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4 23:59:24

明然此时要赶紧去寻找到那一对母子,因为此前师父立下过宗旨:张家道士是来度化厉鬼的,虽然鬼的话不可信,但他们也有难言之隐,对于无法超度的,则送入地狱,如果两者都不行的,一心只想要结果人性命的,才将其打的魂飞魄散。明然正是抱着这种心态,想都没想,余天,走!咱们先去三轩村找一个落脚的地方,然后再去找那一个道士。

余天也没有吭声,默默地跟在明然的身后,心想:老张这次可真是下定决心了,真是志气方刚,我们茅山宗的有些子弟还不如他呢!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到了村子的时候,晚霞已经遍布整个村子,显得金光闪闪的,虽然这个时候人烟稀少,但是看样子每个家都是灯火通明的,说明这个村子的条件还算是不错的。

明然他们先在村子的四周布置了金锁符,这是一种高级镇灵符,用来封闭煞场的,而且遁地术什么的都不能用,防止人逃跑。分别在村子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杨树,榆树,柳树和梧桐树上贴了一张,明然就问:余大哥,这个人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我们怎么找?

余天说:等等,别急,我用一个纸人试探一下。说罢,余天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箓,念了一个法决:冥冥离火,无尊至上,茅山子弟……纸人追魂!那一道符箓化作了一个白色的纸人飞了出去,明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方法,因为他修炼这么多年来都是使用的张家的独门武功和道法,和外道是不一样的。

大概过了几分钟后,余天眼前一亮:有了,在村子的东北角的一处破庙中,那里有一个法阵。离咱们不是很远!明然听了后,直接拿出阴阳扇跑了过去,余天紧随其后,手里也拿着风雷剑。

到了一处破庙后,明然感觉到这里有一个强大的气息,但当时也没有多想,直接破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堆堆的铜钱和红色的丝线,左边是用锁链勾住的母子二人,而且灵体上用红线捆着,龇牙咧嘴的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右边是一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老道,看样子他是准备用铜钱施法将那对母子炼化成阴魂,然后勾取阳人的魂魄,为自己所用,并且施加浓重的怨气,还好明然他们来的及时。

那老者看起来也很震惊,没想到有人破了他的阵法,一看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心里更加感到疑惑,你们,是什么人?竟然能够破了我精心布置的大法?明然愤怒的说:你这可恨的老道!竟然用一对母子的灵体做魂煞!准备受死吧!直接拿着阴阳扇冲了过去,那老道见明然来势汹汹,连忙拿出一根棍子来抵挡,两人刚一交手,明然大惊,没想到这老道如此厉害,这棍子虽然比较短,但是上面的符文让人生畏,看起来是一件不错的法器。那老道来了自信,施加了全身精力来对付明然。

两个人上蹿下跳的,打斗的快要把破庙掀翻了,明然觉得有些吃力了,他觉得这个老道不简单,和风诀道长的道行差不多,比自己高了好几等,老道看起来年纪大,但是论武功,比明然高了许多,尤其是反应力,明然一扇子下去,那老道很轻松就躲开了,老道冷笑的说:小子,你这个法器看起来很好,但你没有用到精髓,打扰到了我练就阴魂大法,你就准备受死吧!

老道暴喝一声,然后朝明然头上重重的打了下去,明然拿阴阳剑硬生生的接下来这一剑,然后全身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力,无数道灵力打在自己身上,明然感觉一列火车撞到自己了一样,向后退了好几米,而且手臂上被划出了一道口子,火辣辣的疼,还有鲜血滴出,明然顾不得包扎伤口,阴阳无极,道法乾坤,天罡地煞……八卦飞剑!从剑身上又凭空多出来六把小剑,朝那老道飞去。

老道并没有慌张,朝着剑的方向打出一道符箓,那几把剑就消失了,明然更加着急了,这么长时间了,没有拿下这个老道,还有余天去哪了,怎么没见他人呢?因为前几次消耗精血力量过多,明然不能发动坤阳剑的招数,否则身体会大打折扣的。

看样子你快要顶不住了,等着做我的魂煞吧!老道狂笑了几声,朝着明然扑过来,明然没办法,只能接下来这当头一棍,瞬间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传遍明然手臂上,感觉整个手臂已经发麻了,他没有撑住,飞了出去,嘴角淌着血,明然此时感觉全身骨头都快要散架了。在这之前,没有想到这个老道这么厉害,眼睛里模模糊糊的看着老道冷笑的朝这边走来,难道自己就要死了?就这么被人做成魂煞?

就在那老道准备一棍子下去的时候,一道木尺飞了进来,打在老道的手腕上,疼的他啊啊大叫,谁!给我出来!竟然敢暗伤本道主!明然也迷迷糊糊看到了这一幕,难道是余天?但是那是一个和尺子一样的东西呀?

修炼邪术,残害性命,我今天就来会会你这老道!明然听到了一个陌生但是气势磅礴的声音,感觉此人虽然来路不明,但是道行估计很高。然后就听见了尺子和木棍碰撞的声音,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和风声,明然此时还听见了那老道的声音:臭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们之间没完!

明然想去看看那个人是谁,无奈自己伤的太重,就看到一个黑糊糊的人影走过来,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过了一天,明然被人叫醒了,一看是余天,好啊,余天,我在和那老道交战的时候,你怎么没来帮我?余天紧张的说:那时候我实在没跟上你,你进去后,我发现了这里的法阵,当时我解不开这个法阵,所以本来要去找帮手,但是看见有一个貌似农夫的人,经过的时候,我没有理他,但他竟然说出了法阵的名字!我意识到这是一位来历不凡的人,赶紧带他去破解了阵法,问他姓名,他只说了他姓郑,道号悟元子,然后就说明然你有危险,他能感觉得到,说完就去救你了,然后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他把你抱了出来,当时你处于昏迷,身上好几道伤口,还是那位郑氏给了我几颗药,给你服了下去,之后我本来打算向他道谢,结果他就走了,我也没有注意到他什么时候走的,真的,说实话,那个人很厉害,

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个老道打回老家了,他当时没让我去,他说一个人就够了,人多反倒不好,我就没有去。

明然在听完余天讲述后,回想着自己所经历的,和老道打斗过程中,那个棍子比王叔的风文棍还厉害,自己差点就没了,但是那位高手也挺厉害,那把尺子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如果不是他,我估计现在已经在阎王爷那里喝茶了。话说回来,这个高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出手相助,而且只留下了一个姓,道号,其余什么都不知道,我总感觉将来还会再一次见到他,总之,我这几天先休息,那老道实力太强,耗费了我许多精力,恢复重要,才是根本的,然后还需要和余天一起去捉鬼呢。

明然便又服了一颗自家的丹药,然后在那之后,他整个人的道行就差不多恢复了,但是他仍然惦记着那位高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现在的他,任然不知道。

明然!你快过来,我们茅山又发生大事了!

第9章 神人相助

明然此时要赶紧去寻找到那一对母子,因为此前师父立下过宗旨:张家道士是来度化厉鬼的,虽然鬼的话不可信,但他们也有难言之隐,对于无法超度的,则送入地狱,如果两者都不行的,一心只想要结果人性命的,才将其打的魂飞魄散。明然正是抱着这种心态,想都没想,余天,走!咱们先去三轩村找一个落脚的地方,然后再去找那一个道士。

余天也没有吭声,默默地跟在明然的身后,心想:老张这次可真是下定决心了,真是志气方刚,我们茅山宗的有些子弟还不如他呢!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到了村子的时候,晚霞已经遍布整个村子,显得金光闪闪的,虽然这个时候人烟稀少,但是看样子每个家都是灯火通明的,说明这个村子的条件还算是不错的。

明然他们先在村子的四周布置了金锁符,这是一种高级镇灵符,用来封闭煞场的,而且遁地术什么的都不能用,防止人逃跑。分别在村子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杨树,榆树,柳树和梧桐树上贴了一张,明然就问:余大哥,这个人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我们怎么找?

余天说:等等,别急,我用一个纸人试探一下。说罢,余天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箓,念了一个法决:冥冥离火,无尊至上,茅山子弟……纸人追魂!那一道符箓化作了一个白色的纸人飞了出去,明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方法,因为他修炼这么多年来都是使用的张家的独门武功和道法,和外道是不一样的。

大概过了几分钟后,余天眼前一亮:有了,在村子的东北角的一处破庙中,那里有一个法阵。离咱们不是很远!明然听了后,直接拿出阴阳扇跑了过去,余天紧随其后,手里也拿着风雷剑。

到了一处破庙后,明然感觉到这里有一个强大的气息,但当时也没有多想,直接破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堆堆的铜钱和红色的丝线,左边是用锁链勾住的母子二人,而且灵体上用红线捆着,龇牙咧嘴的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右边是一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老道,看样子他是准备用铜钱施法将那对母子炼化成阴魂,然后勾取阳人的魂魄,为自己所用,并且施加浓重的怨气,还好明然他们来的及时。

那老者看起来也很震惊,没想到有人破了他的阵法,一看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心里更加感到疑惑,你们,是什么人?竟然能够破了我精心布置的大法?明然愤怒的说:你这可恨的老道!竟然用一对母子的灵体做魂煞!准备受死吧!直接拿着阴阳扇冲了过去,那老道见明然来势汹汹,连忙拿出一根棍子来抵挡,两人刚一交手,明然大惊,没想到这老道如此厉害,这棍子虽然比较短,但是上面的符文让人生畏,看起来是一件不错的法器。那老道来了自信,施加了全身精力来对付明然。

两个人上蹿下跳的,打斗的快要把破庙掀翻了,明然觉得有些吃力了,他觉得这个老道不简单,和风诀道长的道行差不多,比自己高了好几等,老道看起来年纪大,但是论武功,比明然高了许多,尤其是反应力,明然一扇子下去,那老道很轻松就躲开了,老道冷笑的说:小子,你这个法器看起来很好,但你没有用到精髓,打扰到了我练就阴魂大法,你就准备受死吧!

老道暴喝一声,然后朝明然头上重重的打了下去,明然拿阴阳剑硬生生的接下来这一剑,然后全身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力,无数道灵力打在自己身上,明然感觉一列火车撞到自己了一样,向后退了好几米,而且手臂上被划出了一道口子,火辣辣的疼,还有鲜血滴出,明然顾不得包扎伤口,阴阳无极,道法乾坤,天罡地煞……八卦飞剑!从剑身上又凭空多出来六把小剑,朝那老道飞去。

老道并没有慌张,朝着剑的方向打出一道符箓,那几把剑就消失了,明然更加着急了,这么长时间了,没有拿下这个老道,还有余天去哪了,怎么没见他人呢?因为前几次消耗精血力量过多,明然不能发动坤阳剑的招数,否则身体会大打折扣的。

看样子你快要顶不住了,等着做我的魂煞吧!老道狂笑了几声,朝着明然扑过来,明然没办法,只能接下来这当头一棍,瞬间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传遍明然手臂上,感觉整个手臂已经发麻了,他没有撑住,飞了出去,嘴角淌着血,明然此时感觉全身骨头都快要散架了。在这之前,没有想到这个老道这么厉害,眼睛里模模糊糊的看着老道冷笑的朝这边走来,难道自己就要死了?就这么被人做成魂煞?

就在那老道准备一棍子下去的时候,一道木尺飞了进来,打在老道的手腕上,疼的他啊啊大叫,谁!给我出来!竟然敢暗伤本道主!明然也迷迷糊糊看到了这一幕,难道是余天?但是那是一个和尺子一样的东西呀?

修炼邪术,残害性命,我今天就来会会你这老道!明然听到了一个陌生但是气势磅礴的声音,感觉此人虽然来路不明,但是道行估计很高。然后就听见了尺子和木棍碰撞的声音,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和风声,明然此时还听见了那老道的声音:臭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们之间没完!

明然想去看看那个人是谁,无奈自己伤的太重,就看到一个黑糊糊的人影走过来,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过了一天,明然被人叫醒了,一看是余天,好啊,余天,我在和那老道交战的时候,你怎么没来帮我?余天紧张的说:那时候我实在没跟上你,你进去后,我发现了这里的法阵,当时我解不开这个法阵,所以本来要去找帮手,但是看见有一个貌似农夫的人,经过的时候,我没有理他,但他竟然说出了法阵的名字!我意识到这是一位来历不凡的人,赶紧带他去破解了阵法,问他姓名,他只说了他姓郑,道号悟元子,然后就说明然你有危险,他能感觉得到,说完就去救你了,然后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他把你抱了出来,当时你处于昏迷,身上好几道伤口,还是那位郑氏给了我几颗药,给你服了下去,之后我本来打算向他道谢,结果他就走了,我也没有注意到他什么时候走的,真的,说实话,那个人很厉害,

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个老道打回老家了,他当时没让我去,他说一个人就够了,人多反倒不好,我就没有去。

明然在听完余天讲述后,回想着自己所经历的,和老道打斗过程中,那个棍子比王叔的风文棍还厉害,自己差点就没了,但是那位高手也挺厉害,那把尺子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如果不是他,我估计现在已经在阎王爷那里喝茶了。话说回来,这个高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出手相助,而且只留下了一个姓,道号,其余什么都不知道,我总感觉将来还会再一次见到他,总之,我这几天先休息,那老道实力太强,耗费了我许多精力,恢复重要,才是根本的,然后还需要和余天一起去捉鬼呢。

明然便又服了一颗自家的丹药,然后在那之后,他整个人的道行就差不多恢复了,但是他仍然惦记着那位高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现在的他,任然不知道。

明然!你快过来,我们茅山又发生大事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