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2 17:19:12

没多久,各种菜品就上了满满一桌。

两个小女生就不客气了,大快朵颐。

不过徐风铃还是有些不满,因为秦若仙不吃,却夹菜喂她哥吃!

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徐风铃和张雪都吃到了平生的最美味,吃得肚子滚圆,感叹有钱就是好,一顿超过两万,够她们一年的伙食费了。

秦若仙不由得笑了,对她们说:

“小妹妹们,你们都吃好了吧?请你们跟着服务员去休息一下,我和徐飞有点要事要办。”

吃人家的嘴短,徐风铃对她有点不满,但也只好听她的。

两个女生下去后,秦若仙就把赖勇叫了过来,把门关上,搂着徐飞的腰,对他们说:

“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老公徐飞,也是碧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老板!”

赖勇一听,冷汗又是冒了出来,赶紧躬身站在徐飞身边,自扇巴掌说:

“徐董,我们真该死!刚才我们狗眼看人低,冒犯了您!请您大人大量!”

徐飞有点不习惯被这样恭敬对待,赶紧摆手说:“行了,没事。”

赖勇才松了口气,抹了一把冷汗。

秦若仙也不让他坐下,赖勇就一直弯着腰,恭候在徐飞身边。

秦若仙就在徐飞脸上亲了个,娇笑说:

“老公,这赖勇其实挺不错,研究出各种招牌菜式,在整个阳州都很有名的,人气相当旺。我们可以把龙都打造成我们碧城的品牌酒店,是很有发展潜力的。

“当然了,如果你对他有任何不满的地方,也无所谓,炒掉他就是。”

赖勇一听就慌了,把腰弓成了一只大虾,脸都要贴到徐飞面前了,恳求道:

“徐董,请您……”

徐飞挥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他想起了以前在这里洗碗时,每天都要被王馨臭骂三顿,微薄的工资被她再三克扣,心里就大大的不爽,摇头说:

“我觉得你们内部的员工不太行,还是再改善和整顿一下吧。”

这一摇头,让赖勇浑身发软,脸色发白。看来这事算是黄了。

秦若仙就冷冷的对他们说:

“看来你有些方面,让我老公很不满意。你就按照他的意思,好好整改吧!”

赖勇拼命点头说是,然后有些讨好的说:

“徐董、秦总,在下不久前获得半斤洞庭碧螺春茶叶,市价200万一斤,还没开封,今天就用来招待两位贵客,请赏脸!”

200万一斤的茶叶?徐飞也是来了兴趣,就点了点头。

赖勇这才松了口气,退出去后,赶紧出去把王馨叫了过来:

“王经理,龙凤阁里面,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两位贵客!男的是碧城集团的董事长,女的是总裁!你是沏茶高手,就把我一直珍藏的洞庭碧螺春拿出来,给他们沏一壶。你一定要好好招待他们,不得有任何马虎,不能有任何不恭!”

王馨确实是龙都酒店的沏茶高手,一听也是有点紧张,想不到碧城集团的两位大人物都来了!

她赶紧点头说:“好的,老板请放心,我一定会尽力把他们招呼好的。”

于是她就叫来服务员,把一套专业的茶炉、茶具,当然还有200万一斤比黄金还贵的洞庭碧螺春,搬进了龙凤阁。

碧城集团是华夏最大的房产集团。今天能亲自为两位老总沏茶,王馨心里无比的激动、荣幸,当然还有点紧张。

不过当她敲门进去,准备向他们打招呼时,就看到了徐飞,立即瞪大了眼睛,愤怒的一拍桌子,怒声训斥起来:

“徐飞,你搞什么?我刚才要你早点滚,你怎么还没滚蛋?龙凤阁是你该进来的地方吗?你怎么混进来的?是不是想死?

“你看看你穿成什么样子?你要是影响到了碧城集团的两位老总的心情,你会死的很惨!”

徐飞也是吃了一惊,被她这么一训斥,心里不由自主的就有些慌,都不记得自己身为碧城董事长的身份了,支吾道:

“馨姐,我……”

王馨打断了他说:“你什么你?我要在这里招待碧城集团的两位老总!你立即给我滚去保安部,等着我处理你!你也别想跑了,否则我就报警说你来这里偷东西!”

她见到秦若仙戴着面具,第一时间也把她当成了女小偷!

秦若仙见她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训斥碧城集团的董事长本尊?

她一时间就想发飙,不过后来却是觉得好笑,实在太好笑了!

王馨立即就拿出了对讲机:“保安队长,保安队长!刘队在吗?龙凤阁混进了小偷,你快带人来处理!注意动静,别影响到其他贵客!”

秦若仙一听就更好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徐飞也是慢慢回过神来,不由得苦笑。

面对以前经常臭骂他的王馨,他还是习惯性的紧张慌乱了。

他辩解了一句说:“馨姐,我们两位,就是你要招待的人。也就是你说的,碧城集团的老总。”

王馨冲他狠狠的呸了一声,怒骂道:

“徐飞,你好呀你!居然在我面前冒充碧城集团老总?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还是你脑子进水了?

“整个酒店的人,都知道你曾经是个洗碗的,做一个月就想预支三个月的工资。就是个大笑话!现在居然冒充碧城老总?你觉得你能冒充成功吗?”

很快,保安队长刘平就带着两名保安过来了,一看到是徐飞,不由得也是鄙夷:

“徐飞,又是你这傻笔!你进我们龙凤阁干嘛?这是你一个洗碗的能进的?乖乖跟我们走一趟!自觉点,别逼我们动粗!”

王馨冷笑道:“徐飞,这下你摊上事了。你哪不去,居然混进龙凤阁乱搞,拿碧城老总来开玩笑?”

秦若仙一直笑着,最后都笑得肚子疼,叫徐飞帮她揉一揉。

徐飞叹了口气,本来想为自己辩解的。不过见到王馨和刘平气势汹汹,恨不得把自己撕了,口无遮拦、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来气。

他一年来都活得很卑微,性格也有点弱,不敢得罪人,不敢违抗他人的命令,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不犯人”的卑微老实人。

但是今天,他却决定要给王馨和刘平来点教训。

要教训他们也很容易,直接跟他们去保安室就好了。

……

于是两人就非常好玩的跟着刘平到了保安室。

刘平把他们关进了小房间,开始审问他们混进龙凤阁,到底要干嘛?秦若仙到底是谁?

秦若仙一直都在咯咯笑着,觉得好玩极了。

徐飞就再强调了一遍,自己是碧城集团的董事长,秦若仙是总裁。今天是来跟赖勇商谈投资事宜的。

刘平当然不信,就威胁他们:“你们的问题相当严重!最好是老实交代你们的动机和身份!我们赖总在这一带都是很有声望的,黑白两道都很给他面子。如果他把你们送进警察局,说不定你们要被关个一年半载!”

徐飞叹了口气,懒得再理他,干脆闭目养神。

……

王馨觉得把徐飞和秦若仙送进保安室,是制止了一件偷盗或者扒窃事件的发生。

她邀功似的找到了赖勇说:

“赖总,碧城集团的两位老总并还没现身,不过却有两个小偷混进了龙凤阁,现在已经被我们抓进保安室了。”

赖勇刚好在办公室里焦急不安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来回走动,想着办法,要让碧城董事长重新同意收购他的饭店。

一听王馨说抓到了小偷,眼睛一下子瞪大,赶紧打开了保安室的视频监控,就看到了徐飞和秦若仙的身影。

他的眼睛瞪得比犀牛还大,他已经出离了愤怒,有烟从他脑袋冒出。

他用杀人一般的眼神看着王馨,火山爆发一般怒吼:

“你居然说他们是小偷?你居然把碧城集团的两位老总,当成小偷?

“你……你这没脑子的臭女人,你是不是想故意气死我?你狗眼看人低的严重后果,你猜得到吗?”

王馨被吼得浑身发抖,两眼发黑,差点没晕过去。

赖勇越骂越是窝火,唾沫喷得她满头满脸都是。这个自作聪明的女人,害得他马上就要被徐董和秦总炒掉了!

他最后还搬起板凳打死她,幸好旁边的保安队长死死拉住。

“王馨,你最好能争取获得徐总的原谅,让他回心转意,留住我的职位。否则你后果相当严重!”

赖勇最后警告她:

“说不定你在路上,无缘无故的都会被摩托车撞得半身不遂,一辈子躺医院!”

王馨更是吓得脸色发青,差点昏迷。

她也知道赖勇是号人物,认识很多黑白两道的人物。要弄死她还不容易?

……

“徐董,请您原谅我,我不想被炒掉,更不想被赖总惩治!”

王馨最后来到了徐飞面前,跪倒在他脚下,涕泪齐流的哀求:

“我还有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要照顾!”

徐飞却毫不同情,叹了口气说:

“王馨啊王馨,你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吧!你有奶奶,我也有妹妹啊!”

他当初被她冤枉打碎青花瓷碗碟,被勒令赔偿3千,还把他炒掉。他也苦苦哀求过她,请她放他一马。因为他还有个妹妹要照顾!

但王馨却不讲一点情面的炒掉了他。

第六章 王馨狗眼看人低,后果严重!

没多久,各种菜品就上了满满一桌。

两个小女生就不客气了,大快朵颐。

不过徐风铃还是有些不满,因为秦若仙不吃,却夹菜喂她哥吃!

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徐风铃和张雪都吃到了平生的最美味,吃得肚子滚圆,感叹有钱就是好,一顿超过两万,够她们一年的伙食费了。

秦若仙不由得笑了,对她们说:

“小妹妹们,你们都吃好了吧?请你们跟着服务员去休息一下,我和徐飞有点要事要办。”

吃人家的嘴短,徐风铃对她有点不满,但也只好听她的。

两个女生下去后,秦若仙就把赖勇叫了过来,把门关上,搂着徐飞的腰,对他们说:

“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老公徐飞,也是碧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老板!”

赖勇一听,冷汗又是冒了出来,赶紧躬身站在徐飞身边,自扇巴掌说:

“徐董,我们真该死!刚才我们狗眼看人低,冒犯了您!请您大人大量!”

徐飞有点不习惯被这样恭敬对待,赶紧摆手说:“行了,没事。”

赖勇才松了口气,抹了一把冷汗。

秦若仙也不让他坐下,赖勇就一直弯着腰,恭候在徐飞身边。

秦若仙就在徐飞脸上亲了个,娇笑说:

“老公,这赖勇其实挺不错,研究出各种招牌菜式,在整个阳州都很有名的,人气相当旺。我们可以把龙都打造成我们碧城的品牌酒店,是很有发展潜力的。

“当然了,如果你对他有任何不满的地方,也无所谓,炒掉他就是。”

赖勇一听就慌了,把腰弓成了一只大虾,脸都要贴到徐飞面前了,恳求道:

“徐董,请您……”

徐飞挥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他想起了以前在这里洗碗时,每天都要被王馨臭骂三顿,微薄的工资被她再三克扣,心里就大大的不爽,摇头说:

“我觉得你们内部的员工不太行,还是再改善和整顿一下吧。”

这一摇头,让赖勇浑身发软,脸色发白。看来这事算是黄了。

秦若仙就冷冷的对他们说:

“看来你有些方面,让我老公很不满意。你就按照他的意思,好好整改吧!”

赖勇拼命点头说是,然后有些讨好的说:

“徐董、秦总,在下不久前获得半斤洞庭碧螺春茶叶,市价200万一斤,还没开封,今天就用来招待两位贵客,请赏脸!”

200万一斤的茶叶?徐飞也是来了兴趣,就点了点头。

赖勇这才松了口气,退出去后,赶紧出去把王馨叫了过来:

“王经理,龙凤阁里面,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两位贵客!男的是碧城集团的董事长,女的是总裁!你是沏茶高手,就把我一直珍藏的洞庭碧螺春拿出来,给他们沏一壶。你一定要好好招待他们,不得有任何马虎,不能有任何不恭!”

王馨确实是龙都酒店的沏茶高手,一听也是有点紧张,想不到碧城集团的两位大人物都来了!

她赶紧点头说:“好的,老板请放心,我一定会尽力把他们招呼好的。”

于是她就叫来服务员,把一套专业的茶炉、茶具,当然还有200万一斤比黄金还贵的洞庭碧螺春,搬进了龙凤阁。

碧城集团是华夏最大的房产集团。今天能亲自为两位老总沏茶,王馨心里无比的激动、荣幸,当然还有点紧张。

不过当她敲门进去,准备向他们打招呼时,就看到了徐飞,立即瞪大了眼睛,愤怒的一拍桌子,怒声训斥起来:

“徐飞,你搞什么?我刚才要你早点滚,你怎么还没滚蛋?龙凤阁是你该进来的地方吗?你怎么混进来的?是不是想死?

“你看看你穿成什么样子?你要是影响到了碧城集团的两位老总的心情,你会死的很惨!”

徐飞也是吃了一惊,被她这么一训斥,心里不由自主的就有些慌,都不记得自己身为碧城董事长的身份了,支吾道:

“馨姐,我……”

王馨打断了他说:“你什么你?我要在这里招待碧城集团的两位老总!你立即给我滚去保安部,等着我处理你!你也别想跑了,否则我就报警说你来这里偷东西!”

她见到秦若仙戴着面具,第一时间也把她当成了女小偷!

秦若仙见她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训斥碧城集团的董事长本尊?

她一时间就想发飙,不过后来却是觉得好笑,实在太好笑了!

王馨立即就拿出了对讲机:“保安队长,保安队长!刘队在吗?龙凤阁混进了小偷,你快带人来处理!注意动静,别影响到其他贵客!”

秦若仙一听就更好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徐飞也是慢慢回过神来,不由得苦笑。

面对以前经常臭骂他的王馨,他还是习惯性的紧张慌乱了。

他辩解了一句说:“馨姐,我们两位,就是你要招待的人。也就是你说的,碧城集团的老总。”

王馨冲他狠狠的呸了一声,怒骂道:

“徐飞,你好呀你!居然在我面前冒充碧城集团老总?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还是你脑子进水了?

“整个酒店的人,都知道你曾经是个洗碗的,做一个月就想预支三个月的工资。就是个大笑话!现在居然冒充碧城老总?你觉得你能冒充成功吗?”

很快,保安队长刘平就带着两名保安过来了,一看到是徐飞,不由得也是鄙夷:

“徐飞,又是你这傻笔!你进我们龙凤阁干嘛?这是你一个洗碗的能进的?乖乖跟我们走一趟!自觉点,别逼我们动粗!”

王馨冷笑道:“徐飞,这下你摊上事了。你哪不去,居然混进龙凤阁乱搞,拿碧城老总来开玩笑?”

秦若仙一直笑着,最后都笑得肚子疼,叫徐飞帮她揉一揉。

徐飞叹了口气,本来想为自己辩解的。不过见到王馨和刘平气势汹汹,恨不得把自己撕了,口无遮拦、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来气。

他一年来都活得很卑微,性格也有点弱,不敢得罪人,不敢违抗他人的命令,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不犯人”的卑微老实人。

但是今天,他却决定要给王馨和刘平来点教训。

要教训他们也很容易,直接跟他们去保安室就好了。

……

于是两人就非常好玩的跟着刘平到了保安室。

刘平把他们关进了小房间,开始审问他们混进龙凤阁,到底要干嘛?秦若仙到底是谁?

秦若仙一直都在咯咯笑着,觉得好玩极了。

徐飞就再强调了一遍,自己是碧城集团的董事长,秦若仙是总裁。今天是来跟赖勇商谈投资事宜的。

刘平当然不信,就威胁他们:“你们的问题相当严重!最好是老实交代你们的动机和身份!我们赖总在这一带都是很有声望的,黑白两道都很给他面子。如果他把你们送进警察局,说不定你们要被关个一年半载!”

徐飞叹了口气,懒得再理他,干脆闭目养神。

……

王馨觉得把徐飞和秦若仙送进保安室,是制止了一件偷盗或者扒窃事件的发生。

她邀功似的找到了赖勇说:

“赖总,碧城集团的两位老总并还没现身,不过却有两个小偷混进了龙凤阁,现在已经被我们抓进保安室了。”

赖勇刚好在办公室里焦急不安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来回走动,想着办法,要让碧城董事长重新同意收购他的饭店。

一听王馨说抓到了小偷,眼睛一下子瞪大,赶紧打开了保安室的视频监控,就看到了徐飞和秦若仙的身影。

他的眼睛瞪得比犀牛还大,他已经出离了愤怒,有烟从他脑袋冒出。

他用杀人一般的眼神看着王馨,火山爆发一般怒吼:

“你居然说他们是小偷?你居然把碧城集团的两位老总,当成小偷?

“你……你这没脑子的臭女人,你是不是想故意气死我?你狗眼看人低的严重后果,你猜得到吗?”

王馨被吼得浑身发抖,两眼发黑,差点没晕过去。

赖勇越骂越是窝火,唾沫喷得她满头满脸都是。这个自作聪明的女人,害得他马上就要被徐董和秦总炒掉了!

他最后还搬起板凳打死她,幸好旁边的保安队长死死拉住。

“王馨,你最好能争取获得徐总的原谅,让他回心转意,留住我的职位。否则你后果相当严重!”

赖勇最后警告她:

“说不定你在路上,无缘无故的都会被摩托车撞得半身不遂,一辈子躺医院!”

王馨更是吓得脸色发青,差点昏迷。

她也知道赖勇是号人物,认识很多黑白两道的人物。要弄死她还不容易?

……

“徐董,请您原谅我,我不想被炒掉,更不想被赖总惩治!”

王馨最后来到了徐飞面前,跪倒在他脚下,涕泪齐流的哀求:

“我还有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要照顾!”

徐飞却毫不同情,叹了口气说:

“王馨啊王馨,你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吧!你有奶奶,我也有妹妹啊!”

他当初被她冤枉打碎青花瓷碗碟,被勒令赔偿3千,还把他炒掉。他也苦苦哀求过她,请她放他一马。因为他还有个妹妹要照顾!

但王馨却不讲一点情面的炒掉了他。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