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09:59:03

“不错,的确是这个贱人搞的鬼!

不过,你的双手我还是必须得砍了!

谁让你和田香香传出绯闻了呢?我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而且,这次事情我还得感谢许大小姐呢!

要不是她弄出这么个绯闻,孙少现在还下不了决心让我把田香香掳回去呢!

孙少不下令掳走田香香,他就睡不了田香香,那么他就会对田香香就一直心存幻想,幻想田香香会答应他的追求。

孙少不先日了田香香,啥时候才能轮到我日田香香啊?我的人生愿望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所以这一切我必须得感谢许小姐。

我这个人是个有怨报怨,有恩报恩的人。

许薇,非常感谢你弄出这么个绯闻!你们还不快将我的恩人许小姐扶起来?”疤三朝身后的属下怒斥道。

几个壮汉立马上前,小心的将许薇和李小花扶了起来。

刚才听到苏晨让疤三砍掉她的双手时,许薇吓得浑身打颤,简直就要尿裤子了。

被扶起身来的许薇一脸懵逼,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疤三,当她确定疤三是真诚实意感谢她时。

她激动的差点哭了出来。

这个反转来得太突然了,刚才她都要绝望尿裤子了,现在又要看着最可恨的人被砍掉双手,人生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哈哈哈!小白脸,没有想到吧?

你马上就要成为没有双手的残疾人是何感受啊?

还有田香香你这个骚狐狸,你也要成为孙少他们的胯下玩物了,是什么感受呀?

发表发表你们感想呗,我们都很好奇呢!

今天真是个大喜的日子,

我人生中最痛恨和最嫉恨的人双双就要成为残疾和妓女,我真是太高兴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喝酒庆祝!”许薇指着苏晨和田香香状若疯癫的大笑。

“三少爷,非要这样吗?难道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田姐姐那么好一个姑娘,你们怎么可以那样对她?

还有我,多好一个英俊不凡的有为青年,如果失去双手,我可能会想不开而自杀的,你们非得把事情做的如此之绝吗?”苏晨痛苦的问道。

“是的,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疤三双手倒背满脸笑意的看着苏晨痛苦的样子,心想这个小白脸还真够自恋的啊。

“好吧,那么你们可以去死了!”苏晨惊恐痛苦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漆黑的瞳孔猛然看向疤三。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少年呢?看着他淡定从容的表情,仿佛一切事情都智珠在握啊!

疤三看着苏晨的冰冷的眼神不由的想道。

然而,下一刻,一个庞然大物在他的瞳孔中不断的放大,他好想躲开,但他的大脑告诉他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的,这一切变化来得实在是太快了。

“嘭!”一声惊天巨响。

众人迅速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苏晨举着一个棒槌狠狠的敲在了疤三的大头上。

这一刻,时间仿若定格。那比常人大出半个脑袋的巨头好像瞬间有液体四处迸溅。

那一米八九高的巨大身躯慢慢向后倒下,而站在他身前那个廋弱的身影却纹丝未动,这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讽刺与滑稽。

站在疤三身旁不远处的许薇正在仰头放声大笑,她太高兴了,笑得她停不下来了,笑的她眼泪直往外涌啊。

就在这时,她感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喷到了她张开的口中,这喷洒而来的液体来的太过突然。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竟然直接吞咽了一部分到肚子里面了。

下一刻,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她的胸腔,她恶心的简直要吐出来。

这是献血的味道,是那个小白脸的鲜血吗?太凄惨了,隔这么老远,血都溅过来了吗?

为什么没听到那小白脸的惨叫声啊?这家伙该不会直接吓的晕过去了吧?

许薇急忙拭去幸福的泪水,向苏晨刚在站立的地方望去。

然而,下一刻,见鬼的一幕出现了。

“怎么可能?这这么可能?”许薇指着苏晨身体踉跄后退。

这一切给她的冲击太大了,铁塔一般的疤三就这么被人一棍干倒了。

而这个行凶者竟然是她一直看不起的小白脸。

“草!干他!快干他!这小白脸竟然将老大偷袭了。

快用手里的石头砸他,快!快!砸死这个出黑手的混蛋!”疤三身后的头号干将终于反应了过来,嘶声大吼道。

疤三的一干手下也不是吃素的,纷纷将手中原本用来砸玻璃的石头狠狠的砸向苏晨。

苏晨看着空中飞来的石头,身影一闪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苏晨并不是要躲开这些飞石,这些石头的飞行轨迹以他的目力轻而易举就能捕捉到。

苏晨举起手中的棒槌在空中砸来砸去,空气中不断传来“碰!碰!”的爆鸣声。

抛来的石头或砖块被他原封不动的用棒槌回击了回去。

下一刻石头砸来的地方不断的响起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声。

有三块石头竟然命中三个汉子的头部,这三人满脸是血,捂着脸惊恐大叫。

“哈哈,冰冰,你说我像不像橄榄球王子啊?”苏晨得意的问道,声音中竟然没有丝毫的喘息声。

“哼!你拍回去的只打中了五人而已,有啥可自豪的?另外三人还不是好好的吗?”洛冰不以为意的冷嘲热讽道。

“冰冰啊,这你可错怪我了。我得留个人清扫战场啊!”苏晨一边说着话一边冲向剩下的三人。

三人被同伴嘶声惨叫的场面震住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呢。

当看到苏晨拿着棒槌向着他们杀来,吓得转身便跑。

苏晨的速度比他们更快,几步便冲到了跑在最前面那人的身后。一棒槌便将那人捶的人事不知。

“你们若敢再跑,他就是你们的下一个例子。”苏晨冷漠的转身说道。

看着苏晨冷漠的眼神,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只觉掉进了冰窟窿,毫无战意,立刻纷纷止步。

开玩笑,眼前这家伙简直就是杀神白起附体啊!太厉害了,他们在社会上混这么长时间,还是头次看到这么厉害的高手。

“你们俩将院子清扫一下,要是地上敢有一丝血迹,我拿你们是问!

打扫完毕后,将地上昏死的窝囊废抬走!

还有,回去了告诉你们的主子,最好不要招惹香香姐姐,不然我找上门割了他的卵蛋!”苏晨不带任何感情道。

苏晨说完后直接走到许薇的身前,此刻许薇娘俩被吓的面色如土,面露惊骇的瘫坐在地。

她实在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男人,却拥有如此大能量,这简直比一头凶兽还要凶猛。

而且这个少年,出手太狠辣了,那鲜血四溅的画面,太震撼人心了。

苏晨用棒槌托起许薇的下巴面无表情道:

“我曾告诉过你,我是你招惹不起的人!

你为什么偏不听我的话呢,为什么偏要跟我作对呢,偏要对我赶尽杀绝呢?

你说现在说该如何是好呢,你在我眼里不过一只蝼蚁罢了!

但你这只蝼蚁却长了只翅膀,变成了一只讨人厌的蚊子!

我最讨厌吸血的蚊子了,虽然不起眼,但总归是咬人了,使人不好受了。

你觉得我该怎么处理你呢?

你是个女人,我这人还没打过女人呢,是不是要破个先例呢?”

“苏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瞎了狗眼!

求你放过我们母女俩这一次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我给你磕头了!”许薇惶恐的跪在地上不断的“咚咚”的磕着响头。

苏晨看了一眼这个没有丝毫底线的女人,真是厌恶到了极点。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苏晨冷声道。

许薇、李小花母女二人连忙连滚带爬的逃向自己的宅院。

“香香姐,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我实在没想到这许薇竟然心眼如此之小,给你招惹到这么大的麻烦!”苏晨转身歉意的向田香香说道。

田香香脸色有些复杂的盯着苏晨。

一开始她看到苏晨在疤三面前低三下四的样子就觉得鄙夷恶心。

没想到这少年竟是装的,这少年真是太阴险了。

她觉得这少年的身体中应该住着一头猛兽,就跟他的老爹一样,凶狠暴戾。

不过这少年隐藏的太好了,只有别人招惹他时才会爆发

只能说这是一只聪明绝顶的洪荒猛兽,不过她却丝毫惧怕感觉也没有。

不知为什么,她对这个少年越加感兴趣起来。

“唉,你们还是赶快离开这儿吧!

其实,今天的事情跟你们的关系不大,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你将孙亮的人打成那样,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很快他们就会卷土重来!

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你们现在离开还来得及!”田香香皱着眉头说道。

本来她老爹田毅被警察逮走就够她们一家子焦头烂额的,现在又发生这种事情。

“香香姐真是知书达理,心地善良啊!

你们现在都陷入如此困境还能为他人着想!

苏晨对你的敬意,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

香香姐,你放心,那群混子就交给我了,他们若是还敢再来,我就打断他们的狗腿!”苏晨信誓旦旦的说道。

第三十章 我曾告诉过你,我是你永远也招惹不起的人!

“不错,的确是这个贱人搞的鬼! 不过,你的双手我还是必须得砍了! 谁让你和田香香传出绯闻了呢?我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而且,这次事情我还得感谢许大小姐呢! 要不是她弄出这么个绯闻,孙少现在还下不了决心让我把田香香掳回去呢! 孙少不下令掳走田香香,他就睡不了田香香,那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