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4 23:59:47

“小林哥!”

叶小彤向前走了几步,一张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惊喜与难以置信。

她都已经做好了今晚自己代表自己参加家长会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小林哥来了!

而且还开着这么……这么拉风的豪车!

一时间,教学楼下无数道目光齐刷刷集中在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身上。

好奇、疑惑、猜测、震惊……

不只是学生,就连正在大侃特侃的家长们,也都停下,十分好奇这个女生和那位从大奔上下来的年轻人之间的关系。

“这……这是什么情况?”

陈佳妍这一片的人都看傻了,她们怎么也想不到,这辆牛逼轰轰的S63,居然是冲着叶小彤这个灰姑娘来的!

“她……她不是孤儿吗?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个年少多金的小哥哥?”

李瑶的脸上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当那辆价值两百多万的豪车上走下来一个小哥哥,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小哥哥时,她甚至都有种心动的感觉。

可谁知道,下一秒,那个小哥哥朝着她最讨厌的叶小彤挥起了手。

这种感觉,真是比上学期发现自己被人绿了还要难受!

心情沉重的李瑶和陈佳妍并没有注意到,杨林出现的瞬间,她们身旁的男朋友们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周宏文和杜诚不敢直视向这边走来的杨林,努力低着头,向后倒退。

“周宏文,杜诚,又是你们俩小子!”

杨林早就注意到了这俩小子,直接朝着这边走来。

杨林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显然让两个小男生回忆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稚嫩的脸庞上露出几分害怕。

“杨……杨哥,好……好巧……”两个小男生笑得比哭还难看。

“又欺负我们家小彤了?”杨林眼睛微微眯起。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两人连忙摆手。

“没有就好!”

周围全是家长,杨林也不好真对他们怎么样,随口吓唬吓唬,就朝着叶小彤这边走去。

陈佳妍和李瑶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男朋友:“你们怎么回事,干嘛这么怕他?”

“没什么,没什么……”

周宏文和杜诚擦了擦额头的汗,一脸尴尬。

他们怎么可能告诉自己女朋友,就在不久前,他们俩因为对叶小彤纠缠不清,被杨林堵在巷子口一顿拳打脚踢,狠狠教育了大半个小时,最后屈辱的写下了保证书,才被放出来。

到现在保证书还在杨林的手里。

这种不光彩的事儿,让他们如何开口?

另一边,叶小彤高兴杨林的到来,同时又有些疑惑:“小林哥,你怎么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开家长会怎么不叫我?要不是你们班主任通知戴院长,我都不知道你们今天开家长会!”

杨林故作生气,拍了拍她的额头。

叶小彤吐了吐舌头,很懂事的说道:“小林哥生意忙,还要上课,我不想耽误小林哥的生意。而且这些年来家长会开了那么多次,我一个人都习惯了,没事的。”

这丫头过分的懂事,让杨林有些心疼。

他也是孤儿,这些年怎么过来的,他很清楚。而叶小彤受的苦,不比他少。

杨林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傻丫头,以后你的每一次家长会,小林哥都不会缺席!而且现在小林哥也有钱了,不会再让你受苦!”

叶小彤心中感动,但听到杨林的话,忍不住噗嗤一笑:“小林哥,我都高三啦,以后上了大学,哪还有什么家长会?笨死了!”

“额……”

杨林愣了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了,这个给你。”杨林拿出一个丝带包装的橙色礼盒。

“好漂亮的盒子!给我的吗?里面是什么?”叶小彤结果礼盒,表情期待。

“打开看看。”杨林笑得神秘兮兮。

叶小彤顾不上周围人的目光,当场拆开了礼盒。

一条精致小巧的女士腕表,静静的躺在她白皙的手掌心。几十颗钻石如同漫天散落的雨滴一般,斜挂在表盘上,非常精致夺目!

周围不少女孩儿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这表……要不少钱吧?”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特心疼钱。

杨林笑着揉揉她的脑袋:“不贵。喜欢吗?”

“嗯!”叶小彤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远处,一直注意着这边的陈佳妍望着叶小彤手里的腕表,有些失神。

叶小彤不懂这块表的价值,但她陈佳妍是什么人?她天天看时尚杂志,各种奢侈品牌的腕表、吊坠、项链什么的,她都研究了不少。

她一看到那块表,就认出来是爱马仕的NantucketJetedediamant,五万多一条!

陈佳妍突然觉得很不爽,这块表她跟老妈求了半个月,老妈嫌贵都没给买,结果叶小彤这个村姑却先戴上了!

老天真是不公平!

很快,家长会如期开始。

不出杨林意料,成绩进步三十多名的叶小彤,在家长会上被班主任列为头号学习榜样。作为“家长”的杨林,也跟着沾了不少光。

家长们也都一脸羡慕的看着杨林和叶小彤这对兄妹俩。

妹妹成绩好,哥哥还这么有钱,这样的儿女怎么没落到他们家?

一想到自个儿的孩子,一群中年老男人就头疼不已,除了惹事,这帮兔崽子们还能做什么?

叶小彤有一个贼有钱的哥哥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一下子传遍了高三年段。

得知杨林不是叶小彤的男朋友,而是哥哥后,李瑶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

她虽然讨厌叶小彤,但叶小彤是叶小彤,她哥是她哥,开着两百多万一辆的豪车的人,怎么可能让人讨厌得起来呢?

所以,她看向杨林的眼神,也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这种年纪的小女生的心思,杨林哪里会不清楚?

不过他对李瑶这样的小妹妹不感兴趣,要胸没胸,要身段没身段,气质和风韵更是没有!最难受的是,这个年纪的小妹妹的化妆技术,是真的……一言难尽!

审美不在一个段位上,连做朋友尚且勉强,更别说考虑更进一步的关系。

所以杨林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不是在叶小彤身边,就是和班主任了解情况,根本不给李瑶一丝一毫表达少女情愫的机会。

家长会结束的时候,班主任还拉住了杨林:“杨林啊,下次来学校,别这么张扬,对小孩子影响不好。”

显然班主任也知道了杨林开着几百万的豪车来学校开家长会的事迹。

学校是传承知识的地方,怎么能让资本主义腐朽拜金的价值观,给玷污呢?

杨林连忙自我检讨:“老师说的是,我检讨,下次保证换辆便宜的来!”

班主任听出了杨林话里的玩笑意味,无奈的摇了摇头。

临走前,杨林又拿保证书的事情,义正辞严的威胁了一波周宏文和杜诚。直到两个小男生苦着脸发下毒誓,一定不会欺负叶小彤,他这才满意的开着S63离开了学校。

离开苏城九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杨林有点犹豫,到底是直接回学校,还是去附近的酒吧逛一逛,来一场香艳的邂逅?

正犹豫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杨林微微一愣。

“怎么是她?”

自从前些天从这位大校花的家里分开后,他就没有再和她见过面,只是微信上偶尔聊过几句。

他不喜欢微信撩妹,对文字聊天没兴趣,而魏大校花性子冷,自然不可能主动撩拨杨林,所以两人联系的很少。

电话接通后,魏瑾瑜的声音有些焦急。

“杨林,你……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第19章 魏瑾瑜的求助

“小林哥!”

叶小彤向前走了几步,一张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惊喜与难以置信。

她都已经做好了今晚自己代表自己参加家长会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小林哥来了!

而且还开着这么……这么拉风的豪车!

一时间,教学楼下无数道目光齐刷刷集中在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身上。

好奇、疑惑、猜测、震惊……

不只是学生,就连正在大侃特侃的家长们,也都停下,十分好奇这个女生和那位从大奔上下来的年轻人之间的关系。

“这……这是什么情况?”

陈佳妍这一片的人都看傻了,她们怎么也想不到,这辆牛逼轰轰的S63,居然是冲着叶小彤这个灰姑娘来的!

“她……她不是孤儿吗?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个年少多金的小哥哥?”

李瑶的脸上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当那辆价值两百多万的豪车上走下来一个小哥哥,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小哥哥时,她甚至都有种心动的感觉。

可谁知道,下一秒,那个小哥哥朝着她最讨厌的叶小彤挥起了手。

这种感觉,真是比上学期发现自己被人绿了还要难受!

心情沉重的李瑶和陈佳妍并没有注意到,杨林出现的瞬间,她们身旁的男朋友们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周宏文和杜诚不敢直视向这边走来的杨林,努力低着头,向后倒退。

“周宏文,杜诚,又是你们俩小子!”

杨林早就注意到了这俩小子,直接朝着这边走来。

杨林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显然让两个小男生回忆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稚嫩的脸庞上露出几分害怕。

“杨……杨哥,好……好巧……”两个小男生笑得比哭还难看。

“又欺负我们家小彤了?”杨林眼睛微微眯起。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两人连忙摆手。

“没有就好!”

周围全是家长,杨林也不好真对他们怎么样,随口吓唬吓唬,就朝着叶小彤这边走去。

陈佳妍和李瑶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男朋友:“你们怎么回事,干嘛这么怕他?”

“没什么,没什么……”

周宏文和杜诚擦了擦额头的汗,一脸尴尬。

他们怎么可能告诉自己女朋友,就在不久前,他们俩因为对叶小彤纠缠不清,被杨林堵在巷子口一顿拳打脚踢,狠狠教育了大半个小时,最后屈辱的写下了保证书,才被放出来。

到现在保证书还在杨林的手里。

这种不光彩的事儿,让他们如何开口?

另一边,叶小彤高兴杨林的到来,同时又有些疑惑:“小林哥,你怎么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开家长会怎么不叫我?要不是你们班主任通知戴院长,我都不知道你们今天开家长会!”

杨林故作生气,拍了拍她的额头。

叶小彤吐了吐舌头,很懂事的说道:“小林哥生意忙,还要上课,我不想耽误小林哥的生意。而且这些年来家长会开了那么多次,我一个人都习惯了,没事的。”

这丫头过分的懂事,让杨林有些心疼。

他也是孤儿,这些年怎么过来的,他很清楚。而叶小彤受的苦,不比他少。

杨林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傻丫头,以后你的每一次家长会,小林哥都不会缺席!而且现在小林哥也有钱了,不会再让你受苦!”

叶小彤心中感动,但听到杨林的话,忍不住噗嗤一笑:“小林哥,我都高三啦,以后上了大学,哪还有什么家长会?笨死了!”

“额……”

杨林愣了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了,这个给你。”杨林拿出一个丝带包装的橙色礼盒。

“好漂亮的盒子!给我的吗?里面是什么?”叶小彤结果礼盒,表情期待。

“打开看看。”杨林笑得神秘兮兮。

叶小彤顾不上周围人的目光,当场拆开了礼盒。

一条精致小巧的女士腕表,静静的躺在她白皙的手掌心。几十颗钻石如同漫天散落的雨滴一般,斜挂在表盘上,非常精致夺目!

周围不少女孩儿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这表……要不少钱吧?”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特心疼钱。

杨林笑着揉揉她的脑袋:“不贵。喜欢吗?”

“嗯!”叶小彤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远处,一直注意着这边的陈佳妍望着叶小彤手里的腕表,有些失神。

叶小彤不懂这块表的价值,但她陈佳妍是什么人?她天天看时尚杂志,各种奢侈品牌的腕表、吊坠、项链什么的,她都研究了不少。

她一看到那块表,就认出来是爱马仕的NantucketJetedediamant,五万多一条!

陈佳妍突然觉得很不爽,这块表她跟老妈求了半个月,老妈嫌贵都没给买,结果叶小彤这个村姑却先戴上了!

老天真是不公平!

很快,家长会如期开始。

不出杨林意料,成绩进步三十多名的叶小彤,在家长会上被班主任列为头号学习榜样。作为“家长”的杨林,也跟着沾了不少光。

家长们也都一脸羡慕的看着杨林和叶小彤这对兄妹俩。

妹妹成绩好,哥哥还这么有钱,这样的儿女怎么没落到他们家?

一想到自个儿的孩子,一群中年老男人就头疼不已,除了惹事,这帮兔崽子们还能做什么?

叶小彤有一个贼有钱的哥哥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一下子传遍了高三年段。

得知杨林不是叶小彤的男朋友,而是哥哥后,李瑶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

她虽然讨厌叶小彤,但叶小彤是叶小彤,她哥是她哥,开着两百多万一辆的豪车的人,怎么可能让人讨厌得起来呢?

所以,她看向杨林的眼神,也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这种年纪的小女生的心思,杨林哪里会不清楚?

不过他对李瑶这样的小妹妹不感兴趣,要胸没胸,要身段没身段,气质和风韵更是没有!最难受的是,这个年纪的小妹妹的化妆技术,是真的……一言难尽!

审美不在一个段位上,连做朋友尚且勉强,更别说考虑更进一步的关系。

所以杨林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不是在叶小彤身边,就是和班主任了解情况,根本不给李瑶一丝一毫表达少女情愫的机会。

家长会结束的时候,班主任还拉住了杨林:“杨林啊,下次来学校,别这么张扬,对小孩子影响不好。”

显然班主任也知道了杨林开着几百万的豪车来学校开家长会的事迹。

学校是传承知识的地方,怎么能让资本主义腐朽拜金的价值观,给玷污呢?

杨林连忙自我检讨:“老师说的是,我检讨,下次保证换辆便宜的来!”

班主任听出了杨林话里的玩笑意味,无奈的摇了摇头。

临走前,杨林又拿保证书的事情,义正辞严的威胁了一波周宏文和杜诚。直到两个小男生苦着脸发下毒誓,一定不会欺负叶小彤,他这才满意的开着S63离开了学校。

离开苏城九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杨林有点犹豫,到底是直接回学校,还是去附近的酒吧逛一逛,来一场香艳的邂逅?

正犹豫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杨林微微一愣。

“怎么是她?”

自从前些天从这位大校花的家里分开后,他就没有再和她见过面,只是微信上偶尔聊过几句。

他不喜欢微信撩妹,对文字聊天没兴趣,而魏大校花性子冷,自然不可能主动撩拨杨林,所以两人联系的很少。

电话接通后,魏瑾瑜的声音有些焦急。

“杨林,你……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