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0 13:55:50

那是胡曼玉的一张黑白遗照,虽然不是本人却还是把我吓了一大跳。

可我瞬间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来,赶紧拉住正往里走的杨小茹,小声问:“小茹,不对劲儿呀?胡曼玉我见过,根本就不是那个女鬼……”

“你怎么知道不是?”杨小茹翘着二郎腿往沙发上一坐,掏出了个棒棒糖来。

“这还用问吗?明显就不是一个人,她们长的都不一样。”

“那是因为她不想被你们认出来,如果直接现了原形,吓都吓死你们了。”

我俩说话时猴儿哥、三哥和胡曼玉的奶奶也已经跟了进来,见我们俩已经在沙发上稳稳当当坐好了,也没好意思赶我们,就从冰箱里笑着端出盆干果来给我们吃,问我们说:“谢谢你们来看我,你们还有别的事吗?”

“阿婆,我们想多知道些关于曼玉的事。”

杨小茹笑着说:“大家都是好同学,可她说没就没了,听说这事我们心里都不舒服,可直到现在我们还都不清楚曼玉到底是怎么出的事,心里总有点心结似的……”

听杨小茹提到胡曼玉,老太婆的脸色立刻就变了,随后眼圈开始发红,竟然哽咽了起来。

杨小茹赶紧坐过去想安慰她,可刚握住她的手,杨小茹的眉心立刻拧成了一团。

“阿婆,你的手好凉啊,是不是生病了?”

“没,我没事。”

老太婆慈祥一笑,随后答道:“也难怪你们这些同学不清楚,毕竟曼玉是这次刚放假时出的事,那时你们都不在学校了,哎,我可怜的小孙女啊,都怪他爸他妈不管她,害得这孩子从小就叛逆,我不指望她能出人头地,可谁想到她竟然会在宿舍里自杀……”

老太婆话说到这儿我心里当即一震,赶紧问她:“阿婆,你是说,曼玉是自杀的?”

“对啊,你们不知道吗?”

老太婆有些惊讶,随后又叹息着说:“那是你们学校刚放假时的事,因为家就在本市,所以放假几天后曼玉才去学校取行李,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宿舍里用水果刀毁了自己的容,最后割了自己的咽喉……”

老太婆说着掩面哭了起来,又哽咽着说:“因为是放假期间发生的事,学校领导就想尽量把事情压下去,给了我一点钱,可怜我个老婆子到现在都不知道曼玉她是为什么才想不开的……”

“那您想知道吗?”杨小茹忽然问,问话时忽然站了起来,开始漫无目的地在客厅里溜达。

“想知道又有什么办法?人都已经没了,我又能……”

“既然想知道,为什么不亲口问她?阿婆,曼玉她不是已经回来了?”

杨小茹说完一抬手,手里竟然多了个叠得四四方方的黄色纸团,又说:“这平安符是我在您家沙发下边发现的,而且不止一张,估计是您从庙里求来想赶邪祟用的吧?而且您看您家卧室门锁都被拽得变形了,您是自己一个人住,这怕也是曼玉回来后的所作所为吧?”

杨小茹说话时老太婆脸都白了,当即站起来警惕地问:“你,你们不是她同学和老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阿婆,您别管我们是什么人,总之我们是来帮你的,您真不该对我们有所隐瞒。”

杨小茹又微笑着说:“胡曼玉从小被父母抛弃心里有恨,又死的冤枉,所以头七夜回来肯定是不会轻易走的,但她犯不着难为你这个做奶奶的。刚我见您神色古怪手脚冰凉,说明心虚胆颤,之所以胡曼玉赖在家里不走,恐怕是您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了吧?”

听杨小茹说完,老太婆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虚汗都下来了。

“我,我说……”

又沉默了许久,老太太终于开了口,把事情源源到来,原来她这个做奶奶的果然是心里有愧。

据她所说,胡曼玉虽然自幼就缺少父母关爱,但并不算太叛逆,平时对她这个奶奶百般孝顺,学习也认真,可她这个做奶奶的一个人支撑着孙女每年的学费毕竟有困难,又觉得她一个丫头就算学习再好又有什么用?就总是逼着她退学上班,然后随便找个人嫁了就行了。

可胡曼玉不这么想,她想上学,因为她觉得只有上学才是改变她现在这种窘迫生活的唯一途径,可后来被奶奶逼的没别的办法,她只能半工半读,白天在学校里上课,到了晚上,就到大学城附近的酒吧街去兼职做夜场公主。

这并不是什么肮脏的工作,说白了就是仗着姿色在店里陪人喝喝酒聊聊天,以此来吸引更多的好色之徒到夜场里消费,多开几瓶酒,而胡曼玉也可以每晚得到不菲的佣金分成,不单自己学费够了,还能每个月给奶奶补贴下家用。

不过每一行的钱都不是白赚的,平时吃点亏被人占点便宜胡曼玉就咬着牙忍着,而她的底线是绝对不出卖自己的身子,因此也算是一直守身如玉,不管那些在夜场里鬼魂的花花公子、社会大哥给多少钱、如何威逼利诱,她从来就没有从过。

可好景不长,这次暑假还是出事了。

老太婆说,孙女快放假时家里来了几个人,身上又是纹身又是金链子的把她吓坏了,可那几个人态度很好,不单带了一堆礼物还给老太太塞了五千块钱,后来说明来意,原来是一个‘大哥’看上胡曼玉了,一直想跟她交往但是胡曼玉不依,后来那个大哥就打算从胡曼玉的奶奶下手,让老太太给帮帮忙,还答应以后一定会对胡曼玉好,结婚后一起孝顺老太太。

结果老太婆就犯了糊涂,以为孙女能有个这样的归宿也不错,就傻乎乎去买了点褪黑素(一种助睡眠的药),吃完饭时偷偷放进了菜里,胡曼玉浑然不觉。

当晚,老太婆放早就守在楼下的大哥进了门。

老太婆以为米已成炊,这下孙女总该随了自己心意了吧?哪儿知道第二天晚上接到电话,自己的孙女在宿舍里自杀了……

随后,那个大哥打发人送来了几万块钱,让老太婆别跟人乱说话,老太婆见事已至此也没别的办法了,就照办了。

听老太婆说到这里时,我有一种恨不得把她从六楼窗户一脚踹下去的冲动,但仔细一想,老太婆也不是坏,是他妈的傻!没错,她想自己孙女早日成家立业也是为了孙女好,可毕竟年代不同了,你他妈的有什么权利一直支配着别人、不允许别人有自己的主见呢?

而老太婆说完也已经泣不成声了,我们在旁边看着她哭号,没一个人过去安慰,哭了一会之后老太婆又接着告诉我们,她刚收了钱那几天还什么事都没有,一直到了孙女的头七夜,后夜自己正在房间里睡觉时就听见有人在门外喊:奶奶,奶奶。

老太婆迷迷糊糊抬头往门口看,门开了一条缝,从外面探进来一个黑乎乎的头来,盯着她不说话,老太婆吓坏了,赶紧躲毛巾被里反复叨咕‘阿弥陀佛’,后来门口的人影就没了。

老太婆以为是梦,但出于害怕第二天晚上睡觉时还是把卧室门锁上了,结果一到了后半夜两三点钟,外面就传来拧门锁的声音,然后有人叫奶奶。

当然了,这种事不是每天都有,而是隔三差五就来一次,老太太心里有愧,就买了不少纸钱给胡曼玉烧,想赶紧把她送走……

说到这儿老太婆忽然跑到杨小茹身前抱着她的腿跪了下来,哭嚎着说:“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我知道你们是高人,求你们救救我这个老婆子吧……”

“救是得救,可还轮不着你呢。”

杨小茹说完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地说:“咱走吧,准备准备东西,今晚找胡曼玉聊聊去……”

010-冤魂不散

那是胡曼玉的一张黑白遗照,虽然不是本人却还是把我吓了一大跳。 可我瞬间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来,赶紧拉住正往里走的杨小茹,小声问:“小茹,不对劲儿呀?胡曼玉我见过,根本就不是那个女鬼……” “你怎么知道不是?&rdqu...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