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4 22:53:46

“陈天这个野种,真是狼心狗肺,居然想毒死自己的爷爷!”

“他本来就是个私生子,也不知是秦茹萍那个贱女,跟哪个野男人生的!”

“老爷子对他向来不薄,不计较他的私生子身份,他却恩将仇报!”

“我看他根本不是人,而是秦茹萍跟野狗生的狗东西!”

“狗东西,哈哈……”

陈天被赶出秦家那一刻,各种狠毒的话,从大门里面传出,像一根根利针,刺向他的心脏。

他把拳头捏得格格直响,一听到他们在侮辱自己的妈妈,陈天就怒火中烧。

秦茹萍也不知跟哪个男人生下了他。他一直不知自己的父亲是谁。这件事在学校传开了,很多同学都嘲笑他是野种。

几天前,他被一个女生诬陷,说他在后山侵犯了她。这件事一日之间传遍了全校,导致他被学校开除。

他的干爷爷秦乾就让他回家,责罚他呆在厨房里干活。

有一天秦乾感冒,吩咐陈天去买感冒药。

陈天就到了正规大药店去买。秦乾服了感冒药之后,却昏迷了过去,还好抢救得快,捡回一条老命。

后来医生从感冒药里检查出,有致命的毒剂!

陈天努力的为自己辩解,却是越描越黑,没人相信他。

秦乾对陈天失望之极!

他妈妈秦茹萍从小无父无母,被秦乾收养。秦乾对她如同亲女儿,对陈天也极为疼爱,当成亲孙子来养,还有意撮合他和孙女秦嫣在一起。

秦乾责罚他呆在厨房里干活,也是为了让他反省,改正错误。

想不到他却怀恨在心,要毒死他!

他本来想狠狠处置陈天,但一想起秦茹萍的悲惨身世,终究是不忍心,只是把他赶出了家门。

……

陈天所有的财物,都被秦家没收。被赶出秦家后,他穷得身无分文,只好去找工作。

他是个私生子,不知自己父母是谁,在学校玷污女生,在家里想毒死自己的爷爷……

这些传言,似乎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凉州市,导致他找了好久,找不到工作。

好在杏林医院不嫌弃他的过去,聘请他当了个清洁工。

杏林医院是全市最好的私立医院,陈天相当珍惜这份工作。

只是他月工资才两千多,除了养活自己之外,还拼命存钱,每天吃馒头就白开水。

因为他还有一个爱他的女友,秦嫣。

秦嫣,也是秦乾的孙女,两人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后成了恋人。

秦嫣一直对他不离不弃,因为他,甚至拒绝了富家大少爷江家杰的追求!

他也很珍惜两人的感情,在秦嫣20岁生日时,取出几乎所有积蓄,买了一条小小的金项链送给她。

就在这天晚上,秦嫣让他带上一盒杜蕾斯,到仲夏夜酒店的802房找他。

他充满期待的去到之后,开门出来的,居然是江家杰!

江家,是凉州市最有钱的大家族之一。而江家杰则是江家未来的接班人!

“野种,你被赶出秦家后,居然沦落到干清洁工的地步了!”

江家杰靠在门边,冷声说:

“告诉你吧,是我买通了药店里的人,把毒剂注入感冒药的。秦乾那老不死命大,居然没死!”

陈天一瞬间全明白了:“江家杰,你好阴狠,居然要毒死我爷爷!”

江家杰嗤笑说:

“另外,我花钱请了一个女生,诬告你非礼她。所以你被学校开除了。

“这些事,你可以告诉全世界!但谁会信你?哈哈!你只是一只无父无母的野种而已!其实秦家很多人都知道是我下的毒,不过他们都支持我,都同意赶走你这只野种。”

陈天愤怒至极,眼角欲裂:

“江家杰,我跟你无怨无仇,为什么你要这样害我?”

江家杰冷笑道:

“秦嫣是我最爱的女人,但秦乾那老不死,居然要把秦嫣嫁给你!我怎么可能坐视自己深爱的女人,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江家杰发出一阵猖狂的大笑声,把一条金灿灿的项链拿了出来,在陈天面前一抖。

“另外,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送给我秦嫣的项链,怎么在你手上?”

陈天一看,怒火差点炸裂胸膛!

原来那条项链,正是他省吃俭用,买给秦嫣的生日礼物!

江家杰发出一声嗤笑:

“野种,秦嫣已经是我的女人,以后你别来骚扰她。”

陈天大吼说:“不可能!你胡说八道!”

江家杰又从裤兜里拿出一盒杜蕾斯说:

“这盒宝贝,就是秦嫣送给我的,她决定陪我到天亮。其实,以前她跟我来酒店住过很多次,并不介意我不做安全措施……”

陈天的脑袋被怒火烧得一片空白,拳头捏得格格直响,就冲江家杰一拳轰了过去。

但高大粗壮的江家杰,却一脚把他踹倒在地,喷出一口血来!

这时房门再次打开,秦嫣走了出来,看着受伤的陈天,脸上掠过一丝不忍的神色。

只见她20出头,肌肤雪白,俏脸如花,一身清凉轻薄的睡衣,尽显高挑而丰盈的娇躯,把完美的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

陈天愤怒而狼狈:

“秦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秦嫣冷漠的说:

“你只是个一无所有的私生子、野种!被赶出周家后,你惨得像条狗,沦为医院的清洁工。如果说江家杰是一块金玉,你就是一滩烂泥!都怪我以前太幼稚,才会跟你在一起!”

“就你这野种,也配得上秦嫣?”

江家杰呸了一声,就搂着秦嫣的水蛇腰,进去把房门关上了,只留下陈天瘫倒在地。

进入房里后,秦嫣却厌恶的甩开了周家杰搂在她腰上的咸猪手:

“江家杰,戏已经演完了,离我远点!”

周家杰有些扫兴的问:

“嫣嫣,我比陈天那个野种优秀多了,你为什么不选择我?”

秦嫣冷冷的说:

“你比他好一点,但我未来的男友,至少要重点本科毕业,年收入百万以上,有车有房,最好是医术如神,无论哪一样,你都不符合!”

想起和陈天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秦嫣脸上再次掠过不忍之色。

“陈天,这次我和江家杰联手在你面前演戏,对你是狠了点!但也是希望你能认识到,你和我的差距!但愿你会发奋努力,实现人生的逆袭!”

但是很快,她的神色就恢复了冷漠。

陈天啊陈天,你这辈子都不可能逆袭!你没有强大的背景,没有厉害的父母,没有一点本钱!你只是个一无是处的私生子、身无分文的野种!你就像一条咸鱼,想要翻身,根本不可能!

……

“陈天那个野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还真以为秦嫣会爱上他?”

从酒店里出来,江家杰想起秦嫣那娇美如花的俏脸、前凸后翘的身段,心里火热!

“秦嫣,终有一天,你会臣服在我之下!”

就在这时,叮的一声,江家杰收到一条短信:

“陈天是我老公,你三番四次欺辱他,将受到惩罚:全部头发脱光!”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

“陈天,是你在搞鬼吧!神经病!”

江家杰嗤之以鼻,随手就把短信删掉了。

然后,他向停车场走了过去,要开车回家。

就在这时,有一位身穿天蓝色长裙的年轻女孩,迎面向他走了过来。

女孩长得特别漂亮,五官精美,肤色雪白,身材前凸后翘,裙裾和长发在晚风中飞扬。

江家杰一下子被吸引住,目不转睛的看着。

女孩对着他嫣然一笑,特意从他身边走过,一只修长、雪白的玉手,对着他轻轻挥了一下。

那一笑、那一挥手,似乎别有深意。

江家杰一下子心跳加速,难道这个女孩,对自己有意思,看上了自己?

因为自己也是高大帅气,家里有钱,条件不错……

正当他想入非非时,女孩已经飘然而去,还回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笑得十分开心的样子。

这时他感到脑袋有些痒痒,用手挠了挠,就挠下来一大把头发!

刚好一阵风吹过来,他突然感到脑袋很凉、很凉,大片头发从他眼前飘过。

他一摸自己的脑袋,就发出了一阵惊惶的惨叫,整个人都簌簌发抖,差点晕倒在地。

原来,他满头的头发都已经不见!

他很快发现,头发根本不是剃下来的,而是连毛囊一起掉落的!

光秃秃的脑袋上,插着一根小小的银针!一阵又麻又痒的感觉,从那银针的位置散发开来。

就在这时,江家杰的手机叮一声,再次收到一条短信。

他哆嗦着打开一看:

“如果你还敢欺辱我的老公陈天,下次掉的就不是头发!”

还是原来的号码,短信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新书《我继承了神龙家族》第一章:私生子的悲哀

“陈天这个野种,真是狼心狗肺,居然想毒死自己的爷爷!”

“他本来就是个私生子,也不知是秦茹萍那个贱女,跟哪个野男人生的!”

“老爷子对他向来不薄,不计较他的私生子身份,他却恩将仇报!”

“我看他根本不是人,而是秦茹萍跟野狗生的狗东西!”

“狗东西,哈哈……”

陈天被赶出秦家那一刻,各种狠毒的话,从大门里面传出,像一根根利针,刺向他的心脏。

他把拳头捏得格格直响,一听到他们在侮辱自己的妈妈,陈天就怒火中烧。

秦茹萍也不知跟哪个男人生下了他。他一直不知自己的父亲是谁。这件事在学校传开了,很多同学都嘲笑他是野种。

几天前,他被一个女生诬陷,说他在后山侵犯了她。这件事一日之间传遍了全校,导致他被学校开除。

他的干爷爷秦乾就让他回家,责罚他呆在厨房里干活。

有一天秦乾感冒,吩咐陈天去买感冒药。

陈天就到了正规大药店去买。秦乾服了感冒药之后,却昏迷了过去,还好抢救得快,捡回一条老命。

后来医生从感冒药里检查出,有致命的毒剂!

陈天努力的为自己辩解,却是越描越黑,没人相信他。

秦乾对陈天失望之极!

他妈妈秦茹萍从小无父无母,被秦乾收养。秦乾对她如同亲女儿,对陈天也极为疼爱,当成亲孙子来养,还有意撮合他和孙女秦嫣在一起。

秦乾责罚他呆在厨房里干活,也是为了让他反省,改正错误。

想不到他却怀恨在心,要毒死他!

他本来想狠狠处置陈天,但一想起秦茹萍的悲惨身世,终究是不忍心,只是把他赶出了家门。

……

陈天所有的财物,都被秦家没收。被赶出秦家后,他穷得身无分文,只好去找工作。

他是个私生子,不知自己父母是谁,在学校玷污女生,在家里想毒死自己的爷爷……

这些传言,似乎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凉州市,导致他找了好久,找不到工作。

好在杏林医院不嫌弃他的过去,聘请他当了个清洁工。

杏林医院是全市最好的私立医院,陈天相当珍惜这份工作。

只是他月工资才两千多,除了养活自己之外,还拼命存钱,每天吃馒头就白开水。

因为他还有一个爱他的女友,秦嫣。

秦嫣,也是秦乾的孙女,两人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后成了恋人。

秦嫣一直对他不离不弃,因为他,甚至拒绝了富家大少爷江家杰的追求!

他也很珍惜两人的感情,在秦嫣20岁生日时,取出几乎所有积蓄,买了一条小小的金项链送给她。

就在这天晚上,秦嫣让他带上一盒杜蕾斯,到仲夏夜酒店的802房找他。

他充满期待的去到之后,开门出来的,居然是江家杰!

江家,是凉州市最有钱的大家族之一。而江家杰则是江家未来的接班人!

“野种,你被赶出秦家后,居然沦落到干清洁工的地步了!”

江家杰靠在门边,冷声说:

“告诉你吧,是我买通了药店里的人,把毒剂注入感冒药的。秦乾那老不死命大,居然没死!”

陈天一瞬间全明白了:“江家杰,你好阴狠,居然要毒死我爷爷!”

江家杰嗤笑说:

“另外,我花钱请了一个女生,诬告你非礼她。所以你被学校开除了。

“这些事,你可以告诉全世界!但谁会信你?哈哈!你只是一只无父无母的野种而已!其实秦家很多人都知道是我下的毒,不过他们都支持我,都同意赶走你这只野种。”

陈天愤怒至极,眼角欲裂:

“江家杰,我跟你无怨无仇,为什么你要这样害我?”

江家杰冷笑道:

“秦嫣是我最爱的女人,但秦乾那老不死,居然要把秦嫣嫁给你!我怎么可能坐视自己深爱的女人,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江家杰发出一阵猖狂的大笑声,把一条金灿灿的项链拿了出来,在陈天面前一抖。

“另外,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送给我秦嫣的项链,怎么在你手上?”

陈天一看,怒火差点炸裂胸膛!

原来那条项链,正是他省吃俭用,买给秦嫣的生日礼物!

江家杰发出一声嗤笑:

“野种,秦嫣已经是我的女人,以后你别来骚扰她。”

陈天大吼说:“不可能!你胡说八道!”

江家杰又从裤兜里拿出一盒杜蕾斯说:

“这盒宝贝,就是秦嫣送给我的,她决定陪我到天亮。其实,以前她跟我来酒店住过很多次,并不介意我不做安全措施……”

陈天的脑袋被怒火烧得一片空白,拳头捏得格格直响,就冲江家杰一拳轰了过去。

但高大粗壮的江家杰,却一脚把他踹倒在地,喷出一口血来!

这时房门再次打开,秦嫣走了出来,看着受伤的陈天,脸上掠过一丝不忍的神色。

只见她20出头,肌肤雪白,俏脸如花,一身清凉轻薄的睡衣,尽显高挑而丰盈的娇躯,把完美的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

陈天愤怒而狼狈:

“秦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秦嫣冷漠的说:

“你只是个一无所有的私生子、野种!被赶出周家后,你惨得像条狗,沦为医院的清洁工。如果说江家杰是一块金玉,你就是一滩烂泥!都怪我以前太幼稚,才会跟你在一起!”

“就你这野种,也配得上秦嫣?”

江家杰呸了一声,就搂着秦嫣的水蛇腰,进去把房门关上了,只留下陈天瘫倒在地。

进入房里后,秦嫣却厌恶的甩开了周家杰搂在她腰上的咸猪手:

“江家杰,戏已经演完了,离我远点!”

周家杰有些扫兴的问:

“嫣嫣,我比陈天那个野种优秀多了,你为什么不选择我?”

秦嫣冷冷的说:

“你比他好一点,但我未来的男友,至少要重点本科毕业,年收入百万以上,有车有房,最好是医术如神,无论哪一样,你都不符合!”

想起和陈天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秦嫣脸上再次掠过不忍之色。

“陈天,这次我和江家杰联手在你面前演戏,对你是狠了点!但也是希望你能认识到,你和我的差距!但愿你会发奋努力,实现人生的逆袭!”

但是很快,她的神色就恢复了冷漠。

陈天啊陈天,你这辈子都不可能逆袭!你没有强大的背景,没有厉害的父母,没有一点本钱!你只是个一无是处的私生子、身无分文的野种!你就像一条咸鱼,想要翻身,根本不可能!

……

“陈天那个野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还真以为秦嫣会爱上他?”

从酒店里出来,江家杰想起秦嫣那娇美如花的俏脸、前凸后翘的身段,心里火热!

“秦嫣,终有一天,你会臣服在我之下!”

就在这时,叮的一声,江家杰收到一条短信:

“陈天是我老公,你三番四次欺辱他,将受到惩罚:全部头发脱光!”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

“陈天,是你在搞鬼吧!神经病!”

江家杰嗤之以鼻,随手就把短信删掉了。

然后,他向停车场走了过去,要开车回家。

就在这时,有一位身穿天蓝色长裙的年轻女孩,迎面向他走了过来。

女孩长得特别漂亮,五官精美,肤色雪白,身材前凸后翘,裙裾和长发在晚风中飞扬。

江家杰一下子被吸引住,目不转睛的看着。

女孩对着他嫣然一笑,特意从他身边走过,一只修长、雪白的玉手,对着他轻轻挥了一下。

那一笑、那一挥手,似乎别有深意。

江家杰一下子心跳加速,难道这个女孩,对自己有意思,看上了自己?

因为自己也是高大帅气,家里有钱,条件不错……

正当他想入非非时,女孩已经飘然而去,还回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笑得十分开心的样子。

这时他感到脑袋有些痒痒,用手挠了挠,就挠下来一大把头发!

刚好一阵风吹过来,他突然感到脑袋很凉、很凉,大片头发从他眼前飘过。

他一摸自己的脑袋,就发出了一阵惊惶的惨叫,整个人都簌簌发抖,差点晕倒在地。

原来,他满头的头发都已经不见!

他很快发现,头发根本不是剃下来的,而是连毛囊一起掉落的!

光秃秃的脑袋上,插着一根小小的银针!一阵又麻又痒的感觉,从那银针的位置散发开来。

就在这时,江家杰的手机叮一声,再次收到一条短信。

他哆嗦着打开一看:

“如果你还敢欺辱我的老公陈天,下次掉的就不是头发!”

还是原来的号码,短信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