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2 23:40:05

陈牧并不是想要带领丧尸攻打监狱。

他没那么傻。

先不说,自己并不能真的控制丧尸。

其次,就算这些丧尸真的听自己的话。

监狱防守这么森严。

而且,有大量的武器和人。

想要守住,短时间内,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那样的话,秦菡和宋雪,早就遭了耿三的毒手了。

他只是想趁着丧尸群扑向监狱。

造成混乱。

混淆视线。

然后让他把炸药埋进围墙下。

这些炸药,都是陈牧跟着杜晴去警察局,查到的记录在案的工业炸药。

用来开山炸桥这类工程使用的。

如果是别人的话,还真不见的能去弄到这些炸药来。

但陈牧是谁。

不被丧尸咬的存在。

只要不是活人威胁。

哪儿他都能去得。

所以,当他去搞到这些炸药之后,把杜晴给惊的一愣一愣的。

好在杜晴,竟然没有追问陈牧要这些炸药是去干嘛的。

就在陈牧带着丧尸群,来到了监狱外的第一道防线的时候。

上面站岗的人,终于拉响了警报。

陈牧躲在丧尸群中,手动将监狱外设置的防线,给弄开了一道口子。

然后又将袋子里的卫生巾。

用力的丢了进去。

所有的丧尸,嘴里嗷嗷的嘶吼着。

前仆后继的往里涌。

张牙舞爪。

陈牧也混在里面,趁着监狱里的人,还没反应过来。

赶紧将炸弹埋好。

然后又退回了丧尸群。

很快。

监狱里出来了一队穿着防爆服的人。

各个手里都拿着刀。

配合着,解决外面突如其来的尸群。

“靠,今晚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丧尸?”

“附近的丧尸,不是陆陆续续被我们清理的差不多了吗?”

“干死这些狗娘养的。”

一些人,嘴里骂骂咧咧的。

但是动作却不慢。

显然,他们不是第一次配合着出来清理丧尸了。

陈牧见状。

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看来。

这些人并不笨。

跟自己所预料的是一样的。

他们只会出来,用刀干掉来犯的丧尸。

而不会用枪解决。

一是弹药肯定是有限的。

二来,如果用枪的话,枪声肯定会吸引来更多的丧尸。

基于此,陈牧才放心的带着丧尸群扑过来的。

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在里面穿上了防弹衣。

好在,这些人的反应,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卫生巾毕竟只是一个带着女人血的小物件。

所以,用来吸引跟着陈牧的丧尸,并不算太多。

总共只有二三十个。

所以,耿三的那些人,出来清理,也没有太大的压力。

陈牧在看到他们派人出来的时候。

就已经退到了丧尸群的后面。

丧尸看到出来了活人。

一个个兴奋的跟单身了几十年的老光棍,看见了不着片缕躺床上勾引自己的黄花大闺女似的。

兴奋的就往上冲。

唯独有一个特立独行的丧尸。

竟然背道而驰。

楼上站岗的人,在拉响警报之后。

倒也没有慌。

毕竟来的丧尸不算太多。

以前有过数百丧尸攻击监狱的时候。

监狱都扛了下来。

他们也都有经验。

现在区区三十只丧尸,不在话下。

只是,在他们像是看戏一样的看着,楼下十多个人清理丧尸的时候。

忽然有个人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

“诶,你们看。”

他出声道。

招呼附近两个岗哨的人,看向外面。

“真他么神了,竟然还有一个特立独行的丧尸,转头回去了。”

“哈哈,可能是连丧尸都怕了我们了吧。”

“他竟然跑了,还真他娘的够幸运的,不然,还得再死一次,连丧尸都做不成。”

几人取笑了几句。

算是给无聊枯燥的站岗生活,添加了一点乐趣。

不过,他们谁都没有怀疑过,这个丧尸的真实性。

毕竟,除了丧尸。

难道还能有活人,可以安全混进丧尸群?

这个见到活人,不仅没有往上冲。

反而默默的,一瘸一拐的,退了出去的丧尸。

正是陈牧。

退出去之后,他再次找了一个不易察觉的角落。

偷偷的观察了一会儿监狱。

监狱外面的丧尸,很快便被清理干净了。

而出来的那队穿着防爆服的人,一个都没挂。

这让陈牧不禁叹了口气。

同时,也越发的谨慎起来。

耿三手下的人,还真特么厉害。

陈牧自然不知道,耿三的这些人,除了一部分是他在监狱里收服的手下之外。

还有不少,是他外面帮会里的帮众。

其他帮派的混混,都是散乱而无纪律性的,想干嘛就干嘛。

但耿三,收小弟。

从来都是只收精英。

而且,必须要听命令。

服从安排。

毕竟,他以前做的生意,可不是带着一帮混混,到处打架帮人看场子的。

而是黄赌毒都有涉猎。

甚至,还贩卖人口。

所以,他对手下小弟的要求很高。

非精英不要。

他也懂得收买人心,他给那些小弟的待遇都很好,让他们愿意为自己卖命。

但同时相应的。

谁敢不听他的话。

或者背叛了他。

他绝对会让那人,感受什么叫绝望,什么叫残忍。

也正是因为此,所以耿三,才能在丧尸爆发以后。

迅速在监狱里发起暴动。

然后收拢了自己的人。

占监狱为王。

把监狱打造的固若金汤。

……

与此同时。

监狱内。

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里。

耿三平日里始终挂在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阴沉。

“刘老,我连最讨我欢心的女人,都拿来给你做实验了,你要是再没有任何进展的话……”耿三顿了顿:“我看你老婆,虽然年龄大了些,但却风韵犹存啊,你女儿,也是如花似玉,不知道,她们俩在床上会是怎么样?”

刘老一听,浑身一颤,赶紧说道:“别,你别动我老婆和女儿,再给我一个月,一个月内,我一定给你一个新的进展。”

“半个月,我只给你半个月,你要是再研究不出个什么东西来,我就先让人轮了你老婆,然后是你女儿。”耿三又恢复了平日里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

怎么看,怎么虚伪。

怎么看,怎么危险。

刘老连连保证:“半个月,半个月我一定给你一个结果。”

耿三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后又看了一眼被绑在旁边不断挣扎,堵住了嘴巴,满脸惊恐与绝望的女人:“要怪,就怪你的血型吧。”

然后又对刘老说道:“继续试验吧。”

仿佛那个跟了他那么久的女人,根本不认识似的。

刘老看着耿三,对自己最亲近的女人,都是这么无情。

心中惧意更甚。

“对不起了。”刘老心里暗自说道,同时心里也是有些兴奋的。

以前,他哪能如此做实验。

一旦自己对丧尸病毒,能有什么研究成果,那一定是能造福全人类,青史留名的。

想罢。

然后将这女人,推倒了一旁的笼子旁边。

笼子里关着的丧尸。

见有一个活人靠了过来。

一下子便兴奋的扑了上来。

女人满脸的绝望,想要挣扎,却根本动不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丧尸的手,抓住了自己白净的身体。

抓破了皮。

撕烂了血肉。

一张腥臭腐烂的嘴,咬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一阵强烈的痛感袭来。

女人知道,自己完了。

她放弃了挣扎。

最后看了耿三一眼。

满脸的怨毒与恨意。

我就是变成了丧尸,也绝不会放过你!

与女人相反的是。

耿三却是满脸温柔的看着她。

温柔的看着她被丧尸撕咬。

希望我没有白宠爱你这么长时间,希望你能给研究带来进展吧。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忽然,耿三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冲门口的人说道:“去,派人验一下今天来的那两姐妹是什么血型?”

22 实验

陈牧并不是想要带领丧尸攻打监狱。

他没那么傻。

先不说,自己并不能真的控制丧尸。

其次,就算这些丧尸真的听自己的话。

监狱防守这么森严。

而且,有大量的武器和人。

想要守住,短时间内,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那样的话,秦菡和宋雪,早就遭了耿三的毒手了。

他只是想趁着丧尸群扑向监狱。

造成混乱。

混淆视线。

然后让他把炸药埋进围墙下。

这些炸药,都是陈牧跟着杜晴去警察局,查到的记录在案的工业炸药。

用来开山炸桥这类工程使用的。

如果是别人的话,还真不见的能去弄到这些炸药来。

但陈牧是谁。

不被丧尸咬的存在。

只要不是活人威胁。

哪儿他都能去得。

所以,当他去搞到这些炸药之后,把杜晴给惊的一愣一愣的。

好在杜晴,竟然没有追问陈牧要这些炸药是去干嘛的。

就在陈牧带着丧尸群,来到了监狱外的第一道防线的时候。

上面站岗的人,终于拉响了警报。

陈牧躲在丧尸群中,手动将监狱外设置的防线,给弄开了一道口子。

然后又将袋子里的卫生巾。

用力的丢了进去。

所有的丧尸,嘴里嗷嗷的嘶吼着。

前仆后继的往里涌。

张牙舞爪。

陈牧也混在里面,趁着监狱里的人,还没反应过来。

赶紧将炸弹埋好。

然后又退回了丧尸群。

很快。

监狱里出来了一队穿着防爆服的人。

各个手里都拿着刀。

配合着,解决外面突如其来的尸群。

“靠,今晚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丧尸?”

“附近的丧尸,不是陆陆续续被我们清理的差不多了吗?”

“干死这些狗娘养的。”

一些人,嘴里骂骂咧咧的。

但是动作却不慢。

显然,他们不是第一次配合着出来清理丧尸了。

陈牧见状。

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看来。

这些人并不笨。

跟自己所预料的是一样的。

他们只会出来,用刀干掉来犯的丧尸。

而不会用枪解决。

一是弹药肯定是有限的。

二来,如果用枪的话,枪声肯定会吸引来更多的丧尸。

基于此,陈牧才放心的带着丧尸群扑过来的。

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在里面穿上了防弹衣。

好在,这些人的反应,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卫生巾毕竟只是一个带着女人血的小物件。

所以,用来吸引跟着陈牧的丧尸,并不算太多。

总共只有二三十个。

所以,耿三的那些人,出来清理,也没有太大的压力。

陈牧在看到他们派人出来的时候。

就已经退到了丧尸群的后面。

丧尸看到出来了活人。

一个个兴奋的跟单身了几十年的老光棍,看见了不着片缕躺床上勾引自己的黄花大闺女似的。

兴奋的就往上冲。

唯独有一个特立独行的丧尸。

竟然背道而驰。

楼上站岗的人,在拉响警报之后。

倒也没有慌。

毕竟来的丧尸不算太多。

以前有过数百丧尸攻击监狱的时候。

监狱都扛了下来。

他们也都有经验。

现在区区三十只丧尸,不在话下。

只是,在他们像是看戏一样的看着,楼下十多个人清理丧尸的时候。

忽然有个人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

“诶,你们看。”

他出声道。

招呼附近两个岗哨的人,看向外面。

“真他么神了,竟然还有一个特立独行的丧尸,转头回去了。”

“哈哈,可能是连丧尸都怕了我们了吧。”

“他竟然跑了,还真他娘的够幸运的,不然,还得再死一次,连丧尸都做不成。”

几人取笑了几句。

算是给无聊枯燥的站岗生活,添加了一点乐趣。

不过,他们谁都没有怀疑过,这个丧尸的真实性。

毕竟,除了丧尸。

难道还能有活人,可以安全混进丧尸群?

这个见到活人,不仅没有往上冲。

反而默默的,一瘸一拐的,退了出去的丧尸。

正是陈牧。

退出去之后,他再次找了一个不易察觉的角落。

偷偷的观察了一会儿监狱。

监狱外面的丧尸,很快便被清理干净了。

而出来的那队穿着防爆服的人,一个都没挂。

这让陈牧不禁叹了口气。

同时,也越发的谨慎起来。

耿三手下的人,还真特么厉害。

陈牧自然不知道,耿三的这些人,除了一部分是他在监狱里收服的手下之外。

还有不少,是他外面帮会里的帮众。

其他帮派的混混,都是散乱而无纪律性的,想干嘛就干嘛。

但耿三,收小弟。

从来都是只收精英。

而且,必须要听命令。

服从安排。

毕竟,他以前做的生意,可不是带着一帮混混,到处打架帮人看场子的。

而是黄赌毒都有涉猎。

甚至,还贩卖人口。

所以,他对手下小弟的要求很高。

非精英不要。

他也懂得收买人心,他给那些小弟的待遇都很好,让他们愿意为自己卖命。

但同时相应的。

谁敢不听他的话。

或者背叛了他。

他绝对会让那人,感受什么叫绝望,什么叫残忍。

也正是因为此,所以耿三,才能在丧尸爆发以后。

迅速在监狱里发起暴动。

然后收拢了自己的人。

占监狱为王。

把监狱打造的固若金汤。

……

与此同时。

监狱内。

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里。

耿三平日里始终挂在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阴沉。

“刘老,我连最讨我欢心的女人,都拿来给你做实验了,你要是再没有任何进展的话……”耿三顿了顿:“我看你老婆,虽然年龄大了些,但却风韵犹存啊,你女儿,也是如花似玉,不知道,她们俩在床上会是怎么样?”

刘老一听,浑身一颤,赶紧说道:“别,你别动我老婆和女儿,再给我一个月,一个月内,我一定给你一个新的进展。”

“半个月,我只给你半个月,你要是再研究不出个什么东西来,我就先让人轮了你老婆,然后是你女儿。”耿三又恢复了平日里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

怎么看,怎么虚伪。

怎么看,怎么危险。

刘老连连保证:“半个月,半个月我一定给你一个结果。”

耿三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后又看了一眼被绑在旁边不断挣扎,堵住了嘴巴,满脸惊恐与绝望的女人:“要怪,就怪你的血型吧。”

然后又对刘老说道:“继续试验吧。”

仿佛那个跟了他那么久的女人,根本不认识似的。

刘老看着耿三,对自己最亲近的女人,都是这么无情。

心中惧意更甚。

“对不起了。”刘老心里暗自说道,同时心里也是有些兴奋的。

以前,他哪能如此做实验。

一旦自己对丧尸病毒,能有什么研究成果,那一定是能造福全人类,青史留名的。

想罢。

然后将这女人,推倒了一旁的笼子旁边。

笼子里关着的丧尸。

见有一个活人靠了过来。

一下子便兴奋的扑了上来。

女人满脸的绝望,想要挣扎,却根本动不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丧尸的手,抓住了自己白净的身体。

抓破了皮。

撕烂了血肉。

一张腥臭腐烂的嘴,咬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一阵强烈的痛感袭来。

女人知道,自己完了。

她放弃了挣扎。

最后看了耿三一眼。

满脸的怨毒与恨意。

我就是变成了丧尸,也绝不会放过你!

与女人相反的是。

耿三却是满脸温柔的看着她。

温柔的看着她被丧尸撕咬。

希望我没有白宠爱你这么长时间,希望你能给研究带来进展吧。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忽然,耿三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冲门口的人说道:“去,派人验一下今天来的那两姐妹是什么血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