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23:39:55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西装男子突然沉默了,略有些僵硬的脸庞虽然还有挣扎的痕迹。

“你不是来杀我的?”西装男看着麦克斯抱迟疑态度询问道。

“如果我想的话,但我现在只想好好赏你一拳。”麦克斯低声说道。

西装男从地上爬了起来,是摸索着墙壁上的蒸汽管道起来的。

“我这是正经生意好吗?这位老成的年轻人。”凭借这打火机的火光,西装男勉强看清楚了这个把他摁在地上的男人,或许说是自作自受。

“根本没有新型芯片这么一说。”麦克斯反驳道。

“这就是你坐在咖啡馆一边看着上个月的报纸一边观察我的理由吗?”西装男整了整衣领,蓝色的西装和领口到处都是灰尘,还有污水水渍。

“你认识陈?别告诉我不认识,除非你真的想去见上帝。”麦克斯猛然抓起他的衣领问道。

“放开我,你这没教养的蠢男人!”西装男推了麦克斯一把反而把自己给推到了,一屁股坐在水坑里,溅起了水花。

男子疼的叫了一声:“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贩卖了所谓的AIC芯片,赚钱的买卖我当然珍惜了。”西装男懊恼着说道,今天的坏事全被他碰上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麦克斯说道,使得西装男又瞧了他一眼。

“听着,我不认识什么陈,那些都是我瞎编的,如果是凑巧,我表示真的很抱歉,集团证也是我造假的,现在能让我走了吗?”西装男缓缓起身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

“你是怎么绕道我后面的?”麦克斯忽然出声。

“因为我以为你是哪个官僚走狗来抓捕我了。”西装男无奈的回答道。

“至于怎么绕道你的背后?抱歉,私人秘密。”西装男补充道。

“幻感世界可死不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麦克斯算是搞清了状况,虽然不知道他是否说的是实话,但是集团的证件是造假的已经是事实了,因为麦克斯从他的口袋里已经掏了出来。

“政府有上千种办法杀人,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见过。”西装男一把抢过证件,这对他来说是吃饭的宝贝。

“我只是个骗子,你管你的,我管我的,何必这样呢?”西装男揉着自己的尾椎骨说道,反之麦克斯则是相对比较沉默。

“还有啊,我劝你们找个好点的地方,咖啡馆那地方太显眼了。”西装男有些嘲笑似说道,这让麦克斯有些愣住。

“什么我们?只有我一个。”麦克斯说道一半时西装男脸色突然一变。

麦克斯瞬间反应过来。

“跑!”西装男大吼一声,小巷中的黑暗处突然射过来一颗银色的粒子子弹。

麦克斯一把抓住大吼的西装男往下一拉,银色的粒子子弹从西装男的后脑勺直线飞过打中了蒸汽管道。

一声巨大的爆炸响声伴随着喷涌的蒸汽把麦克斯和西装男给遮挡住了。

黑暗中走出来了一个黑人,高约两米,全身漆黑的武装甲壳,但是下半身却迷彩军裤,黑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色彩,神色空洞无比,手上端着一把不知什么型号的粒子步枪。

“该死,是牙王猎人。”西装男神情十分的懊恼,所幸麦克斯身为杀手的反应将他救下,否则刚才那一枪可以直接把他整个人给打爆掉。

武装黑人缓步走向蒸汽管道,粒子步枪已经对准了蒸汽内的麦克斯两人。

“他杀不死我们的。”麦克斯自语道,爆炸的冲击力把麦克斯和西装男两人压迫在地上,喷涌的巨大蒸汽使周边温度迅速上升。

“你他妈在开什么玩笑,他的粒子枪是病毒枪,只要射到我们本体也会被波及!”西装男大声吼道,吼的麦克斯有些微愣。

麻烦事,麦克斯咬牙道,费森说的攻击病毒就这么出现了,还是在一个全副武装的黑人身上。

黑人缓缓靠近,眼睛似乎是义眼不停扫视着两人。

“莱茵斯•詹纳,贩卖造假AIC芯片,外世界街头滞留,携带改造武器,三罪判定…”黑人突然开口,语气还是如同本人一样,冷冰冰的。

“就地枪决,你的头值不少钱呢,嘿嘿”黑人突然露齿一笑,笑的很僵硬。

“该死…”西装男低吼道,显然苦恼异常。

麦克斯突然觉得蒸汽里有种奇怪的气味,他以前闻过这个气味,是纤维粉尘的气味,在陈的实验室里,当时他干完活回来,想在实验室清洗一下他沾满血的双手,为此陈还骂了他一顿。

麦克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打火机,武装黑人离他们只有五米远,已经进入了蒸汽里,微微模糊。

“你的脑袋我为好好帮你给花掉的。”黑人依旧僵硬的笑着,枪已经对准了麦克斯二人,只要一枪,二人就会被炸成无数的碎块,连带外面的。

“低头!”麦克斯大吼一声,西装男下意识趴在地上,麦克斯将打火机扔向黑人,速度非常快。

“恩?”黑人轻疑一声。

“砰!”巨大的爆炸伴随着巨响将麦克斯二人压在地上。

“趁现在,快跑。”麦克斯大吼道,猛然起身拉着西装男往巷内跑去。

现在的麦克斯说到底就是个有战斗经验的普通人,揍些混混还行,跟全副武装并带有义体和步枪的黑人打架?他可不会干这种蠢事。

纤维粉尘产生的爆炸效果很是显著,武装黑人来不及闪躲直接被炸了个正着,伴随着大量的热量使得战甲温度迅速升高,从外表来看就跟烧红的铁块一样。

“咳咳。”黑人咳嗽的几声,爆炸的效果从声势上来看十分不错,但却只是让他的迷彩裤烧成了灰,露出了里面的两个金属义肢。

黑人的脸上略微的破裂,没错,是破裂,左脸颊处有一道破痕,露出了里面的机械部件。

了然,是生化人。

虽然对他来说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却十分的狼狈,这让他很是不爽,他默默弯腰从迷彩裤的灰烬中找到一个黑色的传感器,呈三角形。

“他跑了,往南边的沙尔大街跑了。”黑人默默说了一句,又将传感器扔回了灰烬中,提枪往巷内跑去。

麦克斯和莱茵斯已经跑出了小巷,密密麻麻的人流和车辆映入眼帘,现在还不能松口气,麦克斯和莱茵斯涌入人流,一瞬间便没了踪影。

......

沙尔大街紧紧靠着瓦尔街,不同于瓦尔街的巨大商场的是这条街是美食街,在街边的一家中国人开的餐馆的角落里,有两个人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麦克斯看着这个政府要犯莱茵斯,莱茵斯也注视着这个看不透的年轻人。

餐厅的老板站在营业台不停的擦着额前冒出的冷汗,因为两人从进门那一刻起就不停的喘着气,好一会功夫才缓过神,那年轻人的巨大风衣上到处都是水渍和灰尘,西装男子更是不堪。

“妈的,今天出门就没看黄历,遇到个不知多少岁的年轻人,还被揍了一拳,接着又和他躲避猎人的追击,我真是受够了。”莱茵斯拿起服务员早已倒好的凉白开一口气喝光,愤愤的说道,麦克斯反而沉默不语。

“你怎么了?被炸傻了?亦或是说你被吓尿了?”莱茵斯打趣道,惹得麦克斯冷眼相对。

“为什么幻感世界也存有这样的危险分子,不是说是网络天堂吗?”麦克斯冷不丁的问道,引得莱茵斯递来嘲笑的眼神。

“你第一次进来这里?”莱茵斯笑问道,麦克斯微微点头。

“那么我告诉你,不要以为在外世界混不下去了就可以找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继续活下去。”莱茵斯一边像服务员要水一边回答道。

“幻感世界更加的不堪。”莱茵斯喝着水又接着说道:“因为这里面有牙王猎人存在。”

“牙王猎人?”麦克斯疑惑一声。

“是牙王安保公司创立的职业。”莱茵斯回答道:“他们的工作就是将那些在外世界犯罪的人类抓捕或消灭掉,用罪犯的头来代替丰厚的赏金。”

“赏金猎人?”麦克斯问道。

“差不多,但是他们有特权,他们的后盾是牙王安保公司,相当于这里的警察,他们抓捕猎物时所有人都不得干扰,不然就是和安保公司作对。”莱茵斯轻轻摇晃着玻璃水杯。

“所以对罪犯来说,哪里都不得安生,在外有真正的公安抓捕你,而在这里,你可能都只是个猎物。”莱茵斯叹了口气。

“你救我一命,之前的事我就不计较了,我这人知恩图报,以后有事可以来找我,赚钱的活我还多得是,我的名字你也知道了,莱茵斯•詹纳。”莱茵斯对着麦克斯微笑道,引得麦克斯一愣,好像是你在斤斤计较吧。

“我只是自保,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死在巷子里。”麦克斯微微摇头答道。

“那也是救了,这个情我是得记住的。”莱茵斯整了整领口笑嘻嘻道,之前的阴霾消失的一干二净。

“话说现在可以走了吧,那黑皮肤老鬼现在找不到我们的。”莱茵斯开口说道突然被一阵巨力拉到了桌子底下,是麦克斯,他刚想开口却发现麦克斯额头的冷汗和严峻的神色,莱茵斯突然觉得不对劲,麦克斯轻轻的说了两个字。

“猎人。”

第011章猎人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西装男子突然沉默了,略有些僵硬的脸庞虽然还有挣扎的痕迹。

“你不是来杀我的?”西装男看着麦克斯抱迟疑态度询问道。

“如果我想的话,但我现在只想好好赏你一拳。”麦克斯低声说道。

西装男从地上爬了起来,是摸索着墙壁上的蒸汽管道起来的。

“我这是正经生意好吗?这位老成的年轻人。”凭借这打火机的火光,西装男勉强看清楚了这个把他摁在地上的男人,或许说是自作自受。

“根本没有新型芯片这么一说。”麦克斯反驳道。

“这就是你坐在咖啡馆一边看着上个月的报纸一边观察我的理由吗?”西装男整了整衣领,蓝色的西装和领口到处都是灰尘,还有污水水渍。

“你认识陈?别告诉我不认识,除非你真的想去见上帝。”麦克斯猛然抓起他的衣领问道。

“放开我,你这没教养的蠢男人!”西装男推了麦克斯一把反而把自己给推到了,一屁股坐在水坑里,溅起了水花。

男子疼的叫了一声:“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贩卖了所谓的AIC芯片,赚钱的买卖我当然珍惜了。”西装男懊恼着说道,今天的坏事全被他碰上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麦克斯说道,使得西装男又瞧了他一眼。

“听着,我不认识什么陈,那些都是我瞎编的,如果是凑巧,我表示真的很抱歉,集团证也是我造假的,现在能让我走了吗?”西装男缓缓起身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

“你是怎么绕道我后面的?”麦克斯忽然出声。

“因为我以为你是哪个官僚走狗来抓捕我了。”西装男无奈的回答道。

“至于怎么绕道你的背后?抱歉,私人秘密。”西装男补充道。

“幻感世界可死不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麦克斯算是搞清了状况,虽然不知道他是否说的是实话,但是集团的证件是造假的已经是事实了,因为麦克斯从他的口袋里已经掏了出来。

“政府有上千种办法杀人,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见过。”西装男一把抢过证件,这对他来说是吃饭的宝贝。

“我只是个骗子,你管你的,我管我的,何必这样呢?”西装男揉着自己的尾椎骨说道,反之麦克斯则是相对比较沉默。

“还有啊,我劝你们找个好点的地方,咖啡馆那地方太显眼了。”西装男有些嘲笑似说道,这让麦克斯有些愣住。

“什么我们?只有我一个。”麦克斯说道一半时西装男脸色突然一变。

麦克斯瞬间反应过来。

“跑!”西装男大吼一声,小巷中的黑暗处突然射过来一颗银色的粒子子弹。

麦克斯一把抓住大吼的西装男往下一拉,银色的粒子子弹从西装男的后脑勺直线飞过打中了蒸汽管道。

一声巨大的爆炸响声伴随着喷涌的蒸汽把麦克斯和西装男给遮挡住了。

黑暗中走出来了一个黑人,高约两米,全身漆黑的武装甲壳,但是下半身却迷彩军裤,黑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色彩,神色空洞无比,手上端着一把不知什么型号的粒子步枪。

“该死,是牙王猎人。”西装男神情十分的懊恼,所幸麦克斯身为杀手的反应将他救下,否则刚才那一枪可以直接把他整个人给打爆掉。

武装黑人缓步走向蒸汽管道,粒子步枪已经对准了蒸汽内的麦克斯两人。

“他杀不死我们的。”麦克斯自语道,爆炸的冲击力把麦克斯和西装男两人压迫在地上,喷涌的巨大蒸汽使周边温度迅速上升。

“你他妈在开什么玩笑,他的粒子枪是病毒枪,只要射到我们本体也会被波及!”西装男大声吼道,吼的麦克斯有些微愣。

麻烦事,麦克斯咬牙道,费森说的攻击病毒就这么出现了,还是在一个全副武装的黑人身上。

黑人缓缓靠近,眼睛似乎是义眼不停扫视着两人。

“莱茵斯•詹纳,贩卖造假AIC芯片,外世界街头滞留,携带改造武器,三罪判定…”黑人突然开口,语气还是如同本人一样,冷冰冰的。

“就地枪决,你的头值不少钱呢,嘿嘿”黑人突然露齿一笑,笑的很僵硬。

“该死…”西装男低吼道,显然苦恼异常。

麦克斯突然觉得蒸汽里有种奇怪的气味,他以前闻过这个气味,是纤维粉尘的气味,在陈的实验室里,当时他干完活回来,想在实验室清洗一下他沾满血的双手,为此陈还骂了他一顿。

麦克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打火机,武装黑人离他们只有五米远,已经进入了蒸汽里,微微模糊。

“你的脑袋我为好好帮你给花掉的。”黑人依旧僵硬的笑着,枪已经对准了麦克斯二人,只要一枪,二人就会被炸成无数的碎块,连带外面的。

“低头!”麦克斯大吼一声,西装男下意识趴在地上,麦克斯将打火机扔向黑人,速度非常快。

“恩?”黑人轻疑一声。

“砰!”巨大的爆炸伴随着巨响将麦克斯二人压在地上。

“趁现在,快跑。”麦克斯大吼道,猛然起身拉着西装男往巷内跑去。

现在的麦克斯说到底就是个有战斗经验的普通人,揍些混混还行,跟全副武装并带有义体和步枪的黑人打架?他可不会干这种蠢事。

纤维粉尘产生的爆炸效果很是显著,武装黑人来不及闪躲直接被炸了个正着,伴随着大量的热量使得战甲温度迅速升高,从外表来看就跟烧红的铁块一样。

“咳咳。”黑人咳嗽的几声,爆炸的效果从声势上来看十分不错,但却只是让他的迷彩裤烧成了灰,露出了里面的两个金属义肢。

黑人的脸上略微的破裂,没错,是破裂,左脸颊处有一道破痕,露出了里面的机械部件。

了然,是生化人。

虽然对他来说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却十分的狼狈,这让他很是不爽,他默默弯腰从迷彩裤的灰烬中找到一个黑色的传感器,呈三角形。

“他跑了,往南边的沙尔大街跑了。”黑人默默说了一句,又将传感器扔回了灰烬中,提枪往巷内跑去。

麦克斯和莱茵斯已经跑出了小巷,密密麻麻的人流和车辆映入眼帘,现在还不能松口气,麦克斯和莱茵斯涌入人流,一瞬间便没了踪影。

......

沙尔大街紧紧靠着瓦尔街,不同于瓦尔街的巨大商场的是这条街是美食街,在街边的一家中国人开的餐馆的角落里,有两个人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麦克斯看着这个政府要犯莱茵斯,莱茵斯也注视着这个看不透的年轻人。

餐厅的老板站在营业台不停的擦着额前冒出的冷汗,因为两人从进门那一刻起就不停的喘着气,好一会功夫才缓过神,那年轻人的巨大风衣上到处都是水渍和灰尘,西装男子更是不堪。

“妈的,今天出门就没看黄历,遇到个不知多少岁的年轻人,还被揍了一拳,接着又和他躲避猎人的追击,我真是受够了。”莱茵斯拿起服务员早已倒好的凉白开一口气喝光,愤愤的说道,麦克斯反而沉默不语。

“你怎么了?被炸傻了?亦或是说你被吓尿了?”莱茵斯打趣道,惹得麦克斯冷眼相对。

“为什么幻感世界也存有这样的危险分子,不是说是网络天堂吗?”麦克斯冷不丁的问道,引得莱茵斯递来嘲笑的眼神。

“你第一次进来这里?”莱茵斯笑问道,麦克斯微微点头。

“那么我告诉你,不要以为在外世界混不下去了就可以找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继续活下去。”莱茵斯一边像服务员要水一边回答道。

“幻感世界更加的不堪。”莱茵斯喝着水又接着说道:“因为这里面有牙王猎人存在。”

“牙王猎人?”麦克斯疑惑一声。

“是牙王安保公司创立的职业。”莱茵斯回答道:“他们的工作就是将那些在外世界犯罪的人类抓捕或消灭掉,用罪犯的头来代替丰厚的赏金。”

“赏金猎人?”麦克斯问道。

“差不多,但是他们有特权,他们的后盾是牙王安保公司,相当于这里的警察,他们抓捕猎物时所有人都不得干扰,不然就是和安保公司作对。”莱茵斯轻轻摇晃着玻璃水杯。

“所以对罪犯来说,哪里都不得安生,在外有真正的公安抓捕你,而在这里,你可能都只是个猎物。”莱茵斯叹了口气。

“你救我一命,之前的事我就不计较了,我这人知恩图报,以后有事可以来找我,赚钱的活我还多得是,我的名字你也知道了,莱茵斯•詹纳。”莱茵斯对着麦克斯微笑道,引得麦克斯一愣,好像是你在斤斤计较吧。

“我只是自保,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死在巷子里。”麦克斯微微摇头答道。

“那也是救了,这个情我是得记住的。”莱茵斯整了整领口笑嘻嘻道,之前的阴霾消失的一干二净。

“话说现在可以走了吧,那黑皮肤老鬼现在找不到我们的。”莱茵斯开口说道突然被一阵巨力拉到了桌子底下,是麦克斯,他刚想开口却发现麦克斯额头的冷汗和严峻的神色,莱茵斯突然觉得不对劲,麦克斯轻轻的说了两个字。

“猎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