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4 23:56:24

肉儿转身,玉手遮阴,眯着眼睛,玩味地盯着秦宇,看得秦宇心里直发毛。

“怎、怎么了,姐姐?”秦宇问,生怕自己说错了话,再挨一嘴巴。

“唉,”白肉儿并未发火,只是摇头叹息,“我看呀,你是彻底掉钱眼儿里了!”

“确实缺钱呐……”秦宇不好意思道,通过之前闲谈,白肉儿已经知道秦宇欠债300亿的事情。

“给你举个例子吧,”白肉儿走入一凉亭,坐下,翘起二郎腿,“若长江镇江女司,来我辽河做客,我该怎么招待她?”

“长江,”秦宇想了想,“比辽河大得多,估计官儿也比姐姐大,得奉为上宾吧?”

白肉儿点头:“她官儿倒是比我大,但无论官职大小,远道来者即是客,我总不能亏待人家,她若点食我的辽河白鱼尝鲜,我定然会给她做来吃,即便要打包带走,我也不会有二话,对吧?”

“当然,人之常情。”秦宇附和道,看来神界和人界的社会关系差不多。

“可是,如果她提出,要我十万斤辽河白鱼,你觉得我会给她吗?”白肉儿用足尖挂着小皮鞋,轻声笑问。

“……十万斤是什么概念?”秦宇问。

“整个辽河水域,去年的白鱼产量是十万三千五百斤。”白肉儿是个尽职尽责的神官,对于本辖区的渔业产量,掌握的非常精准。

“一年的产量,都给她……”秦宇琢磨了一会儿,“那咱们的渔民怎么办?”

白肉儿耸耸肩膀:“吃糠咽菜咯。”

“那不行的吧?”秦宇皱眉,这涉及到民生问题。

“当然不行。”白肉儿颠着小脚,皮鞋不小心掉了,她只是将面容和肤色,变成了秦岚的模样,身材基本还是自己的,一双晶莹剔透的足,藏在薄薄的棉袜里,若隐若现,比光脚更为诱惑。

白肉儿看看地上的鞋,又看看秦宇,高傲地挑了挑眉毛,意思很明确,秦宇赶紧弯腰,拾起皮鞋,帮白肉儿穿上,无意中触碰到了她的脚,秦宇不禁多摸了两下,因为触感很奇妙,神和人类的机体,完全不同,不好用语言来形容,反正摸的秦宇有些爱不释手,像寒冬里抱着一只暖宝宝,又像盛夏中捧着一只冰淇淋。

白肉儿被摸得痒痒的,有点脸红,轻咳一声,微微收脚,秦宇这才反应过来,帮她穿好鞋,复又站起。

“姐姐的意思是说,我想大量捕捞蓝鳍金枪鱼的话,也会受到管理海洋的神的阻止,是吗?”秦宇试探着问。

白肉儿双脚落地,起身,踮起脚,拍了拍秦宇的头:“孺子可教也,你适才说的产量,已经超过了全球蓝鳍金枪鱼一年之产量,若我帮你捕那么多,四海龙王,非得联名上书,参我一本不可,到时候,姐姐锒铛入狱,乌纱帽丢了事小,不能再帮你接任务、赚取金币事大呀!”

“……什么意思?难道,除了抓那条京城老龙,还有其他任务可做?”秦宇惊讶道,他计算过,如果成功抓到老龙,换取5两金币,便可再借用那个“聚宝盒”一天,到时候秦宇找几个帮手,全力以赴、火力全开、日夜无休,可以复制出价值将近20亿的金条。

距300亿债务,虽然还有很大距离,不过秦宇也没打算用这20亿还债,而是用这笔钱,赎回秦卫东的公司,看能不能扭亏为盈,通过生意运作,让钱生钱,继而慢慢还债。

如果,还能继续做任务、赚金币的话,就不用这么费劲了,只要再攒够五两金币,借一天聚宝盒,就能赚20亿人民币!

“怎么,难道你不想再做任务?”白肉儿笑着反问。

“当然想啊!”秦宇兴奋道,条条大路通罗马,一带一路,能坐高铁,谁还走着去?

白肉儿看看凉亭左右无人,小香唇凑近秦宇耳边,悄声道:“为了你,姐姐买通了天庭户部尚书,只要你想做任务,随时都有得做!”

“……你用什么买通的?”秦宇不禁问,户部尚书他知道,相当于才正布长,老大的神官,作为一个小神,白肉儿肯定没那么多钱,如果有钱的话,直接帮秦宇租神器不就行了?

“嘻嘻,那你就不用操心了,”白肉儿笑道,“只要你胆大心细,姐姐保你半年之内,便可将债务清偿完毕,若你还有兴趣,继续做下去,五年十载之后,成为世界首富,也不是没有可能。”

“……世界首富?”秦宇眨了眨眼,新晋的世界首富,是亚马孙的总裁,身价9000多亿人民币。

钱是可以生钱的,拥有的钱越多,利润率就可能越高,比如你有一百块,想通过投资,变成两百块,说实话,比较难,可如果你有一个亿,想通过投资变成两个亿,则要简单的多,这叫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如果,真如白肉儿所说,半年可赚取300亿人民币的话,秦宇可以成立一家投资公司,他自己做任务,让公司搞投资,几年之后,真的有可能使自己的财富值逼近世界之巅!

“妈呀,天下第一大富豪?我岂不是能横着走了?”秦宇幻想着,美滋滋道。

“切,你以为人类世界的首富,很厉害吗?”白肉儿抱起双臂,不屑地说。

“难道不厉害?”

“六界,你可知道?”

“人、神、妖……还有什么?”秦宇能确定存在的,就是这三个物种,因为他是人,白肉儿是神,白酒儿则是妖。

“还有仙、冥、魔。”

秦宇点头,选择相信。

“六界之上三界,为神、魔、仙,下三界,乃冥、妖、人,你们人界,可是排最末等的呢。”白肉儿略带嘲讽地说,颇有点种族歧视的意思。

“……妖精和鬼,也都排在我们前面?”秦宇不解地问。

“当然,你打得过一只妖吗?”

“我倒是打死过一只。”秦宇嘿嘿笑道,就是那只胁迫过人鱼的河妖,被秦宇一砖头给拍死了。

白肉儿翻翻白眼:“是你运气好罢了,那妖若有所防备,即便一个装甲旅的火力,也未必是它对手。算了,别提那妖了,一提我就生气,竟敢……”

白肉儿说到此处,咬了咬嘴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秦宇看她那狠狠的表情,也没敢吱声。

“咱们回去吧。”白肉儿道。

回到饭店,老板为了谢罪,亲自掌勺,做了一道烟熏白鱼,因为鱼很大,老板只取了腮后、最好位置的鱼肉,吃的苏荷这位江南鱼米之乡的女孩都赞不绝口。

饭后,白肉儿得回去一趟,交代手下诸事,她才能擅离辽河值守,约定次日早八点,在高速口汇合,乘车同去京城。

秦宇和白肉儿对饮了一瓶白酒,微醺,出了饭店,他坐在驾驶室里抽烟,等去洗手间的苏荷,刚抽两口,秦宇的脑袋忽地往后一仰,同时,传来咣的一声巨响,秦宇下车,看向后面,原来是一台黑色奔驰车追了他的尾。

“怎么开的车?”秦宇皱眉,苏荷的车,停在路边画的白色车位里面,没毛病,是对方瞎。

奔驰驾驶室打开,出来个西装墨镜男,表情冷峻地盯着秦宇。

“看什么看?打电话吧,叫你保险公司过来。”秦宇不想磨叽,奔驰的全责,让保险过来理赔、修车即可。

“呵呵,”墨镜男看着秦宇的大红脸,冷笑道,“傻逼,你喝酒了。”

秦宇的火儿,当时就上来了,明明是对方的责任,可他非但不认错,还骂人,又要倒打一耙,把事故责任推到秦宇身上。

“我喝酒怎么了?我也没开车啊?你看我车启动了吗?我TM就坐车里歇一会儿不行吗?”

墨镜男走过来,听听秦宇车的引擎,钥匙插在车里,但确实没有发动,可他居然探身进去,踩着刹车,打着了火,然后出来,拍拍手:“就是你个傻逼开的,醉酒驾驶,倒车撞上了老子的奔驰。”

秦宇惊讶了,光天化日之下,还有这种操作,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墨镜男之所以要讹诈秦宇,一是因为这台SUV不怎么值钱(国产的),二是因为它是外地牌照,所以,墨镜男便觉得秦宇好欺负,只可惜,他看错人了……

第9章 不能贪得无厌

肉儿转身,玉手遮阴,眯着眼睛,玩味地盯着秦宇,看得秦宇心里直发毛。

“怎、怎么了,姐姐?”秦宇问,生怕自己说错了话,再挨一嘴巴。

“唉,”白肉儿并未发火,只是摇头叹息,“我看呀,你是彻底掉钱眼儿里了!”

“确实缺钱呐……”秦宇不好意思道,通过之前闲谈,白肉儿已经知道秦宇欠债300亿的事情。

“给你举个例子吧,”白肉儿走入一凉亭,坐下,翘起二郎腿,“若长江镇江女司,来我辽河做客,我该怎么招待她?”

“长江,”秦宇想了想,“比辽河大得多,估计官儿也比姐姐大,得奉为上宾吧?”

白肉儿点头:“她官儿倒是比我大,但无论官职大小,远道来者即是客,我总不能亏待人家,她若点食我的辽河白鱼尝鲜,我定然会给她做来吃,即便要打包带走,我也不会有二话,对吧?”

“当然,人之常情。”秦宇附和道,看来神界和人界的社会关系差不多。

“可是,如果她提出,要我十万斤辽河白鱼,你觉得我会给她吗?”白肉儿用足尖挂着小皮鞋,轻声笑问。

“……十万斤是什么概念?”秦宇问。

“整个辽河水域,去年的白鱼产量是十万三千五百斤。”白肉儿是个尽职尽责的神官,对于本辖区的渔业产量,掌握的非常精准。

“一年的产量,都给她……”秦宇琢磨了一会儿,“那咱们的渔民怎么办?”

白肉儿耸耸肩膀:“吃糠咽菜咯。”

“那不行的吧?”秦宇皱眉,这涉及到民生问题。

“当然不行。”白肉儿颠着小脚,皮鞋不小心掉了,她只是将面容和肤色,变成了秦岚的模样,身材基本还是自己的,一双晶莹剔透的足,藏在薄薄的棉袜里,若隐若现,比光脚更为诱惑。

白肉儿看看地上的鞋,又看看秦宇,高傲地挑了挑眉毛,意思很明确,秦宇赶紧弯腰,拾起皮鞋,帮白肉儿穿上,无意中触碰到了她的脚,秦宇不禁多摸了两下,因为触感很奇妙,神和人类的机体,完全不同,不好用语言来形容,反正摸的秦宇有些爱不释手,像寒冬里抱着一只暖宝宝,又像盛夏中捧着一只冰淇淋。

白肉儿被摸得痒痒的,有点脸红,轻咳一声,微微收脚,秦宇这才反应过来,帮她穿好鞋,复又站起。

“姐姐的意思是说,我想大量捕捞蓝鳍金枪鱼的话,也会受到管理海洋的神的阻止,是吗?”秦宇试探着问。

白肉儿双脚落地,起身,踮起脚,拍了拍秦宇的头:“孺子可教也,你适才说的产量,已经超过了全球蓝鳍金枪鱼一年之产量,若我帮你捕那么多,四海龙王,非得联名上书,参我一本不可,到时候,姐姐锒铛入狱,乌纱帽丢了事小,不能再帮你接任务、赚取金币事大呀!”

“……什么意思?难道,除了抓那条京城老龙,还有其他任务可做?”秦宇惊讶道,他计算过,如果成功抓到老龙,换取5两金币,便可再借用那个“聚宝盒”一天,到时候秦宇找几个帮手,全力以赴、火力全开、日夜无休,可以复制出价值将近20亿的金条。

距300亿债务,虽然还有很大距离,不过秦宇也没打算用这20亿还债,而是用这笔钱,赎回秦卫东的公司,看能不能扭亏为盈,通过生意运作,让钱生钱,继而慢慢还债。

如果,还能继续做任务、赚金币的话,就不用这么费劲了,只要再攒够五两金币,借一天聚宝盒,就能赚20亿人民币!

“怎么,难道你不想再做任务?”白肉儿笑着反问。

“当然想啊!”秦宇兴奋道,条条大路通罗马,一带一路,能坐高铁,谁还走着去?

白肉儿看看凉亭左右无人,小香唇凑近秦宇耳边,悄声道:“为了你,姐姐买通了天庭户部尚书,只要你想做任务,随时都有得做!”

“……你用什么买通的?”秦宇不禁问,户部尚书他知道,相当于才正布长,老大的神官,作为一个小神,白肉儿肯定没那么多钱,如果有钱的话,直接帮秦宇租神器不就行了?

“嘻嘻,那你就不用操心了,”白肉儿笑道,“只要你胆大心细,姐姐保你半年之内,便可将债务清偿完毕,若你还有兴趣,继续做下去,五年十载之后,成为世界首富,也不是没有可能。”

“……世界首富?”秦宇眨了眨眼,新晋的世界首富,是亚马孙的总裁,身价9000多亿人民币。

钱是可以生钱的,拥有的钱越多,利润率就可能越高,比如你有一百块,想通过投资,变成两百块,说实话,比较难,可如果你有一个亿,想通过投资变成两个亿,则要简单的多,这叫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如果,真如白肉儿所说,半年可赚取300亿人民币的话,秦宇可以成立一家投资公司,他自己做任务,让公司搞投资,几年之后,真的有可能使自己的财富值逼近世界之巅!

“妈呀,天下第一大富豪?我岂不是能横着走了?”秦宇幻想着,美滋滋道。

“切,你以为人类世界的首富,很厉害吗?”白肉儿抱起双臂,不屑地说。

“难道不厉害?”

“六界,你可知道?”

“人、神、妖……还有什么?”秦宇能确定存在的,就是这三个物种,因为他是人,白肉儿是神,白酒儿则是妖。

“还有仙、冥、魔。”

秦宇点头,选择相信。

“六界之上三界,为神、魔、仙,下三界,乃冥、妖、人,你们人界,可是排最末等的呢。”白肉儿略带嘲讽地说,颇有点种族歧视的意思。

“……妖精和鬼,也都排在我们前面?”秦宇不解地问。

“当然,你打得过一只妖吗?”

“我倒是打死过一只。”秦宇嘿嘿笑道,就是那只胁迫过人鱼的河妖,被秦宇一砖头给拍死了。

白肉儿翻翻白眼:“是你运气好罢了,那妖若有所防备,即便一个装甲旅的火力,也未必是它对手。算了,别提那妖了,一提我就生气,竟敢……”

白肉儿说到此处,咬了咬嘴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秦宇看她那狠狠的表情,也没敢吱声。

“咱们回去吧。”白肉儿道。

回到饭店,老板为了谢罪,亲自掌勺,做了一道烟熏白鱼,因为鱼很大,老板只取了腮后、最好位置的鱼肉,吃的苏荷这位江南鱼米之乡的女孩都赞不绝口。

饭后,白肉儿得回去一趟,交代手下诸事,她才能擅离辽河值守,约定次日早八点,在高速口汇合,乘车同去京城。

秦宇和白肉儿对饮了一瓶白酒,微醺,出了饭店,他坐在驾驶室里抽烟,等去洗手间的苏荷,刚抽两口,秦宇的脑袋忽地往后一仰,同时,传来咣的一声巨响,秦宇下车,看向后面,原来是一台黑色奔驰车追了他的尾。

“怎么开的车?”秦宇皱眉,苏荷的车,停在路边画的白色车位里面,没毛病,是对方瞎。

奔驰驾驶室打开,出来个西装墨镜男,表情冷峻地盯着秦宇。

“看什么看?打电话吧,叫你保险公司过来。”秦宇不想磨叽,奔驰的全责,让保险过来理赔、修车即可。

“呵呵,”墨镜男看着秦宇的大红脸,冷笑道,“傻逼,你喝酒了。”

秦宇的火儿,当时就上来了,明明是对方的责任,可他非但不认错,还骂人,又要倒打一耙,把事故责任推到秦宇身上。

“我喝酒怎么了?我也没开车啊?你看我车启动了吗?我TM就坐车里歇一会儿不行吗?”

墨镜男走过来,听听秦宇车的引擎,钥匙插在车里,但确实没有发动,可他居然探身进去,踩着刹车,打着了火,然后出来,拍拍手:“就是你个傻逼开的,醉酒驾驶,倒车撞上了老子的奔驰。”

秦宇惊讶了,光天化日之下,还有这种操作,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墨镜男之所以要讹诈秦宇,一是因为这台SUV不怎么值钱(国产的),二是因为它是外地牌照,所以,墨镜男便觉得秦宇好欺负,只可惜,他看错人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