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6 13:09:34

魏山岳显然被教训过一顿,脸上到处是淤青。

看到杨林和魏瑾瑜,魏山岳很激动,但因为嘴巴被堵住,他只能吃力的摆动着身子,发出呜呜呜的呼救声。

“爸!爸你没事吧?”

看到父亲这个模样,魏瑾瑜眼眶瞬间湿润,要不是杨林死死抓着她的手,她早就冲向面包车了。

杨林暗暗叹气,这女人就是典型的面冷心热,别看她表面上对魏山岳冷冰冰的,甚至还提醒他别相信魏山岳的话,但毕竟血浓于水,到了关键时候,她对父亲的关心,不比任何一个做女儿的少!

看到女儿都快哭了,魏山岳停止了挣扎,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还强行挤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看的魏瑾瑜更加难受了。

而杨林却是忍不住翻白眼,好你个魏山岳!你还有脸在这里搞父女温情?要不是你跑出去作死,至于被人绑了?至于让你闺女大半夜的四处求人捞你?

很快,面包车的车门就被关了起来。

“人你们也看到了,钱呢?”光头开始催促。

魏瑾瑜的心咯噔一下,转头看向杨林。

杨林深吸一口气,向前走了两步,强装镇定:“银行卡号。”

“什么意思?没带钱?”

光头整张脸一下子皱了起来,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很是凶神恶煞。

“大晚上的银行都关门了,我上哪给你们弄二十万现金?要么,你给我银行卡号,我给你转账;要么,今晚就当我们没见过!”

这年头,有钱的才是大爷!想到对方是跟自己要钱的,杨林说话的声音大了不少。

光头愣了愣,这才意识到好像是这么回事,走到不远处打了一个电话。

一分钟后,光头报上了一串银行账号。

正当杨林准备转账时,光头突然开口:“三十万!”

“你说什么?”杨林脸色一变。

这年头,连绑匪都不讲信誉了吗?还带坐地起价的?

光头冷冷的笑了笑:“老大说了,转账不比现金,程序上有风险,三十万,算是友情价了!”

“你们这是不讲信用!杨林……”一下子多了十万,魏瑾瑜急了。

杨林摆摆手,示意她别急,然后盯着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突然笑了起来:“好,就三十万!”

日尼玛!敢坑老子钱!

给老子等着!

现在吃进去的,待会儿都他妈给老子吐出来!

几分钟后,光头接到了一个电话,看来是那边已经收到了汇款。

“小子还挺有钱。”光头笑了笑,看了一眼杨林身后的魏瑾瑜,眼中满是不舍:“可惜了……”

他原本的打算是,如果拿不到钱,就拿魏山岳的女儿抵债。就冲这脸蛋,这身段,多少钱也值了!

“钱都到了,还不放人?”杨林生怕这群人拿钱撕票,赶紧催促。

好在这群绑匪还算守信用,钱到手后,就当场把魏山岳放了。

“爸,你没事吧?他们怎么把你打成这样?”

魏瑾瑜扶起魏山岳,一脸焦急的给他解绑。

杨林刚取下魏山岳嘴里的毛巾,魏山岳就大喊起来:“不能让他们走!不能让他们走!他们还欠我两百万呢!”

两百万?

杨林心头一惊:“什么两百万?”

刚刚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的光头动作一顿,转过头,凶狠的盯着魏山岳。

“姓魏的,少给脸不要脸!再敢提两百万的事,信不信老子把你第三条腿打断,做华夏最后一个太监?”

魏山岳显然被打怕了,赶紧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第三条腿,可就不是一条胳膊十万这么便宜了!得价钱!哈哈哈……”

面包车里响起一阵哄笑,光头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个冷肃的声音,打破了这阵嘲笑。

“这大半夜的,是谁要把人第三条腿打断啊?”

杨林转头一看,笑了。

章疯子,终于来了。

整整两辆轿车的人。

光头眉头一皱,在西城区这一块儿,还有人敢跟他李强对着干?

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呦!锋哥!是什么风,那您给吹来了?”光头瞬间变脸,谄媚的笑容在坑坑洼洼的脸上挤出了一道道沟壑,像是一朵菊花。

面包车上的几个小年轻也赶紧下车,足足有五个,全都朝着章疯子点头哈腰:“锋哥!”

“问你呢,是你要把人第三条腿打断?”章疯子丝毫不给光头面子,依旧板着一张脸。

“这……锋哥,小弟我也就是随……随口说说……”

一看章疯子这兴师问罪的阵势,光头李强哪还不知道他这是来给魏家人撑腰来了,立马服软。

“而且,是那老小子手脚不干净,我们才……”

“说!怎么回事?”身高一米九的章疯子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看着光头李强。

章疯子凶名在外,被这么盯着,李强只觉得如芒在背,心里慌得一批。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声道:“姓魏的这老小子,在三爷的场子里手脚不干净,出老千,所以我就,稍微教训了一下……”

李强越说越小声,时不时抬头瞄两眼章疯子,生怕自己那句话说的不对,惹恼了这尊一言不合就把人按在地上摩擦的凶神。

章疯子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魏山岳出老千被揍一顿,这算轻的了,按照规矩手都该打断!现在人还好好的,不过是受了点皮肉伤,他章锋也不好说什么。

“收了多少?”

章疯子眼皮微微一抬,这钱是杨林的,他怎么也得讨回来。否则他这趟来跟没来还有什么两样?

“三……三十万……”李强伸出三根手指头,有些心虚。

章疯子眼睛一眯,闪过一道厉色。

一条胳膊十万,这是规矩,魏山岳拢共就两只手,他们却收了三十万,这摆明了是坑杨林啊!

自知理亏,李强咽了咽口水,低着头不敢说话。

“退了。”章疯子不想跟一个小角色多费口舌,张口就让退钱。

“啊?”李强张大嘴巴,一脸的为难:“这……”

这帮人唯利是图,吞进去的钱,哪有再吐出来的道理?

这回章疯子没有跟李强磨叽,直接单手揪住李强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章疯子满脸凶光:“光头强,老子没动手打你,给你长脸了是吗?在这里跟老子打马虎眼?”

光头强个头并不矮,但被章疯子手里,跟一只鸡一样,被轻松拎起。

眼看着自己老大要被揍,光头强身后的五个小弟却没一个敢上前阻止,全都耷拉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废话!这他妈可是章疯子,上去送死吗?

“锋……锋哥饶命!饶命……”

脖子被衣领勒住,光头强一张脸憋得通红,艰难的解释着:“不是……不是小弟不退钱。实在是……这钱已……已经打到三爷的私人户头上了,您就算打死小弟,小弟也没……没办法啊!”

“马三河?”

章疯子眉头微微一皱,手松开,将快喘不过气来的光头强扔在了地上。

光头强瘫在地上不停的咳,心中惊恐万分。

章疯子的凶名,他早就听说过,但直到刚才,那种生死边缘的感觉,才让他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实力的碾压!

在章疯子面前,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章疯子回身走到杨林跟前,解释道:“事情有点麻烦,他们一口咬定魏山岳在他们的场子里出老千,要真是这样,这事儿是咱们理亏。”

出老千?

杨林转头瞥了一眼鼻青脸肿的魏山岳,表情古怪。

这魏老哥可以啊!出息了!还特么出老千!

魏山岳老脸一红,大声嚷嚷:“我没出老千!是他们栽赃陷害!”

每一个老千都说自己没出老千,就好像每一个罪犯都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一样。魏山岳没出千,杨林根本不信。

“那我的钱呢?”

杨林更在意的是自己刚刚被坑走的三十万。

他的钱,可以拿来花天酒地、会所嫩模,但决不能白白送给这帮人!

章疯子歉意一笑:“钱在马三河账上,光头强做不了主,我得去一趟市区,找马三河。天也不早了,杨先生要是累了,可以先回去。天亮之前,钱,一定回到您的账上!”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杨林和魏瑾瑜。

帮了人妹子这么大一忙,正是安抚佳人,俘获美人心的大好时机!现在又正好是大晚上,可以发生很多故事。

章疯子也是这么过来的,很懂。

杨林也深以为然,正准备带着魏家父女回去,可魏山岳却不乐意了。

“不行,他们还欠我两百万呢!”

第21章 霸气的章疯子

魏山岳显然被教训过一顿,脸上到处是淤青。

看到杨林和魏瑾瑜,魏山岳很激动,但因为嘴巴被堵住,他只能吃力的摆动着身子,发出呜呜呜的呼救声。

“爸!爸你没事吧?”

看到父亲这个模样,魏瑾瑜眼眶瞬间湿润,要不是杨林死死抓着她的手,她早就冲向面包车了。

杨林暗暗叹气,这女人就是典型的面冷心热,别看她表面上对魏山岳冷冰冰的,甚至还提醒他别相信魏山岳的话,但毕竟血浓于水,到了关键时候,她对父亲的关心,不比任何一个做女儿的少!

看到女儿都快哭了,魏山岳停止了挣扎,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还强行挤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看的魏瑾瑜更加难受了。

而杨林却是忍不住翻白眼,好你个魏山岳!你还有脸在这里搞父女温情?要不是你跑出去作死,至于被人绑了?至于让你闺女大半夜的四处求人捞你?

很快,面包车的车门就被关了起来。

“人你们也看到了,钱呢?”光头开始催促。

魏瑾瑜的心咯噔一下,转头看向杨林。

杨林深吸一口气,向前走了两步,强装镇定:“银行卡号。”

“什么意思?没带钱?”

光头整张脸一下子皱了起来,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很是凶神恶煞。

“大晚上的银行都关门了,我上哪给你们弄二十万现金?要么,你给我银行卡号,我给你转账;要么,今晚就当我们没见过!”

这年头,有钱的才是大爷!想到对方是跟自己要钱的,杨林说话的声音大了不少。

光头愣了愣,这才意识到好像是这么回事,走到不远处打了一个电话。

一分钟后,光头报上了一串银行账号。

正当杨林准备转账时,光头突然开口:“三十万!”

“你说什么?”杨林脸色一变。

这年头,连绑匪都不讲信誉了吗?还带坐地起价的?

光头冷冷的笑了笑:“老大说了,转账不比现金,程序上有风险,三十万,算是友情价了!”

“你们这是不讲信用!杨林……”一下子多了十万,魏瑾瑜急了。

杨林摆摆手,示意她别急,然后盯着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突然笑了起来:“好,就三十万!”

日尼玛!敢坑老子钱!

给老子等着!

现在吃进去的,待会儿都他妈给老子吐出来!

几分钟后,光头接到了一个电话,看来是那边已经收到了汇款。

“小子还挺有钱。”光头笑了笑,看了一眼杨林身后的魏瑾瑜,眼中满是不舍:“可惜了……”

他原本的打算是,如果拿不到钱,就拿魏山岳的女儿抵债。就冲这脸蛋,这身段,多少钱也值了!

“钱都到了,还不放人?”杨林生怕这群人拿钱撕票,赶紧催促。

好在这群绑匪还算守信用,钱到手后,就当场把魏山岳放了。

“爸,你没事吧?他们怎么把你打成这样?”

魏瑾瑜扶起魏山岳,一脸焦急的给他解绑。

杨林刚取下魏山岳嘴里的毛巾,魏山岳就大喊起来:“不能让他们走!不能让他们走!他们还欠我两百万呢!”

两百万?

杨林心头一惊:“什么两百万?”

刚刚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的光头动作一顿,转过头,凶狠的盯着魏山岳。

“姓魏的,少给脸不要脸!再敢提两百万的事,信不信老子把你第三条腿打断,做华夏最后一个太监?”

魏山岳显然被打怕了,赶紧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第三条腿,可就不是一条胳膊十万这么便宜了!得价钱!哈哈哈……”

面包车里响起一阵哄笑,光头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个冷肃的声音,打破了这阵嘲笑。

“这大半夜的,是谁要把人第三条腿打断啊?”

杨林转头一看,笑了。

章疯子,终于来了。

整整两辆轿车的人。

光头眉头一皱,在西城区这一块儿,还有人敢跟他李强对着干?

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呦!锋哥!是什么风,那您给吹来了?”光头瞬间变脸,谄媚的笑容在坑坑洼洼的脸上挤出了一道道沟壑,像是一朵菊花。

面包车上的几个小年轻也赶紧下车,足足有五个,全都朝着章疯子点头哈腰:“锋哥!”

“问你呢,是你要把人第三条腿打断?”章疯子丝毫不给光头面子,依旧板着一张脸。

“这……锋哥,小弟我也就是随……随口说说……”

一看章疯子这兴师问罪的阵势,光头李强哪还不知道他这是来给魏家人撑腰来了,立马服软。

“而且,是那老小子手脚不干净,我们才……”

“说!怎么回事?”身高一米九的章疯子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看着光头李强。

章疯子凶名在外,被这么盯着,李强只觉得如芒在背,心里慌得一批。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声道:“姓魏的这老小子,在三爷的场子里手脚不干净,出老千,所以我就,稍微教训了一下……”

李强越说越小声,时不时抬头瞄两眼章疯子,生怕自己那句话说的不对,惹恼了这尊一言不合就把人按在地上摩擦的凶神。

章疯子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魏山岳出老千被揍一顿,这算轻的了,按照规矩手都该打断!现在人还好好的,不过是受了点皮肉伤,他章锋也不好说什么。

“收了多少?”

章疯子眼皮微微一抬,这钱是杨林的,他怎么也得讨回来。否则他这趟来跟没来还有什么两样?

“三……三十万……”李强伸出三根手指头,有些心虚。

章疯子眼睛一眯,闪过一道厉色。

一条胳膊十万,这是规矩,魏山岳拢共就两只手,他们却收了三十万,这摆明了是坑杨林啊!

自知理亏,李强咽了咽口水,低着头不敢说话。

“退了。”章疯子不想跟一个小角色多费口舌,张口就让退钱。

“啊?”李强张大嘴巴,一脸的为难:“这……”

这帮人唯利是图,吞进去的钱,哪有再吐出来的道理?

这回章疯子没有跟李强磨叽,直接单手揪住李强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章疯子满脸凶光:“光头强,老子没动手打你,给你长脸了是吗?在这里跟老子打马虎眼?”

光头强个头并不矮,但被章疯子手里,跟一只鸡一样,被轻松拎起。

眼看着自己老大要被揍,光头强身后的五个小弟却没一个敢上前阻止,全都耷拉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废话!这他妈可是章疯子,上去送死吗?

“锋……锋哥饶命!饶命……”

脖子被衣领勒住,光头强一张脸憋得通红,艰难的解释着:“不是……不是小弟不退钱。实在是……这钱已……已经打到三爷的私人户头上了,您就算打死小弟,小弟也没……没办法啊!”

“马三河?”

章疯子眉头微微一皱,手松开,将快喘不过气来的光头强扔在了地上。

光头强瘫在地上不停的咳,心中惊恐万分。

章疯子的凶名,他早就听说过,但直到刚才,那种生死边缘的感觉,才让他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实力的碾压!

在章疯子面前,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章疯子回身走到杨林跟前,解释道:“事情有点麻烦,他们一口咬定魏山岳在他们的场子里出老千,要真是这样,这事儿是咱们理亏。”

出老千?

杨林转头瞥了一眼鼻青脸肿的魏山岳,表情古怪。

这魏老哥可以啊!出息了!还特么出老千!

魏山岳老脸一红,大声嚷嚷:“我没出老千!是他们栽赃陷害!”

每一个老千都说自己没出老千,就好像每一个罪犯都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一样。魏山岳没出千,杨林根本不信。

“那我的钱呢?”

杨林更在意的是自己刚刚被坑走的三十万。

他的钱,可以拿来花天酒地、会所嫩模,但决不能白白送给这帮人!

章疯子歉意一笑:“钱在马三河账上,光头强做不了主,我得去一趟市区,找马三河。天也不早了,杨先生要是累了,可以先回去。天亮之前,钱,一定回到您的账上!”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杨林和魏瑾瑜。

帮了人妹子这么大一忙,正是安抚佳人,俘获美人心的大好时机!现在又正好是大晚上,可以发生很多故事。

章疯子也是这么过来的,很懂。

杨林也深以为然,正准备带着魏家父女回去,可魏山岳却不乐意了。

“不行,他们还欠我两百万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