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5 10:51:12

小九沉入水中,不见了踪迹,我追到了河边,喊了两声,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而汶水河也平静下来,只是河中央还是会不时冒出水泡,似乎是水下有情况。

我正望着河里的时候,有个人跑了过来。

打眼一看,竟然还是个熟人。

“齐酒鬼?!”

一路跑过来的正是齐酒鬼。

他身上还带着一股酒气,但看样子是挺着急的,一边跑着,眼睛还死死盯着河中央。

听到我说话,他才注意到了我。

“陈平安?”他来到我身边,上下盯着我看,“你这娃子咋在这里?”

“我…”

事关小九,我并未多言,便打了个哈哈。

“汶水河出了事,我过来瞧瞧的。倒是你呀,这大晚上的,咋个出现在这里了,还跑得这么急,后面有狗撵你不成?”

齐酒鬼没理会我这打趣的话,眼睛死死盯着水面上,还一个劲儿的往前凑,好像准备下水了。

我赶紧把他拉住,免得有危险。

“齐师傅,你小心点,这水里有古怪呢。”

“当然了!”齐酒鬼反应很大,猛地将我手甩开,指着前面一个地方,大声叫到:“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那里!那里呀!一个绝世至宝,黄河里最宝贝的东西,就在那里!”

这快要直接跳起来的架势,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我好奇地问道:“哪里有什么宝?我啥都没看到呀。”

他继续指着水上:“就在那里,在这片黑暗中多么亮!闪闪发光呀,还在动呢。我在黄河边混了这么多年,如此亮眼的黄河至宝我只是听说过,还从未真的见过,差点把眼都给闪瞎了呀。”

看他说的这么激动,可在我的眼里,他所指的地方,只是一片黑暗。

不过,我心里面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齐酒鬼所说的黄河至宝,莫非是小九或者是小九说的汶水河里出来的“东西”?

“不行,我要下水去,就算抓不到这个宝,能看一眼,我死也知足了。”

这家伙真要下水,我赶紧拉住他。

“你是不是魔怔了呀,哪里有什么黄河至宝,这水里一片黑呢,下去有危险!”

齐酒鬼力气很大,将我推开,嘴里还激动地叫到。

“不好,这东西要跑了,坏了坏了…”

一边说着,一边跳入水中。

我在岸上,心里只能祈祷小九千万别出事,无论她是不是齐酒鬼说的黄河至宝,我都不希望她有事。

过了几分钟,齐酒鬼上岸来了,不过状态不太好。

他垂头丧气的,像是斗败的公鸡,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太可惜了,太可惜了,我的命怎么这么不好,如此至宝摆在眼前,竟然连面都没能见上。”

我心中念着小九,便过去扶着齐酒鬼,口中探听道:“齐师傅,你在水下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了。”

说完话,他忽然一顿,猛地凑到我身上,低下头深吸一口气。

之后紧紧抓住我的手,抬头看着我,眼中闪烁着精光,想看到了新大陆一样欣喜,问道:“娃子,你告诉我,你身上的香气是哪里来的?如此浓郁的气息,肯定是接触过什么东西或者人吧?”

他这般神态,和刚才盯着河里的时候一样。

我又不傻,稍一思考,其中的缘故自然也能想明白。

刚才齐酒鬼所说的黄河至宝,指的恐怕就是小九了,而他所说的我身上的香气,就是因为我和小九在一块沾染上的。

虽然我和齐酒鬼有过共处,但他毕竟是一个外人,我自是护着小九的。

“什么接触过什么人什么东西的,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呀。”我装模作样地回道。

这样的话当然哄不住齐酒鬼,这家伙魔怔了一样,抓着我不放,一个劲儿的追问。

“不可能!”

“我能够闻得出来,你身上味道不对劲,上一次的时候还很淡,我也没有太过在意,如今看来,刚才那河里的宝,应该是和你有关系的吧。”

“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宝,如何能够寻得抓住?”

我猛地甩开他的手,很是反感地说道:“你有病吧,我都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哪里有什么宝,你爱找谁找谁去,我不知道。”

说罢,转身离开,不想和他多做纠缠。

齐酒鬼不肯放过我,追在我后面问,一副我不给他一个说法他就不会离开的架势。

他还问道:“今天汶水河出了怪事,听说是差点淹了你们村子,这件事情是不是和那个宝有关系?”

“不知道。”

我们说着,刚走出汶水河岸,就迎上了孙瞎子。

他看到齐酒鬼也在,也觉得惊讶,但没说话,而是先问了我:“没事了吧?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呀?”

不等我开口呢,齐酒鬼急了。

“女人?什么女人?”

我立马不着痕迹的冲孙瞎子摇了摇头,不过他是个半瞎子,也不知道看不看得到我的示意。

孙瞎子倒也是明眼人,打了个哈哈。

“没什么,就是刚才看到有个女人跑过去了,我怕她是被水给冲走了。对了,这么晚你怎么在这里呀?”

齐酒鬼倒是没有怀疑孙瞎子的话。

“我刚听说了汶水河的事,就连夜赶过来,发现在这水里有一个大宝,我从未见过的大宝,这种程度的宝,只存在于黄河的传说中。”

孙瞎子也被齐酒鬼的状态惊到了。

“这么邪乎?什么样的宝呀?我咋没有发现?”

“你是肉眼凡胎,看不到宝。”说着,转头看过来,伸手指着我,“不过这娃子指定和那宝有联系,身上有很浓的香味。”

孙瞎子还是维护我的,并没有追问,而是转移了话题。

“平安哪能有这个福气,还和宝有联系?既然汶水河没事了,那咱们就走吧,先回村里。”

他硬拉着齐酒鬼离开,又冲我招了招手,让我跟上来。

村里的危机解除了,有的人回家了,也有的还在村口向着汶水河方向焚香跪拜。

我家已经没人了,孙瞎子就带我们回了他家。

招待齐酒鬼,不能用茶,而是用酒。

孙瞎子做这一行,少不了又给他送酒的,他自己也藏着好酒,今晚上拿了出来。

好酒的齐酒鬼,却只是看了一眼,并未表现出任何的渴望。

他全部的心思,都在那个“宝”上。

我坐在一旁,心里面也是不安,一直在想小九。

看来她还是瞒了我,她竟然还是一个宝,能让齐酒鬼这种人疯狂魔怔的宝,珍贵难得的程度是我没法想象的。

齐酒鬼还是认定了我和宝有关系,眼睛死死盯着我。

“平安,只要你把那个宝的事情和我说,我可以给你任何东西,多少钱都行,一千万还是五千万,只要你开价,我就答应。若是你不要钱,我也可以给你别的。”

表面上和叫花子一般的齐酒鬼,肯定是有钱的,这一点我并不怀疑。

上千万的钱,也足以让我一辈子不愁吃穿,可越是如此,我心里面越是不安。再者,相比于钱财,我心里更希望小九能够安全。

我摇了摇头,道:“齐师傅,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宝。”

“瓜娃子要骗我,可还嫩呢,就算你不和我说,我自己也能查出来。”他愤愤地说了一句。

他一把抓起桌子上的酒,向外面跑去。

“我再出去转一圈看看,很快会回来找你,你不告诉我,那我就盯你一辈子。”

没人之后,孙瞎子将大门锁上,凑到我身边,轻声问道:“平安,你实话和我说,刚才跟着你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孙瞎子对小九并没有什么恶意,就算我不说,他肯定也会往这方面猜测,倒不如说了,让他帮我瞒着,尤其是对齐酒鬼。

“她…她…就是乱葬岗里的…”

听了我的话,他脸色一变,嘟囔道:“这么个大神呀,怪不得,怪不得呀,你奶奶死活都要将你推给她,这样一个人物,绝对能护你周全…”

话锋却又一转。

“可…平安,你和这么一个存在有了关系,恐怕也会被她牵扯进难以想象的危险。”

殃及池鱼这个道理我是懂的,日后若是小九遭了难,我也逃不掉。

我沉声道:“事情已经如此,我没有别的选择。”

“唉。”孙瞎子叹了一声,“那齐酒鬼说的宝,也是她咯?”

我点头:“应该是,不过不能让他知道这事,能瞒就瞒着。”

“行吧。”

就这样,小九在汶水河如神一现,之后沉入水中,再也没有出现。

我则被齐酒鬼这个憋宝人盯上了,他天天蹲守着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作为一个憋宝人,为了一个宝,付出十多年的时间都是可能的。如今这个黄河至宝,就算是用他一辈子来换,那也值。

平静下来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

半个月后,晚上我和齐酒鬼磨了几句嘴皮子,自己一个人回屋里睡觉了。

刚躺下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

“陈家小郎,我家姑娘邀您看戏,还请您移步娘娘庙。”

第二十一章 黄河至宝

小九沉入水中,不见了踪迹,我追到了河边,喊了两声,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而汶水河也平静下来,只是河中央还是会不时冒出水泡,似乎是水下有情况。

我正望着河里的时候,有个人跑了过来。

打眼一看,竟然还是个熟人。

“齐酒鬼?!”

一路跑过来的正是齐酒鬼。

他身上还带着一股酒气,但看样子是挺着急的,一边跑着,眼睛还死死盯着河中央。

听到我说话,他才注意到了我。

“陈平安?”他来到我身边,上下盯着我看,“你这娃子咋在这里?”

“我…”

事关小九,我并未多言,便打了个哈哈。

“汶水河出了事,我过来瞧瞧的。倒是你呀,这大晚上的,咋个出现在这里了,还跑得这么急,后面有狗撵你不成?”

齐酒鬼没理会我这打趣的话,眼睛死死盯着水面上,还一个劲儿的往前凑,好像准备下水了。

我赶紧把他拉住,免得有危险。

“齐师傅,你小心点,这水里有古怪呢。”

“当然了!”齐酒鬼反应很大,猛地将我手甩开,指着前面一个地方,大声叫到:“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那里!那里呀!一个绝世至宝,黄河里最宝贝的东西,就在那里!”

这快要直接跳起来的架势,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我好奇地问道:“哪里有什么宝?我啥都没看到呀。”

他继续指着水上:“就在那里,在这片黑暗中多么亮!闪闪发光呀,还在动呢。我在黄河边混了这么多年,如此亮眼的黄河至宝我只是听说过,还从未真的见过,差点把眼都给闪瞎了呀。”

看他说的这么激动,可在我的眼里,他所指的地方,只是一片黑暗。

不过,我心里面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齐酒鬼所说的黄河至宝,莫非是小九或者是小九说的汶水河里出来的“东西”?

“不行,我要下水去,就算抓不到这个宝,能看一眼,我死也知足了。”

这家伙真要下水,我赶紧拉住他。

“你是不是魔怔了呀,哪里有什么黄河至宝,这水里一片黑呢,下去有危险!”

齐酒鬼力气很大,将我推开,嘴里还激动地叫到。

“不好,这东西要跑了,坏了坏了…”

一边说着,一边跳入水中。

我在岸上,心里只能祈祷小九千万别出事,无论她是不是齐酒鬼说的黄河至宝,我都不希望她有事。

过了几分钟,齐酒鬼上岸来了,不过状态不太好。

他垂头丧气的,像是斗败的公鸡,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太可惜了,太可惜了,我的命怎么这么不好,如此至宝摆在眼前,竟然连面都没能见上。”

我心中念着小九,便过去扶着齐酒鬼,口中探听道:“齐师傅,你在水下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了。”

说完话,他忽然一顿,猛地凑到我身上,低下头深吸一口气。

之后紧紧抓住我的手,抬头看着我,眼中闪烁着精光,想看到了新大陆一样欣喜,问道:“娃子,你告诉我,你身上的香气是哪里来的?如此浓郁的气息,肯定是接触过什么东西或者人吧?”

他这般神态,和刚才盯着河里的时候一样。

我又不傻,稍一思考,其中的缘故自然也能想明白。

刚才齐酒鬼所说的黄河至宝,指的恐怕就是小九了,而他所说的我身上的香气,就是因为我和小九在一块沾染上的。

虽然我和齐酒鬼有过共处,但他毕竟是一个外人,我自是护着小九的。

“什么接触过什么人什么东西的,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呀。”我装模作样地回道。

这样的话当然哄不住齐酒鬼,这家伙魔怔了一样,抓着我不放,一个劲儿的追问。

“不可能!”

“我能够闻得出来,你身上味道不对劲,上一次的时候还很淡,我也没有太过在意,如今看来,刚才那河里的宝,应该是和你有关系的吧。”

“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宝,如何能够寻得抓住?”

我猛地甩开他的手,很是反感地说道:“你有病吧,我都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哪里有什么宝,你爱找谁找谁去,我不知道。”

说罢,转身离开,不想和他多做纠缠。

齐酒鬼不肯放过我,追在我后面问,一副我不给他一个说法他就不会离开的架势。

他还问道:“今天汶水河出了怪事,听说是差点淹了你们村子,这件事情是不是和那个宝有关系?”

“不知道。”

我们说着,刚走出汶水河岸,就迎上了孙瞎子。

他看到齐酒鬼也在,也觉得惊讶,但没说话,而是先问了我:“没事了吧?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呀?”

不等我开口呢,齐酒鬼急了。

“女人?什么女人?”

我立马不着痕迹的冲孙瞎子摇了摇头,不过他是个半瞎子,也不知道看不看得到我的示意。

孙瞎子倒也是明眼人,打了个哈哈。

“没什么,就是刚才看到有个女人跑过去了,我怕她是被水给冲走了。对了,这么晚你怎么在这里呀?”

齐酒鬼倒是没有怀疑孙瞎子的话。

“我刚听说了汶水河的事,就连夜赶过来,发现在这水里有一个大宝,我从未见过的大宝,这种程度的宝,只存在于黄河的传说中。”

孙瞎子也被齐酒鬼的状态惊到了。

“这么邪乎?什么样的宝呀?我咋没有发现?”

“你是肉眼凡胎,看不到宝。”说着,转头看过来,伸手指着我,“不过这娃子指定和那宝有联系,身上有很浓的香味。”

孙瞎子还是维护我的,并没有追问,而是转移了话题。

“平安哪能有这个福气,还和宝有联系?既然汶水河没事了,那咱们就走吧,先回村里。”

他硬拉着齐酒鬼离开,又冲我招了招手,让我跟上来。

村里的危机解除了,有的人回家了,也有的还在村口向着汶水河方向焚香跪拜。

我家已经没人了,孙瞎子就带我们回了他家。

招待齐酒鬼,不能用茶,而是用酒。

孙瞎子做这一行,少不了又给他送酒的,他自己也藏着好酒,今晚上拿了出来。

好酒的齐酒鬼,却只是看了一眼,并未表现出任何的渴望。

他全部的心思,都在那个“宝”上。

我坐在一旁,心里面也是不安,一直在想小九。

看来她还是瞒了我,她竟然还是一个宝,能让齐酒鬼这种人疯狂魔怔的宝,珍贵难得的程度是我没法想象的。

齐酒鬼还是认定了我和宝有关系,眼睛死死盯着我。

“平安,只要你把那个宝的事情和我说,我可以给你任何东西,多少钱都行,一千万还是五千万,只要你开价,我就答应。若是你不要钱,我也可以给你别的。”

表面上和叫花子一般的齐酒鬼,肯定是有钱的,这一点我并不怀疑。

上千万的钱,也足以让我一辈子不愁吃穿,可越是如此,我心里面越是不安。再者,相比于钱财,我心里更希望小九能够安全。

我摇了摇头,道:“齐师傅,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宝。”

“瓜娃子要骗我,可还嫩呢,就算你不和我说,我自己也能查出来。”他愤愤地说了一句。

他一把抓起桌子上的酒,向外面跑去。

“我再出去转一圈看看,很快会回来找你,你不告诉我,那我就盯你一辈子。”

没人之后,孙瞎子将大门锁上,凑到我身边,轻声问道:“平安,你实话和我说,刚才跟着你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孙瞎子对小九并没有什么恶意,就算我不说,他肯定也会往这方面猜测,倒不如说了,让他帮我瞒着,尤其是对齐酒鬼。

“她…她…就是乱葬岗里的…”

听了我的话,他脸色一变,嘟囔道:“这么个大神呀,怪不得,怪不得呀,你奶奶死活都要将你推给她,这样一个人物,绝对能护你周全…”

话锋却又一转。

“可…平安,你和这么一个存在有了关系,恐怕也会被她牵扯进难以想象的危险。”

殃及池鱼这个道理我是懂的,日后若是小九遭了难,我也逃不掉。

我沉声道:“事情已经如此,我没有别的选择。”

“唉。”孙瞎子叹了一声,“那齐酒鬼说的宝,也是她咯?”

我点头:“应该是,不过不能让他知道这事,能瞒就瞒着。”

“行吧。”

就这样,小九在汶水河如神一现,之后沉入水中,再也没有出现。

我则被齐酒鬼这个憋宝人盯上了,他天天蹲守着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作为一个憋宝人,为了一个宝,付出十多年的时间都是可能的。如今这个黄河至宝,就算是用他一辈子来换,那也值。

平静下来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

半个月后,晚上我和齐酒鬼磨了几句嘴皮子,自己一个人回屋里睡觉了。

刚躺下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

“陈家小郎,我家姑娘邀您看戏,还请您移步娘娘庙。”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