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7 19:02:37

这话一出,包厢里的空气瞬间凝固!

马三河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章老弟,你也是这一行的老人了。这里头什么规矩,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马三河坐在沙发上,眼睛眯起,透过无框眼镜,盯着章疯子:“还是说,你想带头,在我的地盘,坏我的规矩?”

两个大佬争锋相对,气势十足,光头强和王管事几个做手下的,全都噤若寒蝉,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杨林没想到章疯子态度这么强硬,虽然他能感觉得出,章疯子一直有意向他示好,可应该还不至于为了他跟马三河翻脸吧?

杨林想说就这么算了,但看章疯子那较真的样子,还是选择闭嘴看戏。

在他印象中,章疯子虽然外号叫疯子,但绝不是那种鲁莽和好面子的人。

他敢放话让马三河把钱吐出来,就一定有底牌才对。

“少他妈在老子面前扯你的狗屁规矩!”

章疯子一脸凶相,不屑的扫了马三河一眼:“别以为你心里那点小九九能瞒得过老子!怎么,儿子在国外赌钱输了,到这里捞钱给儿子擦屁股?”

听了这话,杨林眼神一动,多看了马三河两眼。

难怪难怪,我说呢,自己场子里有人出老千,按照规矩应该直接剁手指头才是。可马三河只是让人揍了魏山岳一顿,然后玩起了拿钱赎人的绑匪勾当!

本还以为是世道变了,人心变善良了。

原来是儿子在国外赌钱欠了一屁股债,需要捞钱去填那边的窟窿啊!

小算盘被一语道破,马三河也不恼,反倒笑了起来:“既然你都知道老哥我有难处,大家兄弟一场,又何必跟我较劲?”

说着,又看了看杨林:“再说了,连杨先生自己都不追究了,你一个作保的,急个什么?”

杨林不想把事情闹大,主动站出来:“章哥,要不就算了吧。这事儿本就是兄弟我理亏在先……”

话没说完,章疯子却抬手打断,表情认真:“杨兄弟,不是你章哥我好面子,非要闹个脸红脖子粗讨个说法。而是你在我手底下,被人坑去了三十万,雄爷那边,章哥没法交代!”

杨林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

章疯子口中所谓的“雄爷”,应该就是那天在赵叔办公室外见到的那个林方雄吧。

“等等,章老弟,你刚刚说什么?”

沙发上原本颇为得意的马三河,心里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章疯子,一脸的紧张:

“这事儿,雄爷也知道?”

“算了,既然马老板铁骨铮铮,不愿卖我姓章的面子。杨兄弟,咱们还是走吧!”

章疯子深知自己已经占据主动,瞥了一眼马三河,转身作势要走。

不得不说,章疯子这一波欲擒故纵玩得很溜,心虚的马三河立马坐不住了。

“别别别!”马三河赶紧起身,一把抓住章疯子的胳膊,一脸讨好的笑着:“章老弟——哦不,章哥,我喊你哥还不行吗?咱们兄弟十几年了,你可不能在这种时候,弃兄弟于不顾啊!”

“别介!这多没意思啊?马老板的为人谁不知道,娱乐城的金字招牌,凡事只讲个规矩,哪还有什么兄弟情面?”

章疯子昂起头冷笑,看也不看马三河。

马三河一脸尴尬,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全部出去。

一时间,包厢里只剩下马三河、章疯子、杨林和魏瑾瑜父女五个人。

“章哥,是老弟我一时鬼迷心窍,辜负了咱们俩的兄弟感情。这样,我在这,给章哥陪个不是。这杯,我干了!”

马三河往自己被子里倒了满满一杯红酒,一口气喝下。

章疯子冷哼一声,这才重新坐下。

马三河凑到章疯子身旁,讨好的笑着:“老章,杨先生这事儿,你给兄弟漏个口风?”

章疯子犹豫了一下,凑到马三河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说完后,马三河的表情立马变了,他先是看了看章疯子,见他表情认真,不像是开玩笑,这才终于相信。

一旁的杨林正在想章疯子到底跟马三河说了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马三河却已经起身,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红酒,然后朝着杨林这边走来。

“杨先生——哦不,杨少!”

马三河变脸速度那叫一个快,之前还装模作样端着架子,这会儿已经笑呵呵的喊人“杨少”了。

他很是亲热的拉着杨林的胳膊,拉着他坐到了沙发上,笑的嘴都合不拢:“杨少啊,实在是哥哥我眼拙,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老哥自罚一杯,被杨少赔个不是!”说完,马三河又将手中满满一杯红酒一口喝下,脸已经红了。

“杨少,你……不会怪老哥吧?”

杨林赶紧摆手:“不会不会!都是朋友!我怎么能怪马老哥呢!”

正所谓逢场作戏,全靠演技。尽管心里对这个坑了自己三十万的老王八蛋不是很爽,但表面上杨林还是一副“大家都是兄弟”的友好姿态。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这个社会的常态。生活中没那么多一言不合就不死不休的奇葩故事。

马三河态度的突然转变,让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几个人推杯换盏,有说有笑。

要不是有魏瑾瑜在,马三河都想喊几个美女过来烘托一下气氛。

没过多久,杨林婉拒了马三河“继续留下来玩一玩”的邀请,和章疯子魏瑾瑜几人走出了娱乐城大楼的门口。

刚走到门口,杨林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上显示收到了五十万的转账。

杨林抬起头看着马三河,眼神中有些不解。

自己明明只给他转了三十万啊,怎么退了五十万回来?

马三河客气的拍了拍杨林的胳膊:“今晚的事,是马哥不地道,不该向自己人下手。多出来的二十万,有十万是你老丈人的赌本,还有十万,就当老哥给杨少赔罪了!”

“马老哥你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客气了!”

杨林收起手机,被魏山岳坑走的十万失而复得,还多拿了十万,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真切了。

有句话说得好,越有钱的人,越在乎钱。

杨林现在就是这种心态。哪怕他不差钱,但白拿十万,他当然高兴。

至于魏山岳最初口中的两百万,根本没人在意。人马三河能把十万赌本退回来,已经是够给面子了。

告别马三河,谢过章疯子后,杨林开着奔驰,离开了西城区娱乐城。

魏瑾瑜和魏山岳坐在车后座,杨林需要先把魏山岳送去医院,简单处理一下脸上的伤,然后让他去照顾魏母。

车上,魏瑾瑜黑着脸,看着魏山岳:“那十万赌本,是怎么回事?”

刚刚马三河对杨林说的话,并没有避讳魏瑾瑜,她在一旁都听得清清楚楚。

自己家的情况,她很清楚,所有存款都拿去给妈妈治病了。她根本不相信,老爸能拿出十万块钱当赌本!

“额……这个……十万块它……”

魏山岳低着头,眼神躲闪,支支吾吾的半天,才看了看杨林,说道:“是老爸跟女婿借的!”

“女——”

见老爸还叫杨林女婿,魏瑾瑜俏脸通红,也不只是羞的还是气的。

“老妈还躺在病床上,你却跟人借钱拿去赌?你这样对得起我,对得起老妈吗?”魏瑾瑜眼眶含着泪,表情让人看着很是心疼。

魏山岳歪着脑袋,瓮声瓮气:“我不也是想着赢点钱,给你妈治病吗?谁知道……”

听到这,杨林也是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其实凭魏山岳的手段,赢个几十万回来,并不算难事。怪只怪,他犯了赌徒都会犯的通病——贪。

这才落得个如今的下场。

到了医院,杨林想陪魏瑾瑜一起上去看看魏母,但被魏瑾瑜拒绝了。

“很晚了,你帮的已经够多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魏瑾瑜看着杨林,疲惫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祈求。

杨林知道,这个女孩儿今晚在他面前暴露了太多的窘迫和软弱,要是他再深入了解下去,按照她骄傲的性格,以后在他面前,就难以自处了。

想到这,杨林没有坚持,安慰的笑了笑:“那我先走了。有事就打我电话。”

转过身刚走出去几步,身后传来了魏瑾瑜的声音。

“杨林!”

杨林转过身,看着她。

魏瑾瑜站在灯光与夜色的交界线上,精致的脸庞忽明忽暗。

“今晚,真的谢谢你!算上上次,我一共欠你两个人情。我……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看着眼前倔强的身影,杨林没有假惺惺的说没关系。

而是笑了笑:“好,我等你。”

骄傲的女孩儿需要的是尊重,而不是没来由的怜悯。

杨林也不是博爱的慈善家,做不到无私的去爱一个非亲非故的人。

如果非要杨林找一个理由,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不遗余力的去帮魏瑾瑜。

那么,或许是魏瑾瑜实在太漂亮了吧。

第23章 前倨后恭

这话一出,包厢里的空气瞬间凝固!

马三河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章老弟,你也是这一行的老人了。这里头什么规矩,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马三河坐在沙发上,眼睛眯起,透过无框眼镜,盯着章疯子:“还是说,你想带头,在我的地盘,坏我的规矩?”

两个大佬争锋相对,气势十足,光头强和王管事几个做手下的,全都噤若寒蝉,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杨林没想到章疯子态度这么强硬,虽然他能感觉得出,章疯子一直有意向他示好,可应该还不至于为了他跟马三河翻脸吧?

杨林想说就这么算了,但看章疯子那较真的样子,还是选择闭嘴看戏。

在他印象中,章疯子虽然外号叫疯子,但绝不是那种鲁莽和好面子的人。

他敢放话让马三河把钱吐出来,就一定有底牌才对。

“少他妈在老子面前扯你的狗屁规矩!”

章疯子一脸凶相,不屑的扫了马三河一眼:“别以为你心里那点小九九能瞒得过老子!怎么,儿子在国外赌钱输了,到这里捞钱给儿子擦屁股?”

听了这话,杨林眼神一动,多看了马三河两眼。

难怪难怪,我说呢,自己场子里有人出老千,按照规矩应该直接剁手指头才是。可马三河只是让人揍了魏山岳一顿,然后玩起了拿钱赎人的绑匪勾当!

本还以为是世道变了,人心变善良了。

原来是儿子在国外赌钱欠了一屁股债,需要捞钱去填那边的窟窿啊!

小算盘被一语道破,马三河也不恼,反倒笑了起来:“既然你都知道老哥我有难处,大家兄弟一场,又何必跟我较劲?”

说着,又看了看杨林:“再说了,连杨先生自己都不追究了,你一个作保的,急个什么?”

杨林不想把事情闹大,主动站出来:“章哥,要不就算了吧。这事儿本就是兄弟我理亏在先……”

话没说完,章疯子却抬手打断,表情认真:“杨兄弟,不是你章哥我好面子,非要闹个脸红脖子粗讨个说法。而是你在我手底下,被人坑去了三十万,雄爷那边,章哥没法交代!”

杨林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

章疯子口中所谓的“雄爷”,应该就是那天在赵叔办公室外见到的那个林方雄吧。

“等等,章老弟,你刚刚说什么?”

沙发上原本颇为得意的马三河,心里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章疯子,一脸的紧张:

“这事儿,雄爷也知道?”

“算了,既然马老板铁骨铮铮,不愿卖我姓章的面子。杨兄弟,咱们还是走吧!”

章疯子深知自己已经占据主动,瞥了一眼马三河,转身作势要走。

不得不说,章疯子这一波欲擒故纵玩得很溜,心虚的马三河立马坐不住了。

“别别别!”马三河赶紧起身,一把抓住章疯子的胳膊,一脸讨好的笑着:“章老弟——哦不,章哥,我喊你哥还不行吗?咱们兄弟十几年了,你可不能在这种时候,弃兄弟于不顾啊!”

“别介!这多没意思啊?马老板的为人谁不知道,娱乐城的金字招牌,凡事只讲个规矩,哪还有什么兄弟情面?”

章疯子昂起头冷笑,看也不看马三河。

马三河一脸尴尬,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全部出去。

一时间,包厢里只剩下马三河、章疯子、杨林和魏瑾瑜父女五个人。

“章哥,是老弟我一时鬼迷心窍,辜负了咱们俩的兄弟感情。这样,我在这,给章哥陪个不是。这杯,我干了!”

马三河往自己被子里倒了满满一杯红酒,一口气喝下。

章疯子冷哼一声,这才重新坐下。

马三河凑到章疯子身旁,讨好的笑着:“老章,杨先生这事儿,你给兄弟漏个口风?”

章疯子犹豫了一下,凑到马三河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说完后,马三河的表情立马变了,他先是看了看章疯子,见他表情认真,不像是开玩笑,这才终于相信。

一旁的杨林正在想章疯子到底跟马三河说了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马三河却已经起身,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红酒,然后朝着杨林这边走来。

“杨先生——哦不,杨少!”

马三河变脸速度那叫一个快,之前还装模作样端着架子,这会儿已经笑呵呵的喊人“杨少”了。

他很是亲热的拉着杨林的胳膊,拉着他坐到了沙发上,笑的嘴都合不拢:“杨少啊,实在是哥哥我眼拙,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老哥自罚一杯,被杨少赔个不是!”说完,马三河又将手中满满一杯红酒一口喝下,脸已经红了。

“杨少,你……不会怪老哥吧?”

杨林赶紧摆手:“不会不会!都是朋友!我怎么能怪马老哥呢!”

正所谓逢场作戏,全靠演技。尽管心里对这个坑了自己三十万的老王八蛋不是很爽,但表面上杨林还是一副“大家都是兄弟”的友好姿态。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这个社会的常态。生活中没那么多一言不合就不死不休的奇葩故事。

马三河态度的突然转变,让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几个人推杯换盏,有说有笑。

要不是有魏瑾瑜在,马三河都想喊几个美女过来烘托一下气氛。

没过多久,杨林婉拒了马三河“继续留下来玩一玩”的邀请,和章疯子魏瑾瑜几人走出了娱乐城大楼的门口。

刚走到门口,杨林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上显示收到了五十万的转账。

杨林抬起头看着马三河,眼神中有些不解。

自己明明只给他转了三十万啊,怎么退了五十万回来?

马三河客气的拍了拍杨林的胳膊:“今晚的事,是马哥不地道,不该向自己人下手。多出来的二十万,有十万是你老丈人的赌本,还有十万,就当老哥给杨少赔罪了!”

“马老哥你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客气了!”

杨林收起手机,被魏山岳坑走的十万失而复得,还多拿了十万,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真切了。

有句话说得好,越有钱的人,越在乎钱。

杨林现在就是这种心态。哪怕他不差钱,但白拿十万,他当然高兴。

至于魏山岳最初口中的两百万,根本没人在意。人马三河能把十万赌本退回来,已经是够给面子了。

告别马三河,谢过章疯子后,杨林开着奔驰,离开了西城区娱乐城。

魏瑾瑜和魏山岳坐在车后座,杨林需要先把魏山岳送去医院,简单处理一下脸上的伤,然后让他去照顾魏母。

车上,魏瑾瑜黑着脸,看着魏山岳:“那十万赌本,是怎么回事?”

刚刚马三河对杨林说的话,并没有避讳魏瑾瑜,她在一旁都听得清清楚楚。

自己家的情况,她很清楚,所有存款都拿去给妈妈治病了。她根本不相信,老爸能拿出十万块钱当赌本!

“额……这个……十万块它……”

魏山岳低着头,眼神躲闪,支支吾吾的半天,才看了看杨林,说道:“是老爸跟女婿借的!”

“女——”

见老爸还叫杨林女婿,魏瑾瑜俏脸通红,也不只是羞的还是气的。

“老妈还躺在病床上,你却跟人借钱拿去赌?你这样对得起我,对得起老妈吗?”魏瑾瑜眼眶含着泪,表情让人看着很是心疼。

魏山岳歪着脑袋,瓮声瓮气:“我不也是想着赢点钱,给你妈治病吗?谁知道……”

听到这,杨林也是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其实凭魏山岳的手段,赢个几十万回来,并不算难事。怪只怪,他犯了赌徒都会犯的通病——贪。

这才落得个如今的下场。

到了医院,杨林想陪魏瑾瑜一起上去看看魏母,但被魏瑾瑜拒绝了。

“很晚了,你帮的已经够多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魏瑾瑜看着杨林,疲惫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祈求。

杨林知道,这个女孩儿今晚在他面前暴露了太多的窘迫和软弱,要是他再深入了解下去,按照她骄傲的性格,以后在他面前,就难以自处了。

想到这,杨林没有坚持,安慰的笑了笑:“那我先走了。有事就打我电话。”

转过身刚走出去几步,身后传来了魏瑾瑜的声音。

“杨林!”

杨林转过身,看着她。

魏瑾瑜站在灯光与夜色的交界线上,精致的脸庞忽明忽暗。

“今晚,真的谢谢你!算上上次,我一共欠你两个人情。我……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看着眼前倔强的身影,杨林没有假惺惺的说没关系。

而是笑了笑:“好,我等你。”

骄傲的女孩儿需要的是尊重,而不是没来由的怜悯。

杨林也不是博爱的慈善家,做不到无私的去爱一个非亲非故的人。

如果非要杨林找一个理由,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不遗余力的去帮魏瑾瑜。

那么,或许是魏瑾瑜实在太漂亮了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