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3 21:43:26

“哦……”一声拖长音。

“原来是送女孩儿的啊!看来给妹妹买手表不是主要目的,给喜欢的女孩儿买吊坠才是!”

王若雪坏笑的看着杨林,语气调侃。只是不知怎么,心中竟然有些许失落。

或许是因为生日的缘故吧,明明寿星是她,现在她却要帮杨林挑吊坠送别人,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银泰中心的里的饰品珠宝店有不少,王若雪带着杨林去了她常去的那一家。柜台里的珠宝首饰琳琅满目,五光十色炫的杨林都不知道看哪。

“送吊坠不能太随便,需要根据对方的具体情况综合考虑。”

很快调整好情绪的王若雪,说的头头是道:“考虑的方面有很多,比如她的年龄、职业、身材、肤色、穿衣打扮的风格……”

杨林有些头疼,苦笑道:“就按照若雪姐你自己的标准来吧!”

“我吗?”

王若雪愣了愣,也没想太多,走到一处柜台,伸手一指:“要是我的话,我就选这条。”

一条璀璨的蓝宝石吊坠,静静的躺在玻璃柜台里,在周围十几条项链和吊坠中,这条蓝宝石吊坠无疑是最耀眼的!

刚才逛了一圈,目光扫过,王若雪就被这条蓝宝石吊坠深深吸引。这条无论是款式大小,还是设计风格,都是她喜欢的。

“这位美丽的女士,您的眼光真好!”

销售小姐姐将柜台里的那条蓝宝石吊坠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同时介绍道:

“这条蓝宝石吊坠名叫星辰之泪,是由意大利知名设计师菲利克斯·乔治花了三年时间设计的匠心之作。3克拉的天然蓝宝石周围围绕着12颗钻石,犹如众星拱月,洋溢着浪漫热情和复古,很好的体现了意大利的浪漫主义风情。戴在这位美丽女士的身上,将会是对美的极致点缀。”

“值得一提的是,这条吊坠还有一对孪生妹妹!”

销售小姐姐又取出一对蓝宝石耳坠,和之前的吊坠风格相似,显然是同一系列的产品。

“这对耳坠,和这款星辰之泪是配套的,上面的蓝宝石全都取自同一块母石。”销售小姐姐笑着解释着。

没有女人不爱珠宝首饰,那条星辰之泪已经很让王若雪喜欢了,现在多了一对同一系列的蓝宝石耳坠,杨林明显感觉到身旁这位女神学姐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多少钱?”杨林直接问价。

“吊坠三万两千元,耳坠是两万两千元,要是一起购买,可以优惠四千。”销售小姐姐笑得很甜。

“包起来,我全要了。”杨林大手一挥。

“好的,先生。”

不知怎么,在销售小姐姐眼中,眼前这个男人一下子变帅了很多。

她想到了一句经典的问答:男人什么时候最帅?为女人花钱的时候。

付过钱后,杨林提着包装走出了饰品店。

两人刚一出来,王若雪突然又折返店里。

“你好,请问刚刚那条吊坠,你们店里还有吗?”

三万多不是小钱,王若雪刚计划着攒个小半年的工资,再来给自己买一条。

销售小姐姐歉意一笑:“不好意思,那条星辰之泪全球数量有限,本店也只有一条。您要是还有朋友想买,可以留个电话,如果以后有进货,我马上通知您。”

销售下意识以为王若雪是替朋友问的。

“不用了,谢谢。”王若雪失望的摇着头。

“挺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杨林装作没注意到王若雪脸上的失望。

黑色的奔驰行驶在繁华的街道上,杨林故意把星辰之泪的包装盒放在了两人座位之间的储物格中,这让坐在副驾驶的王若雪更郁闷了。

王若雪有些羡慕的看着包装盒,半开玩笑的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居然能得到咱们杨大少的青睐,姐姐都有些嫉妒了。”

“其实这个女孩儿,若雪姐你也认识。”杨林神秘兮兮的笑着。

胃口吊的差不多就行,再吊下去,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

“我也认识?”

王若雪愣住了,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和杨林共同认识的人不多,而且还都是赵总这类的男人,似乎没有共同认识的女孩吧?

“这个女孩儿,她叫王若雪。”

杨林将车停在路边,然后提起包装盒,递到王若雪面前:“美丽的若雪小姐,生日快乐!”

“你……”

虽然王若雪伸手挡住了自己的嘴,但杨林还是从那对雾蒙蒙的眼眸中,看到了满意的结果——这位女神学姐,被自己感动到了。

王若雪确实很感动,没有女人能在自己心仪的珠宝首饰面前还能保持心如止水的。更别说今天还是她的生日。

不过杨林还是低估了王若雪,能考上清北大学,还能在毕业一年多之后成为恒宇集团的总裁助理,可见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她都是一流的!

在短暂的感动过后,她敏锐的察觉到了杨林眼中一闪而逝的得意,再联想到今晚杨林的举动,很快就想到了杨林策划的一切。

“臭小子,拿姐寻开心呢?”

王若雪故作生气,手却不自觉的接过了包装盒。

“若雪姐你这么说那我可就太冤了!我是真心诚意要送你礼物的。可我又不懂这些,只要让你自己来挑了。”杨林大声喊冤,表情浮夸。

王若雪白了杨林一眼,口是心非道:“只是一个生日而已,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干嘛?”

“你不也送了我一台苹果嘛,礼尚往来不是?再说这次你又帮我挑了这手表,我不表示表示,可就说不过去了!”杨林笑道。

半小时后,杨林开车来到了王若雪居住的小区门外。

“又是高档西餐,又是吊坠耳坠。臭小子,你这流程,怎么和那些追我的富家公子一样一样的?”

“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

王若雪下了车,明亮的眼眸中带着笑,那笑容,很耐人寻味。

杨林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抬头看了看小区住楼:“不请我上去坐坐?”

或许是夜太深了,杨林的要求也变得大胆起来。

“噗!”

王若雪噗嗤一笑,摆手婉拒:“不了,太晚了,我怕某人赖着不走。”

然后摇了摇吊坠和耳环的包装盒:“这个谢了,这是我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看着夜色中渐渐远去的婀娜唯美的背影,杨林靠在车上,点上一根黄鹤楼,轻轻笑了笑。

“任重道远,还需努力啊……”

……

晚上十点多的校门口有点冷清,只有寥寥几个学生的身影在灯光下穿梭。

驾车经过校门口的时候,杨林看到一辆宝马停在那里。

开奔驰的向来看不起开宝马的,所以杨林对校门口的这辆宝马并不在意。

但有趣的是,这辆宝马车的车顶上,放了一瓶红牛!

这让他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传说:高校外停着的豪车,但凡车顶上放着饮料,那都是有特殊含义的。如果有女生看上了,就会拿走车顶上的饮料,然后坐进车里。

关于车顶上摆的饮料,也很讲究:矿泉水200,冰红茶/绿茶300,脉动400,红牛最贵,600。

刚上大学的时候,杨林看到校门口有女生拿走车顶上的脉动,上了车,还以为人家爸爸来接她了,还羡慕得不行。

后来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杨林就更加羡慕了。

羡慕开豪车的大款。

“要不我改天也来试试?”

杨林刚生出这个念头,就立马摇了摇头:“还是算了,这种女人干不干净都不知道,我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得病!”

第一次开车进学校,需要在校门口的保安处进行登记。

保安大叔拿出表格,一脸羡慕的看着奔驰的车标。

“同学,这辆大奔得百来万吧!”

“差不多吧。”杨林笑笑。

登记完成后,杨林正准备回到车上,不经意一瞟,发现宝马车那边有情况!

一个打扮清凉、身材性感的女生走到了那辆宝马车旁,熟练的拿起了车顶上的红牛,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半分钟后,宝马车启动,驶离了校门口。

如果杨林没记错,就在几分钟前,这个女生刚刚和一个面相老实的男生分开。

“唉,老实人做错了什么?”

杨林摇摇头,一阵唏嘘。

第17章 老实人做错了什么?

“哦……”一声拖长音。

“原来是送女孩儿的啊!看来给妹妹买手表不是主要目的,给喜欢的女孩儿买吊坠才是!”

王若雪坏笑的看着杨林,语气调侃。只是不知怎么,心中竟然有些许失落。

或许是因为生日的缘故吧,明明寿星是她,现在她却要帮杨林挑吊坠送别人,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银泰中心的里的饰品珠宝店有不少,王若雪带着杨林去了她常去的那一家。柜台里的珠宝首饰琳琅满目,五光十色炫的杨林都不知道看哪。

“送吊坠不能太随便,需要根据对方的具体情况综合考虑。”

很快调整好情绪的王若雪,说的头头是道:“考虑的方面有很多,比如她的年龄、职业、身材、肤色、穿衣打扮的风格……”

杨林有些头疼,苦笑道:“就按照若雪姐你自己的标准来吧!”

“我吗?”

王若雪愣了愣,也没想太多,走到一处柜台,伸手一指:“要是我的话,我就选这条。”

一条璀璨的蓝宝石吊坠,静静的躺在玻璃柜台里,在周围十几条项链和吊坠中,这条蓝宝石吊坠无疑是最耀眼的!

刚才逛了一圈,目光扫过,王若雪就被这条蓝宝石吊坠深深吸引。这条无论是款式大小,还是设计风格,都是她喜欢的。

“这位美丽的女士,您的眼光真好!”

销售小姐姐将柜台里的那条蓝宝石吊坠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同时介绍道:

“这条蓝宝石吊坠名叫星辰之泪,是由意大利知名设计师菲利克斯·乔治花了三年时间设计的匠心之作。3克拉的天然蓝宝石周围围绕着12颗钻石,犹如众星拱月,洋溢着浪漫热情和复古,很好的体现了意大利的浪漫主义风情。戴在这位美丽女士的身上,将会是对美的极致点缀。”

“值得一提的是,这条吊坠还有一对孪生妹妹!”

销售小姐姐又取出一对蓝宝石耳坠,和之前的吊坠风格相似,显然是同一系列的产品。

“这对耳坠,和这款星辰之泪是配套的,上面的蓝宝石全都取自同一块母石。”销售小姐姐笑着解释着。

没有女人不爱珠宝首饰,那条星辰之泪已经很让王若雪喜欢了,现在多了一对同一系列的蓝宝石耳坠,杨林明显感觉到身旁这位女神学姐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多少钱?”杨林直接问价。

“吊坠三万两千元,耳坠是两万两千元,要是一起购买,可以优惠四千。”销售小姐姐笑得很甜。

“包起来,我全要了。”杨林大手一挥。

“好的,先生。”

不知怎么,在销售小姐姐眼中,眼前这个男人一下子变帅了很多。

她想到了一句经典的问答:男人什么时候最帅?为女人花钱的时候。

付过钱后,杨林提着包装走出了饰品店。

两人刚一出来,王若雪突然又折返店里。

“你好,请问刚刚那条吊坠,你们店里还有吗?”

三万多不是小钱,王若雪刚计划着攒个小半年的工资,再来给自己买一条。

销售小姐姐歉意一笑:“不好意思,那条星辰之泪全球数量有限,本店也只有一条。您要是还有朋友想买,可以留个电话,如果以后有进货,我马上通知您。”

销售下意识以为王若雪是替朋友问的。

“不用了,谢谢。”王若雪失望的摇着头。

“挺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杨林装作没注意到王若雪脸上的失望。

黑色的奔驰行驶在繁华的街道上,杨林故意把星辰之泪的包装盒放在了两人座位之间的储物格中,这让坐在副驾驶的王若雪更郁闷了。

王若雪有些羡慕的看着包装盒,半开玩笑的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居然能得到咱们杨大少的青睐,姐姐都有些嫉妒了。”

“其实这个女孩儿,若雪姐你也认识。”杨林神秘兮兮的笑着。

胃口吊的差不多就行,再吊下去,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

“我也认识?”

王若雪愣住了,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和杨林共同认识的人不多,而且还都是赵总这类的男人,似乎没有共同认识的女孩吧?

“这个女孩儿,她叫王若雪。”

杨林将车停在路边,然后提起包装盒,递到王若雪面前:“美丽的若雪小姐,生日快乐!”

“你……”

虽然王若雪伸手挡住了自己的嘴,但杨林还是从那对雾蒙蒙的眼眸中,看到了满意的结果——这位女神学姐,被自己感动到了。

王若雪确实很感动,没有女人能在自己心仪的珠宝首饰面前还能保持心如止水的。更别说今天还是她的生日。

不过杨林还是低估了王若雪,能考上清北大学,还能在毕业一年多之后成为恒宇集团的总裁助理,可见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她都是一流的!

在短暂的感动过后,她敏锐的察觉到了杨林眼中一闪而逝的得意,再联想到今晚杨林的举动,很快就想到了杨林策划的一切。

“臭小子,拿姐寻开心呢?”

王若雪故作生气,手却不自觉的接过了包装盒。

“若雪姐你这么说那我可就太冤了!我是真心诚意要送你礼物的。可我又不懂这些,只要让你自己来挑了。”杨林大声喊冤,表情浮夸。

王若雪白了杨林一眼,口是心非道:“只是一个生日而已,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干嘛?”

“你不也送了我一台苹果嘛,礼尚往来不是?再说这次你又帮我挑了这手表,我不表示表示,可就说不过去了!”杨林笑道。

半小时后,杨林开车来到了王若雪居住的小区门外。

“又是高档西餐,又是吊坠耳坠。臭小子,你这流程,怎么和那些追我的富家公子一样一样的?”

“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

王若雪下了车,明亮的眼眸中带着笑,那笑容,很耐人寻味。

杨林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抬头看了看小区住楼:“不请我上去坐坐?”

或许是夜太深了,杨林的要求也变得大胆起来。

“噗!”

王若雪噗嗤一笑,摆手婉拒:“不了,太晚了,我怕某人赖着不走。”

然后摇了摇吊坠和耳环的包装盒:“这个谢了,这是我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看着夜色中渐渐远去的婀娜唯美的背影,杨林靠在车上,点上一根黄鹤楼,轻轻笑了笑。

“任重道远,还需努力啊……”

……

晚上十点多的校门口有点冷清,只有寥寥几个学生的身影在灯光下穿梭。

驾车经过校门口的时候,杨林看到一辆宝马停在那里。

开奔驰的向来看不起开宝马的,所以杨林对校门口的这辆宝马并不在意。

但有趣的是,这辆宝马车的车顶上,放了一瓶红牛!

这让他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传说:高校外停着的豪车,但凡车顶上放着饮料,那都是有特殊含义的。如果有女生看上了,就会拿走车顶上的饮料,然后坐进车里。

关于车顶上摆的饮料,也很讲究:矿泉水200,冰红茶/绿茶300,脉动400,红牛最贵,600。

刚上大学的时候,杨林看到校门口有女生拿走车顶上的脉动,上了车,还以为人家爸爸来接她了,还羡慕得不行。

后来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杨林就更加羡慕了。

羡慕开豪车的大款。

“要不我改天也来试试?”

杨林刚生出这个念头,就立马摇了摇头:“还是算了,这种女人干不干净都不知道,我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得病!”

第一次开车进学校,需要在校门口的保安处进行登记。

保安大叔拿出表格,一脸羡慕的看着奔驰的车标。

“同学,这辆大奔得百来万吧!”

“差不多吧。”杨林笑笑。

登记完成后,杨林正准备回到车上,不经意一瞟,发现宝马车那边有情况!

一个打扮清凉、身材性感的女生走到了那辆宝马车旁,熟练的拿起了车顶上的红牛,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半分钟后,宝马车启动,驶离了校门口。

如果杨林没记错,就在几分钟前,这个女生刚刚和一个面相老实的男生分开。

“唉,老实人做错了什么?”

杨林摇摇头,一阵唏嘘。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