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1 22:24:30

“徐飞,你因为昨天和今早旷工,已经被炒掉了,扣掉全部工资。你要找经理,走后门进去吧。”

迎宾小姐眼里藏着鄙夷,不冷不热的对他说。

徐飞摆摆手说:“我不是来找经理的,我是来吃饭的。”

他现在有的是钱,之前那五六百一个月的工资,根本不放在心上。

两个迎宾小姐都忍不住噗嗤的笑出声来。

就他这种干一个月要预支三个月工资的穷吊丝,居然也想在这里吃饭?

其中一个提醒他:“来吃饭可以,但最低消费3888,想吃霸王餐就免了。”

徐飞皱了皱眉头,不想再跟她们费口水,就带着两个女人进去了。

这时刚好是饭点,里面人满为患,根本就没有位置。服务员们都挺忙,也没有谁来招呼他们。

“算了,来开开眼就行,等吃饭就不等了吧!”

两个女生心里失望。

张雪之前喝了水,想上洗手间。徐风铃也跟着进去洗哥手。徐飞就带她们找到洗手间,一个人在外面等着。

没多久一个穿着酒店职业短裙、还算漂亮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也想上洗手间的样子,但一看到徐飞就柳眉倒竖,冷着脸训斥道:

“徐飞,你昨天下午和今早连续旷工,所有工资都被扣掉。你不用来上班了!

“另外,你前段时间你打碎了一套景德镇精品碗碟,按规定要赔三千,限你半个月内还清,否则我们报警处理!”

原来她就是酒店经理王馨,徐飞以前的上级。

王馨对员工特别苛刻,尤其是徐飞这种兼职学生,要求特别严。

徐飞干得稍让她不满意,就被她骂得狗血淋头的。而且经常找这样那样的理由,克扣他的工资。

“明白了馨姐,下次我不敢了,钱我立即赔给你。”

在王馨面前,徐飞又习惯性的自卑起来,心生羞愧。

尽管已经是碧城集团的老总、董事长,身家超过两千亿,但他以最卑微、最穷困潦倒的姿态,生活了一年多,形成的自卑之心,是一时无法改变的。

他为自己辩解了一下:“我有两个同学要上洗手间,她们一出来,我们就走了。”

王馨瞥了一眼他寒酸的衣着,警告说:

“下不为例!我们酒店周末都是贵客,你们穿成这样,会影响我们的生意!”

徐飞就更加惭愧,连说对不起。

“你们赶紧走吧,再被我抓到,就得罚款!”

王馨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洗手间。

就在这时,徐飞的手机响起。

“老公,你在哪?我已经在龙都酒店定好了一个‘龙凤阁’,请你吃饭。龙都酒店也是我们碧城集团的产业。你也是这个酒店的主人。总经理赖勇刚过半年实习期,等着你这个董事长去考察一下他。他是否能通过实习,转为正式的总经理,全在于你的一句话!”

秦若仙娇滴滴的声音,在手机里传出。

徐飞惊讶了,想不到龙都酒店,居然是碧城集团的产业。

他是碧城集团的老板,理所当然也是龙都酒店的老板了。

他不由得微笑,点头说:“我刚好在龙都酒店,你在哪?”

他和秦若仙以前根本不认识。

秦若仙却口口声声叫他老公,还跟他睡了一晚。大概也是想在碧城被收购之后,保住自己的总裁位置。

徐飞倒也不讨厌她这样做。碧城还是得继续让她去管理。

“老公,太好了,你在哪个位置?我去接你!”

三分钟后,秦若仙出现在他面前。

她穿了一身奢华的白色紧身礼裙,礼裙点缀着上千颗小钻石,熠熠生辉。

紧身的衣裙,把她的纤腰、翘臀和大长腿,都塑造得相当完美,曲线毕露,堪称魔鬼。

礼裙的领口也开得很低,高耸峰峦有点束缚不住,大片雪白看得徐飞眼花缭乱。

她一出现就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

不过她也戴了一个面具,让人看不见她的真面目。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是阳州有名的女神总裁,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起极大的关注。

她这次想低调,别让人认出来。所以才戴了面具。

“老公,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噢,你怎么知道人家要收购的,就是龙都酒店?”

秦若仙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挽住了他的手,半边酥胸挨近了他的手臂。

芬芳扑鼻,手臂处也是一片柔腻,徐飞心神一荡!

这时徐风铃和张雪都出来了,看到徐飞被一个天仙般的女子挽着手臂,也是大吃一惊。

“小妹妹们好!”秦若仙主动跟她们打招呼。

徐风铃立即觉得心里酸溜溜的,有些气愤:“哥,他是谁?喂,你放开我哥,他跟你不熟!”

秦若仙咯咯娇笑起来:“小妹妹,我是他老婆,也是你嫂子哦!你是不是来吃好吃的?跟我走就行。”

徐风铃难以置信。她哥是个穷鬼,也不算高和帅,什么时候有了个狐狸精一般的老婆?

徐飞有些头疼,苦笑着摇摇头说:“没有的事,她是我的一个老熟人而已。铃妹、张雪,你们要在这里吃饭,就跟她走吧。”

秦若仙娇笑着,拽着徐飞就走。两个女生半信半疑的跟了过去。

徐风铃怎么看她都不顺眼,觉得自己的哥哥,快要被这个穿得这么少的狐狸精勾走了。

秦若仙把他们带到了龙都最好的包间——“龙凤阁”。

总经理赖勇在等着秦若仙,他穿得十分光鲜,见到三人衣着都有些寒酸,眼里就显出嫌弃之色。

龙凤阁一向只接待最高档次的贵客,以徐飞等三人的身份,很显然不适合进这里。

徐飞有些局促不安,手脚不知往哪里放,叫了声:“赖总好!”

他以前在这里洗碗,也见过这两位。他们是酒店的顶级大人物。他习惯性的表达了自己的尊敬问候。

只不过,赖勇不认得他这个小员工而已。

秦若仙有点哭笑不得。自己的老公、拥有整个碧城集团的老总,居然如此卑下?

看来他以前的日子过得还真苦。

赖勇还真以为他就是饭店的员工,习惯性的就以上位者的冷傲语气说:

“你是哪个部门的?上班怎么不穿制服?这里是你们能进的吗?快出去!”

秦若仙一听就火了,一拍桌子,对赖勇和蓝艳一瞪眼睛:

“你们干嘛?狗眼看人低是不是?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你们惹了他不高兴,这次实习考核,你就别想通过了!“

“吓?”

赖勇吓了一跳!

他赶紧换了一副脸色和语气,陪着笑脸,非常谦卑的躬着腰,亲自给徐飞斟茶说:

“先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但如果因为这次他们狗眼看人低,得罪贵客,而导致收购签约失败。那他们会悔恨一辈子!

秦若仙毫不客气的瞪了她一眼:

“你们给我出去,叫你们最漂亮的服务员进来,我这三位朋友要吃饭!投资合同什么的,等我们吃了饭再说!”

赖勇抹了一把汗,手脚都有些发抖,深深后悔自己这次以貌取人了,连声说着“对不起,请大家原谅”,躬身给徐风铃和张雪都斟茶后,才退了出去,把最漂亮的两个女服务员叫了进来。

“老公,你是赖勇的老板,你对他们的态度不满,一脚踹过去都行,干嘛对他们那么客气?”

秦若仙有些幽怨的对徐飞说。

徐飞挠头苦笑了一下。以前形成的自卑之心,是一时改不了的。

“小妹妹们,你们喜欢什么随便点,别客气。钱不用担心,我请客。”

秦若仙浅笑着对两个小女生说。

徐风铃刚开始还很气愤她跟她哥走的太近,不过见到她叱喝赖勇和蓝艳时这么威风,也就不生她的气了,十分开心的开始点菜。

不过她们只敢点一些便宜的菜,秦若仙不由得呵呵一笑,点了大龙虾、鲍鱼、冬虫夏草炖王八、炭烤鹿肉等等,再加上蛋炒饭、秘制饺子等招牌主食。总价都超过两万了。

第五章 冒冷汗的酒店老板和总经理

“徐飞,你因为昨天和今早旷工,已经被炒掉了,扣掉全部工资。你要找经理,走后门进去吧。”

迎宾小姐眼里藏着鄙夷,不冷不热的对他说。

徐飞摆摆手说:“我不是来找经理的,我是来吃饭的。”

他现在有的是钱,之前那五六百一个月的工资,根本不放在心上。

两个迎宾小姐都忍不住噗嗤的笑出声来。

就他这种干一个月要预支三个月工资的穷吊丝,居然也想在这里吃饭?

其中一个提醒他:“来吃饭可以,但最低消费3888,想吃霸王餐就免了。”

徐飞皱了皱眉头,不想再跟她们费口水,就带着两个女人进去了。

这时刚好是饭点,里面人满为患,根本就没有位置。服务员们都挺忙,也没有谁来招呼他们。

“算了,来开开眼就行,等吃饭就不等了吧!”

两个女生心里失望。

张雪之前喝了水,想上洗手间。徐风铃也跟着进去洗哥手。徐飞就带她们找到洗手间,一个人在外面等着。

没多久一个穿着酒店职业短裙、还算漂亮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也想上洗手间的样子,但一看到徐飞就柳眉倒竖,冷着脸训斥道:

“徐飞,你昨天下午和今早连续旷工,所有工资都被扣掉。你不用来上班了!

“另外,你前段时间你打碎了一套景德镇精品碗碟,按规定要赔三千,限你半个月内还清,否则我们报警处理!”

原来她就是酒店经理王馨,徐飞以前的上级。

王馨对员工特别苛刻,尤其是徐飞这种兼职学生,要求特别严。

徐飞干得稍让她不满意,就被她骂得狗血淋头的。而且经常找这样那样的理由,克扣他的工资。

“明白了馨姐,下次我不敢了,钱我立即赔给你。”

在王馨面前,徐飞又习惯性的自卑起来,心生羞愧。

尽管已经是碧城集团的老总、董事长,身家超过两千亿,但他以最卑微、最穷困潦倒的姿态,生活了一年多,形成的自卑之心,是一时无法改变的。

他为自己辩解了一下:“我有两个同学要上洗手间,她们一出来,我们就走了。”

王馨瞥了一眼他寒酸的衣着,警告说:

“下不为例!我们酒店周末都是贵客,你们穿成这样,会影响我们的生意!”

徐飞就更加惭愧,连说对不起。

“你们赶紧走吧,再被我抓到,就得罚款!”

王馨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洗手间。

就在这时,徐飞的手机响起。

“老公,你在哪?我已经在龙都酒店定好了一个‘龙凤阁’,请你吃饭。龙都酒店也是我们碧城集团的产业。你也是这个酒店的主人。总经理赖勇刚过半年实习期,等着你这个董事长去考察一下他。他是否能通过实习,转为正式的总经理,全在于你的一句话!”

秦若仙娇滴滴的声音,在手机里传出。

徐飞惊讶了,想不到龙都酒店,居然是碧城集团的产业。

他是碧城集团的老板,理所当然也是龙都酒店的老板了。

他不由得微笑,点头说:“我刚好在龙都酒店,你在哪?”

他和秦若仙以前根本不认识。

秦若仙却口口声声叫他老公,还跟他睡了一晚。大概也是想在碧城被收购之后,保住自己的总裁位置。

徐飞倒也不讨厌她这样做。碧城还是得继续让她去管理。

“老公,太好了,你在哪个位置?我去接你!”

三分钟后,秦若仙出现在他面前。

她穿了一身奢华的白色紧身礼裙,礼裙点缀着上千颗小钻石,熠熠生辉。

紧身的衣裙,把她的纤腰、翘臀和大长腿,都塑造得相当完美,曲线毕露,堪称魔鬼。

礼裙的领口也开得很低,高耸峰峦有点束缚不住,大片雪白看得徐飞眼花缭乱。

她一出现就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

不过她也戴了一个面具,让人看不见她的真面目。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是阳州有名的女神总裁,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起极大的关注。

她这次想低调,别让人认出来。所以才戴了面具。

“老公,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噢,你怎么知道人家要收购的,就是龙都酒店?”

秦若仙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挽住了他的手,半边酥胸挨近了他的手臂。

芬芳扑鼻,手臂处也是一片柔腻,徐飞心神一荡!

这时徐风铃和张雪都出来了,看到徐飞被一个天仙般的女子挽着手臂,也是大吃一惊。

“小妹妹们好!”秦若仙主动跟她们打招呼。

徐风铃立即觉得心里酸溜溜的,有些气愤:“哥,他是谁?喂,你放开我哥,他跟你不熟!”

秦若仙咯咯娇笑起来:“小妹妹,我是他老婆,也是你嫂子哦!你是不是来吃好吃的?跟我走就行。”

徐风铃难以置信。她哥是个穷鬼,也不算高和帅,什么时候有了个狐狸精一般的老婆?

徐飞有些头疼,苦笑着摇摇头说:“没有的事,她是我的一个老熟人而已。铃妹、张雪,你们要在这里吃饭,就跟她走吧。”

秦若仙娇笑着,拽着徐飞就走。两个女生半信半疑的跟了过去。

徐风铃怎么看她都不顺眼,觉得自己的哥哥,快要被这个穿得这么少的狐狸精勾走了。

秦若仙把他们带到了龙都最好的包间——“龙凤阁”。

总经理赖勇在等着秦若仙,他穿得十分光鲜,见到三人衣着都有些寒酸,眼里就显出嫌弃之色。

龙凤阁一向只接待最高档次的贵客,以徐飞等三人的身份,很显然不适合进这里。

徐飞有些局促不安,手脚不知往哪里放,叫了声:“赖总好!”

他以前在这里洗碗,也见过这两位。他们是酒店的顶级大人物。他习惯性的表达了自己的尊敬问候。

只不过,赖勇不认得他这个小员工而已。

秦若仙有点哭笑不得。自己的老公、拥有整个碧城集团的老总,居然如此卑下?

看来他以前的日子过得还真苦。

赖勇还真以为他就是饭店的员工,习惯性的就以上位者的冷傲语气说:

“你是哪个部门的?上班怎么不穿制服?这里是你们能进的吗?快出去!”

秦若仙一听就火了,一拍桌子,对赖勇和蓝艳一瞪眼睛:

“你们干嘛?狗眼看人低是不是?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你们惹了他不高兴,这次实习考核,你就别想通过了!“

“吓?”

赖勇吓了一跳!

他赶紧换了一副脸色和语气,陪着笑脸,非常谦卑的躬着腰,亲自给徐飞斟茶说:

“先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但如果因为这次他们狗眼看人低,得罪贵客,而导致收购签约失败。那他们会悔恨一辈子!

秦若仙毫不客气的瞪了她一眼:

“你们给我出去,叫你们最漂亮的服务员进来,我这三位朋友要吃饭!投资合同什么的,等我们吃了饭再说!”

赖勇抹了一把汗,手脚都有些发抖,深深后悔自己这次以貌取人了,连声说着“对不起,请大家原谅”,躬身给徐风铃和张雪都斟茶后,才退了出去,把最漂亮的两个女服务员叫了进来。

“老公,你是赖勇的老板,你对他们的态度不满,一脚踹过去都行,干嘛对他们那么客气?”

秦若仙有些幽怨的对徐飞说。

徐飞挠头苦笑了一下。以前形成的自卑之心,是一时改不了的。

“小妹妹们,你们喜欢什么随便点,别客气。钱不用担心,我请客。”

秦若仙浅笑着对两个小女生说。

徐风铃刚开始还很气愤她跟她哥走的太近,不过见到她叱喝赖勇和蓝艳时这么威风,也就不生她的气了,十分开心的开始点菜。

不过她们只敢点一些便宜的菜,秦若仙不由得呵呵一笑,点了大龙虾、鲍鱼、冬虫夏草炖王八、炭烤鹿肉等等,再加上蛋炒饭、秘制饺子等招牌主食。总价都超过两万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