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4 20:30:01

自今日起,苗疆道事进入一个阶段性的完结过程,因为后续还会每隔一段时间,放出努尔、小观音、王朋、虎皮猫大人、北疆王、林豪、七剑“张励耘、林齐鸣、小白狐儿、布鱼、董仲明、白合、朱雪婷”等人的番外集,所以本章也就不能算是完本感言了。

不过不管是与不是,作为一个阶段性的完结,我都特别想跟你们分享一下我的心情和感受。

在2014年6月8日22:23的时候,这样一个学生结束高考的特殊日子,小佛来到了黑岩,写下了第一章,开启了《苗疆道事》的篇章,也算是正式起航了。

当天,好多兄弟从四面八方闻讯而来捧场,无数的评论、点击、投票和鼓励,让小佛忐忑的心中顿时就觉得无比温暖。

这是那种朋友的感觉。

就如同前两个月,苗疆的书友无悔一生、散人和狐狸过来找我玩儿,素未蒙面的几个人,在一起喝大酒的感觉一般。

我很幸运,因为认识了你们这些朋友。

在这里,同时也要感谢许多人,比如我的总编一叶漂洋过海,尽管《苗疆道事》属于慢热型的文章,前期开头并不算紧凑,但是他依旧一如既往的支持我,甚至连龙套出场就挂掉的情况下,还不断给与我帮助。

这种精神,让我实在很感动,早知道他人这么好,那个龙套就不写挂了,多活几天也好。

除此之外,还得感谢我的好基友抚琴的人,有一段时间总是陪我一起拼字,以及在黑岩认识的许许多多的作者朋友,很多人知名不具,因为如果写下来,就实在是排不完了。

感谢你们每一个作者对我的鼓励和支持,也感激黑岩其他的工作人员和编辑,如果还有机会举行年会,我们再把酒言欢。

上面是感谢,然后谈一谈我个人的事情。

2014年是一个很特殊的一年,这一年,小佛辞去了工作,开始了一个专职作者的过程,其间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坎坷,比如跟朋友一起做的生意失败拉,比如各种各样的事故,不过那都不说了,我们说一些好的,那就是在去年苗疆蛊事出版了,并且在去年八月份,小佛在上海举办了人生之中的第一个签售会,认识了上海附近的一大帮朋友,跟四月、依韵他们面基,然后就是苗疆蛊事的影视进入立项阶段,尽管一直在跟总局不断斗争,不过还是朝着一个好的方向走去。

写苗疆道事的这一年多,我们的书创造了很多个奇迹,不但长期霸占了黑岩最重要的金砖榜单,而且各项指标也一直排在前列,这些成绩,除了我自己的努力,最大的,其实都是你们给的。

没有你们,小佛什么也不是。

不过小佛这个人,从来都是不喜欢多说话,只喜欢将自己的心情,表达在文字里面,这一年多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小佛基本上都保持着一种高频率更新的状态。

这种速度绝对超过了蛊事时期,几乎每天都在加更,这使得不加更,变成了一种偶尔状况。

这个坚持,就是我对你们的回报。

苗疆道事写到一半的时候,今年三月,小佛的女儿终于降生了,这是一个十分疲懒的小屁孩子,预产期超过了两个多星期,打了三天催产针,都还不肯出来,最后剖出来一看,我擦咧,八斤一两。

真肥……

在此之前,我曾经想过很多个名字,为了证明自己有文化,我还特意弄了一本康熙字典,想要好好弄一弄,然而当我瞧见这小家伙的小鼻子、小眼睛的时候,却突然笑了起来。

这不就是朵朵么?

于是,小佛家的闺女,名字就叫做陆朵,这个呜呜哇哇的小屁孩子,从此走进了小佛的生活里来。

之所以取这么一个名字,不仅仅是因为朵朵这个名字,在我心中占据着很重的分量,也是想让关注小佛这么多年的读者朋友们也能够感受到我的那一份心情。

你们都是朵朵的干爹干妈。

当然,这是一个甜蜜的负担,小佛也应该更加努力,一是为了回报大家的关心,二是给朵朵挣点儿奶粉钱啥的。

说完这些琐碎的事情,小佛再讲一讲《苗疆道事》本身。

事实上,在一开始的时候,小佛其实是想换一个类型,讲另外一个些列的故事,调节一些自己的心情。

不过这个决定,遭到了一叶的反对,他告诉我,苗疆蛊事的成功,并不代表着以后的成功,你在写完苗疆蛊事之后,应该还有很多很多的故事要讲出来,为什么要把它给憋着呢?

于是就有了苗疆道事,有了黑手双城。

一开始的时候,我有点儿想得太过于简单,觉得像黑手双城这样一个有魅力的人物,实在是好写得很,然而写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有些后悔了。

是的,有着苗疆蛊事这么一个大部头的珠玉在前,想要写好一个前传,实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衔接。

什么是衔接?既然是苗疆三部曲,那么彼此的世界就应该是想通的,无论是人物,还是事件情节,这些都应该能够联系到一切,而且不能有错误。这件事情简直是难为死我了,你们要知道,苗疆蛊事长达四百多万字的篇幅,里面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伏笔,都需要和苗疆道事牵连起来,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你们知道么?

所幸小佛因为对于苗疆的热爱,使得对这里的每一个人物,都印入了脑海里,这才不至于那么吃力。

除了全场的把控,还有不断反复的阅读,笔记和人物列表,这些都是一件能够把人逼疯了的事情。

所幸的一点事,大体上,小佛是完成了这件几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