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2 22:09:22

车厢不小,六个人散坐两边,两个躺在车厢地板上。

坐着的人有男有女,都穿着特殊的黑衣,表情凝重。

而躺在地板上的两人,一个是方宇亲眼目睹被撞飞的那位,他此时太阳穴附近开了个大洞,血汩汩的冒,已经没救。

而另一个则是穿着特制黑衣的男人,脖子几乎都断了,胸口毫无起伏。

方宇不是没见过死人,祖辈故去在火化之前的告别仪式上能看到。但眼前这种恐怖的死法……却让他眼皮直跳。

随即,一股铁锈般的血腥味涌来,方宇肚子里翻江倒海,几乎要吐。但他看看周围几人投来的冰冷眼神,便咬住舌尖死死忍住。

“刀队,为什么要带他走?”

说话的是坐在车尾的一个胖子,看上去比方宇大不了几岁,只是他腿边斜放着把长刀,很扎眼。

“回去再说吧……”

紧挨着方宇的一个中年男人回应,他胡子拉碴,梳了个小寸头,脸庞的线条犹如刀刻斧凿。

胖子捏捏鼻子,哼哼道:“规定是不能带外人进组,你回去没法交代。到时候扣发了能量源,大力岂不是白死?”

“肥罗,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没等刀队开口,坐在方宇对面的年轻女孩蹙眉轻斥。这女孩面容姣好身材苗条,在脑后利落的扎了个马尾辫,身后则背着一把奇形怪状的枪。

她说完后找来快黑布,蹲在那个断脖子的尸体旁边,将布轻轻盖于死人脸上。

方宇看得仔细,发现那块布的一角,似乎印着一枚圆圆的团龙标志。

肥罗不吭声了,张开肥大的双手捂着脸使劲揉搓,搓完自顾自的点根烟抽。

方宇又仔细看了一番,他发现除了对面的女孩背着枪,其余五个人身边全放着把长刀,刀背极厚,刀锋极薄,内壁顶的车灯一照,便泛起幽幽冷光。

这到底是一群什么人?

为啥他们说的自己都听不懂?

并且看上去他们并不怕死人,像是有点……习以为常?

方宇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不够用了,他身边的刀队却吐了口浊气,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径直朝车尾的那个肥罗扔去:“你拿着吧!”

“嗯?不、不要!刀队,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是咱们小队的战利品,我不能一个人独吞!”

肥罗愣了一下,等接住刀队扔过去的东西,急忙红着脸辩解。说着,他又把那个东西扔了回来。

而就在刀队将其接在手中时,方宇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心头立刻惊涛骇浪!

这是什么?怎么又是一个白色的小金字塔?看上去和在周洁家那骷髅头里的玩意儿一模一样啊!

“收着吧,平时大力和你关系最好,大力走了,这能量源应该归你。别坏了咱们队里的传统!”

刀队闷声开口,再次将手中的东西朝肥罗扔去。

肥罗张了张嘴,看看众人,又看看地上的尸体,沉默着收好。

能量源?原来这玩意儿叫能量源?可怎么听着像动画片离的东西啊。

方宇别人嘴里得到了信息,不由开始胡乱琢磨。但眼下最让他紧张的是,自己被这伙人强迫着带上了车,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这种对于未知的紧张和恐惧感,让他如坐针毡,十分不得劲。

“喂!”就在这时,方宇对面的女孩踢了他一下。

“嗯?”方宇楞着抬头,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

“你是哪里人,在这做什么的?”女孩盯着方宇,一边问一边从大腿一侧拔出把小臂长短的短刀,找来块布擦拭。

看着对方的动作,方宇有点郁闷:“我是山晋人,船院学生,大二。”

“大学生!?”

女孩闻言停下手中动作,和其他人一起投来疑惑的目光,转而又都看向方宇身边的刀队。

“是真的啊……我有学生证!”方宇说着就去摸口袋,他搞不懂对方干嘛这么大的反应。

这时女孩冲方宇摆摆手,然后转头开口:“刀队,这就有点麻烦了,就算他能留队里,可他上大学啊,不去学校要被开除的!”

刀队闻言也转脸看向方宇,脸上的表情却很平淡,似乎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你在公园时,看到了战斗吗?”

“没有。”看到刀队开口,方宇如实回答。当时正被你按在地上摩擦呢,抬不起头怎么看?

刀队点点头,似乎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我们杀的不是人。”

“不、不是人!?”方宇眨眨眼,看看地上那个曾经被车撞飞的尸体,有些无语了。

“对,不是人。只不过他们看起来像人,其实是……其它位面的生物。”刀队一边说一边向车尾的肥罗点下头。

那胖子也不废话,直接单膝跪在方宇盯着的尸体身前,从腿上摸出把短刃,噗的一声扎入尸体小腹。

然后他手臂发力,那刀直接将尸体的肚子纵向割开,直到脖子下面。

方宇手有点哆嗦,暗暗的咽了口口水,头皮发麻。

可那肥罗还没完,他居然双手扯住那具尸体割开的边缘,向旁边撑开!

没有肠肠肚肚,没有心肝脾肺,没有血淋淋的画面,有的,只是身体里那数不清的纵横交错的黑色血管……

位面!

看到这,方宇这才想起这两个字。可位面之类的事情只存在于影视剧中,不是还没有被证实吗?

看着难以解释的一幕,方宇凌乱了。

“初级异位面生物的机体,主要寄生在人脑中。中级异位面生物体才会和正常人一样,有内脏,不过中级的极少出现。”

刀队指了指尸体,然后示意肥罗松手。他拍了拍发愣的方宇,叹口气道:“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说杀的不是人了吧?”

“哦!”方宇还没回过神来,只是机械的点点头。他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高清的、逼真的梦。

不过想起在公园被眼前这个男人按在地上摩擦的疼痛,方宇知道这不是梦。

“你的意思……你们是专门杀这些异面生物体的?那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杀这些……”

似乎是早料到方宇会这样问,刀队向后一靠贴在车壁上,向对面的女孩扬了扬下巴,示意她来解释。

那女孩瞟了方宇一眼,擦拭几下短刀收于腿侧,这才开口:“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你只要知道,多个位面一般是共存无扰的。可有时候不同位面的相交点会出现特殊波动,这就导致相交点变成了位面通道,异位面生物就是从那里过来的。99年至今,他们穿越位面通道的次数越来越多,对咱们现在这个世界所在的位面影响越来越大,甚至就在去年,一个小国的领导人被证实是异位面生物,差点发动了大型的反人类行动。”

“他们……害人?”

“杀人、控制经济和政权,这是他们目前的三个行为目标。有分析指出,他们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占据咱们的位面,进行全面的颠覆或者奴役。”

方宇不吭声了,他刚刚听到的东西有些难以消化。如果之前有人跟他提这个,他一定会认为那人神经病,抑或受了什么外们邪教的影响。

可自从在周洁家看到那个小的金字塔状物体,又莫名其妙的化作一道光飞入自己心口,接着又遇到这样古怪的事,他犹豫了,也动摇了……

这种事情就仿佛你对一个古代人说有飞机,那人不仅懵逼,甚至会把你当成异类,说不准还要告到官府,治你个乱七八糟的罪名。

所以不知道的不一定不存在,而在眼前出现的,十之八九是真实存在。

“这么说,你们是代表国家?你们是特种部队还是兵?”

“我们既不是兵,也不是特种部队。位面异常出现在世界各地。所以世界强国联手建立了一个最高保密级别的组织,名‘盾’。华国以龙为图腾,所以咱们叫‘龙之盾’,其它国家或以图腾、或以颜色和特殊的字母进行二次命名。”

方宇对面的女孩说完,掀起她自己黑色制服外的一块超薄护甲,一个圆形的团龙图案便出现在方宇眼前。

方宇下意识的点头,然后迅速朝地板上那块盖死人脸的布看去,两个图案一模一样。

“那你们怎么招募人员?国家指派吗?”

“我们有特殊的选拔渠道。”

方宇指了指自己,疑惑的看向对面女孩:“那像我这种,算……”

女孩冷冷的看他一眼,似乎有些嫌弃:“你是违规带入,一般来说处理不掉的目击者,会被其他部门带走。”

“处理不掉?”方宇听到女孩的话,没由来的恶寒。

女孩身子稍稍向前靠拢,然后盯着方宇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对,所谓的处理,就是抹去记忆!”

方宇有点被吓到了,那些目击者又不是自愿的,事情发生在他们眼前,他们怎么能走开?可下场却是被抹除记忆。对了,到底怎么抹除记忆呢……方宇有些不敢再往下想了。

就在这时,刀队挥挥手将两人的对话打断:“好了,你现在还没有正式进入盾。我们不会告诉你太多,一切都等你慢慢学习发现吧。”

“可我还在上学!”

“我们会帮你搞定,耽误不了你的学业。除非你拒绝加入,想被……”

“不,我加入!”方宇急忙摆手,既然有人能帮他搞定学校,那么何妨看一看这个听起来像传说一般的组织,和那什么异位面交锋呢?

就在车内终于陷入安静时,突然一阵急促的滴滴声从刀队身上传来。

紧接着,方宇看到刀队取出一个对讲机样的东西。

“龙D2,距你坐标三十公里外又出现波动!请速前往!请速前往!”

第十九章 我是在做梦?

车厢不小,六个人散坐两边,两个躺在车厢地板上。

坐着的人有男有女,都穿着特殊的黑衣,表情凝重。

而躺在地板上的两人,一个是方宇亲眼目睹被撞飞的那位,他此时太阳穴附近开了个大洞,血汩汩的冒,已经没救。

而另一个则是穿着特制黑衣的男人,脖子几乎都断了,胸口毫无起伏。

方宇不是没见过死人,祖辈故去在火化之前的告别仪式上能看到。但眼前这种恐怖的死法……却让他眼皮直跳。

随即,一股铁锈般的血腥味涌来,方宇肚子里翻江倒海,几乎要吐。但他看看周围几人投来的冰冷眼神,便咬住舌尖死死忍住。

“刀队,为什么要带他走?”

说话的是坐在车尾的一个胖子,看上去比方宇大不了几岁,只是他腿边斜放着把长刀,很扎眼。

“回去再说吧……”

紧挨着方宇的一个中年男人回应,他胡子拉碴,梳了个小寸头,脸庞的线条犹如刀刻斧凿。

胖子捏捏鼻子,哼哼道:“规定是不能带外人进组,你回去没法交代。到时候扣发了能量源,大力岂不是白死?”

“肥罗,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没等刀队开口,坐在方宇对面的年轻女孩蹙眉轻斥。这女孩面容姣好身材苗条,在脑后利落的扎了个马尾辫,身后则背着一把奇形怪状的枪。

她说完后找来快黑布,蹲在那个断脖子的尸体旁边,将布轻轻盖于死人脸上。

方宇看得仔细,发现那块布的一角,似乎印着一枚圆圆的团龙标志。

肥罗不吭声了,张开肥大的双手捂着脸使劲揉搓,搓完自顾自的点根烟抽。

方宇又仔细看了一番,他发现除了对面的女孩背着枪,其余五个人身边全放着把长刀,刀背极厚,刀锋极薄,内壁顶的车灯一照,便泛起幽幽冷光。

这到底是一群什么人?

为啥他们说的自己都听不懂?

并且看上去他们并不怕死人,像是有点……习以为常?

方宇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不够用了,他身边的刀队却吐了口浊气,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径直朝车尾的那个肥罗扔去:“你拿着吧!”

“嗯?不、不要!刀队,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是咱们小队的战利品,我不能一个人独吞!”

肥罗愣了一下,等接住刀队扔过去的东西,急忙红着脸辩解。说着,他又把那个东西扔了回来。

而就在刀队将其接在手中时,方宇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心头立刻惊涛骇浪!

这是什么?怎么又是一个白色的小金字塔?看上去和在周洁家那骷髅头里的玩意儿一模一样啊!

“收着吧,平时大力和你关系最好,大力走了,这能量源应该归你。别坏了咱们队里的传统!”

刀队闷声开口,再次将手中的东西朝肥罗扔去。

肥罗张了张嘴,看看众人,又看看地上的尸体,沉默着收好。

能量源?原来这玩意儿叫能量源?可怎么听着像动画片离的东西啊。

方宇别人嘴里得到了信息,不由开始胡乱琢磨。但眼下最让他紧张的是,自己被这伙人强迫着带上了车,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这种对于未知的紧张和恐惧感,让他如坐针毡,十分不得劲。

“喂!”就在这时,方宇对面的女孩踢了他一下。

“嗯?”方宇楞着抬头,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

“你是哪里人,在这做什么的?”女孩盯着方宇,一边问一边从大腿一侧拔出把小臂长短的短刀,找来块布擦拭。

看着对方的动作,方宇有点郁闷:“我是山晋人,船院学生,大二。”

“大学生!?”

女孩闻言停下手中动作,和其他人一起投来疑惑的目光,转而又都看向方宇身边的刀队。

“是真的啊……我有学生证!”方宇说着就去摸口袋,他搞不懂对方干嘛这么大的反应。

这时女孩冲方宇摆摆手,然后转头开口:“刀队,这就有点麻烦了,就算他能留队里,可他上大学啊,不去学校要被开除的!”

刀队闻言也转脸看向方宇,脸上的表情却很平淡,似乎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你在公园时,看到了战斗吗?”

“没有。”看到刀队开口,方宇如实回答。当时正被你按在地上摩擦呢,抬不起头怎么看?

刀队点点头,似乎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我们杀的不是人。”

“不、不是人!?”方宇眨眨眼,看看地上那个曾经被车撞飞的尸体,有些无语了。

“对,不是人。只不过他们看起来像人,其实是……其它位面的生物。”刀队一边说一边向车尾的肥罗点下头。

那胖子也不废话,直接单膝跪在方宇盯着的尸体身前,从腿上摸出把短刃,噗的一声扎入尸体小腹。

然后他手臂发力,那刀直接将尸体的肚子纵向割开,直到脖子下面。

方宇手有点哆嗦,暗暗的咽了口口水,头皮发麻。

可那肥罗还没完,他居然双手扯住那具尸体割开的边缘,向旁边撑开!

没有肠肠肚肚,没有心肝脾肺,没有血淋淋的画面,有的,只是身体里那数不清的纵横交错的黑色血管……

位面!

看到这,方宇这才想起这两个字。可位面之类的事情只存在于影视剧中,不是还没有被证实吗?

看着难以解释的一幕,方宇凌乱了。

“初级异位面生物的机体,主要寄生在人脑中。中级异位面生物体才会和正常人一样,有内脏,不过中级的极少出现。”

刀队指了指尸体,然后示意肥罗松手。他拍了拍发愣的方宇,叹口气道:“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说杀的不是人了吧?”

“哦!”方宇还没回过神来,只是机械的点点头。他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高清的、逼真的梦。

不过想起在公园被眼前这个男人按在地上摩擦的疼痛,方宇知道这不是梦。

“你的意思……你们是专门杀这些异面生物体的?那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杀这些……”

似乎是早料到方宇会这样问,刀队向后一靠贴在车壁上,向对面的女孩扬了扬下巴,示意她来解释。

那女孩瞟了方宇一眼,擦拭几下短刀收于腿侧,这才开口:“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你只要知道,多个位面一般是共存无扰的。可有时候不同位面的相交点会出现特殊波动,这就导致相交点变成了位面通道,异位面生物就是从那里过来的。99年至今,他们穿越位面通道的次数越来越多,对咱们现在这个世界所在的位面影响越来越大,甚至就在去年,一个小国的领导人被证实是异位面生物,差点发动了大型的反人类行动。”

“他们……害人?”

“杀人、控制经济和政权,这是他们目前的三个行为目标。有分析指出,他们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占据咱们的位面,进行全面的颠覆或者奴役。”

方宇不吭声了,他刚刚听到的东西有些难以消化。如果之前有人跟他提这个,他一定会认为那人神经病,抑或受了什么外们邪教的影响。

可自从在周洁家看到那个小的金字塔状物体,又莫名其妙的化作一道光飞入自己心口,接着又遇到这样古怪的事,他犹豫了,也动摇了……

这种事情就仿佛你对一个古代人说有飞机,那人不仅懵逼,甚至会把你当成异类,说不准还要告到官府,治你个乱七八糟的罪名。

所以不知道的不一定不存在,而在眼前出现的,十之八九是真实存在。

“这么说,你们是代表国家?你们是特种部队还是兵?”

“我们既不是兵,也不是特种部队。位面异常出现在世界各地。所以世界强国联手建立了一个最高保密级别的组织,名‘盾’。华国以龙为图腾,所以咱们叫‘龙之盾’,其它国家或以图腾、或以颜色和特殊的字母进行二次命名。”

方宇对面的女孩说完,掀起她自己黑色制服外的一块超薄护甲,一个圆形的团龙图案便出现在方宇眼前。

方宇下意识的点头,然后迅速朝地板上那块盖死人脸的布看去,两个图案一模一样。

“那你们怎么招募人员?国家指派吗?”

“我们有特殊的选拔渠道。”

方宇指了指自己,疑惑的看向对面女孩:“那像我这种,算……”

女孩冷冷的看他一眼,似乎有些嫌弃:“你是违规带入,一般来说处理不掉的目击者,会被其他部门带走。”

“处理不掉?”方宇听到女孩的话,没由来的恶寒。

女孩身子稍稍向前靠拢,然后盯着方宇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对,所谓的处理,就是抹去记忆!”

方宇有点被吓到了,那些目击者又不是自愿的,事情发生在他们眼前,他们怎么能走开?可下场却是被抹除记忆。对了,到底怎么抹除记忆呢……方宇有些不敢再往下想了。

就在这时,刀队挥挥手将两人的对话打断:“好了,你现在还没有正式进入盾。我们不会告诉你太多,一切都等你慢慢学习发现吧。”

“可我还在上学!”

“我们会帮你搞定,耽误不了你的学业。除非你拒绝加入,想被……”

“不,我加入!”方宇急忙摆手,既然有人能帮他搞定学校,那么何妨看一看这个听起来像传说一般的组织,和那什么异位面交锋呢?

就在车内终于陷入安静时,突然一阵急促的滴滴声从刀队身上传来。

紧接着,方宇看到刀队取出一个对讲机样的东西。

“龙D2,距你坐标三十公里外又出现波动!请速前往!请速前往!”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