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4:27:51

紧紧绑在十字架的我也彻底束手无策,打消了生存的念头。抬头一看只见那人双手轻轻左右一挥,十字架旁忽然出现几堆草堆。草堆很多,布满周围。

“好小子,今天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火刑!哈哈哈!等草堆点燃后,等一阵黑烟过后,你这小子必定会化为乌有,到时候你就去跟阎王爷见面吧!”他扯着嗓子对我说道。故意让我听见。

我听到这种话很不服气,但是也无可奈何,我又不会神通广大的法术,把十字架的绳子给解开。我的力量在诅咒面前是那样的渺小和脆弱。

那人对着草堆无忧无虑地又挥了挥手,随后我身旁的草堆中间缓缓亮起一道金光来。那金光便是火苗的燃起。

慢慢的,我也隐约感觉到周围稍微有些热了。而另几堆草堆也慢慢亮起闪眼的火苗。

不到1分时,火已经漫散在所有草堆当中,炽热的火光正在慢慢靠近着我,绝望的我已经被火给包围了,草堆的热量越来越热,现在的我一筹莫展,心里头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着急。

莫非我真的要像布鲁诺那样被火刑烧死吗?

时间流逝的虽然很快,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则为相反,是时间很慢!炎热的火光正迟缓向我走来,一旦火点燃了我的身体我必会化为乌有的!而我的生命也在从10倒计时,我现在恨不得马上死去,这种知道自己明明待会要死,却很绝望,不能救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到这时,我才明白一件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并不是死亡,而是接近死亡却无助,没有人帮助你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事。

那人对我嫣然一笑,随后扭过身来,拖着他那小披风又潇洒地走向东教学楼那里去。我此时并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但我现在唯一能知道的事是我马上就要去见阎王了!

2分钟后,我满头大汗,汗水布满了我整个脸颊,脖子上湿润润的,就连衣服都润湿润湿的。现在这个温度差不多是50多度,比夏天还要热!我难受到想死,不想这么痛苦的死去,我宁愿被淹死,被憋死,被车撞死,也不愿意死在这绝望之中。

我感觉到头稍微有些眩晕,面前的事物也越来越模糊,直到完全没有意识为止......

“泼剌!”一桶水浇在了我脸上。

我被水瞬间泼醒,马上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我立马睁开眼睛,看向周围。

“你可算是醒过来了,李晓。我都泼你多少次水了?你才醒过来啊!”衡姝含无助道。从她脸上可以看出来她的表情是很无奈的。

“衡姝含?”我说道。表示不可思议,因为衡姝含被昨天晚上的事给吓晕了过去,现在应该躺在床上才对呀!为什么会出现在我面前呢?

“咋了?”

“你醒过来了?”

“当然,如果我没醒过来,我还会出现在你面前吗?呵呵。对了,还是别管其他的事了,你还是去宿舍里换衣服吧,你这不成人样。”衡姝含看了我一眼,说道。

“换衣服?”我低头看向自己的上衣和下裤。这一看,差点让我瘫坐在地上!

只见,我的上衣已经有一半被暴露出来了,而且我肩膀上还有很多的烟灰,下裤更是惨不忍睹,有一半都是裂开来的,这上衣和下裤基本都要作废,或者是跟流浪汉和乞丐穿的衣服没有什么两样。

“卧槽!什么情况这是!我的衣服咋成这样了?”我惊呼道。

“哎呀,你这么惊讶干什么?你应该庆祝的是你的命还在!要不然你可能就已经成为灰烬了!你的上衣下裤作废那都是小事,只要命还在就行。”

我发愣了一下,连忙说道:“对了,是谁救我?”

“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呗!要不是因为我泼水救火,你可能已经人在西天了。当时,我在101宿舍里醒了过来,刚去开门到外面去,哪知一开门一股熏鼻子的烟熏味传来,我往东方向一看,在操场中中央放着一个类似十字架的东西,十字架上正绑着一个人,我仔仔细细看看,不就正是李晓你吗?看着十字架旁兴旺的火焰,似乎你生不如死,毕竟不能见死不救嘛,所以我就拿起水桶去救火,然后你就自然而然醒了过来。”

“哦,那可真是谢谢你啦!如果没有你,我就......”我愉快笑道。

一刹那,我突然想起远在东教学楼的赵树旺。他现在怎么样了?是死是活?还有那些发出惨叫声的同学们咋样了?一想到这些,我头也不回的向教学楼快马加鞭的跑去。

“李晓你去哪?”衡姝含问道。

“有事!!!要不然你跟我一起来!”

“什么情况这是!”衡姝含望着我离去的背影,说道。

“我还是跟他一起去吧,他到底想干嘛?”说完,衡姝含便迈起脚步向东教学楼远长而去。

很快,我和衡姝含便来到了东教学楼里。一进大门,就很明显的看到了整条走廊上破乱不堪,一片狼藉,像是无人居住的房子一样。

“这才多少天没来这里,这走廊咋就成这样了?”衡姝含惊奇道。一脸的不可思议。

看着凌乱的走廊,我心中只有一个问题:赵树旺在哪里?那些被神秘人折磨的同学们又会在哪里?

虽然整个走廊乱七八糟,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没有发生过人命,也就是说没有人死在过这片走廊上,那些被折磨的同学我想应该在其他某些地方发出的惨叫声吧。可是那时我当时听到的惨叫声,确实是从东教学楼那发出来的呀!不可能在其他地方,一想到我立马撒腿往另一个楼梯口跑去,打算去看看二楼和三楼的情况。

“喂,李晓你又要去哪?”衡姝含看我快如闪电离去的背影,心中也放心不下,于是又紧跟着我向楼梯口跑去。

来到二楼后,二楼的走廊情况比一楼好一些,至少没有一楼那样凌乱,乱七八糟。二楼干净的同被人打扫过一般干净,地面上很少有见灰尘,墙壁更是清亮如镜,二楼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很难让人找到可疑之处。

“去三楼!”我立马跳窜到二楼的楼梯口,迅速向三楼跑去。衡姝含紧追其后。我想不可能三楼也没有什么令人可疑之处吧?

时间仅仅过去了2分钟,我们就来到三楼,三楼正如同我想的那样,情况很糟!很糟很糟!比一楼还要更上一层楼!我一眼望去,整个三楼杂乱八遭的、比一楼还要狼藉的很啊!并且地面上竟然还有骇人的血液!这鲜红的血液是人的血液,鲜血啊!并不只是这样而已,地上还有被切断的手指头,学生掉落的头颅,被割断的脖子,分尸的四肢,挖出来的眼睛,走廊上弥漫着一股刺鼻熏鼻的血腥味,三楼的走廊简直是惨不忍睹啊!令人久久不能忘记这个恐怖而又黑暗的阴影。

衡姝含看到这个场面差点像昨天那样直接被吓晕过去,还好她现在清醒的很,至少没有直接晕过去。但已经被吓得神志不清了。

“李晓......这......这!”衡姝含结巴到说不出来话来,表情异常恐惧。她的眼眸慢慢缩小成一个点,瞪得圆圆的,活像个电灯泡一样。毕竟一个女生看这种血腥场景,谁又能接受的了呢?

看着如此血腥的走廊,我不禁要滴一滴冷汗,打个寒颤!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看着周围的被分尸的人体部位问道。

“哗!”一阵呕吐声响起。

“衡姝含!”我转头看向衡姝含,直见她右手扶着墙壁,将头部朝下,嘴里吐出不明物体,很明显她是在呕吐!衡姝含看起来极其难受,似乎这个场景不太适合女生或者学生们看,就连我都有点想吐的感觉。

走廊上到处都有被分尸的人器官,看着如此瘆人的器官,我不禁要想一想:是谁这么残忍?是谁这么无情?是谁这么可怕?又是谁控住了他们?

惨绝人寰的走廊上,只有我和衡姝含呆呆的站在那,一动也不动,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目瞪口呆,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景......

第二十三章 恐怖的三楼走廊!

紧紧绑在十字架的我也彻底束手无策,打消了生存的念头。抬头一看只见那人双手轻轻左右一挥,十字架旁忽然出现几堆草堆。草堆很多,布满周围。

“好小子,今天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火刑!哈哈哈!等草堆点燃后,等一阵黑烟过后,你这小子必定会化为乌有,到时候你就去跟阎王爷见面吧!”他扯着嗓子对我说道。故意让我听见。

我听到这种话很不服气,但是也无可奈何,我又不会神通广大的法术,把十字架的绳子给解开。我的力量在诅咒面前是那样的渺小和脆弱。

那人对着草堆无忧无虑地又挥了挥手,随后我身旁的草堆中间缓缓亮起一道金光来。那金光便是火苗的燃起。

慢慢的,我也隐约感觉到周围稍微有些热了。而另几堆草堆也慢慢亮起闪眼的火苗。

不到1分时,火已经漫散在所有草堆当中,炽热的火光正在慢慢靠近着我,绝望的我已经被火给包围了,草堆的热量越来越热,现在的我一筹莫展,心里头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着急。

莫非我真的要像布鲁诺那样被火刑烧死吗?

时间流逝的虽然很快,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则为相反,是时间很慢!炎热的火光正迟缓向我走来,一旦火点燃了我的身体我必会化为乌有的!而我的生命也在从10倒计时,我现在恨不得马上死去,这种知道自己明明待会要死,却很绝望,不能救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到这时,我才明白一件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并不是死亡,而是接近死亡却无助,没有人帮助你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事。

那人对我嫣然一笑,随后扭过身来,拖着他那小披风又潇洒地走向东教学楼那里去。我此时并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但我现在唯一能知道的事是我马上就要去见阎王了!

2分钟后,我满头大汗,汗水布满了我整个脸颊,脖子上湿润润的,就连衣服都润湿润湿的。现在这个温度差不多是50多度,比夏天还要热!我难受到想死,不想这么痛苦的死去,我宁愿被淹死,被憋死,被车撞死,也不愿意死在这绝望之中。

我感觉到头稍微有些眩晕,面前的事物也越来越模糊,直到完全没有意识为止......

“泼剌!”一桶水浇在了我脸上。

我被水瞬间泼醒,马上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我立马睁开眼睛,看向周围。

“你可算是醒过来了,李晓。我都泼你多少次水了?你才醒过来啊!”衡姝含无助道。从她脸上可以看出来她的表情是很无奈的。

“衡姝含?”我说道。表示不可思议,因为衡姝含被昨天晚上的事给吓晕了过去,现在应该躺在床上才对呀!为什么会出现在我面前呢?

“咋了?”

“你醒过来了?”

“当然,如果我没醒过来,我还会出现在你面前吗?呵呵。对了,还是别管其他的事了,你还是去宿舍里换衣服吧,你这不成人样。”衡姝含看了我一眼,说道。

“换衣服?”我低头看向自己的上衣和下裤。这一看,差点让我瘫坐在地上!

只见,我的上衣已经有一半被暴露出来了,而且我肩膀上还有很多的烟灰,下裤更是惨不忍睹,有一半都是裂开来的,这上衣和下裤基本都要作废,或者是跟流浪汉和乞丐穿的衣服没有什么两样。

“卧槽!什么情况这是!我的衣服咋成这样了?”我惊呼道。

“哎呀,你这么惊讶干什么?你应该庆祝的是你的命还在!要不然你可能就已经成为灰烬了!你的上衣下裤作废那都是小事,只要命还在就行。”

我发愣了一下,连忙说道:“对了,是谁救我?”

“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呗!要不是因为我泼水救火,你可能已经人在西天了。当时,我在101宿舍里醒了过来,刚去开门到外面去,哪知一开门一股熏鼻子的烟熏味传来,我往东方向一看,在操场中中央放着一个类似十字架的东西,十字架上正绑着一个人,我仔仔细细看看,不就正是李晓你吗?看着十字架旁兴旺的火焰,似乎你生不如死,毕竟不能见死不救嘛,所以我就拿起水桶去救火,然后你就自然而然醒了过来。”

“哦,那可真是谢谢你啦!如果没有你,我就......”我愉快笑道。

一刹那,我突然想起远在东教学楼的赵树旺。他现在怎么样了?是死是活?还有那些发出惨叫声的同学们咋样了?一想到这些,我头也不回的向教学楼快马加鞭的跑去。

“李晓你去哪?”衡姝含问道。

“有事!!!要不然你跟我一起来!”

“什么情况这是!”衡姝含望着我离去的背影,说道。

“我还是跟他一起去吧,他到底想干嘛?”说完,衡姝含便迈起脚步向东教学楼远长而去。

很快,我和衡姝含便来到了东教学楼里。一进大门,就很明显的看到了整条走廊上破乱不堪,一片狼藉,像是无人居住的房子一样。

“这才多少天没来这里,这走廊咋就成这样了?”衡姝含惊奇道。一脸的不可思议。

看着凌乱的走廊,我心中只有一个问题:赵树旺在哪里?那些被神秘人折磨的同学们又会在哪里?

虽然整个走廊乱七八糟,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没有发生过人命,也就是说没有人死在过这片走廊上,那些被折磨的同学我想应该在其他某些地方发出的惨叫声吧。可是那时我当时听到的惨叫声,确实是从东教学楼那发出来的呀!不可能在其他地方,一想到我立马撒腿往另一个楼梯口跑去,打算去看看二楼和三楼的情况。

“喂,李晓你又要去哪?”衡姝含看我快如闪电离去的背影,心中也放心不下,于是又紧跟着我向楼梯口跑去。

来到二楼后,二楼的走廊情况比一楼好一些,至少没有一楼那样凌乱,乱七八糟。二楼干净的同被人打扫过一般干净,地面上很少有见灰尘,墙壁更是清亮如镜,二楼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很难让人找到可疑之处。

“去三楼!”我立马跳窜到二楼的楼梯口,迅速向三楼跑去。衡姝含紧追其后。我想不可能三楼也没有什么令人可疑之处吧?

时间仅仅过去了2分钟,我们就来到三楼,三楼正如同我想的那样,情况很糟!很糟很糟!比一楼还要更上一层楼!我一眼望去,整个三楼杂乱八遭的、比一楼还要狼藉的很啊!并且地面上竟然还有骇人的血液!这鲜红的血液是人的血液,鲜血啊!并不只是这样而已,地上还有被切断的手指头,学生掉落的头颅,被割断的脖子,分尸的四肢,挖出来的眼睛,走廊上弥漫着一股刺鼻熏鼻的血腥味,三楼的走廊简直是惨不忍睹啊!令人久久不能忘记这个恐怖而又黑暗的阴影。

衡姝含看到这个场面差点像昨天那样直接被吓晕过去,还好她现在清醒的很,至少没有直接晕过去。但已经被吓得神志不清了。

“李晓......这......这!”衡姝含结巴到说不出来话来,表情异常恐惧。她的眼眸慢慢缩小成一个点,瞪得圆圆的,活像个电灯泡一样。毕竟一个女生看这种血腥场景,谁又能接受的了呢?

看着如此血腥的走廊,我不禁要滴一滴冷汗,打个寒颤!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看着周围的被分尸的人体部位问道。

“哗!”一阵呕吐声响起。

“衡姝含!”我转头看向衡姝含,直见她右手扶着墙壁,将头部朝下,嘴里吐出不明物体,很明显她是在呕吐!衡姝含看起来极其难受,似乎这个场景不太适合女生或者学生们看,就连我都有点想吐的感觉。

走廊上到处都有被分尸的人器官,看着如此瘆人的器官,我不禁要想一想:是谁这么残忍?是谁这么无情?是谁这么可怕?又是谁控住了他们?

惨绝人寰的走廊上,只有我和衡姝含呆呆的站在那,一动也不动,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目瞪口呆,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景......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