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23:42:02

见小于儿已经没影了,傅芳芸便准备离开这里了。大院里没有了许卫,还有什么可留念的了。

刚准备转身离开,却碰到了许卫的姑姑。傅芳芸赶紧回头,遛进了大院,她不想被许卫的姑姑看见。

没办法,她继续往大院西北角走去,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许卫家楼下。一切都物是人非了。房子早己易主了。

楼下的垃圾筒没变,放垃圾筒的位置也没变。自己曾在这里翻垃圾筒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就是粗心,扔垃圾能把手里的钥匙也丢垃圾筒。

她觉得心好痛,想到小蓉说的话,她就更痛了。许卫是爱她的,全心全意地爱着她,可是一切都过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手里的电话被她攥的紧紧的,她好想给许卫打个电话,看出来她很纠结。

她上楼了。一步一个台阶将回忆踏起,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直到看到六楼门上自己亲手写的己泛黄的春联,她再也忍不住了。坐在大门口闷声哭的涕泗横流。她颤抖地拨了许卫的电话。

“喂!”许卫答道。

“许卫,我好想你,我好想你。”说着就又痛哭了起来。

“芸儿,你怎么了?你在哪儿?”

“许卫,许卫,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傅芳芸呜咽着,“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明明没有吻过小蓉,你为什么要骗我?”

“傻瓜,长痛不如短痛,我希望你能早点将我忘了,即便恨我也无所谓的。”许卫说着,也流泪了。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恨你,也做不到忘记你。许卫,我好痛苦,痛苦的想死去,我想见到你。”傅芳芸痛苦地说着。

“芸儿,我也好想你,若是时光可以倒回,我宁愿不上大学,只愿与你在老前屋共度一生。”许卫说着在电话里也呜咽了起来,他也挺痛苦的,不是装的。尹莉根本不把许卫当回事,她更不可能孝顺许卫的父母,许卫过的很憋屈很窝囊。现在想想,还是他的芸儿好,芸儿哪哪都好。但是他自己错过了。

“许卫,你还爱我吗?”

“爱,我真的很爱你,你在哪?芸儿!”

“我在……”没等傅芳芸把话说完,她手机就没电了。

她准备下楼去找电话再拨给许卫,她现在已经快疯了。殷巍突然出现在了她面前。

“哈哈哈!”殷巍笑道:“整天把自己整的根个正义之士呢!其实呢!唉!人家许卫已经有家室了,你这么做是何意?”

“要你管?走开!”傅芳芸冲殷巍咆哮道。

“唉!女人就是贱啊!都被别人甩了还死乞白赖地缠着人家。”殷巍摇着头说道。

“许卫本来就是我的,是尹莉抢了他,尹莉才是第三者,她才是?”傅芳芸被殷巍刺激的抱腿痛哭。

“若你非要打电话给许卫,我可以借手机给你打。可你必须想清楚了。”殷巍说道,“以我的经验来看,你现在打电话给许卫,他必定会连夜驱车赶来。你想过赶来后的后果了吗?你觉得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吗?噢!就是抱抱你,亲亲你,安慰安慰你。傻妞,只要许卫今晚过来,你们这堆干柴烈火不着才怪,那时候,可能你就后悔莫急了。”

傅芳芸还蹲在地上,她的眼睛已经哭红了。她此时冷静一些了。

殷巍便又接着说道:“想好没?想好我电话可以借给你打。”

傅芳芸直接瘫坐到了地上,她太虚弱了。

殷巍没带手套,他哪敢拉她。

“怎么了?不舒服吗?”殷巍有点关切地问道。

“胃好痛!”她头上冒汗了,已经有点昏迷了。

突然,殷巍发现门上有张纸条写道——此房出售。他拨通了电话。

买许卫家房子的小夫妻由于工作调动,房子从来没住过,而且人家还告诉殷巍,钥匙就在门垫的下面。

殷巍掀开门垫,钥匙果然在那儿。他已将房子买下了,有何不可呢!

屋子里很多灰尘,可能是尹莉不让拿屋子里的一切,里面的东西几乎原封未动。

殷巍找了根棍,站到了门口,用棍戳了戳傅芳芸说道:“嘿,嘿嘿,傻妞,醒醒,醒醒啊!”可任他怎么喊,她仍旧一动不动。

殷巍当然不敢动她,触碰她的那种疼痛是很难忍受的,他可不是自虐狂。

等殷巍再次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倒地上了,她彻底地晕了。

他先前觉得傅芳芸疯了,现在轮到他自己了,他居然有点心疼这个总跟自己作对的傻丫头,他居然决定忍受疼痛将她抱到床上。

他做了好久的准备才开始缓缓地蹲下,他猛然将手托住她的头,想先适应一下疼痛,结果居然一点也不痛,没有任何的感觉。

殷巍很费解,他完全将她公主抱也没有任何疼痛感。这简直不可思议。他常常夜里光顾傅芳芸的房间,他试过N次了,即便她鼾声四起,即便一根手指触碰到她也不行。

殷巍抱着她进了屋,他并没急着将她放到床上。他很享受抱着她的感觉。

俯瞰她——好美。美的那么自然,那么亲切。精致的五官没有任何的修饰,那半张开的小嘴仿佛就是为接吻而生的。

殷巍抱着傅芳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突然有种想亲吻她的冲动。这种想法在他脑海中一浮现,他“啊”的一声惨声,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包括傅芳芸,也摔的挺重的。

过了好久,殷巍才缓解过来。

浩瀚心经护体,邪魔歪道是无法靠近的,心思意念不对也不行。殷巍明白了。

他重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又一次将她抱起了。他大步往床边走去,双目直直地看向前方,生怕自己心歪了,再遭罪。

看着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迷的傅芳芸,殷巍感觉到很亲切,包括屋里的一切。他猛然想起——一直想不起的梦境。这里的一切都在他的梦里出现过,很真实的出现过。他从来没来过这里,也不知道这里的存在,但的确是梦到过的。

卫生间的马桶旁放着一个大白菜笔筒,里面装着几支铅笔,还有一本九宫格数独。这都一一证实了。

殷巍茫然地坐到了阳台的藤椅上,想到即将到来的婚礼,殷巍迟疑了一会儿。他清楚地知道,此刻他更想娶的是傅芳芸,即便他知道娶她等于娶了一只刺猬,可观而不可亵玩焉。

不知不觉,他也沉沉地睡着了。

在鸟叫声中,傅芳芸先醒来了。她从床上撑坐起来,说道:“你怎么在这儿?天哪!全身好痛,好象被重重地摔了一下。”

“我是这房子的主人,我在这里理所当然呀!当然,你要是愿意,这里你可以随便住的。”殷巍笑着答道。

傅芳芸不加思索地信了,他是谁呀?名鼎总裁,若是他愿意,整个大院买下也是可以的。

“今天几号?”傅芳芸问道。

殷巍看了看手表,答道:“10月10日。”

“坏了,坏了。”傅芳芸忍痛从床上下来,急忙要出门的样子。

“钥匙以后就放门垫下面,你可以随时过来住,送给你也可以的。”面对殷巍的一番好意,傅芳芸理也没理。

今天是幽芳周岁生日,自己手机又没电了,她得立马赶回家去,估计妈妈已经在骂自己了。

坐在回家的客车上,昨晚的一切在她脑海中像放电影一般地浮现出来。

她觉得应该感谢殷巍的一番话,让自己没犯下无法弥补的错误,他——总算干了件人事。

第九十一章 尘封的回忆

见小于儿已经没影了,傅芳芸便准备离开这里了。大院里没有了许卫,还有什么可留念的了。 刚准备转身离开,却碰到了许卫的姑姑。傅芳芸赶紧回头,遛进了大院,她不想被许卫的姑姑看见。 没办法,她继续往大院西北角走去,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许卫家楼下。一切都物是人非了。房子早己易主了。 楼下的垃...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