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10:40:48

秦昊殊不知因为自己的一条信息,搞的李月整个家族引起了很大的震荡。

作为华夏首富的公司,只要是华夏境内的企业,都希望能够和浩源公司有着长期的交易。

可现在浩源公司居然暂时停止了和他们之间合同上的生意,这让李月的家族有些摸不着头脑。

秦昊与刘铭两个人躺在卧室里面,不一会儿,就看见焦千里和赵海两个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只不过两个人的脸色有些难看。

“铭哥,耗子,出大事儿了,出大事儿了!”焦千里跑了进来说道。

“能有什么事儿?这么慌慌张张的,稍微镇定一点。”刘铭淡淡的看着焦千里说道。

自从秦昊帮助刘铭还清所借二十五万以后,刘铭只觉得精神气爽,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连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多了起来,焦千里和赵海两个人抬头看着刘铭。

当两个人进来以后,看见刘铭,也觉得刘铭性格开朗了许多,不像之前那么阴沉沉的。

“江……江流云出院了!”焦千里慌慌张张的说道。

“出院就出院,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秦昊接过话来说道。

焦千里连忙向秦昊和刘铭两个人讲了起来,原来江流云从昏迷中醒过来以后,就怒不可遏。

让自己的父亲找到把自己打成重伤的凶手,直到今天早上,江流云想起了不少的事情。

而江流云更是带着大批人来到了学校里面,焦千里和赵海两个人见势不妙就冲了进来。

“就是,我不是说过嘛,那件事情与我们无关,你们慌张什么?”刘铭皱着眉头说道。

焦千里和赵海两个人吓得腿都软了,江流云带了一批人将学校都包围住了。

他们还以为江流云已经来找到了宿舍,谁知道并没有找到宿舍。

“好了,你们先去忙吧,这件事情我们谁都不知道。”刘铭厉声说道。

焦千里和赵海两个人点点头,打开房门,刚要走出去,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滴滴答答的脚步声。

脚步声离秦昊等人越来越近,紧接着,焦千里从里面看见一群黑衣人涌了过来,吓得脸色苍白,指着外面说道:“人,人来了……”

这帮人来势汹汹,一看就不是那么的好说话,所以焦千里顺势躲在了秦昊和刘铭两个人的身后。

“哟,秦昊,刘铭,好久不见呐,你们应该看到焦千里和赵海了吧。”江流云的头上包的跟个兔子耳朵一样,可两个人没有笑出来。

站在江流云身后的足足有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身上有着凌厉的杀伐气势,一看就不是好惹之辈。

要硬拼?他们四个人绝对不是这十几个人的对手。

“怎么了?江流云,被打成了兔子耳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刘铭开心的说道。

秦昊,焦千里和赵海三个人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江流云听见刘铭所说的话,脸上露出了阴森森的笑容,“怎么?不熟悉嘛?这不是你们四个人一起下的手打的吗?”

刘铭和秦昊浑身一震,身后的焦千里和赵海也是如此,他们眼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光芒。

那天暴打江流云,也都带了黑头套,想来江流云应该看不见他们,怎么会猜出是他们所为?

在看看这来者不善的样子,秦昊等人的心沉了下来,看来今天这件事情不会那么轻易善了。

尤其是刘铭,眼神中闪烁着略带恐惧的光芒,他们家的企业刚遭到李月的封杀,想要跳出困境已然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江流云身后的江家在出手,那这江城市中,可就没有他们刘家的一席之地了。

以后刘家或许只能够去以乞讨为生了。

“秦昊,你小子出手倒是狠呐,一点余力都没有留,是为了报复我抢走杨菁轩吧?”江流云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提到杨菁轩,纵然是秦昊拥有再多的钱,都是秦昊的伤痛,这让秦昊的脸上渐渐难看下来。

“你!”秦昊紧紧握着拳头,看着江流云,江流云仿佛很享受秦昊气急败坏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

最终还是刘铭比较冷静,刘铭很清楚,越是身处在这种环境下,就越是不能够慌张。

一旦慌张,付出的可能是整个刘家的未来!

“你凭什么这么说是我们打的?少在这跟我们装神弄鬼,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们身上扣。”刘铭淡淡的说道。

秦昊也点点头说道:“就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打的你?说话可不能够空口无凭呐。”

焦千里和赵海两个人也不是蠢人,他们也听的出秦昊话里面的意思。

那天四个人做的很巧妙,每个人都带了黑头套没有人知道是他们干得。

事后几个人也将黑头套扔进了垃圾桶里面,江流云根本不可能从垃圾桶里面将黑头套给找出来。

相信江流云不会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那天的事情是他们四个人所为。

江流云眯眼打量着眼前的四个人,对眼前这四个人,他也有些拿捏不准主意,只是有一些模糊性的证据能够证明。

当然了,这证据模糊不模糊,对江流云来说并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

“你以为没有证据,我就收拾不了你了?”江流云眯眼看着眼前的秦昊说道:“那天打我的人之中,有一个人叫了耗子对嘛?小耗子?”

刘铭,焦千里和赵海听到江流云所说的话,脸色微微一变,的确如江流云所说的那样。

那天打完江流云之后,刘铭下意识的叫了下耗子。

本以为会过去,谁知道竟然会是这两个字引起来的事情。

刘铭恨得抽打自己的嘴巴,叫秦昊什么不好,非要把秦昊的外号叫出来。

但这也不是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秦昊也是一愣,不过马上反应过来:“整个江城市叫耗子的不止是我一个,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你说的那个人是我?”

刘铭,赵海和焦千里三个人,听到秦昊所说的这番话,也都站在了秦昊这边。

“你说得对,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那个人就是秦昊?”

“既然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要在这里闹了,小心我报警!”

江流云脸上露出狂怒的笑容:“证据?我看你太天真了吧?我江流云做事儿还需要证据?去道上打听打听,我江家是什么人,来人,给我打,把这几个人全部都给我打到医院去。”

“是,少爷!”

身后那十几个穿黑衣服的男子中,瞬间站出来四个人,朝着秦昊这边走来。

由于几人身处在宿舍楼中,有不少人见势不妙早就逃离了现场,也有人关闭了房门,以免会惹祸上身。

“妈的,来啊,你以为老子怕你!”赵海叫嚣道。

“对,不就打架吗?老子还从来没有怕过别人。”焦千里也叫嚣起来。

叫嚣归叫嚣,两个人心中还是很害怕江流云身后这些黑衣人的。

这些黑衣人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气息,完全能够看得出来,这些人不是普通人。

就在这几个人准备动手之际,楼道口里传来了一阵声音。

“等等!”一名中年模样的男子跑了过来,不停的打量着江流云身后的人。

“校长?你怎么来了?”江流云皱了皱眉头说道。

眼前这名中年模样的男子,正是江城大学的校长李一凡,李一凡接到同学们的电话后,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在看到闹事儿的是江流云之后,李一凡也有些懊恼,江流云这种富二代他见的多了,他身后都有背景很强的家族。

李一凡很少招惹这些背景势力很强的学生。

况且江流云的父亲为学校也捐了不少款,与学校之间有着很紧密的联系,李一凡很多政绩都需要靠江流云的父亲来维持。

一般来说,这种事情能过去就过去,李一凡也不想让这种事情变得太复杂。

看着江流云与秦昊之间的这番模样,也是让李一凡感觉到今天的这件事情有些严重。

“我听说这边发生了打架的事情,就连忙赶了过来。”李一凡喘着气说道。

秦昊等人看到李一凡的到来,眼睛一亮,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校长,这江流云污蔑我们,说我们是打他的罪魁祸首!”

“对,校长,这件事情无凭无据的,江流云就这样污蔑给我们,也太不公平了!您一定要阻止。”刘铭等人说道。

李一凡皱了皱眉头,看着江流云说道:“江流云,还有刘铭,秦昊,你们几个人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刘铭等人暗自叹了口气,这场劫难终于是过去了,江流云狠狠瞪了刘铭等人一眼。

先前那帮打了江流云的人,江流云不敢确定是谁。

可经过一番交谈后,江流云能够确定的是,这四个人,绝对是后来一帮打他的人。

不过江流云也不能不给李一凡一点面子,毕竟江城大学是重点大学,这件事情传出对学校的影响也不好。

“你们给我等着,这件事情不算完。”江流云低声对秦昊等人说道。

第二十一章 江流云来寻事了!

秦昊殊不知因为自己的一条信息,搞的李月整个家族引起了很大的震荡。作为华夏首富的公司,只要是华夏境内的企业,都希望能够和浩源公司有着长期的交易。可现在浩源公司居然暂时停止了和他们之间合同上的生意,这让李月的家族有些摸不着头脑。秦昊与刘铭两个人躺在卧室里面,不一会儿,就看见焦千里和赵...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