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6 00:04:22

面对飞扬跋扈耍无赖的墨镜男,秦宇冲他怒目而视了片刻,忽然乐了,回头冲刚从饭店出来、不明就里的苏荷打了个响指:“助理,过来,赔钱。”

“草……真能装逼,”墨镜男撇嘴,“就你这屌样,还几把有助理?”

“哥们,我不想再跟你废话了,因为我真的没时间,咱们私了吧。”秦宇认真地说,虽然明早才出发,但今晚,他还得查阅大量关于那条老龙的资料,现在的问题在于,《寻龙诀》上给出了老龙被困的“锁龙井”的定位,可是通过坐标查看得知,现在那个锁龙井,已经被地铁5号线给覆盖了,想定位锁龙井的具体位置,会很麻烦。

墨镜男看看秦宇,又摸着下巴,打量了一番苏荷,婉约的江南美女,在东北很少见,墨镜男不觉嘴角弯起,色眯眯道:“美女,咱们找个地方详谈怎么样?”

说完,墨镜男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家宾馆,苏荷在洗浴中心当领班经理,大风大浪见的多了,面对这种无赖的调戏,她根本不放在眼里,只冷声道:“不用了,谢谢,你直接开个价儿吧。”

墨镜男看着苏荷的身段儿,舔舔嘴唇,嘿嘿一乐:“开价?行,一夜一千,不算哥亏待你吧?”

苏荷板着脸,指向两车:“我是说车损价格。”

“着什么急嘛!”墨镜男往前凑了凑,猥琐地闻了闻苏荷身上的香味,正要继续调戏,奔驰车窗摇下,探出个光头来。

“小孙,墨迹啥呢?快点!我还得参加董事长的会呢!”光头男推了推金丝边眼镜,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本英文杂志,装文化人而已,他在看杂志里的外国比基尼美女。

墨镜男立马变成狗,冲光头点头哈腰:“好嘞,老板!”

光头瞪了秦宇一眼,复又摇上了车窗,但马上又拉了下来,疑惑地问:“小子,咱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秦宇眯起眼睛仔细一瞅,果然认识,心中一喜,认识就好办了,秦宇跑过去,冲光头笑道:“三哥,是叫秦宇,秦家村的,您想起来了没?”

“秦宇……”光头点点头,咧嘴一笑,“我知道你,秦董事长家远房亲戚嘛,听说你挺会溜须拍马的,我们董事长还给你找了个保安的工作?”

“对,就是我。”秦宇说,不过不是保安,而是某家国企的保卫科干事。

秦宇以为,既是熟人,这个姓赵的光头,便不会为难他,因为他是秦老五下属一家夜总会的经理。

“三哥,要不算了吧,你也赶时间,我也赶时间。”秦宇礼貌地递过去一支烟。

这事儿,明显是墨镜男讹他,秦宇根本就一点责任都没有,所以,秦宇觉得,熟人关系,不可能再讹诈了,最合理的处理方式,就是权当没发生过,各自修车,免得伤了和气。

熟料,光头没接烟,沉下脸转向墨镜男:“小孙,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三哥,别开玩笑了,给我个面子嘛!”秦宇笑道。

“给你个面子?”光头鄙夷道,“你个面子,算个几把毛?”

说完,光头摇上车窗,专心致志地看他的英文杂志,不再理会秦宇。

秦宇吃了个闭门羹,心里郁闷,但也没有发作,只是默默退了回来。

墨镜男得了老板的令箭,背着手,颠着腿,摆出一副“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姿态,冲秦宇仰着下巴,趾高气昂地说:“你的面子是个几把毛,但这位美女,还是有些牌面的,我给美女面子,就不让井查叔叔逮你酒驾了,我这奔驰纯进口的,修个前脸儿,都得从德国空运零部件过来,也不讹你们,一口价,十万!行就给钱,不行我就报井。”

苏荷对于汽车略知一二,这台奔驰E级,确系德国进口,新车售价,大概50来万,但在国内也完全可以修复,不用什么空运零配件,撞击的也不重,只是前保险杠损坏,撑死两万块就能搞得定,墨镜男显然是狮子大开口,以秦宇酒驾为要挟,逼他们就范。

苏荷也不确定,到底车祸是谁造成的,她从洗手间出来,看见秦宇顺从的态度,还真以为是秦宇酒驾倒车,撞上了人家的奔驰,赔钱肯定得赔,但也不能任人宰割,所以,不能“一口价”。

苏荷刚要讨价还价,秦宇却直接发话了:“行,成交。”

“啊?他说的可是十万!”苏荷睁大眼睛,以为老板没听清,提醒他。

“十万就十万,不想惹麻烦。”秦宇说完,径直走到自己车后,打开后备箱,从里面取出十万现金,一股脑塞进墨镜男的怀里。

墨镜男也没想到秦宇会这么爽利,心中暗骂这个傻逼,又不甘心地看了苏荷一眼,这才悻悻回了自己车里。

这边,秦宇和苏荷也上车,秦宇坐副驾驶,系上了安全带,苏荷挂挡,准备去酒店,秦宇却忽然说:“挂R挡,撞他。”

“啊?”苏荷一愣。

“撞他。”秦宇淡淡地重复了一遍。

“……哦,好。”苏荷得听老板的,挂上R档,深踩油门,向后撞去。

墨镜男刚上车,被前车猛然一撞,胸口直接怼在方向盘上,差点背过气去!

“草,怎么肥事?”后座的光头男没系安全带,整个人差点飞前面来。

“找茬啊这是!”墨镜男打开车门,准备下车找秦宇去理论,熟料前车第二次加速,又撞了过来,要不是墨镜男缩脚快,腿都兴许夹在车门里!

这次,苏荷的车没有再次撞过来,而是往前开走了。

“妈的!撞了还想跑?追,追上去!”光头在后面揉着自己的光头,大声叫喊着。

奔驰毕竟是奔驰,很快就追上苏荷的车,超过去,将其别停在路边,这次没等墨镜男发飙,光头先下了车,打开后备箱,抄出一根钢管,气势汹汹地来到苏荷车前,用钢管敲击着引擎盖:“草尼玛的,俩小逼崽子,下车!”

副驾驶车门打开,秦宇不紧不慢地下车,手机却贴在耳畔:“对,是赵三,怎么,您跟他说啊?”

看见秦宇打电话,赵三轻笑:“还TM知道找人?不好使我告诉你!敢跟三爷在这嘚瑟!今儿非削你一顿不可!”

说着,赵三拎着钢管就要过来,秦宇也不害怕,扬起手,将手机屏幕对着赵三。

赵三冲到秦宇面前,举起钢管,无意中瞥了一眼手机,看见三个字,立马停手,疑惑地问秦宇:“你……你找我们董事长了?”

“接电话吧,我老叔找你。”秦宇笑道。

赵三咽了下口水,接过手机,放在耳边:“喂,董事长……对,对,是我……啊,误会,误会啊,我是真不知道……他真是您家亲戚啊……好,好……”

接完电话,赵三战战兢兢地把手机还给了秦宇,脸都变成茄子色了。

秦宇接回电话,那边的秦老五正色道:“大侄子,我跟赵三说了,你想怎么收拾他,就怎么收拾他,他如果敢有二话,我回头把他绑了,当面给你磕头谢罪!”

“那倒不用,又麻烦您了老叔,对了,那500万到账了吗?”秦宇笑问。

“到了,昨天小苏打过来之后,我就让萌萌提出来了,现在正陪她看别墅呢!嘿嘿,谢谢你啊,大侄子!”秦老五憨厚地笑道,省城房价没有京城、魔都这么夸张,500万可以在市区买个相当不错的别墅。

“咱是一家人,跟我客气啥?何况,您还帮过我那么大一忙,以后您也不用跟我客气,给萌萌买别墅了是吧,回头,您让萌萌找我,我再给她打几百万零花钱。”

“哎呀,总让萌萌花你钱,那怎么好意思呢!”

“放心吧,老叔,”秦宇懂秦老五话里的意思,“我就骗萌萌,说那都是您的钱,经我转手给的她。”

前文说过,秦老五虽然身价数十亿,却是个妻管严,他养萌萌这个小三三,手头紧得很,这种事儿,又不好找外人帮忙,秦宇是知道内情的,因为他跟萌萌是老同学,关系熟得很,秦宇那500万,可帮秦老五解决了大问题,昨晚萌萌高兴坏了,伺候的秦老五简直乐不思蜀。

秦宇打电话的时候,赵三一直在旁边竖着耳朵,静静地听着,虽然没听太明白,但他也听出来了,秦老五和秦宇关系不菲,因为这个秦宇,秦老五冲他大发雷霆,所以这个秦宇,绝不止是秦老五一个远房穷亲戚那么简单,赵三是靠秦老五吃饭的,他得罪谁也不敢得罪秦老五啊……

打完了电话,秦宇笑看赵三,赵三只得呵呵地赔笑,乖乖等待秦宇的发落……

第10章 今非昔比

面对飞扬跋扈耍无赖的墨镜男,秦宇冲他怒目而视了片刻,忽然乐了,回头冲刚从饭店出来、不明就里的苏荷打了个响指:“助理,过来,赔钱。” “草……真能装逼,”墨镜男撇嘴,“就你这屌样,还几把有助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