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3 00:00:03

天淅淅沥沥的下着朦胧的小雨,暮雨潇独自躺在宽敞的沙发上,呆呆的看着电视。

距离她离开昆仑山已经有一星期了。

她又再一次回到了这个让她曾经无比眷恋的故乡。

但这一次,她终于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同的了,之前失忆的时候一直在困扰着她的。

她扭头看了看那个已经空荡荡的房间,房间里的陈设只有一个书桌和一个小床,没有多余的摆设,楚平渊的衣服都是放在床边的,不浪费一丝的空间,也不愿意花费一分钱去买个衣柜。

但其实楚平渊的衣服少的也不需要衣柜,平常的一些地摊上的十块钱左右的纯色衬衫就是他最常穿的衣服,除此之外就是校服了。

夫成中学的校服就是华夏最经典的蓝白运动衫,宽大的衣袖裤腿,一个消瘦的人都能穿出肥的流油的感觉,其他国家的女生都是短裙衬衫,但不得不说,华夏的校服,虽然最难看,但实用性绝对一绝!

两个衣兜可以自己扩充内包,可以装两本主科书,两瓶维他柠檬茶,一把指甲刀,一个笔袋,一套试卷。(任皓文亲述。)

任皓文自己设计了一款风衣式的上衣校服,投到教育局,然后他被休学一周。

暮雨潇微微叹了口气,人就是这样,在拥有的时候觉得一切都那么理所应当,但失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那么离不开他。

那可是她的青春啊,她暗恋了他三年,最后换来的是他毅然决然的离开么?

暮雨潇苦笑了一阵,她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个人要离开是不会有过多的告别的,太多的繁琐的语言更加凸显了他的不舍,越多的话语只会觉得顾忌越多,真正要离开的人是不会说什么煽情的话,他只会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套上一件常穿的外套,走出家门,之后就永远不会回来了。

楚平渊没有书上写的那么完美,但他向来说到做到,这是暮雨潇一直都知道,话越少的人,执行力就越强,楚平渊既然当时最后跟暮雨潇道别了,那就说明他真的要离开了。

就像他说要帮雪神,那就真的帮助了雪神,哪怕是杀了上千的村民,也实现了他对雪神的承诺。

暮雨潇没有理由的抽泣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傻,为了三个人……杀了上千人……

暮雨潇的俏脸划过几滴眼泪,但被她很好的抹去了,泪水没有在她那白皙的脸蛋上留下任何痕迹。

暮雨潇去卫生间里洗了把脸,看了看外面的小雨,再看了看时针和分针重叠在十二这个数字上,推开了房门。

空荡荡的房间在关门声响起后,显得那么的寂寥。

暮雨潇来到街上,她穿着身蕾丝碎花边短裙,洁白的圆领泡泡袖衬衫,十分清凉,在午夜十二点的大街上,淋着毛毛小雨,水珠在她那柔顺的长发上荡漾开,发出一阵阵的乐音。

暮雨潇来到了星空小区旁的商业街,打了一个的士。

“去云滇精神研究所。”暮雨潇说。

司机看了看后视镜,看到那白皙无比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材,咽了咽口水。

“妹子,大晚上穿这么清凉容易出危险的。”

司机大哥好心提醒着,没有多看,赶紧发动了车子。

雨刷慢慢的清扫车窗上的小水滴,荡开一片片水花,绽放在空中。

暮雨潇看向那纷纷扰扰的大街,哪怕是小雨,也没能阻挡大家的逛街,打情骂俏的小情侣手牵手漫布在大街上,一家三口互相靠近打着伞散步。

暮雨潇看着他们的生活,五彩缤纷,每一个镜头都是一个故事,他们像是在演一场盛大的话剧,每个人都演的活灵活现。

暮雨潇看着那一幕幕的场面,泪水夹杂着雨水划过脸庞。

……

云滇精神研究中心。

偌大的洁白大厅已经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

这是上级下的命令,上到哪里也不知道,就是上级说的,每到十二点,必须全部清场,不管有什么特殊情况,必须让病人休息。

他们知道,这是给住在最顶楼的暮天护定下的规矩,虽然远在二十楼,但一楼也必须保持一定的安静,据说有人十二点后还没离开,医护人员可以无视法.律效应使用一切手段清场。

很多人很好奇,暮天护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为什么会受到高层的重视?

但显然他们的身份也只能够猜猜了,这种机密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接触的了。

安静的大厅里,前台的护士在微微打着哈欠,漫不经心的带着耳机看着肥皂剧,这是他们的日常,做这份工作只要过了考试,那基本上就是一天天闲的无聊了。

不说这里地理位置离市中心远,而且精神病人很少,来探望的基本没有,她们的工作日常就是轮换着顶夜班,还有每天早上去检查每个病人的情况记录一下而已。

她带着耳机就是不想破了规定,不然丢了这份高薪而且轻松的工作是得不偿失的。

“咚咚”,一阵敲声响起,十分的清脆,声音很小,但却清晰的传入了护士的耳朵里,声音直接透过了耳机。

护士抬起头,和一个人的目光对上。

她的心跳漏了半拍,面前的这个人的脸太过于“美丽”,以至于护士第一时间都分不清他的性别。

他长着温润柔和的脸庞,每个线条柔和中却透露着不和谐的刚毅,睫毛长的微微翘起,摄人心魄的双眼微微张着,纤细的薄唇轻轻开启。

“你好,请问暮天护先生的房间在哪里?”他的声音异常的动听,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让人很容易堕入那奇怪的声线中。

护士忍不住翻开记录本,想马上帮他找到他想要的信息,她的脑子一片混乱,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她现在只要赶紧帮到他!她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手指刚刚翻开记录本,耳机里刺耳的铃声响了起来,是院长打来的。

她看了看那个来电显示,心里突然愣了两下,脑子迅速恢复平静,她扭头看了看挂钟,已经十二点过一刻了,现在是不允许探望的。

她接起了院长的电话,还是普通的查岗的电话,护士嗯嗯了几声就挂了,然后警惕的看向自己身前的这个阴柔的男人,心里已经警惕了起来。

她知道暮天护的身份十分特殊,平时也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看望暮天护,但那些人都是院长带着来的,所以可以通过,但眼前这个人,明显是没有经过特殊许可的。

“不好意思,过了十二点我们就不允许探望了,病人也是要休息的。”她轻轻开口,尽量用客气的语气说出来。

男人微微叹了口气,“就知道会出那么多意外。”

他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特殊的号码,“有困难,他们有禁令。”

电话里传来冰冷的嗓音,让人分辨不出男女。

“那就把他强行带出来。”

说罢,阴柔男子果断挂掉了电话,他打电话只是为了对方的一句许可而已,不然他随意出手是会出事的。

既然等到了许可,那也就不用废话了。

“小妹妹,你很不错哦,你是第一个能在我的精神控制中脱离出来的。”他笑了笑,那笑容带着诡异的气息。

护士只看了他一眼,脑子一片眩晕,昏睡了过去。

昏睡的时候她的身子砸在了前台,摁下了红色的警报按钮。

天花板里层层机关启动,一块块瓷砖后面都是支架的重型机关枪,机关枪集体出现在每个角落的死角,在四方的大厅里开始无死角的扫射,猛烈的火光四溅,炽热的高温和子弹的硝烟味弥漫了整个大厅。

整栋楼的红灯都亮了起来,提醒着有入侵者。

保安冲进大门进来,只看到了地上密密麻麻的弹孔,和熏人的硝烟味,还有走廊尽头那不断上升的电梯楼层。

“关闭电梯的电源!”保安队长下令,其他的安保人员显然训练有素,看那轻盈的身手很明显是有底子的,“通知首.长!”

监控室里的监控人员在红灯亮起的第一时间就封闭了所有的出口,只给保安留下一个通道,入侵者根本逃不出去,谁知道他这么肆无忌惮,直接上了根本没有任何防护的电梯。

因为按照正常人的死亡,在封锁了所有出口怎么可能还想着上去?上去只是送死罢了,每个楼层越高,安保系统越高。

但电梯还在上升,监控人员第一时间赶紧切断了电源,电梯悬在了十层。

红外线探测仪显示他在电梯里愣了一下,显然他也在思考对策。

监控人员赶紧启动了各个楼层的机关,所有的机枪,赌气封锁开始,这个楼将变成一个监狱,但这个监狱不会让病人受到任何的伤害。

毒气开始蔓延,显然他已经思考了好了,身子开始动了起来。

监控队长看了看他的身子,不以为然,这种时候是必死的,只要他敢出电梯,迎接他的是生化毒气,和成千上万的子弹弹幕的扫射。

红外线探测仪中,他的手里多了一把长刀,刀身弯曲,是曰本太刀的样式。

他往电梯上方猛的一挥,一道白色的长弧飞出,将电梯的拉线全部砍断,他的身子在电梯还没下落的时候跳出,抓住了一根电梯线,电梯飞速下落,砸在一楼迸出巨大的火花,强大的动能将那密度极高的硬铝合金压扁,火花四溅。

监控人员大吃一惊,他很惊讶于这个人的应变能力,临危不乱,沉着思考,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果断,干脆!

他没有说的是,红外线探测仪是探测温度来感应的,也就是说温度越高,越明显,人对于电梯来说温度高,所以可以看到他的影子,但他挥出的那道斩击,是白色的,在红外线探测仪中,白色是超过探测仪探测的高温,那瞬间的斩击绝对超过一千摄氏度的强烈热能。

监控室里一片混乱,每个人在岗位上加紧工作,调动一切资源保护病人。

男子拉住了电梯线,飞速往上攀爬,那攀爬的速度甚至超过飞禽。

探测仪里只看到那太刀插入一个个墙壁,电梯线不断的被拉扯,红点在飞速的上升,大有飞机升空的架势。

红点最后在二十楼顶楼停了下来,这一楼也是安保系统最为强盛的一楼,红点开始消失,那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了走廊的身影,那张阴柔的俊脸显得有点扭曲,像个来自地狱的恶鬼。

监控队长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心头一震,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而是他那外套上的一个徽章,上面是扭曲的拉丁文,写的是“GOD”,神。

“神会的人!”队长猛的大喊,这一喊声把其他几人都给吓的大惊失色,神会,那个组织,是多少死灵圈的人的噩梦?

“该死!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是那群怪物么?”

“大半夜不睡觉跑来精神病院?”

“我靠666。”

第131章 入侵

天淅淅沥沥的下着朦胧的小雨,暮雨潇独自躺在宽敞的沙发上,呆呆的看着电视。

距离她离开昆仑山已经有一星期了。

她又再一次回到了这个让她曾经无比眷恋的故乡。

但这一次,她终于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同的了,之前失忆的时候一直在困扰着她的。

她扭头看了看那个已经空荡荡的房间,房间里的陈设只有一个书桌和一个小床,没有多余的摆设,楚平渊的衣服都是放在床边的,不浪费一丝的空间,也不愿意花费一分钱去买个衣柜。

但其实楚平渊的衣服少的也不需要衣柜,平常的一些地摊上的十块钱左右的纯色衬衫就是他最常穿的衣服,除此之外就是校服了。

夫成中学的校服就是华夏最经典的蓝白运动衫,宽大的衣袖裤腿,一个消瘦的人都能穿出肥的流油的感觉,其他国家的女生都是短裙衬衫,但不得不说,华夏的校服,虽然最难看,但实用性绝对一绝!

两个衣兜可以自己扩充内包,可以装两本主科书,两瓶维他柠檬茶,一把指甲刀,一个笔袋,一套试卷。(任皓文亲述。)

任皓文自己设计了一款风衣式的上衣校服,投到教育局,然后他被休学一周。

暮雨潇微微叹了口气,人就是这样,在拥有的时候觉得一切都那么理所应当,但失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那么离不开他。

那可是她的青春啊,她暗恋了他三年,最后换来的是他毅然决然的离开么?

暮雨潇苦笑了一阵,她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个人要离开是不会有过多的告别的,太多的繁琐的语言更加凸显了他的不舍,越多的话语只会觉得顾忌越多,真正要离开的人是不会说什么煽情的话,他只会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套上一件常穿的外套,走出家门,之后就永远不会回来了。

楚平渊没有书上写的那么完美,但他向来说到做到,这是暮雨潇一直都知道,话越少的人,执行力就越强,楚平渊既然当时最后跟暮雨潇道别了,那就说明他真的要离开了。

就像他说要帮雪神,那就真的帮助了雪神,哪怕是杀了上千的村民,也实现了他对雪神的承诺。

暮雨潇没有理由的抽泣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傻,为了三个人……杀了上千人……

暮雨潇的俏脸划过几滴眼泪,但被她很好的抹去了,泪水没有在她那白皙的脸蛋上留下任何痕迹。

暮雨潇去卫生间里洗了把脸,看了看外面的小雨,再看了看时针和分针重叠在十二这个数字上,推开了房门。

空荡荡的房间在关门声响起后,显得那么的寂寥。

暮雨潇来到街上,她穿着身蕾丝碎花边短裙,洁白的圆领泡泡袖衬衫,十分清凉,在午夜十二点的大街上,淋着毛毛小雨,水珠在她那柔顺的长发上荡漾开,发出一阵阵的乐音。

暮雨潇来到了星空小区旁的商业街,打了一个的士。

“去云滇精神研究所。”暮雨潇说。

司机看了看后视镜,看到那白皙无比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材,咽了咽口水。

“妹子,大晚上穿这么清凉容易出危险的。”

司机大哥好心提醒着,没有多看,赶紧发动了车子。

雨刷慢慢的清扫车窗上的小水滴,荡开一片片水花,绽放在空中。

暮雨潇看向那纷纷扰扰的大街,哪怕是小雨,也没能阻挡大家的逛街,打情骂俏的小情侣手牵手漫布在大街上,一家三口互相靠近打着伞散步。

暮雨潇看着他们的生活,五彩缤纷,每一个镜头都是一个故事,他们像是在演一场盛大的话剧,每个人都演的活灵活现。

暮雨潇看着那一幕幕的场面,泪水夹杂着雨水划过脸庞。

……

云滇精神研究中心。

偌大的洁白大厅已经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

这是上级下的命令,上到哪里也不知道,就是上级说的,每到十二点,必须全部清场,不管有什么特殊情况,必须让病人休息。

他们知道,这是给住在最顶楼的暮天护定下的规矩,虽然远在二十楼,但一楼也必须保持一定的安静,据说有人十二点后还没离开,医护人员可以无视法.律效应使用一切手段清场。

很多人很好奇,暮天护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为什么会受到高层的重视?

但显然他们的身份也只能够猜猜了,这种机密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接触的了。

安静的大厅里,前台的护士在微微打着哈欠,漫不经心的带着耳机看着肥皂剧,这是他们的日常,做这份工作只要过了考试,那基本上就是一天天闲的无聊了。

不说这里地理位置离市中心远,而且精神病人很少,来探望的基本没有,她们的工作日常就是轮换着顶夜班,还有每天早上去检查每个病人的情况记录一下而已。

她带着耳机就是不想破了规定,不然丢了这份高薪而且轻松的工作是得不偿失的。

“咚咚”,一阵敲声响起,十分的清脆,声音很小,但却清晰的传入了护士的耳朵里,声音直接透过了耳机。

护士抬起头,和一个人的目光对上。

她的心跳漏了半拍,面前的这个人的脸太过于“美丽”,以至于护士第一时间都分不清他的性别。

他长着温润柔和的脸庞,每个线条柔和中却透露着不和谐的刚毅,睫毛长的微微翘起,摄人心魄的双眼微微张着,纤细的薄唇轻轻开启。

“你好,请问暮天护先生的房间在哪里?”他的声音异常的动听,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让人很容易堕入那奇怪的声线中。

护士忍不住翻开记录本,想马上帮他找到他想要的信息,她的脑子一片混乱,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她现在只要赶紧帮到他!她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手指刚刚翻开记录本,耳机里刺耳的铃声响了起来,是院长打来的。

她看了看那个来电显示,心里突然愣了两下,脑子迅速恢复平静,她扭头看了看挂钟,已经十二点过一刻了,现在是不允许探望的。

她接起了院长的电话,还是普通的查岗的电话,护士嗯嗯了几声就挂了,然后警惕的看向自己身前的这个阴柔的男人,心里已经警惕了起来。

她知道暮天护的身份十分特殊,平时也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看望暮天护,但那些人都是院长带着来的,所以可以通过,但眼前这个人,明显是没有经过特殊许可的。

“不好意思,过了十二点我们就不允许探望了,病人也是要休息的。”她轻轻开口,尽量用客气的语气说出来。

男人微微叹了口气,“就知道会出那么多意外。”

他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特殊的号码,“有困难,他们有禁令。”

电话里传来冰冷的嗓音,让人分辨不出男女。

“那就把他强行带出来。”

说罢,阴柔男子果断挂掉了电话,他打电话只是为了对方的一句许可而已,不然他随意出手是会出事的。

既然等到了许可,那也就不用废话了。

“小妹妹,你很不错哦,你是第一个能在我的精神控制中脱离出来的。”他笑了笑,那笑容带着诡异的气息。

护士只看了他一眼,脑子一片眩晕,昏睡了过去。

昏睡的时候她的身子砸在了前台,摁下了红色的警报按钮。

天花板里层层机关启动,一块块瓷砖后面都是支架的重型机关枪,机关枪集体出现在每个角落的死角,在四方的大厅里开始无死角的扫射,猛烈的火光四溅,炽热的高温和子弹的硝烟味弥漫了整个大厅。

整栋楼的红灯都亮了起来,提醒着有入侵者。

保安冲进大门进来,只看到了地上密密麻麻的弹孔,和熏人的硝烟味,还有走廊尽头那不断上升的电梯楼层。

“关闭电梯的电源!”保安队长下令,其他的安保人员显然训练有素,看那轻盈的身手很明显是有底子的,“通知首.长!”

监控室里的监控人员在红灯亮起的第一时间就封闭了所有的出口,只给保安留下一个通道,入侵者根本逃不出去,谁知道他这么肆无忌惮,直接上了根本没有任何防护的电梯。

因为按照正常人的死亡,在封锁了所有出口怎么可能还想着上去?上去只是送死罢了,每个楼层越高,安保系统越高。

但电梯还在上升,监控人员第一时间赶紧切断了电源,电梯悬在了十层。

红外线探测仪显示他在电梯里愣了一下,显然他也在思考对策。

监控人员赶紧启动了各个楼层的机关,所有的机枪,赌气封锁开始,这个楼将变成一个监狱,但这个监狱不会让病人受到任何的伤害。

毒气开始蔓延,显然他已经思考了好了,身子开始动了起来。

监控队长看了看他的身子,不以为然,这种时候是必死的,只要他敢出电梯,迎接他的是生化毒气,和成千上万的子弹弹幕的扫射。

红外线探测仪中,他的手里多了一把长刀,刀身弯曲,是曰本太刀的样式。

他往电梯上方猛的一挥,一道白色的长弧飞出,将电梯的拉线全部砍断,他的身子在电梯还没下落的时候跳出,抓住了一根电梯线,电梯飞速下落,砸在一楼迸出巨大的火花,强大的动能将那密度极高的硬铝合金压扁,火花四溅。

监控人员大吃一惊,他很惊讶于这个人的应变能力,临危不乱,沉着思考,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果断,干脆!

他没有说的是,红外线探测仪是探测温度来感应的,也就是说温度越高,越明显,人对于电梯来说温度高,所以可以看到他的影子,但他挥出的那道斩击,是白色的,在红外线探测仪中,白色是超过探测仪探测的高温,那瞬间的斩击绝对超过一千摄氏度的强烈热能。

监控室里一片混乱,每个人在岗位上加紧工作,调动一切资源保护病人。

男子拉住了电梯线,飞速往上攀爬,那攀爬的速度甚至超过飞禽。

探测仪里只看到那太刀插入一个个墙壁,电梯线不断的被拉扯,红点在飞速的上升,大有飞机升空的架势。

红点最后在二十楼顶楼停了下来,这一楼也是安保系统最为强盛的一楼,红点开始消失,那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了走廊的身影,那张阴柔的俊脸显得有点扭曲,像个来自地狱的恶鬼。

监控队长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心头一震,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而是他那外套上的一个徽章,上面是扭曲的拉丁文,写的是“GOD”,神。

“神会的人!”队长猛的大喊,这一喊声把其他几人都给吓的大惊失色,神会,那个组织,是多少死灵圈的人的噩梦?

“该死!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是那群怪物么?”

“大半夜不睡觉跑来精神病院?”

“我靠666。”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