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0 14:51:00

我大吃一惊,山杠爷睡觉前还好好的,怎么半夜功夫就浑身冰凉了!?我唯恐自己感觉的不实,慌忙伸手在山杠爷鼻子前探了探。、

这一探,我的心就像掉进了冰窖,恶寒刺骨。山杠爷不仅身子冰凉,鼻息也没有了,我又检查一番,他的脉搏,心跳一起断绝,显然是死了!

我傻了脸,脑子纷乱,山杠爷看着不是普通人,难道是晚上喝下去的那三十来斤白酒发作,醉酒而死?我还不肯罢休,拖着他又摇又晃,可山杠爷的呼吸停止了不止片刻,无论我怎么摇晃,他还是慢慢的僵冷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回头看了看,那些拿着火把和手电筒的山刺在山路间行走如飞,越来越近,我没有山杠爷的本事,不可能同时对付那么多敌人。我想逃走,但望着脚下的山杠爷,心里又矛盾了。他临睡之前嘱咐过我,而且我答应会守着他。

承诺,不分死人活人,因为承诺本身就不是做给旁人看的,那只是自己心里的道义。

我带不了那么多东西,就把装杂物的包袱还有干粮袋全都扔了,一把架起山杠爷。山杠爷很重,一百六七十斤都不止,我的身子比较弱,把他背在背上,脚步明显就蹒跚起来,想快也快不了。

这周围的地势,我一点也不熟悉,背着山杠爷的尸体,捡着能走的路就跑。我走的慢,山刺跑的快,双方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迟早是要被追上的。我啥都顾不上想,反正不肯丢下山杠爷,咬着牙拼命的逃。

前后最多两刻钟时间,山刺的叫嚷声已经从身后传来,我跑的满头大汗,回身望去,一眼就看见两个头上缠着白布的山刺,那是山杠爷放走的家伙,如今真的带人来找我们寻仇了。

“小子!给我站住!”有人在背后大喊道:“找了你们整整大半天!”

我不可能因为对方的威胁就停下脚步,然而又跑了两步,背后砰的传来一声枪响,这一枪打在脚边,地面的土层被子弹激起一片尘土。我被迫放慢速度,同时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如果这个时候丢下背后的山杠爷,趁夜色顺势翻滚着逃走,估计还能有一线希望,如果还带着山杠爷,那绝对没有活路。

我跟山杠爷非亲非故,但无论怎么想,都没法违背自己答应过他的事。

脑子这么一想,身后的人已经蹭蹭追了上来,十几个山刺,带着刀枪,一圈火把顿时把我和山杠爷围在正中。山杠爷把那两个山刺吓的不轻,所以刚刚围上来时,山刺都很谨慎,抬枪对着我们,这些人的眼睛都比较毒,看了几眼,就发现我背上的山杠爷不能动。

“那老家伙不是凶的紧吗?”一个被割掉耳朵的山刺气焰嚣张,飞身一脚踹来,我背着山杠爷,动作就很迟缓,被一脚踹倒在地,刚想翻身爬起,一只耳提腿重重踩到我胸口上,恶狠狠道:“叫那老家伙起来,叫他起来。”

我瞪着对方,咬着嘴唇不说话。人就是这德行,白天被山杠爷吓的屁滚尿流,眼见着他不能动了,山刺耀武扬威,好像天王老子一样。

有人举枪对着我的额头,一只耳凶巴巴的把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给抢了过去。我怀里藏着兽首扳指,不想让对方拿走,拼死站起身反抗。无奈脑袋被枪逼着,刚一站起来,一只耳抬手甩过来两巴掌。

他可能是在宣泄耳朵被割掉的痛楚和耻辱,这两巴掌抽的特别重,我的嘴角随即见血了,怀里裹着兽首扳指的小包也被抢走。身陷重围,没有任何办法,有人过去看了看山杠爷,山杠爷的身子都僵了,没有一丝活气。

“这个老的已经死了。”一只耳走到一个四五十岁的山刺跟前,语气明显很恭顺,把从我身上搜去的东西捧到对方脸前,陪着笑,道:“七爷,您看。”

“这小崽子的家门,你摸清了没有?”这个叫七爷的人可能是这伙山刺的首领,又低又瘦,两只眼睛滴溜乱转,冒着贼光,他斜眼看看我,慢条斯理道:“可别是别的山头的人,咱们动手就不合适了。”

“就是个泥腿子,没有什么来历,七爷您放心。”

“那可不成,总得问清楚了不是?”七爷背着手,踱到我身边,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儿的人?”

我不理他,一只耳就在旁边叫道:“七爷问你话,跪下回话!”

我冷哼了一声,干脆扭过头不去看这伙山刺。但是刚一转脸,就觉得右腿重重挨了一棍子,骨头几乎都被敲断了,身子一歪,用手强撑着地面。

“看你的腿硬!还是老子手里的棍子硬!再不跪下,腿给你打断!”一只耳拎着一根胳膊粗的木棍,作势举起来。

“罢了。”七爷摆摆手,假惺惺的打了个哈哈,他托着我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随手一翻,翻出从地洞指挥所里找出的那只铁盒,那种铁盒子在当时的山里是很稀罕的物件,七爷明显也不认得,想把盒子打开,但铁盒锈死了,七爷弄的一身汗,盒子还是纹丝不动,他停手喘了口气,对我道:“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我的一条腿站都站不直,心里冒火,梗着头道:“不知道!”

“嘴这么硬!欠打!”七爷眼睛一瞪,旁边就有人上来揪着我的衣领,正正反反抽了十几个耳光。尽管被枪顶着,可我真的被打急了,脑子一热,反身把打我的人扑倒在地,提拳在他脸上重重砸下去。

两个人纠缠着在地上打来打去,周围的山刺轰做一团,冲过来连踢带打,我想死抓着对方不放手,可山刺太多了,硬把我拉开。我心想着反正已经动了手,就算要死,也得拼命。心一横,握着拳头一通乱砸。但是一条腿本来就不利索,架不住那么多人的围攻,转脸就被打翻在地,七八个人又踢又踩,还有人举着枪托朝我胸口猛砸。我的鼻子,嘴巴都开始渗血。

“你们都去死吧!都去死吧!”我知道今天可能死定了,不顾一切的抱着一个人的腿,拳头脚掌如同雨点,砰砰落在我身上头上,这些山刺毫不留情,真的要把我活活打死在这儿。

“娃子让你们去死,你们没有听见?”

就在我被打的快要昏厥的时候,一道苍老又雄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山刺们大吃一惊,都忍不住回头去看,我大口喘着气,头上的血顺着额头往下淌,尽管模糊了眼睛,可是听到这声音的同时,我已经看见,死掉的山杠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腰杆子挺的笔直,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朝这边走。

“这!这!”一个山刺目瞪口呆,因为山杠爷的“尸体”被他们仔细看过,确认死透了,才丢到一旁不管,如今山杠爷又奇迹般的挺身而起,这帮人都觉得是见了鬼。

“娃子既然让你们去死,那就都去死。”山杠爷走的很慢,但这句话一说完,身子唰的像一道闪电,冲向一个山刺。那动作太快了,快的不及让人反应,这个山刺的嘴巴还没合拢,山杠爷的拳头已经到了脸前。

咔……

我听见一声骨头被硬生生砸碎的轻响,山刺哼都没哼一声,脑袋被山杠爷一拳砸的稀烂。别的人都慌了,举着手里的刀枪,但山杠爷浑然不顾,冷笑了一声:“一堆破铜烂铁,想来杀我?”

山杠爷像是一道光,在人堆里闪来闪去,他的拳头就像一柄大铁锤,一拳一个,中了拳头的山刺手脚抽搐,转脸就咽了气,半袋烟的功夫,十几个山刺差不多死绝了,尸体横七竖八铺了一地。

“别!别!有话好说,好说,咱们是银姑娘手下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七爷看见手下人一个一个被山杠爷收拾掉,最后只剩他一个人,脸都绿了,摆着手朝后退却:“出来行走,大伙都留条后路……”

“后路?”山杠爷咧嘴笑了,笑容却冷的像冰,他一步一步逼近七爷,道:“你们欺负娃子的时候,难道没有想过后路?”

山杠爷伸出手,捏着七爷的脖子,一条胳膊发力,把七爷提了起来。七爷惊恐莫名,想要告饶,但脖子被捏的很紧,一个字都吐不出,两只手扒着山杠爷的胳膊,双腿一阵乱蹬。山杠爷的目光一冷,胳膊上的肌肉一蹦,七爷的脖子瞬间被捏断了,脑袋一耷拉,手脚同时软塌塌的垂了下来。

山杠爷杀人如杀鸡,杀了十几个山刺,和没事一样,随手丢了七爷的尸体,转身朝我走来。当他面对我的时候,目光中的阴冷和杀气都不见了,伸手轻轻把我扶起,摸摸我额头上的伤。

“傻娃子。”山杠爷看见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还有点点血迹,皱着眉头,道:“他们来了,你怎么不跑?”

“你说,让我守着火,替你赶蚊子。”我被打的很惨,却不想让山杠爷小看,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想要笑笑,可是稍稍一动,就牵动身上的伤,疼的一呲牙:“我答应过你,怎么能自己逃走?”

“傻娃子,真傻……”山杠爷看着我的脸,又是心疼又是感慨,他从身上取了些走山人常用的伤药,一边给我敷伤,一边问道:“娃子,你五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你怎么知道?”我很吃惊,不知道山杠爷为什么突然会这么问。

“咱们吃干粮的时候,提起陆家五爷,你的神情就不对劲,我看出来了,只不过没问。”山杠爷把我脸颊上的血迹擦掉,低头想了想,然后郑重其事的道:“娃子,刚才,我去了一个地方,在那地方,看见了你五叔。”

第三十七章 发威

我大吃一惊,山杠爷睡觉前还好好的,怎么半夜功夫就浑身冰凉了!?我唯恐自己感觉的不实,慌忙伸手在山杠爷鼻子前探了探。、 这一探,我的心就像掉进了冰窖,恶寒刺骨。山杠爷不仅身子冰凉,鼻息也没有了,我又检查一番,他的脉搏,心跳一起断绝,显然是死了! 我傻了脸,脑子纷乱,山杠爷看着不是...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