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09:01:47

“有这等事?”谷兴德饶有兴趣地看着雷于明,问了一句。

这件事就算雷于明不说,明日就能传到他们耳中,那些卫兵当时就在不远处站着,看的一清二楚。

所以此时雷于明也不藏掖,简单讲此时说了一下,重点还是落在沈琳身上。

“所以呢?你是什么意思?”

谷兴德拔下桌上的刀子,继续把玩。

“哼!既然谷团长捉摸不透,雷某就告辞了。”雷于明冷哼一声,起身说:“就怕到了那个时候,谷团长的日子也不好过!”

说罢,就抬腿向着门口走去,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

“雷团长莫气,小烟给团长再捏捏肩。”

小烟原是不知所措,却看到谷兴德的眼神,心中自有玲珑的她,顿时领会他的意思,连忙出声抬手拂了拂雷于明的肩膀。

另一只手也悄然扶住了他的胳膊。

胸前那团柔软若有若无地在他胳膊上磨蹭,声音也娇柔起来。

雷于明顿住脚步,头也不回地说:“谷团长又琢磨透了?”

“我想了想,确实是你说的这么个理。”谷兴德舌头舔着刀刃,嘿嘿笑道:“雷团长坐下说。”

“哼。”雷于明再哼一声,转身在小烟的扶持下,重新落座。

“雷团长是在担心陆毅势大吧?”谷兴德眼神不时从刀刃上挪到雷于明的脸上,出言试探。

“往明了说,如果陆毅的势力伸到研究领域去,首长的心自然会往上面他那里偏。首长对研究领域的重视,你我二人可是看得清楚。”雷于明喝了一口茶,又说:“我们与陆毅不和,如果他得势,咱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谷兴德将刀狠狠插在桌面上,然后起身来到雷于明身边,挥手让小烟退下,这才说:“陆毅一直想要废除军团制。虽然被大部分军团长联名反对而作罢,但是他的心一直没死。而且最近我发现首长暗地里有什么动作。”

“你也察觉到了?”

“能坐在这个位子上,除了陆毅那个憨憨,谁不是精明蛋?这点风向都察觉不到,不如早点喂丧尸!”谷兴德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摇着头说。

“那你有没有什么对策?”

“雷团长既然找到我,想来心中已经有了腹稿。”谷兴德闻言,提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慢悠悠地说。

雷玉明心中冷笑,脸上却不表现出来,压低声音说:“陆毅此次与别的基地接触,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世事难料,如果不小心死在丧尸手里,确实是让人惋惜啊。”

“你是想在基地外埋伏他?”

谷兴德眼神一闪,同样压低声音说。

他没有料到,雷于明心这般狠,竟然想要在外伏击,让陆毅死于尸口。

“你怕了?”

雷于明仿佛察觉到了谷兴德的迟疑,声音中的寒气重了几分。

“如果东窗事发,以首长的手段,咱们可没有任何的活路可走,你想清楚了?”

谷兴德见他察觉,不再掩饰,说出了自己的为何迟疑。

“如果我有完全……”

砰——

就在雷于明低语时,房门发出轻轻的敲击声。

两人话语一听,脸上的表情一收,一脸笑意,就像是两个相交甚好的老友,在平常的交谈。

“进。”

小烟推开门,款款走来,脸上带着异样的神色,来到谷兴德身后,看了一眼雷于明,这才俯身贴耳,在谷兴德耳边低语。

“什么!?”谷兴德一把将杯子拍在桌上,哗啦碎成几片,窝在手中,咔咔作响。

“你下去吧,让全力治疗!”

谷兴德听完小烟的话,满脸阴翳,克制着自己的怒火,对着小烟挥了挥手。

对面的雷于明心中却在猜测,发生了何事,会让他这般动怒,如此失态可不像他。

当小烟重新拉上门,两人气氛渐渐凝固,没有人率先开口。

半刻之后,谷兴德突然嗤嗤一笑,说:“雷团长真是沉得住气。”

“你想让我知道自然会说,你不想让我知道,我自然不会问。”雷于明悠哉地端起茶杯,象征性地吹了吹。

“飞虎被打成了重伤!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子!叫郑飞!”

说这句话的时候,谷兴德竟然脸上带着笑容,但是牙关紧咬着,脸上的肌肉抖动。

“哦?既然这样,谷团长不如先听听我的计划。”

“你说。”

“这件事还得从陆毅和郑飞两人之间的情谊说起……”

淡淡的低语从房间内响起,知道半个小时后,两人才突然相视而笑。

“哈哈,雷团长高明,这个计划确实天衣无缝!只要成功,没有人能查到咱们的头上!”谷兴德带着了然的神色。

雷于明风轻云淡地呵呵两声,再喝了口茶,才说:“有些漏洞还是谷团长帮我补全,谷团长果然心细如发,实至名归。”

聊完了正事,两人再闲聊两句,收了尾,临了雷于明又提了一句:“那个重要的专家脸蛋不光好看,身材也好,脾气火爆,是个小辣椒,不知道谷团长有没有想法呀?嘿嘿。”

“真的?”谷兴德脸上露出邪淫笑容。

“那是自然。”雷于明起身,抬步说:“今日多谢款待,告辞了。”

“雷团长请。”

谷兴德见他要走,这次也不挽留,起身伸手。往外送了几步,才唤来小烟送客。

等小烟再入房门时,谷兴德已经坐在了老板椅上,双手交叉,撑着下巴,独自沉思。

“小烟,飞虎怎么样?”

“只是昏迷,没有性命之忧。”小烟莲步轻移,挪到了他的身边,蹲下身子,在他腿上揉捏,也仅止于此,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雷于明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你能体味?”

“团长,你们两个也不过是目标相同的暂时联合罢了,解决掉陆毅之后。下一个就是转头对付你了!”小烟没有抬头,只是淡淡地说。

“扳倒我对他有什么好处?”

“团长,您念旧情,甘愿辅佐首长,可别人就不一定了。”

“你是说……”谷兴德眼中神采一闪,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脸上不由地露出不屑的笑容,说:“胃口太大会撑破肚皮。”

“团长您的意思是……”

“没什么。”谷兴德在她并不好看的脸上一摸,说:“去看看飞虎。”

……

中心大楼内。

那个威严的男子,端坐在桌前,审批着文件。

良久之后,才抬起头,微微晃了下脖子,缓解脖颈处的疼痛。

看着眼前几页纸上的报告,又陷入了沉思。

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嘴里低声嘀咕:“怪兽?异兽?亦或者是邪物?无论是什么,只要威胁到基地,那就必须清除。情报还不清楚,只能暂且继续派兵探查。”

手指点在桌上,随即提起笔,继续审批文件。

……

中心区研究所内。

沈琳半个小时前就已经停下了研究,被房承言拉到了另一间实验室内。

两个人站在一个桌子前,端详其上的一块腐肉,良久没有言语。

“有没有什么发现?”房承言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外边看没有任何异常,需要对它进行微观分析。”

沈琳看着这块拳头大小的腐肉,咬着拇指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对于这块腐肉这么重视,但应该有他们的道理。还是分析看吧。”

说完,沈琳抽出一把小刀,带上手套,刀刃轻轻划上了腐肉。

“很坚韧。”她一边说着,一边加大力道,肉块划开一道口子,伤口处黑色的纹路清晰可见。

一小块腐肉被沈琳方入试管中,转身拿起一瓶试剂,一点点倒入试管中,轻轻摇晃两下,将试管放进了试管架中。

“取些粘膜观察微观现象。”

沈琳捏起一片玻璃片,将刀上的粘液抹在玻璃片上,转身就要往显微镜前走去。却被房承言叫住。

“沈博士,看!”

她疑惑回头,却看到房承言一脸惊喜,趴伏在桌上,近距离盯着那块腐肉。

视线从房承言身上转移到了腐肉上,沈琳的眼中迸发出光彩。

那块腐肉原本被自己切除的一小片伤口,在这两三分钟内,愈合了小半。

“它在自愈!”

沈琳惊叫一声,一脸狂热地趴在桌上,紧紧盯着眼前的腐肉,像是看到了美味的食物,眼中冒着星光。

“为什么会这样?这块肉那里来的?”沈琳转头扯着房承言的袖子,急匆匆地问道。

“不知道,只知道是从雨薇市抢夺回来的。”

“是丧尸的吗?不可能!”沈琳支起身子,皱着眉说:“按理说丧尸的身体不可能出现这种状况,即便是新感染的丧尸,也不会出现这种自愈现象!更加让人困惑的是,这只是一块腐肉!并不是生物的主体!”

沈琳踱着步子,来回在实验室走动,眼神却始终盯着这块肉。

察觉到时间差不多时,两步走到实验台前,提出试管,放进了分析机中。

那块玻璃片,也被她放在了显微镜下。

眼睛缓缓移动到目镜中时,房承言也站在了她的身边,有些期待地说:

“希望这块肉能够给我们惊喜!”

第五十九章 谋划

“有这等事?”谷兴德饶有兴趣地看着雷于明,问了一句。

这件事就算雷于明不说,明日就能传到他们耳中,那些卫兵当时就在不远处站着,看的一清二楚。

所以此时雷于明也不藏掖,简单讲此时说了一下,重点还是落在沈琳身上。

“所以呢?你是什么意思?”

谷兴德拔下桌上的刀子,继续把玩。

“哼!既然谷团长捉摸不透,雷某就告辞了。”雷于明冷哼一声,起身说:“就怕到了那个时候,谷团长的日子也不好过!”

说罢,就抬腿向着门口走去,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

“雷团长莫气,小烟给团长再捏捏肩。”

小烟原是不知所措,却看到谷兴德的眼神,心中自有玲珑的她,顿时领会他的意思,连忙出声抬手拂了拂雷于明的肩膀。

另一只手也悄然扶住了他的胳膊。

胸前那团柔软若有若无地在他胳膊上磨蹭,声音也娇柔起来。

雷于明顿住脚步,头也不回地说:“谷团长又琢磨透了?”

“我想了想,确实是你说的这么个理。”谷兴德舌头舔着刀刃,嘿嘿笑道:“雷团长坐下说。”

“哼。”雷于明再哼一声,转身在小烟的扶持下,重新落座。

“雷团长是在担心陆毅势大吧?”谷兴德眼神不时从刀刃上挪到雷于明的脸上,出言试探。

“往明了说,如果陆毅的势力伸到研究领域去,首长的心自然会往上面他那里偏。首长对研究领域的重视,你我二人可是看得清楚。”雷于明喝了一口茶,又说:“我们与陆毅不和,如果他得势,咱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谷兴德将刀狠狠插在桌面上,然后起身来到雷于明身边,挥手让小烟退下,这才说:“陆毅一直想要废除军团制。虽然被大部分军团长联名反对而作罢,但是他的心一直没死。而且最近我发现首长暗地里有什么动作。”

“你也察觉到了?”

“能坐在这个位子上,除了陆毅那个憨憨,谁不是精明蛋?这点风向都察觉不到,不如早点喂丧尸!”谷兴德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摇着头说。

“那你有没有什么对策?”

“雷团长既然找到我,想来心中已经有了腹稿。”谷兴德闻言,提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慢悠悠地说。

雷玉明心中冷笑,脸上却不表现出来,压低声音说:“陆毅此次与别的基地接触,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世事难料,如果不小心死在丧尸手里,确实是让人惋惜啊。”

“你是想在基地外埋伏他?”

谷兴德眼神一闪,同样压低声音说。

他没有料到,雷于明心这般狠,竟然想要在外伏击,让陆毅死于尸口。

“你怕了?”

雷于明仿佛察觉到了谷兴德的迟疑,声音中的寒气重了几分。

“如果东窗事发,以首长的手段,咱们可没有任何的活路可走,你想清楚了?”

谷兴德见他察觉,不再掩饰,说出了自己的为何迟疑。

“如果我有完全……”

砰——

就在雷于明低语时,房门发出轻轻的敲击声。

两人话语一听,脸上的表情一收,一脸笑意,就像是两个相交甚好的老友,在平常的交谈。

“进。”

小烟推开门,款款走来,脸上带着异样的神色,来到谷兴德身后,看了一眼雷于明,这才俯身贴耳,在谷兴德耳边低语。

“什么!?”谷兴德一把将杯子拍在桌上,哗啦碎成几片,窝在手中,咔咔作响。

“你下去吧,让全力治疗!”

谷兴德听完小烟的话,满脸阴翳,克制着自己的怒火,对着小烟挥了挥手。

对面的雷于明心中却在猜测,发生了何事,会让他这般动怒,如此失态可不像他。

当小烟重新拉上门,两人气氛渐渐凝固,没有人率先开口。

半刻之后,谷兴德突然嗤嗤一笑,说:“雷团长真是沉得住气。”

“你想让我知道自然会说,你不想让我知道,我自然不会问。”雷于明悠哉地端起茶杯,象征性地吹了吹。

“飞虎被打成了重伤!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子!叫郑飞!”

说这句话的时候,谷兴德竟然脸上带着笑容,但是牙关紧咬着,脸上的肌肉抖动。

“哦?既然这样,谷团长不如先听听我的计划。”

“你说。”

“这件事还得从陆毅和郑飞两人之间的情谊说起……”

淡淡的低语从房间内响起,知道半个小时后,两人才突然相视而笑。

“哈哈,雷团长高明,这个计划确实天衣无缝!只要成功,没有人能查到咱们的头上!”谷兴德带着了然的神色。

雷于明风轻云淡地呵呵两声,再喝了口茶,才说:“有些漏洞还是谷团长帮我补全,谷团长果然心细如发,实至名归。”

聊完了正事,两人再闲聊两句,收了尾,临了雷于明又提了一句:“那个重要的专家脸蛋不光好看,身材也好,脾气火爆,是个小辣椒,不知道谷团长有没有想法呀?嘿嘿。”

“真的?”谷兴德脸上露出邪淫笑容。

“那是自然。”雷于明起身,抬步说:“今日多谢款待,告辞了。”

“雷团长请。”

谷兴德见他要走,这次也不挽留,起身伸手。往外送了几步,才唤来小烟送客。

等小烟再入房门时,谷兴德已经坐在了老板椅上,双手交叉,撑着下巴,独自沉思。

“小烟,飞虎怎么样?”

“只是昏迷,没有性命之忧。”小烟莲步轻移,挪到了他的身边,蹲下身子,在他腿上揉捏,也仅止于此,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雷于明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你能体味?”

“团长,你们两个也不过是目标相同的暂时联合罢了,解决掉陆毅之后。下一个就是转头对付你了!”小烟没有抬头,只是淡淡地说。

“扳倒我对他有什么好处?”

“团长,您念旧情,甘愿辅佐首长,可别人就不一定了。”

“你是说……”谷兴德眼中神采一闪,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脸上不由地露出不屑的笑容,说:“胃口太大会撑破肚皮。”

“团长您的意思是……”

“没什么。”谷兴德在她并不好看的脸上一摸,说:“去看看飞虎。”

……

中心大楼内。

那个威严的男子,端坐在桌前,审批着文件。

良久之后,才抬起头,微微晃了下脖子,缓解脖颈处的疼痛。

看着眼前几页纸上的报告,又陷入了沉思。

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嘴里低声嘀咕:“怪兽?异兽?亦或者是邪物?无论是什么,只要威胁到基地,那就必须清除。情报还不清楚,只能暂且继续派兵探查。”

手指点在桌上,随即提起笔,继续审批文件。

……

中心区研究所内。

沈琳半个小时前就已经停下了研究,被房承言拉到了另一间实验室内。

两个人站在一个桌子前,端详其上的一块腐肉,良久没有言语。

“有没有什么发现?”房承言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外边看没有任何异常,需要对它进行微观分析。”

沈琳看着这块拳头大小的腐肉,咬着拇指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对于这块腐肉这么重视,但应该有他们的道理。还是分析看吧。”

说完,沈琳抽出一把小刀,带上手套,刀刃轻轻划上了腐肉。

“很坚韧。”她一边说着,一边加大力道,肉块划开一道口子,伤口处黑色的纹路清晰可见。

一小块腐肉被沈琳方入试管中,转身拿起一瓶试剂,一点点倒入试管中,轻轻摇晃两下,将试管放进了试管架中。

“取些粘膜观察微观现象。”

沈琳捏起一片玻璃片,将刀上的粘液抹在玻璃片上,转身就要往显微镜前走去。却被房承言叫住。

“沈博士,看!”

她疑惑回头,却看到房承言一脸惊喜,趴伏在桌上,近距离盯着那块腐肉。

视线从房承言身上转移到了腐肉上,沈琳的眼中迸发出光彩。

那块腐肉原本被自己切除的一小片伤口,在这两三分钟内,愈合了小半。

“它在自愈!”

沈琳惊叫一声,一脸狂热地趴在桌上,紧紧盯着眼前的腐肉,像是看到了美味的食物,眼中冒着星光。

“为什么会这样?这块肉那里来的?”沈琳转头扯着房承言的袖子,急匆匆地问道。

“不知道,只知道是从雨薇市抢夺回来的。”

“是丧尸的吗?不可能!”沈琳支起身子,皱着眉说:“按理说丧尸的身体不可能出现这种状况,即便是新感染的丧尸,也不会出现这种自愈现象!更加让人困惑的是,这只是一块腐肉!并不是生物的主体!”

沈琳踱着步子,来回在实验室走动,眼神却始终盯着这块肉。

察觉到时间差不多时,两步走到实验台前,提出试管,放进了分析机中。

那块玻璃片,也被她放在了显微镜下。

眼睛缓缓移动到目镜中时,房承言也站在了她的身边,有些期待地说:

“希望这块肉能够给我们惊喜!”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