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9 19:26:41

只见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留着短碎发的男生,正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颊。

等赵漓走过去的时候,那男生憋屈的说了一声:“谁啊?”

瞬间,两人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哇哦,完了完了,砸到了小哥哥!”赵漓心里嘀咕起来。

那男生个子不高,背着吉他,长的很是白净,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有个酒窝。虽然他穿的衣服很普通,发型也不加修饰,但看上去非常的阳光,给人一种很好相处的感觉,就像民谣歌手赵雷一样。

而这种感觉,是高冷的陆逸轩不具备的。

“对不起啊,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赵漓慌张的说着,就把手伸了过去,想看看那男生有没有伤到。

手刚要碰到那男生脸颊的时候,她有很尴尬的收了回来。

“赵漓,恭喜你啊,一拍子打到个帅哥,嘻嘻!”徐丽打着羽毛球,就调侃起来,那男生听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没事吧?”赵漓关切的问。

男生笑笑说:“没事,没事!”

说完,他背着吉他,就往前走了,并没有追究赵漓的责任,也没有跟赵漓多聊。

赵漓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莫名奇妙的就被感动了,觉得这男生人真好。

“赵漓,别顾着看帅哥了,过来继续打球!”徐丽又调侃起来。

这话一说,赵漓才回过神来,而那男生已经往前走了几米了。

赵漓捡起球拍,正准备回去打球,却发现地散落一叠乐谱,还有一本吉他教材。

“应该是他的!”她嘀咕着,拿起乐谱和书就朝那男生追了上去。

“嘿,同学,你的东西掉了!”赵漓喊了起来。

听见喊声,男孩把头转了过来。

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白净的脸上忽明忽暗,微风轻抚着他细碎的短发,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张未被勾勒过的宣纸,是那样的纯净,那样的温暖。

而初次相遇的这个场景,赵漓一辈子都无法遗忘,直到现在依旧铭刻在心间。

“呐,给你!”

男生接过乐谱后,跟赵漓说了声谢谢,两人又对视了一下,然后那男生就继续往前走。

就这么一个瞬间,赵漓的心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咯噔就跳了起来。

她呆呆的站在原地,注视着那男生的背影,莫名的就想和他聊天。

当然,她并不是想勾搭那男生,而是单纯的出于喜欢音乐,喜欢弹吉他,所以想和那男生聊聊。

“你喜欢民谣吗?”赵漓追上去,鼓起勇气问。

“对啊!”男生停下了脚步,说:“我挺喜欢李志和赵雷的,还有宋东野跟马頔!”

“我也喜欢李志跟赵雷!”赵漓兴奋的说着,然后又问:“你应该是川音的吧?”

她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联大主要教授工商、金融专业,不招收音乐生。

男生笑笑说:“没有,我是联大美术系的,只是喜欢弹琴而已!你也会弹琴吗?”

因为有共同的爱好,加上又都是联大的,两人便坐在花台边,轻松的聊了起来。

闲聊中赵漓得知这男生叫顾乐,来自云南大理,从小就喜欢音乐,而且自己还写了不少原创歌曲。

“你好厉害啊,居然还会写歌,我就只会弹琴!”赵漓夸赞起来。

“其实写歌也不难,就是把心里无法诉说的话,唱出来而已。你应该知道赵雷吧,赵雷就没上过音乐学院,但却能写出很多好歌来!”

赵漓当然知道赵雷,而且她经常弹唱赵雷的《成都》,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就跟赵雷一样,都出生在单亲家庭,都从小被人欺负,一直得不到别人的欣赏。

但赵雷比赵漓幸运,因为他流浪到西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叫大冰的主持人,这个主持人一直默默的资助他,还推荐他上了《我是歌手》,最终使得他扬名天下。

“我当然知道赵雷咯,他的确有才,不过他得感谢大冰,没有大冰应该就没有今天的他!”赵漓淡淡的说。

围绕这大冰跟赵雷,两人又聊了起来,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那一刻,赵漓甚至感觉自己就是赵雷,而顾乐就是一直陪着她身后,默默支持她的大冰。

“哎呀,你把琴给我,我给你弹下《成都》!”赵漓主动请缨,以琴会友。

“好啊!”顾乐说着,就把琴递给了赵漓。

赵漓轻抚琴弦,细腻的唱了起来,顾乐就静静的看着她,心中毫无杂念。

一曲唱罢,顾乐笑着说:“没想到我们联大还有这样的才女,唱的真好”

“你别笑话我啦,我唱的不好!”

赵漓谦虚说,就把琴还给了顾乐,准备让顾乐也唱两首。

就在递琴的一瞬间,她愣住了。

“你琴颈上怎么会有这个吊饰?”

赵漓指着琴颈上的一块朱红色玉佩问了起来。

她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他爸留给她的那把琴上,也有一块相同的玉佩。

“这东西是我小时候我妈送我的,怎么了?”顾乐不解的问。

“哇!这样啊!”赵漓有些惊讶,然后说:“我的琴上也有一个跟你那个一模一样的吊饰!”

“不会吧?这么巧?”顾乐皱起了眉头,心里想着:“难道我妈是骗我的,这玉佩根本不是手工雕刻的,而是工厂批量生产的?”

见顾乐皱着眉头,赵漓就说:“嘿,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弹琴吧!”

就这样,两人的话题又回到了音乐上。

顾乐拿起吉他,唱了两首自己的原创作品。

“你写的歌真好听,但是太伤感了,一看你就是个有故事的人,嘻嘻!”赵漓花痴的说。

听着赵漓的话,顾乐不由得把头低了下来,说:“没故事,没故事!”

“没故事,那你还写那么伤感的歌?而且写的还都是关于人生的,你肯定有故事!”

顾乐似乎不愿回应赵漓这个话题,于是就说:“我真没故事!我给你唱首不伤感的吧,免得你纠结这个问题!”

“好啊!”

说罢,顾乐闭着眼睛,抚琴唱起了宋东野的《董小姐》。

不过在唱的时候,他把董小姐改成了赵小姐。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赵小姐,我才不是一个拥有故事的男同学,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赵小姐!所以那些可能都会是真的,赵小姐,谁会不愿欺负的安慰一个……”

赵漓边听就跟着唱了起来,正唱到动情之处时,突然有人冷冷的说:“哟,几天不见,你居然学会了谈情说爱,这是在吊凯子吗?”

这突如其来的说话声音,就将赵漓从音乐中拉了出来。

她抬头一看,陆逸轩一脸醋意的站在了她身前,嘴里叼着烟,一副玩世不恭,却又分明很在意的样子。

“该死!”

“陆逸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赵漓一下就慌了,心里不停的咒骂。

不过看着陆逸轩一脸醋意的样子,赵漓其实还蛮开心的。

要知道,陆逸轩之前对她都是冷冰冰的,不管她怎么暗示陆逸轩,陆逸轩都从来没说过喜欢她之类的话。

而现在,陆逸轩居然因为一个陌生的男生吃醋,赵漓能不高兴吗?

“没有啦!这就一朋友而已,你可别乱想!”赵漓站了起来,急忙解释。

顾乐也放下吉他,说:“同学,你别误会……”

说着,他的脸居然红了。就像从未谈过恋爱的男生一样的羞涩。

然而陆逸轩并没搭理顾乐,他抽着烟,板着一张死鱼脸,就走了!

026 陆逸轩吃醋了

只见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留着短碎发的男生,正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颊。

等赵漓走过去的时候,那男生憋屈的说了一声:“谁啊?”

瞬间,两人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哇哦,完了完了,砸到了小哥哥!”赵漓心里嘀咕起来。

那男生个子不高,背着吉他,长的很是白净,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有个酒窝。虽然他穿的衣服很普通,发型也不加修饰,但看上去非常的阳光,给人一种很好相处的感觉,就像民谣歌手赵雷一样。

而这种感觉,是高冷的陆逸轩不具备的。

“对不起啊,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赵漓慌张的说着,就把手伸了过去,想看看那男生有没有伤到。

手刚要碰到那男生脸颊的时候,她有很尴尬的收了回来。

“赵漓,恭喜你啊,一拍子打到个帅哥,嘻嘻!”徐丽打着羽毛球,就调侃起来,那男生听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没事吧?”赵漓关切的问。

男生笑笑说:“没事,没事!”

说完,他背着吉他,就往前走了,并没有追究赵漓的责任,也没有跟赵漓多聊。

赵漓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莫名奇妙的就被感动了,觉得这男生人真好。

“赵漓,别顾着看帅哥了,过来继续打球!”徐丽又调侃起来。

这话一说,赵漓才回过神来,而那男生已经往前走了几米了。

赵漓捡起球拍,正准备回去打球,却发现地散落一叠乐谱,还有一本吉他教材。

“应该是他的!”她嘀咕着,拿起乐谱和书就朝那男生追了上去。

“嘿,同学,你的东西掉了!”赵漓喊了起来。

听见喊声,男孩把头转了过来。

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白净的脸上忽明忽暗,微风轻抚着他细碎的短发,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张未被勾勒过的宣纸,是那样的纯净,那样的温暖。

而初次相遇的这个场景,赵漓一辈子都无法遗忘,直到现在依旧铭刻在心间。

“呐,给你!”

男生接过乐谱后,跟赵漓说了声谢谢,两人又对视了一下,然后那男生就继续往前走。

就这么一个瞬间,赵漓的心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咯噔就跳了起来。

她呆呆的站在原地,注视着那男生的背影,莫名的就想和他聊天。

当然,她并不是想勾搭那男生,而是单纯的出于喜欢音乐,喜欢弹吉他,所以想和那男生聊聊。

“你喜欢民谣吗?”赵漓追上去,鼓起勇气问。

“对啊!”男生停下了脚步,说:“我挺喜欢李志和赵雷的,还有宋东野跟马頔!”

“我也喜欢李志跟赵雷!”赵漓兴奋的说着,然后又问:“你应该是川音的吧?”

她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联大主要教授工商、金融专业,不招收音乐生。

男生笑笑说:“没有,我是联大美术系的,只是喜欢弹琴而已!你也会弹琴吗?”

因为有共同的爱好,加上又都是联大的,两人便坐在花台边,轻松的聊了起来。

闲聊中赵漓得知这男生叫顾乐,来自云南大理,从小就喜欢音乐,而且自己还写了不少原创歌曲。

“你好厉害啊,居然还会写歌,我就只会弹琴!”赵漓夸赞起来。

“其实写歌也不难,就是把心里无法诉说的话,唱出来而已。你应该知道赵雷吧,赵雷就没上过音乐学院,但却能写出很多好歌来!”

赵漓当然知道赵雷,而且她经常弹唱赵雷的《成都》,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就跟赵雷一样,都出生在单亲家庭,都从小被人欺负,一直得不到别人的欣赏。

但赵雷比赵漓幸运,因为他流浪到西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叫大冰的主持人,这个主持人一直默默的资助他,还推荐他上了《我是歌手》,最终使得他扬名天下。

“我当然知道赵雷咯,他的确有才,不过他得感谢大冰,没有大冰应该就没有今天的他!”赵漓淡淡的说。

围绕这大冰跟赵雷,两人又聊了起来,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那一刻,赵漓甚至感觉自己就是赵雷,而顾乐就是一直陪着她身后,默默支持她的大冰。

“哎呀,你把琴给我,我给你弹下《成都》!”赵漓主动请缨,以琴会友。

“好啊!”顾乐说着,就把琴递给了赵漓。

赵漓轻抚琴弦,细腻的唱了起来,顾乐就静静的看着她,心中毫无杂念。

一曲唱罢,顾乐笑着说:“没想到我们联大还有这样的才女,唱的真好”

“你别笑话我啦,我唱的不好!”

赵漓谦虚说,就把琴还给了顾乐,准备让顾乐也唱两首。

就在递琴的一瞬间,她愣住了。

“你琴颈上怎么会有这个吊饰?”

赵漓指着琴颈上的一块朱红色玉佩问了起来。

她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他爸留给她的那把琴上,也有一块相同的玉佩。

“这东西是我小时候我妈送我的,怎么了?”顾乐不解的问。

“哇!这样啊!”赵漓有些惊讶,然后说:“我的琴上也有一个跟你那个一模一样的吊饰!”

“不会吧?这么巧?”顾乐皱起了眉头,心里想着:“难道我妈是骗我的,这玉佩根本不是手工雕刻的,而是工厂批量生产的?”

见顾乐皱着眉头,赵漓就说:“嘿,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弹琴吧!”

就这样,两人的话题又回到了音乐上。

顾乐拿起吉他,唱了两首自己的原创作品。

“你写的歌真好听,但是太伤感了,一看你就是个有故事的人,嘻嘻!”赵漓花痴的说。

听着赵漓的话,顾乐不由得把头低了下来,说:“没故事,没故事!”

“没故事,那你还写那么伤感的歌?而且写的还都是关于人生的,你肯定有故事!”

顾乐似乎不愿回应赵漓这个话题,于是就说:“我真没故事!我给你唱首不伤感的吧,免得你纠结这个问题!”

“好啊!”

说罢,顾乐闭着眼睛,抚琴唱起了宋东野的《董小姐》。

不过在唱的时候,他把董小姐改成了赵小姐。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赵小姐,我才不是一个拥有故事的男同学,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赵小姐!所以那些可能都会是真的,赵小姐,谁会不愿欺负的安慰一个……”

赵漓边听就跟着唱了起来,正唱到动情之处时,突然有人冷冷的说:“哟,几天不见,你居然学会了谈情说爱,这是在吊凯子吗?”

这突如其来的说话声音,就将赵漓从音乐中拉了出来。

她抬头一看,陆逸轩一脸醋意的站在了她身前,嘴里叼着烟,一副玩世不恭,却又分明很在意的样子。

“该死!”

“陆逸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赵漓一下就慌了,心里不停的咒骂。

不过看着陆逸轩一脸醋意的样子,赵漓其实还蛮开心的。

要知道,陆逸轩之前对她都是冷冰冰的,不管她怎么暗示陆逸轩,陆逸轩都从来没说过喜欢她之类的话。

而现在,陆逸轩居然因为一个陌生的男生吃醋,赵漓能不高兴吗?

“没有啦!这就一朋友而已,你可别乱想!”赵漓站了起来,急忙解释。

顾乐也放下吉他,说:“同学,你别误会……”

说着,他的脸居然红了。就像从未谈过恋爱的男生一样的羞涩。

然而陆逸轩并没搭理顾乐,他抽着烟,板着一张死鱼脸,就走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