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0 14:00:02

那是两个年龄与我大伯相仿的中年男子,一个穿着红底金花唐装,另一个穿着金色缎面马褂。穿金色马褂那个满脸凶相,眉角有道浅疤,颇有些江湖豪侠的气概;穿红底唐装那个则尖嘴髭须,细小眼,一副工于算计的奸商嘴脸。

两人全神贯注在棋局上,没有回应。那唐装男子没抬头,对二舅欠声说辛苦杨老弟了,等我赢了卢老板这局就过去,你们先吃着。二舅也没说什么,点点头离开了。

那卢老板嘿嘿笑着说,你白子都快被吃光了,还敢夸口赢我?赌王,这局你赌输了。

我心里一怔:这其貌不扬的半老头儿,居然就是庄闲的老爸?

赌王放下棋子,仰靠在沙发上,点了根烟叼着,打量了我一眼问,你就是小闲的朋友?

我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成了庄闲的朋友,所以就没开腔。

那卢老板见赌王认输,也翘起二郎腿,看向我,好像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

赌王给卢老板和我分别递了支烟,卢老板弯腰接了过去,借着赌王的烟火点燃了,猛吸了两口。我对赌王没好感,借口不会抽,笑着拒绝了。

赌王对我边吐烟边说,我叫庄仕泽,广东人,在贵州做了几年生意,跟你舅舅很合拍。早听央央那细路女说你捣蛋得很。嘿嘿,我看也还老实嘛,比我们小闲强多了。

那卢老板哎哎了两声打断说,庄老哥,你这赌注还给不给了?

庄仕泽笑着说,急什么,咱赌的是三场,一场棋局,一场酒局,一场乱局。酒局我先赢了,棋局你赢了。至于这乱局么,来,后生仔,你跟他说说。

我当时已经猜到,对面那穿金色马褂的卢老板,就是央央口中的平叔,心里的震惊和疑虑都快从喉咙口喷薄而出了,当时却佯装平静,看着庄仕泽问,说什么。

庄仕泽张口还没说话,平叔倒先开腔了。他掸了掸烟灰,轻描淡写地问我:你就是王秀茂的侄子吧?我和庄仕泽都没反应过来,同时发出啊的疑问。庄仕泽瞟了我一眼。

说真的,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他说的是我幺叔,尽管在我们家,能跟这种人搭上边的,除了幺叔也没其他人了。

我爹他们几个,当初取名用的是“风华正茂”四个字。我大伯是风,我爹是华,我三叔是正,幺叔觉得这种取名方式太禁锢天性(天知道他什么性子),坚决不领茂这个字,只说要么叫他石子要么喊喂。幺公拗不过他,任由他去了。随着时间渐长,包括幺公在内的家里人,都忘了他曾经有过这么个名字,更别说我们这些年轻后辈了。

谁也不可能想到,他会在外面用这个名字,实在有些人在江湖飘,小号来挡刀的狡黠。而当我反应过来时,很多这些天发生的事,就如同电影画面般不断地在脑海中闪回。

我拼命想抓住那个最值得我注意的画面,按下暂停键,捕捉最细微的线索,然后顺藤摸瓜地厘清各种症结,却徒劳地让它如同织布机上的梭子一闪而过。

见我发愣,平叔轻蔑一笑说,装什么傻,你的长相、神态都跟你叔一模一样。

我总觉得他话里占我便宜,当时不怒反笑,面向他正色说,我长得自然像我爹,你怎么不说王秀茂是我爹?

平叔哈哈大笑说小朋友倒真有些胆色,不是我有心开你玩笑,我跟你叔有过接触,他没小孩,这点相信你我都知道。你叔常夸你胆大心细,哦,不过那是在你15岁以前。

我支吾着不知道咋回嘴。那平叔眼神已转到庄仕泽脸上,似笑非笑地说,赌王,你连小茂的侄儿都张罗过去了,那小茂也是你的人了?看来我这乱局多半是要输了。

庄仕泽伸了个懒腰,气定神闲地说,怕你不信,先给你看样东西。说着跟变戏法似的从茶几下探出来一只飞龙玉玦——却是庄闲在拍卖会买的那只。

我看到平叔右脸颊不自然地跳了下,跟着大手一挥说令公子好眼力,既然是他买下的,这宝玉自然就归他。不过我俩当初打赌,说的是两件宝物。你这儿可只有一件。

庄仕泽笑了笑说急什么,跟着望向我。

我心虚地摆摆手说别问我,不在我这儿。庄仕泽大笑说怕什么,我是让你去喊央央来。

我已经大概能猜到七七八八了,当时也没开腔,闷头去喊央央。

这丫头正拎着串葡萄撅嘴一颗一颗地嘬,逗得米又在一旁咯咯直笑。听说赌王要找她,马上甩掉葡萄,对米又说了声我等会儿就来,拉着我蹦蹦跳跳地就往茶几那儿走。

央央走到庄仕泽身后,弯腰双臂靠着沙发,娇滴滴地喊了声庄伯伯,您找我啊?

庄仕泽敲了敲她脑门说囡囡,莫跟伯伯耍鬼灵精。东西呢?给我。

央央看了我一眼,撇撇嘴,好像很不情愿似地拖着脚步往书房走去。隔了好一会儿,这才抱了块粉色毛巾包着的东西走回来,轻轻放在庄仕泽面前。

庄仕泽慢慢打开,却是我和米又胖倌在地下拍卖会见到的那块沉香木。我不由得在心里哭笑——我果然没猜错。这丫头拿我当炮灰,趁乱偷走了这块原本也不属于我的拍品。

我感觉平叔目光中多了一份犀利,他用右手摸了摸自己下颌的胡须,跟着很没节奏地拍了拍手说,赌王就是赌王,果然好本事。不过我想请教一下,你这回使的又是哪招啊?

庄仕泽摆摆手让央央把沉香木放回去,喝了口茶,表面看是要回答平叔,目光却看向我说,你有没有听说过偃师的故事?

平叔冷哼一声,语气显然已没了刚才的客气,酸溜溜地说,我卢平是个粗人,弄不来你们这些文化人的东西。你要教育我,我洗耳恭听便是。

庄仕泽大笑着摆手说不敢当不敢当,又转头让我别傻站着,自己去端把圆凳坐下,见我听话地照做了,这才吹了口烟,慢条斯理地讲起故事来。

庄仕泽说,古时周穆王外出巡视,返途中,被一名自称偃师的工匠拦住。偃师说自己造了个歌舞艺人,要给穆王取乐。穆王见那艺人动作千变万化,跟个真人似的,很感兴趣,让自己的嫔妃们也来观看。结果那偃师玩脱了,竟然让艺人眨眼去挑逗嫔妃。

这皇帝的老婆也是你一个下人能调戏的?穆王当时头发都气绿了,下令要杀偃师。偃师见情况不妙,忙拆了那歌舞艺人。穆王看到那所谓的艺人其实就是用木头、皮革、树脂、丹砂之类的材料制成的,惊于偃师的妙手,这才转怒为喜,收回成命,带上偃师一同回国了。

做云梯的公输盘和做木鸢的墨翟,原以为自己的制造水平技压群雄,后来从弟子那儿听了偃师的故事,都自叹弗如,不再吹嘘自己的本事,更加勤勉学习,终成一代木匠大师。

卢平伸直身子,冷笑说,赌王说这个,是要告诉我卢平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吗?

庄仕泽不置可否,看向我,微笑着问,你呢,你听出了什么?

说实话,我当时也不是很能理解庄仕泽的故事。之前张雪昀的故事虽然天马行空,但好歹说得是跟自己有关的事,有迹可循;而庄仕泽的故事漫无边际,毫无针对性,我一时之间实在难以领会。我故作深沉地点点头,然后说,我和卢老先生想的一样。

其实我当时心里还有另一个答案,不过这个答案太大胆太疯狂,而且荒诞得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所以我宁愿相信庄仕泽的故事就像卢平说得那般简单。

尽管从卢平当时的表情来看,他心里一定也有另一个答案。

庄仕泽起身说,走,去吃饭吧。卢平收起外套,淡淡地说,我只是来跟你下棋,这局既然完了,我也该走了。说完也不等庄仕泽开口,冲央央他们点头示意了下,就径直出去了。

我跟着庄仕泽来到餐桌前,发现餐桌正席已经正襟危坐着一个长相富态的老太,约莫六十岁上下。她留着大卷紫发,戴着金丝眼镜,耳朵上挂着祖母绿耳坠,身穿深黑色连衣裙,披着绿色真丝肩纱,此刻正枕着龙头拐杖在闭目养神。

央央和米又挨在一起,收起了刚才的嬉皮笑脸,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不断拿眼神去瞟那老太。二舅则默然坐在她俩边上,张开报纸遮住脸,假装在看报。

当时气氛有些压抑。庄仕泽轻咳了一声,那老太睁开眼扫了我们一下,慢悠悠地收起拐杖,面无表情地说,谈完了?那吃饭吧。顿了顿,她接着道,吃完饭,你自己跟她说。

我看到庄仕泽露出勉强的颜色,在她邻座找了张靠背椅坐下,对那老太谄笑说,姐,看在你是小闲干妈的面子上,让婆婆缓两天吧。你看,我这刚把卢平摆平——

那老太不等庄仕泽说完,打断他说,你真以为自己赢了那小狐狸了?要我看,人家是故意输给你的。庄仕泽刚要开口争辩,那老太敲了敲餐桌,扬声说,先吃饭。

三十八 偃师

那是两个年龄与我大伯相仿的中年男子,一个穿着红底金花唐装,另一个穿着金色缎面马褂。穿金色马褂那个满脸凶相,眉角有道浅疤,颇有些江湖豪侠的气概;穿红底唐装那个则尖嘴髭须,细小眼,一副工于算计的奸商嘴脸。 两人全神贯注在棋局上,没有回应。那唐装男子没抬头,对二舅欠声说辛苦杨老弟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