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11:01:56

挥刀自宫,就此含泪太监。

可以说是非常对不住粉丝了。

其实不是特别难过,这本书崩了没关系,吸取经验,不过这种初尝失败的滋味的确不太好受,陪道友们唠叨一会吧。

其实这本书早在前期就出现了诟病——

货币系统出现了初步崩溃。

由于第一次尝试写系统文,经验不足,数值设定方面出现了瑕疵,做笔生意赚几千杀气值,杀一个同级修士才堪堪几十点,这是数值上的崩坏。

其次,人物的出场顺序。

诸如李秋枫、皇子等角色,不应当在修为上远超宗门普通弟子那般多。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第六本,码字四年来,从未有过这么不尽人意的成绩,其实从开书之前就意料到可能会是这么一个结局,但还是写了,有趣的是,这是一个想法,是写书之前就诞生的想法。

那时候还是看书的读者中一员,看许多书的时偶尔会皱眉:主角伸张大义,却杀人诛心,主角生性善良,为了复仇却灭人满门,反观大魔头反派,不过是嘴臭了一番,做的恶事都不一定有主角多,却天生就被安排在了邪恶阵营的一端……

我不禁思考:什么是魔头?什么是反派?什么是真正的恶?

想法自多年前就有,直到今年才写出心中所感,不伪善,不善良,也没有所谓的从人善被人欺的性格黑化成长,从一开始便是反派,便是完全无所谓的告诉所有人:是啊,我本来是你们都讨厌的那种恶人。

交代一下后续的剧情大致走向吧,虽说太监,也得交代个大纲式太监不是。

王腾对战柴博远,以持有上品灵兵艰难获胜,方元故意败于柴博远,隐藏自身实力。

交流会上逆袭,宛如变了个人一般,踩踏其他宗门所有天骄,实力强到王腾、柴博远不可思议,一重爽点。

其中一场赛事,某精英怪皮糙肉厚,精通防御术,龟缩于护罩内,方元无计可施,祭出加特利重机枪扫射,二重爽点。

总决赛地点更变,不再是擂台战,丛林地形战,地图旷阔,方元于山巅卧趴,超远距离狙杀最强天骄,万众瞩目的总决赛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三重爽点。

交流会结束,方元寻找机会出手,诛杀王腾。

王腾死,就当方元准备夺走上品灵兵时,昔日那小师妹女子重现身影,她本是傀儡师,原来那一晚在后山方元所杀的并非是她本尊,而是她以假乱真的人型傀儡,幕后人便是她,借刀杀人,截走上品灵兵,栽赃陷害方元。

因此,方元被王腾之父,也就是王执事追杀,好在陈梦求情,恳求师尊出手,才强行压下了此事。

方元深知王执事不会因此善罢甘休,定然会找机会复仇,他展开高强度历练,杀妖兽,杀妖植,灭部落,屠其他宗门子弟,疯狂敛杀气值,成长速度惊人,突破筑基期后越级计杀王执事,艰难险胜,自身重伤留下强烈后遗症,几乎半废,闭关修养。

再出关时,宗门大变。

天才陈梦杀师叛逃,夺走其师尊的强大灵剑,且偷习宗门禁术,宗主大怒,下达命令不顾一切代价追杀陈梦,方元想方设法混入执法堂,也在追杀陈梦队伍的其中。

白云城城主遭到暗杀,人头悬挂城门上,此为复仇,白云城城主便是多年前打伤老族长的纨绔子弟,陈梦隐忍多年,加入莽山宗只为得到强大力量,杀师叛逃早已计划好一切。

此番种种作为,导致陈梦已是两届眼中容不下沙的魔修,大秦官府想让陈梦死,修真界也想让陈梦死,可谓是举世皆敌。

至此,方元在寻找陈梦的途中,日积月累下来,发生了一系列的支线剧情,已突破金丹期,诛杀莽山宗宗主,成为第二判逃人,大荒宗门联盟高层老怪怒不可遏,满大秦悬赏陈梦、方元二人头颅。

而方元依靠自身的经验,狼狈逃亡,躲避重重视线,追寻陈梦的脚步,逃出大荒。

第二卷:罪恶之城。

大荒卷暂时落幕,更换全新地图,罪恶之城全新剧情展开,再后面就没想过了……

含泪自宫,致歉噢

挥刀自宫,就此含泪太监。 可以说是非常对不住粉丝了。 其实不是特别难过,这本书崩了没关系,吸取经验,不过这种初尝失败的滋味的确不太好受,陪道友们唠叨一会吧。 其实这本书早在前期就出现了诟病—— 货币系统出现了初步崩溃。 由于第一次尝试写系统文,经验不足,...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