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6 00:10:00

出了宾馆,陆原一路狂奔,回到自己停放的法拉利处,将法拉利一把开走。

新城别墅区,168栋别墅。

陆原开车回来,目光却直接被宝马车旁站着的一男一女吸引。

那男生可谓玉树临风,一表人才,那女的亭亭玉立,身材纤秀动人。

这女生正是他干姐陆瑶,而男生,陆原很快也认出,他正是自己跟姐小学六年来的同班同学,叫张栋彬。

张栋彬可是个人才,不止六年来都当班长,各科成绩也都很靠前,加上很不错的家庭背景,他从小就很受全班女生热爱。

后面又听说考了重点中学,没想到,他现在就出现在这。

就在这时,张栋彬一手抓起陆瑶一只纤纤玉手,让陆原生气的是,姐竟没丝毫异样,好像不知道这男生牵她手那么回事。

陆原推门下车,绷着脸上前。

看到他一刻,张栋彬嘴上直接挂起笑容,“陆原,好久没见!”

“见你妈壁,给老子滚!”陆原将他与姐牵着的手,一把分开。

不止张栋彬吓了一跳,陆瑶一时也有点吃惊。

“陆原你~”

“你你妈,滚,告诉你个凯子,以后再找我姐,我要你命!”

“你~”张栋彬一下恼羞成怒。

“快滚!”陆原抬起拳头,就要打他样子。

“瑶子,我回头给你电话。”张栋彬看眼陆瑶,转身开门。

“给你妈!”陆原一脚踢他屁股上,把他踢上车。

张栋彬回头瞪他,双眼布满怒火,可他面对的是陆原一双仿若噬血的眼睛,他吓得心底发寒,将这宝马一把开出。

陆瑶上前几步,看着狂驶开的宝马车,呆愣在地,马上,她扭脸看陆原,双眼饱含着冲天的怒火。

陆原知道她要发飚,一时也不跟她多说,转身回别墅。

“站住!”陆瑶冷叫。

陆原身子一顿。

陆瑶冲到他身前,一掌飞向他脸。

陆原退后一步,陆瑶这掌直接打落在空。

“你还躲!”陆瑶满腔的不爽直接爆发,扔掉手上一个挎包,扑上前,双手对着他就是一阵疯拍。

陆原一阵后退,直接抓住她双手,“打够了没有!”

陆瑶用力抽手却抽不出,大声喊:“放手!”

陆原倒也放开她。

陆瑶一手指着他鼻子,“你小子刚才发什么神经,你这样无礼的赶我朋友干什么!”

陆原严肃说:“我不许你跟他交往,我不许你跟任何男生交往,怎么样,这个理由够了吧!”

陆瑶大吼:“凭什么!”

陆原一手指着她,又一手指自己,激动叫:“就凭我是你弟,就凭你现在拿我的钱,在替我办事!”

“你你~”陆瑶气得身体发抖起来,大吼道:“我什么事都不用你管!”

“你其它什么事我都可以不管,但你跟男生交往这事,我就必须要管!”陆原略带警告的语气说:“你再敢跟那男生交往,你就给我试试看!”

“你这个混蛋,我要跟你断绝关系,断绝一切来往!”陆瑶急哭了,一脚在地上大跺。

“断就断,谁怕谁啊,有种你现在就不要我的钱,不要住我别墅!”陆原一时也怒火大烧。

“你~”陆瑶身子一抖,显然没想他敢这么说,然后点点头,“好!我走!我就不住你这地方,我也不要你钱!”

她从地上捡起小挎包,将里头一沓钱取出来,一把撒在空中,“从现在起,我不再是你姐,你也不再是我弟,我们一刀两断,永远不要再见面!”

陆瑶转过身,冲了出去。

陆原握紧双拳,双眼冒火瞪着她背影,“不见就不见,你以为老子现在还稀罕你啊!”

陆原转身,直接走入别墅,至于撒落一地的钱,他根本没看一眼。

陆原怒火还是好难熄灭,回到自己房间里将自己关了起来。

哼,真是岂有此理,竟然因为别的男生,来凶我,可恶!

陆原在房里转了一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掏出前面拾到的阴阳神术书籍看了起来。

一会,米雪敲门说在外面捡了钱。

陆原简单跟她说了几句,一时心情也不太好,回到房间又继续看书。

这书中内容除了可以修炼采阴补阳,还可以以阳补阴……

陆原越看越痴迷,一口气将这书内的内容全背下来,等到完全理解与知道使用方法后,他取了打火机,走到大厅,将这本邪书直接烧起来。

内容都记在脑子里了,这书也就没必要存在了。

从这次看书中,他发现自己受过两股灵魂融合,他的大脑竟比他之前任何时候都好用。

我草,这就是重生后的好处吧!

“陆原哥,你烧什么?”米雪走到大厅上,看着正在烧书的陆原,很是好奇。

“没。”陆原略有点紧张,这可是邪书呀,这书还没烧化,若是被她看到就不好了。

米雪感到古怪,没多问这事,说:“陆原哥,你姐怎么还没回来,快要十二点了。”

陆原眼色有点复杂,这丫头性子倔得很,没这么快回来也正常吧,“过一会她就回了。”

“哦,那就好,陆原哥,我要睡觉了,你还没洗澡吧,早点洗澡睡觉吧。”她感觉他今天怪怪的。

陆原点点头。

米雪转身走。

陆原看她背影,目光却不由落在她两条纤腿上。

那是一双没有任何赘肉的小纤腿,光是看一眼,他身体就感觉发热了。

陆原去找了东西吃,然后洗了澡,在这大别墅转悠一圈,就又拿起手机刷看起来。

不知觉已经到了深夜二点。

姐还没回来,陆原突然很心神不宁了。

他想到了前面那名采阴补阳的邪男,当下更是担心姐,姐长得这么漂亮迷人,势必会成为邪男目标。

那书上说,未经人事的女生长得越漂亮,那纯阴之气就越加旺盛,相反,越丑的女生,她第一次可采有的纯阴之气就越少。

经过那书内容了解,陆原才感觉到前面那邪男的残忍,其实这采阴补阳完全可以不用去榨死对方来获取的,可前面从那被榨老杀死的女人来看,对方根本就无视人的死活。

“咣咣~”陆原终于还是叩响米雪房门。

米雪问清是陆原,忙下床开门,在门口紧张问:“陆原哥,出什么事了?”

陆原心中有点感动,自己半夜来敲她房门,这小丫竟一点防范都没有,要是自己对她硬来的话,十个她都阻拦不了自己吧。

米雪注意到陆原的眼光有古怪,低头看眼,见自己睡衣领有点低下,好像都要被人看到了,她双手忙横抱胸前,脸颊泛红起来。

陆原却一脸正经说:“我姐还没回,你能不能打个电话给她?”

米雪见他眼色正常,又在关心他姐,一下就感觉自己小题大作了,也许他存心就没注意她身体,反而是她自己表现得很臭美。

“好。”米雪尽量放松点,应诺声,回房去取了手机,立即拨打。

陆原有点舒心,米雪竟问都没问,就帮自己打了,还真是个很贴心的女孩。

“打不通,她关机了。”米雪紧张说。

陆原想了下,安慰她先睡觉,他转身走开。

陆原在二楼大厅转了会,却是越想越怕。

这小丫该不会真出事了吧!

她要是没遇上就好,如果遇上那邪男,她今晚绝对死翘翘!

想到这,他后背发凉,干脆出了别墅,将保拉利开出去。

在几条马路上一阵狂飚,深夜车辆不多,法拉利发出强震有力的咆哮。

陆原感觉自己像个傻壁一样,漫无目的四处张望,就是想看看会不会碰巧看到姐姐,但内心却很清楚,这样找法简直如同大海捞针,根本就不可能找到。

可若是傻等着,什么事也不做的话,他感觉自己绝对会疯掉。

将近三点半,陆原手机突然被打响。

“喂~”陆原果断接。

“师傅,我外面有动静,我现在好害怕……”一个非常紧张的女声从手机中传来。

陆原有点失望,还以为是姐打来电话呢,原来是晚上认自己为师傅的红辣椒。

陆原脑中不由浮现出,前面救下她时,看到她身子一幕,前面没多想,现在这一想,他身上竟有了点反应。

“什么动静?”

“师傅,你能不能过来一下,那个大坏蛋可能找来了!”红辣椒带着哭腔的央求声传来。

陆原没想到这个姐头,竟也有这么害怕的时候。

心中却也有点希望前面那个邪男,是真去找她了,如此一来,就更能确保姐不会遇到他了。

“给我地址,我马上过去。”

“好,谢谢师傅,地址是天健社区温阳路100号……”电话那头的红辣椒高兴说。

“轰呜~”法拉利车尾喷出两道火尾,车身化作一道神秘的魅影,消失在前方路的尽头。

“师傅,你到了没?”

“你听到跑车声没?”

“呀~”电话那头的红辣椒惊讶,“听到了,师傅,你好快,你竟然开着跑车来。”

“我先看看,一会说。”

来到红辣椒所说地址,陆原将法拉利直接靠停在路边,在周围扫看去。

现场一片安静,显然这个点所有人都睡了。

第23章 闹翻了

出了宾馆,陆原一路狂奔,回到自己停放的法拉利处,将法拉利一把开走。新城别墅区,168栋别墅。陆原开车回来,目光却直接被宝马车旁站着的一男一女吸引。那男生可谓玉树临风,一表人才,那女的亭亭玉立,身材纤秀动人。这女生正是他干姐陆瑶,而男生,陆原很快也认出,他正是自己跟姐小学六年来的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