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10:27:34

这时,房门处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房门打开,一个青年男子打开房门,见到沙发上两人的姿势,惊得张大了嘴巴。

“靠靠靠……!我说你俩怎么一直没有女朋友,原来是好这口。”

沈轩保持姿势不变,对着男子挑了一下眉,妩媚的说道。

“王三公子!一起啊!”

身下的邹平趁着沈轩放松警惕,一把将他掀翻,身子一转便将沈轩骑在身下,做出一副策马奔腾的架势,对着进屋的男子说道。

“哪股淫风把我们的三少爷吹来了。呦!还带着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说是吧,沈小娘子。”

进来这人叫王海涛,与沈轩邹平是小时候的邻居,几个人曾学着电视上拜过把子,沈轩排行老大,邹平排行老四,王海涛排行老三,所以都管他叫王三。

又因为王海涛家里也是国内数得上号的巨富,邹平便管他叫三少爷。

王三没理会阴阳怪气的邹平,走进屋子,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茶几上,从里面取出了一些熟食和几罐啤酒。

“这不想着咱兄弟好久没见了,甚是想念,过来看看你们。咋地,不欢迎啊!”

闻到熟食的香味,沈轩和邹平才想起来,忙乎了一整天,都没正经吃过东西,这时肚子里顿时咕咕叫了起来。

爬起身来坐到沙发上,沈轩抓起一个鸡大腿便大啃特啃起来,邹平则是捧着一只猪蹄吃的不亦乐乎。

王三看着两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笑了笑,抽出一根烟点上,又打开了一罐啤酒自顾自的喝起来。

一时间,屋子里只有咀嚼食物的声音,和啤酒下肚的汩汩声,三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气氛显得很诡异。

过了许久,王三一罐啤酒下肚,才开口打破了沉默。

“咱哥几个有年头没见了吧,哎,也不知道老二那边咋样,这次来的匆忙,路过H市的时候,也没时间去看看他。”

沈轩和邹平继续大嚼特嚼。

又是一阵沉默,王三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将烟头塞进空酒罐里,对着二人正色道。

“都是兄弟,我也就不玩虚的了。我这次回来确实是有事求你俩。”

“哎平少,我跟你说王哥的事了吗?”

沈轩嚼着鸡腿含糊地问道。

“王哥咋啦!藏私房钱让媳妇发现了?活该!”

邹平啃着猪蹄回道。

“我知道你俩名下有云海集团1.5%的股份,希望看在多年兄弟的情分上,你俩这次能帮我一把。只要我爹能坐上董事会主席的位置,这个就是你俩的了。”

王三从怀中取出一张支票,放在茶几上,推到沈轩的面前。目光灼灼的的看着沈轩,等着他的答复。

“哎你没打电话问问林宛瑜那边啥情况了,我还是觉得那老头像是卖假药的,别在吃坏肚子。”

邹平突然想起林宛瑜那边的情况。

“干嘛要我打电话,你不会自己问。”

沈轩懒病发作,啃着鸡腿赖在沙发上不肯动弹。

“我知道,虽然轩哥你与沈一君的关系不好,但是直接出面投反对票,情理上说不过去。所以我只需要你们两个签署一份授权协议,将你们手里的投票权授权给我就行。毕竟这么多年兄弟,我不会让你们为难。”

王三脸色已经有些难看,却仍是耐着性子,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着。

“你前两天不是说要去看望孙瑶的家人吗,准备啥时去啊?”

邹平吃完一个猪蹄,从茶几上拿起支票,擦着满手的油腻,然后随手一扔,将之扔进了垃圾桶里,侧过头朝沈轩问道。

“哎呀呀!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最近事太多,忙晕头了。等王哥这事处理完了就去,正好顺道。我真机智,嘿嘿!”

沈轩用牙齿剃着骨头上的肉丝,脸上露出自得的笑容。

“乓!”

王三突然一掌拍在茶几上,震得上面的东西都弹跳起来,可想用力之大。

王三站起身来,铁青着脸,指着邹平喊道。

“邹平,我承认你父母的死跟我爹有那么一点关系,可是要负主要责任的人是沈一君。而且,划在你名下的那0.5%的股份,当年还是我爹给你争取过来的。这些年来,我爹一直都在尽力的弥补对你家的亏欠,是你自己一次一次的拒绝了我爹的好意。你再看看这些年沈一君做过什么,他心里可曾有过一点愧疚的意思。把沈一君赶下董事会主席的位置,不也等于帮你出了一口气吗!”

说罢,王三喘了一口粗气,又把矛头对向沈轩,情绪激动的喊道。

“轩哥!你有多恨沈一君我是知道的,正好借着这次的机会,我们兄弟联手,狠狠地打击他,这不是很好吗?报复沈一君当年对你的抛弃,这不正是你多年的心愿吗?要让他知道,当年为了事业抛弃你是多么的失策,把你当年尝过的苦楚让沈一君也尝一下,这不正是他应得的惩罚吗?”

说到这里,王三已经激动的满面通红,胸口急剧的起伏。

“这是最好的一次机会!”

王三加重了语气,郑重的说道。

“好困!我得睡一会了。”

沈轩躺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嘀咕了一声,便闭上了眼睛。

“我肚子疼,拉泼屎先!”

邹平一骨碌爬起身,冲进了卫生间。

“哗啦啦啦!”

“嗯!好爽!”

卫生间里传出一阵非常影响食欲的声音,这小子是真的吃坏了肚子。

只剩王三尴尬僵硬的站在客厅里,半晌,他看向沈轩,想要在说些什么。

“呼呼呼!”

躺在沙发上的沈轩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王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再出声,重重的叹息一声后,朝房门走去。

“要是还想做兄弟,以后就别拿这些烂事来影响心情。不送!”

沈轩在沙发上转了个身,面朝靠背,嘀咕了一句。

王三闻言身体一僵,从裤袋里拿出一把钥匙,放在门口的鞋柜上。

“我只是在追求我想要的东西!”

王三撇下一句话后,走出了房间。

“哎!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沈轩有些伤感的感慨了一句。

“走啦?”

邹平提着裤子从卫生间出来后问道。

沈轩没搭理他,继续假寐。然后便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

沈轩好奇的转过头,却见到邹平正蹲在垃圾桶旁边翻找着什么。

“你没吃饱?”

沈轩奇怪的问道。

“我想看看三少爷给的那张支票是多少钱。哎!找到了。”

邹平兴奋的拿起沾满油脂被揉成一团的支票,放在茶几上摊开。

“我靠!大手笔啊!”

看到上面的数字,邹平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多少多少?我也瞅瞅。”

被勾起好奇心的沈轩也不装睡了,爬起来凑到邹平身边,拿起支票,就开始数着上边的零。

“1234567,七个零,卧槽一千万!”

沈轩张大了嘴巴,进入发愣状态。

邹平也是兴奋的搓着双手,撞了一下沈轩肩膀说道。

“轩少,这钱你看咱要是不要!”

“废他妈话,白给的凭啥不要,咱又没答应啥,对不对!”

“总觉得不太好啊!”

“等会,这支票怎么看着有点不太对呢,平少你见过支票吧,你给看看,是不是缺点啥?”

邹平疑惑地接过支票,仔细的看了半天。

“没问题啊,你看着这纸张、这花纹、这水印,这签名……,卧槽,王三这王八蛋没签名!”

沈轩一把抢过来,一看之下,果然在签名的位置一片空白。不由得咬牙切齿的骂道。

“王老三!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

王三走出楼道后,钻进了停在楼下的一辆宾利车里。

当车门关上的一刹那,王三脸上沉痛的表情立刻消失无踪,挂上了一副得意的表情。

“都是本地狐狸,跟我玩什么聊斋!”

王三低声嘀咕了一句后,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喂!爸!嗯嗯!已经试探过了,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俩不会插手,放心吧。”

王三犹自与电话另一端的父亲通着话,却没注意,坐在驾驶位上的司机,此时已经用短信发出了一条信息,再确认信息发送成功后,便将这条信息删除了。

与父亲打完电话,王三对司机说道。

“走吧!去H市,明天那边有个聚会要参加一下。”

“好的少爷!”

司机恭敬的答道。

与此同时,已经身在H市的沈浪,看到手机收到的一条短信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第二十九章 王三太子 打滚求跟读收藏 拜谢!

这时,房门处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房门打开,一个青年男子打开房门,见到沙发上两人的姿势,惊得张大了嘴巴。 “靠靠靠……!我说你俩怎么一直没有女朋友,原来是好这口。” 沈轩保持姿势不变,对着男子挑了一下眉,妩媚的说道。 &ldq...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