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6 07:20:00

可是仔细回想起来之前,我也没觉得他跟着我啊?

我爷爷这时候道:“难道你事先就知道,我们手眼通天,一晚上就能把这些东西都找着?你把消息故意泄漏给我孙女,我们能就屁颠屁颠出去找,然后还真就马上找到了。找到了之后你也没抓我们个正着?”

我说道;“可不是,我们家被搜也没搜到,现在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一口咬定我们找到银元。我们真有这么的本事吗?”

张二柱脸被憋的红红的,说不出话来。

萧芳芳道;“你不要转换话题,我对象说了,明明就看着你们俩很晚才回家的。东西你们到底藏什么地方去了?要是张二柱作证,咱们闹到了村支书那边去,可有你们的好看了。”

“那天晚上我们是赵先生一起回来的,还带着一个迷路的孩子,可不是单独回来的,你记错了吧。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不信你们去问问村支书。”

萧芳芳看向了张二柱,张二柱为难的说道;“走吧。芳芳,这样根本不成的。对不起了秀儿,她让我诈你的,我没看到你找到银元。她觉得就是你找到的,让我逼着你说实话…”

萧芳芳恨得不行,使劲的捶打了他几下,然后说道:“我不信你们没找着,这是公家的,赶紧拿回来!绝对在你们手上呢。早晚让你们拿出来,有本事你们一辈子不要用这个银元,不然被我发现,就去检举你们,让你们倒大霉。”

我和爷爷都不理会,往前面走。我们不能用难道你就可以用了?明明是想要独吞,还用这样的大义凛然的借口,真是搞笑。

萧芳芳窜到我跟前,指着我说;“还有,你以后离我对象远点,不然我见你一次挠你一次。”说完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硬拽着她的对象往前面走。

张二柱回头,对用口型说道:“对不起。”

我没说话,然后就被拽走了。

看着自行车去远了,我才对我爷爷笑道:“你看看,这女的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我爷爷说;“他们只是其中一个,多少人都觉得那些银元就在我们手上呢。只是不敢说,没证据罢了,家都搜过了,也不能把咱家房子拆了,可是我相信不少人都希望再找机会好好找一找呢。你说咱们冤不冤?”我爷爷的语气好像是我们没有找到过银元一样。倒是挺好玩的。我忍不住的笑了。

“你笑啥?”

我说道:“没什么,我就是想着,咱们被这么多人盯着,鸡蛋里面挑骨头,总能被发现问题的。闹大了,拆房子的事情,他们都能干出来。还是尽快出手的好吧。”虽然现在出手可能会赔不少钱,可是总比被人翻出来,连锅端了的好。再说现在镇里的房子也便宜,用很少的钱也能买下来,不算吃亏。

我爷爷沉吟片刻道:“下家不好找。谁知道是狼还是狗,先看看再说。”

这个我倒是明白的,说是收银元的,谁知道是不是骗子?

我可是听说过,邻村有户人家有祖上传下来的瓷瓶,据说是清朝大臣家的文物,就想卖出去,好容易找到了个买家,约定接头的时候就被县里派出所的人给按住了。

原来买家是故意安排好的。现在那个卖壶的,还在里面蹲着呢,估计短时间是出不来了。这还是人家自己的东西,而我们找到的是银元。估计要是被按住了,杨大宝在活动活动,枪毙都有可能。

我爷爷说道;“这次我来镇里也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

“好,咱们就试试看吧。不管咋样,我都和爷爷在一起,要枪毙一起枪毙”我认真的说道。

爷爷笑了笑,拍拍我的后背:“走吧不会枪毙的。哦,对了,你以后离着张二柱远点,以前他追过你,如今都有对象了。在联系也就不好。”

我真的太无语了,我是多冤枉啊!

重生后,我和张二柱这才第二次见面。我怎么就联系他了?可是我也不想让爷爷担心,只能点点头表示答应了。

我爷爷和我走了一个小时来到镇上,那边的市场人少了很多,都在过年呢,现在几乎没什么小商贩,买东西的人也是零零散散的没啥人,都在那边无精打采走着。

爷爷看看,就让我走了。

我说道;“咱们绕过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人收银元呢。”

“这样的人你敢相信?”

“就是你认识的人也不见得可以相信。咱们也就看看,并不是真的要卖。不见兔子不撒鹰。”这事儿可是和性命相关的,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我爷爷答应了,和我一起过去。

根据我前世的印象,这边一直都有收古币的人,我们生活的这个北方小城,据说在明清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型的贸易点呢。主要运煤之类的。所以人是不少的,人多了生意就多了。钱币也不少。经常有人在自家烧火的煤面子里面看到一些散碎的明清铜钱,还有人幸运的在挖土的时候,发出来一大串呢。

所以这里做古币生意也挺多,可是现在世道乱的很,这样的生意做得都非常的隐秘。做买卖的就是像是闲逛一样,在这条街上来来回回的走,看到有可能交易的人,就过来说话,搭讪,然后找个偏僻地方交易。

我们走过去看了很多人,可是也不像是。

我说道:“好像也没看到有人像是真的要和我们做生意的样子啊。”

“别急啊,我们在这边走几圈,要是真的是做这样买卖的估计就找上门来了。”

我就和我爷爷沿着这条街走了两个来回。街面上只有两个卖粘豆包的,冒着寒风瑟瑟发抖的站在那边,周围的国营商店都关门了。我看着也实在是没啥人,就准备走人。

我爷爷对我说道:“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后面上个厕所。”说着就往前面的小胡同走了。

我就站在这边瞪着我爷爷,这时候身后有人说;“小姑娘,你是不是手上有钱啊?”

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穿着破棉袄,神情猥琐,一看就不像好人。我想也不想,赶紧否认:“没有,我不是,你找别人去吧。”

“别介啊!我看你在这边转好几个圈了,到处看人,不就想卖钱币么?放心,我绝对给你一个公道的价格。”他呲牙一笑,一嘴焦黄的大板牙,脸上的褶子也让人非常不舒服。

我皱眉道:“我不要。”

这人看着我一直不答应,也有点着急,扯开了棉袄衣兜让我看。

“瞧瞧,我真的没骗你啊!”

我还真是吓了一跳,这家伙的棉袄里面好几个衣兜,里面的全都是铜钱,挂在这里,真是夸张。

“看看,这个嘉庆通宝,我给你两毛。剩下是清朝,乾隆的给你一毛五。更以前的我给你三毛。要是明朝的铜币,我给你三毛,咋样?”

我说道;“我手上没有这个。你真的想错了。!”

“这样说你手上是袁大头?”这人一下子来了精神了:“你手上有多少?我给你一块钱一个咋样,小姑娘,我给你的价格可是最公道的了,找别人也不可能有这个价格了。”

我心道,再过二十年,一个几百块钱,我干啥给你一块钱?绝对不可能的。

我说道:“不好意思,你找别人吧。”

“你这个人。我说了我给你好处……”

我也不说话,转身往后走,我爷爷估计也快出来了,我实在是不想和这个人纠缠了。

谁知道这混子竟然一直抓着我的胳膊,他笑嘻嘻的说道:“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有啥的,来,我带你去一个隐秘的地方,你给我看看你的钱,你要多少钱我和你商量。”

“你放开!”我真的火了,踹了他一脚。

这人陡然变了脸色,然后用胳膊勒住我的脖子不断的后面拽,我被勒的眼前一阵发黑,差点没晕过去,怎么回事?这人不光是要钱,还要干坏事不成?

我开始和他对抗起来了,他是铁了心一样,把我往后面拽,还用他的脏手套去捂住我的嘴巴。我眼看着就要被勒的仰躺在地上,我看着他狰狞的笑容,就吐了他脸上一口吐沫。

他哇的叫了一声,伸手去擦眼睛,我趁机会撞开他,往前面跑,可是倒霉的是脚下滑动,跪在地上了,膝盖顿时咯吱一声,钻心的疼痛,让我顿时眼前一黑。

这时候这家伙冲过来了,去扯我的衣服:“钱在哪里呢?我看看!”

我看碍事他他扭打的时候,大声的喊着救命。

“臭丫头,我也不是坏蛋,我就要你手里面的袁大头啊!”他气喘吁吁的抓我的袖子。

我使劲的踹着他,看着他的脸,竟然和高海生渐渐融为一体了,怎么这么像这个畜生呢!

我想到当年受得欺负,又感觉到脚上的疼痛,开始哭起来,怎么也控制不住了。

就在我体力渐渐不支的时候,一个人飞快的过来,一拳头砸到了他脸上了,这家伙捂住脸,坐在地上,只能放开了我,含含混混的大骂。

第30章 有人把我救了

可是仔细回想起来之前,我也没觉得他跟着我啊? 我爷爷这时候道:“难道你事先就知道,我们手眼通天,一晚上就能把这些东西都找着?你把消息故意泄漏给我孙女,我们能就屁颠屁颠出去找,然后还真就马上找到了。找到了之后你也没抓我们个正着?” 我说道;“可...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