只手给砍了?”

此时的苏北,脸上带着一份很阳光灿烂的笑容,这样的笑容若是在平日里见了,会觉得眼前这人没有丝毫的威胁性,可是现在看着苏北的时候会觉得冷汗直冒,浑身颤抖!

高瘦男人也是经过风浪的人,常年在商场打拼,他也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

即便是随手都能够开枪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杀死的他,在面对苏北的时候,心里头还会不由自主地发颤。

特别是在跟苏北对视的那一刻,那如同猛兽一般的眼神,会让高手男人产生一种随时随地都会被苏北啃咬撕碎的错觉,。

他惊了,也怕了。

在这一刻,高瘦男人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转身就跑了出去。

另外两人立即跟上高瘦男人,边上的刘启东见了连忙开口冲了上去:“别跑!”

然而刘启东才出去几步,苏北立即扯住他的手臂:“你先在这里照看这位大姐和两个孩子。有我在,他们跑不了。”

说话间,苏北双手抓住菜刀,朝着旁边的墙壁冲了上去。

他右脚踩在旁边的一个水缸上,左手顺势将菜刀放入水缸之中。

就在膝盖弯曲的同时,苏北人就好像踩在弹簧上一样,迅速弹跳而起,一个跳跃就已经翻出围墙,落在了外边。

高瘦男人心机颇深,脑子也不错,在受伤的情况下,他仍旧沿着自己来时的道路迅速飞奔,这条路上的丧尸基本上已被解除干净,因此他跑起来完全没有任何负担。

只不过他才跑出没多远,突然感觉有一个身影从上而下,迅速落在他面前,等他反应过来时,却惊骇发现,眼前人正是苏北!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苏北咧嘴一笑:“很惊讶是不是,这个世界值得你惊讶的事情实在太多,虽然我不知道你原来会变成怎样,不过,在这里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苏北抓着两把菜刀,朝着高瘦男人,缓缓走近。

高瘦男人一直后退,而原本跟在他旁边的两个男人,这时候朝着苏北投来求饶的眼神:“这位兄弟,我们两个人跟你无仇无怨,你放我们走吧。”

苏北的嘴角微微上翘,笑着说:“可以呀,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说话间,苏北就将自己左手边的菜刀丢到地上:“刚才你们两个做的那些事情,我有些看不过去,现在呢,你们拿着柴刀,各自在彼此的左手臂上划一刀,这件事情就算两清了。”

听到仅仅只是在手臂上划一刀,两个人立即忙不迭的点头,等高瘦男人意识到不对的时候,这两个人均已经在彼此的左手臂上划开一道口子。

其中一人捂着伤口,对着苏北说:“小兄弟,你说的我们已经办到了,现在可以走了吧?”

苏北耸耸肩,对着两个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两个人连忙拔腿就跑,然而,他们才跑出不到十几米的距离,就突然顿住,接着两个人伸手捂住自己的咽喉,非常痛苦地蹲在了地上。

苏北让他们用感染了病毒的菜刀,在自己左手臂上画开血痕,目的就是要让病毒通过血液迅速进入他们的脑子。

现在的这些病毒,经过十天的繁衍和适应之后,它们的生存能力和破坏力已经大大增加。

水缸里的是死水,病毒繁衍速度很快,这种水如果不进行杀菌消毒的话,绝对不能碰。

两个男人在地上蹲了没多久,突然就发出了类似野兽一般的吼叫声,然后手舞足蹈地对着苏北冲上来!

他们的速度,已经明显快了很多。

苏北在两个人扑过来的同时,随手抓住对方的手臂,直接将两具丧尸朝着高瘦男人丢了过去。

从地面上爬起来的丧尸,嗅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他们很快就转移目标,朝着边上的高瘦男人扑了上去。

第17章 以牙还牙

男子急急忙忙地横插在两个男人和女人的面前,他怒目瞪着身前众人:“你们这些人到底还有没有人性!?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喂,这个世界已经完了,谁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活多久。老子当了二十几年的处男,在临死之前,总要开开荤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