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31 17:00:13

江城市志明酒店的会议室内,一道独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唉!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铃声连续响了好几遍,躺在会议室桌布下的钱金海终于睁开了惺忪的双眼,歪头一看,惊奇的发现自己怀里竟躺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

“怎么回事?我不是出车祸死了吗?我怎么会在这里?”

钱金海暗忖,突然头痛欲裂,脑子里面不断融入各种奇怪的画面,如同播放电影一般。

片刻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穿越了,魂穿到这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上门女婿身上,还是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快递员。

刚想到这里,怀里的女人发出了嘤咛的声音:“亲爱的!再陪我睡一会儿。”

听到这声称呼,钱金海有点懵,依稀记得不久前,这小子只是来这里送快递的,怎么会跟这个女人睡在一起?

要是让叶家人知道这事,他这个上门女婿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挣脱了怀里的女人,赶紧从桌布下爬了出来,试图离开这里,错愕的发现自己身上只穿了一条裤衩。

“我的裤子呢!”钱金海掀起桌布找了找,并没有找到自己的裤子,只好问着桌布下的女人。

女人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嗲声的说道:“别急嘛!再玩一会儿!”

话音刚落,会议室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好像有人朝会议室走来了。

钱金海有点慌,知道这是他老婆家的酒店,要是让人看见,这事就大了,他丈母娘非把他变成华夏最后一名太监。

情急之下,钱金海只好重新钻进了会议室的桌布下,这是会议室唯一可以藏身的地方。

刚钻进桌布下,女人又主动靠了过来,打算与钱金海继续缠绵。

钱金海推开了她,并小声的警告道:“别出声!”

女人根本不配合,钱金海只好采取了强制措施,趁其不备,直接将女人敲晕。

这时,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了,他老婆叶明烟的声音响了起来。

“麦克先生,请进!这里就是我们酒店的会议室!”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钱金海就更紧张了,没想到叶明烟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带来了不少的人。

“你大爷的!怎么这么倒霉,穿越到穷小子身上就算了,还特么是这样的处境!”

钱金海在心里抱怨着,希望会议室的人能尽快离开,他就安全了。

很快,会议室的人纷纷落座。

叶明烟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麦克先生!我代表我们酒店欢迎您的到来!我相信有了您的投资,我们酒店在未来一年里,将会有更好的发展!”

钱金海所在的位置,通过桌布的缝隙,正好可以看到叶明烟。

她穿着黑色的正装,包臀裙在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盘起来的头发也增添了几分女人独特的魅力。

再加上白皙的脸蛋和精致的五官,竟让钱金海看入了迷,他纵横情场几十年,没想到江城市还有这等美人。

就在这时,那道巨有魔性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老人机发出的铃声,特别的嘹亮。

“唉!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手机铃声立马引起了会议室所有人的注意,他们把目光同时投射到手机铃声的发源地。

“卧槽!谁特么不长眼,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你大爷的!”钱金海完全忽略了自己的手机,在心里骂了对方祖宗十八代。

顾不了看手机,钱金海赶紧从桌布下爬了出去,免得让人发现桌下的女人。

“钱金海!你在这里干什么?”叶明烟满脸惊诧的瞪着他,眼神里满是怒火。

钱金海尴尬一笑,道歉的同时,并解释道:“真不好意思!打搅各位开会了,我太困了,所以在这里睡了一会,那什么,你们继续!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欲走,另一道声音突然叫住了他。

“等一下!”

钱金海闻声止步,听出叫住他的这个人叫叶明浩,叶明烟的堂哥,平时没少嘲讽他。

叶明浩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领口处的粉色领带别具一格。

他从会议桌前站了起来,左手揣在裤兜里,甩了一下二八分的褐色头发,并走到钱金海身前停下,从上至下的打量,最终把目光停留在了他花格子的大裤衩上。

“我说妹夫!你这是玩的哪出啊?酒店那么多房间不睡,干嘛来会议室睡啊?还穿着这样,你该不会是来这里找刺激的吧?”

叶明浩轻蔑的笑了笑,故意捂嘴咳了一声,又把目光转移到了会议室麦克的身上。

“麦克先生!我给你隆重介绍一下,这位裤衩先生叫钱金海,我们叶家的上门女婿,也就是咱们叶总的丈夫。他在我们叶家有一个外号叫窝囊废!你看叶总那么辛苦的工作,就是为了养他。”

听完叶明浩的介绍,麦克先生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怀疑。

叶明烟脸上的表情却越发难堪,冷冷的瞪了钱金海一眼,她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恨不得立刻跟钱金海离婚。

“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叶明烟气得脸都绿了,不知道爷爷为什么非要让她嫁给这样的男人。

钱金海刚想开溜,叶明浩突然掀开了会议室的桌布,惊声的说道:“我靠!妹夫!真没想到你挺会玩的,来这个地方找刺激!佩服!佩服!”

此话一出,整个会议室的人都震惊了,纷纷低头掀桌布,果真看到了躺在桌下那个衣衫不整的女人,顿时开始窃窃私语。

叶明烟根本没勇气掀桌布,通过他们的表情就可以得知,桌布下肯定有一个女人。

她没想到一向规矩的钱金海竟干出这样的荒唐事,太出乎意料,之前对他仅有的一点好感荡然无存。

钱金海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人下套了,说不定这一切就是有人蓄意安排的。

叶明浩笑得特别的开心,又特意走到钱金海身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似好心的劝说道:“妹夫!你也真是的!大家都是男人,我懂的,可是寻刺激也不能找这样的地方啊!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对我们酒店的声誉不好!”

话音刚落,会议室满头金发的麦克先生突然站了起来,歉然的说道:“叶总!对不起!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需要重新考虑!”

说完,麦克先生起身离去。

叶明烟顿时慌了,竭力的挽留道:“麦克先生,您听我解释……”

麦克并没有因此停留,而是决然离去。

叶明浩却幸灾乐祸的说道:“妹夫!你看你找刺激都把酒店投资的事搞砸了,你知不知道你老婆为了这事花了多大心血?你也真是的!跑到这个地方来玩女人!早知道你好这一口,你跟哥说,我安排一下就是了,也不至于闹成今天这样!”

事已至此,穿越过来的钱金海并不是那个懦弱的快递小哥,他知道叶明浩是故意的,指不定这事就是他一手安排的。

所以他打算帮快递小哥找回尊严,就算是感谢他让自己重生。

“谁说这事搞砸了,麦克先生不是说重新考虑吗?又没拒绝。”钱金海反驳了一句。

叶明浩无奈的摇了摇头,哂笑道:“妹夫!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你不会觉得麦克先生还会投资我们酒店吧?”

“万一会呢?”钱金海故意反问。

“那咱们打个赌,怎么样?”叶明浩挑衅道。

“赌什么?”钱金海完全不示弱。

“这样吧!要是麦克先生终止了合作,你就到咱们酒店门口趴着学狗叫,然后给我舔鞋子!”

“好啊!那要是麦克继续跟我们酒店合作,你也学狗叫,然后给我舔鞋子?”

“成交!在座的人为证!”叶明浩仿佛胜券在握,痛快的答应。

说完,叶明浩刚走出会议室,又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朝钱金海比划了一个手势:“妹夫!三天时间为限啊!”

钱金海胸有成竹的摇头道:“用不了那么久,一天时间就够了。”。

叶明浩撸起袖子看了看手表,不屑的笑道:“很好,明天这个点,我会在酒店门口等着你的,记得漱口啊!我的鞋子可是很贵的。”

发新书了

江城市志明酒店的会议室内,一道独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唉!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铃声连续响了好几遍,躺在会议室桌布下的钱金海终于睁开了惺忪的双眼,歪头一看,惊奇的发现自己怀里竟躺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

“怎么回事?我不是出车祸死了吗?我怎么会在这里?”

钱金海暗忖,突然头痛欲裂,脑子里面不断融入各种奇怪的画面,如同播放电影一般。

片刻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穿越了,魂穿到这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上门女婿身上,还是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快递员。

刚想到这里,怀里的女人发出了嘤咛的声音:“亲爱的!再陪我睡一会儿。”

听到这声称呼,钱金海有点懵,依稀记得不久前,这小子只是来这里送快递的,怎么会跟这个女人睡在一起?

要是让叶家人知道这事,他这个上门女婿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挣脱了怀里的女人,赶紧从桌布下爬了出来,试图离开这里,错愕的发现自己身上只穿了一条裤衩。

“我的裤子呢!”钱金海掀起桌布找了找,并没有找到自己的裤子,只好问着桌布下的女人。

女人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嗲声的说道:“别急嘛!再玩一会儿!”

话音刚落,会议室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好像有人朝会议室走来了。

钱金海有点慌,知道这是他老婆家的酒店,要是让人看见,这事就大了,他丈母娘非把他变成华夏最后一名太监。

情急之下,钱金海只好重新钻进了会议室的桌布下,这是会议室唯一可以藏身的地方。

刚钻进桌布下,女人又主动靠了过来,打算与钱金海继续缠绵。

钱金海推开了她,并小声的警告道:“别出声!”

女人根本不配合,钱金海只好采取了强制措施,趁其不备,直接将女人敲晕。

这时,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了,他老婆叶明烟的声音响了起来。

“麦克先生,请进!这里就是我们酒店的会议室!”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钱金海就更紧张了,没想到叶明烟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带来了不少的人。

“你大爷的!怎么这么倒霉,穿越到穷小子身上就算了,还特么是这样的处境!”

钱金海在心里抱怨着,希望会议室的人能尽快离开,他就安全了。

很快,会议室的人纷纷落座。

叶明烟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麦克先生!我代表我们酒店欢迎您的到来!我相信有了您的投资,我们酒店在未来一年里,将会有更好的发展!”

钱金海所在的位置,通过桌布的缝隙,正好可以看到叶明烟。

她穿着黑色的正装,包臀裙在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盘起来的头发也增添了几分女人独特的魅力。

再加上白皙的脸蛋和精致的五官,竟让钱金海看入了迷,他纵横情场几十年,没想到江城市还有这等美人。

就在这时,那道巨有魔性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老人机发出的铃声,特别的嘹亮。

“唉!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手机铃声立马引起了会议室所有人的注意,他们把目光同时投射到手机铃声的发源地。

“卧槽!谁特么不长眼,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你大爷的!”钱金海完全忽略了自己的手机,在心里骂了对方祖宗十八代。

顾不了看手机,钱金海赶紧从桌布下爬了出去,免得让人发现桌下的女人。

“钱金海!你在这里干什么?”叶明烟满脸惊诧的瞪着他,眼神里满是怒火。

钱金海尴尬一笑,道歉的同时,并解释道:“真不好意思!打搅各位开会了,我太困了,所以在这里睡了一会,那什么,你们继续!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欲走,另一道声音突然叫住了他。

“等一下!”

钱金海闻声止步,听出叫住他的这个人叫叶明浩,叶明烟的堂哥,平时没少嘲讽他。

叶明浩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领口处的粉色领带别具一格。

他从会议桌前站了起来,左手揣在裤兜里,甩了一下二八分的褐色头发,并走到钱金海身前停下,从上至下的打量,最终把目光停留在了他花格子的大裤衩上。

“我说妹夫!你这是玩的哪出啊?酒店那么多房间不睡,干嘛来会议室睡啊?还穿着这样,你该不会是来这里找刺激的吧?”

叶明浩轻蔑的笑了笑,故意捂嘴咳了一声,又把目光转移到了会议室麦克的身上。

“麦克先生!我给你隆重介绍一下,这位裤衩先生叫钱金海,我们叶家的上门女婿,也就是咱们叶总的丈夫。他在我们叶家有一个外号叫窝囊废!你看叶总那么辛苦的工作,就是为了养他。”

听完叶明浩的介绍,麦克先生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怀疑。

叶明烟脸上的表情却越发难堪,冷冷的瞪了钱金海一眼,她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恨不得立刻跟钱金海离婚。

“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叶明烟气得脸都绿了,不知道爷爷为什么非要让她嫁给这样的男人。

钱金海刚想开溜,叶明浩突然掀开了会议室的桌布,惊声的说道:“我靠!妹夫!真没想到你挺会玩的,来这个地方找刺激!佩服!佩服!”

此话一出,整个会议室的人都震惊了,纷纷低头掀桌布,果真看到了躺在桌下那个衣衫不整的女人,顿时开始窃窃私语。

叶明烟根本没勇气掀桌布,通过他们的表情就可以得知,桌布下肯定有一个女人。

她没想到一向规矩的钱金海竟干出这样的荒唐事,太出乎意料,之前对他仅有的一点好感荡然无存。

钱金海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人下套了,说不定这一切就是有人蓄意安排的。

叶明浩笑得特别的开心,又特意走到钱金海身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似好心的劝说道:“妹夫!你也真是的!大家都是男人,我懂的,可是寻刺激也不能找这样的地方啊!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对我们酒店的声誉不好!”

话音刚落,会议室满头金发的麦克先生突然站了起来,歉然的说道:“叶总!对不起!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需要重新考虑!”

说完,麦克先生起身离去。

叶明烟顿时慌了,竭力的挽留道:“麦克先生,您听我解释……”

麦克并没有因此停留,而是决然离去。

叶明浩却幸灾乐祸的说道:“妹夫!你看你找刺激都把酒店投资的事搞砸了,你知不知道你老婆为了这事花了多大心血?你也真是的!跑到这个地方来玩女人!早知道你好这一口,你跟哥说,我安排一下就是了,也不至于闹成今天这样!”

事已至此,穿越过来的钱金海并不是那个懦弱的快递小哥,他知道叶明浩是故意的,指不定这事就是他一手安排的。

所以他打算帮快递小哥找回尊严,就算是感谢他让自己重生。

“谁说这事搞砸了,麦克先生不是说重新考虑吗?又没拒绝。”钱金海反驳了一句。

叶明浩无奈的摇了摇头,哂笑道:“妹夫!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你不会觉得麦克先生还会投资我们酒店吧?”

“万一会呢?”钱金海故意反问。

“那咱们打个赌,怎么样?”叶明浩挑衅道。

“赌什么?”钱金海完全不示弱。

“这样吧!要是麦克先生终止了合作,你就到咱们酒店门口趴着学狗叫,然后给我舔鞋子!”

“好啊!那要是麦克继续跟我们酒店合作,你也学狗叫,然后给我舔鞋子?”

“成交!在座的人为证!”叶明浩仿佛胜券在握,痛快的答应。

说完,叶明浩刚走出会议室,又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朝钱金海比划了一个手势:“妹夫!三天时间为限啊!”

钱金海胸有成竹的摇头道:“用不了那么久,一天时间就够了。”。

叶明浩撸起袖子看了看手表,不屑的笑道:“很好,明天这个点,我会在酒店门口等着你的,记得漱口啊!我的鞋子可是很贵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