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10:27:34

柳家,在洛城有着绝对的威望,对方早年是靠着地下势力发展起来的,几乎整个洛城的地下势力都会听柳家的。

到了现在,柳家已经洗白了,不过却他们的地位不仅没有降低,反而在继续升高。

如今的柳家在洛城可谓黑的白的都通吃,除了洛城的王家,几乎都没有和他们对抗的。

唐天虽然在洛城小有名气,身家有个几千万,可是却根本就上不了台面,特别是在柳家面前,人家根本就不会正眼看他。

唐少心中大骂张东,这个不知死活的人惹谁不好,偏偏招惹柳家的人,不是找死吗?

那群人还没有来得及冷嘲热讽,旁边的杨贵芳却直接不乐意了,这柳家她虽然听着感觉很熟悉,可唐少毕竟是自己巴结的对象,当即不多想,直接站出来指着那群人大骂。

“你们活腻了是吧,这可是唐少,你们竟然敢打他,就等着下跪道歉吧!”

“唐天在洛城可是有些名号的,就凭你们这群小混混,人家随手就能弄死你们!”

杨贵芳趾高气昂,不屑的看着眼前这群人,已经完全将他们当成了市井混混。

张东是个窝囊废而已,能够招惹什么样的人?还不就是一群很差劲的小混混。

对方之所以对唐少动手,那是不知天高地厚,因为自己见识短浅,没有接触过更高的层次。

如同唐天那样身家雄厚的人,想要对付这群小混混,只需要几句话而已。

那群人见杨贵芳泼妇一般不知死活的骂他们,反而显得有些好笑,一个个如同盯着笑话似的。

“有趣,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啧啧,大妈,劳资就给你直说了,别说我打了他,就算是废了他,他也得忍着!”

那人也不愧是刀口上舔生活的人,表情一横,一股凶狠的气息直接吓得杨贵芳脸色刷白,身体僵硬,愣是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给我滚开!”

唐少对着杨贵芳怒骂,这个时候情况就已经够复杂了,他不小心惹怒了柳家的人,要是对方追究的话,他一定会死的很难看,就算是自己老爸也救不了他。

如今杨贵芳还过来和稀泥,无疑是火上浇油。

唐少现在脸上虽然已经被先前那一巴掌打的肿了起来,可是却依旧急切的来到那几个人面前道歉。

“各位,这事儿是我不对,不应该打扰你们!”

杨贵芳大惊,她完全想不到,这个不可一世的唐少,家产数千万,如今竟然对着几个下人低头道歉了。

“等等,他们说的柳家,难不成是……”杨贵芳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整个人顿时大惊,心中更是慌张的不行。

如果真的是那个柳家,那她刚才的行为完全就是在找死,还好唐少及时阻止了她。

“算你小子识相,我跟你说,这个张东下毒害了我们柳家家主,导致我们家主现在都还昏迷不醒,随时都有可能没命,别说你了,就算是整个洛城,也没有人能够救他!”

“什么?”

整个房间的人顿时大惊,一个个都惊讶不已的看着张东。

下毒毒害柳家家主,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对方想要收拾张东,有至少一万多种办法。

就连唐少也彻底震惊了,没想到张东竟然会有这本事,至于颜梦婷,已经来到张东近前,将他挡在了身后。

她虽然也害怕,可是张东毕竟是她的弟弟,她说什么都要保护对方。

“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以前到处惹事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弄出这么大的事,你这是要害死我们啊!”

杨贵芳根本就忍不住,整个人哆嗦的大骂,目光又看向另外一边的那群人,急忙解释。

“各位大哥,我们和那个小子一点都不熟,你们要抓就抓他,要杀要剐都行!”

杨贵芳是个典型的市侩的人,哪里有利益,就倒向哪里,再加上她本身就看不上张东,这个时候说出这话也是很正常的。

“小姨,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张东绝对不会做那些事的!”颜梦婷焦急无比的解释,极力帮着张东开脱。

“唐少,你给他们解释解释啊,张东根本就没有做过那些事!”颜梦婷急忙又将目光看向唐少。

“什么误会?这小子一直都没有做过好事,从小就惹祸,只是没想到现在他竟然越来越胆大了,连柳老都敢害,真是不知死活!”

杨贵芳脸色非常难看,每一句话都在极力和张东撇清关系。

面对这情况,张东却依旧淡定无比,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喝着茶,目光看向柳家那群人,虽然现在他还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可是想来也不会简单到哪儿去。

他才帮过柳家处理了麻烦事,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跑来找自己麻烦了。

柳老面相是那种有恩报恩之人,张东这点还是就能够分清楚,要不然当天也绝对不会那么爽快的就去帮助对方。

如今出了问题,恐怕是有人在从中作梗,恐怕也就是当初布下悬剑斩运的人。

因为他破了悬剑斩运,对方记恨在心,而柳老这次的中毒,恐怕也是对方见悬剑斩运没有效果了,才使用的这伎俩。

看起来问题是出在柳家内部,张东眯着眼睛观察着近前这群人。

“对方能够调动柳家的人,那么肯定也是地位不低的!”

思前想后,他脑海当中也算是有了一个人选,虽然和柳家没有太多的接触,可是却能够猜出个大概。

他整个人淡定无比,完全没有将近前这群人放在眼里。

这群人虽然一个个看起来身材魁梧,浑身肌肉遍布,不过依旧只是普通人,他要想对付,随便几下就能让这群人跪下叫爸爸。

张东又将目光看向杨贵芳,笑呵呵的询问道“小姨,你现在极力和我撇清关系干什么?难不成有什么不能说的事?”

杨贵芳顿时大惊,暗道这小兔崽子说这话,不是坑她吗?

那群人也已经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她身上,更是让杨贵芳彻底惊慌了,大呼道“你瞎说什么?我哪儿有什么不能说的事?你们别听他瞎说。”

柳家的人也在沉思当中,一开始他们本来就是来抓张东的,可是听了刚才张东的话,他们也不好下决定,因为杨贵芳的行为,的确是在极力撇清关系。

如果张东真的不是主谋,在这背后有人指使他,而现在又将对方放跑了,那就是他们的失职。

“妈的,一起抓回去,免得把不该放的放跑了!”

“我劝你们别反抗,不然我们柳家的怒火可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

这话一出,现场的人顿时心如死灰,特别是唐少,更是不断暗骂自己,特么他来凑什么热闹?为了一个女人得罪了柳家,不值得啊……

“张东,你赶紧给他们解释啊,这不是你做的,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颜梦婷见周围的人都不动,急忙又看向张东,一张绝美的脸已经布满了焦急万分。

张东看着颜梦婷,心中一阵感动,不管什么时候,颜梦婷都选择相信他。

就算是颜梦婷知道他去过柳家,却依旧没有询问他任何原由,无条件的相信他。

“没事,姐,你放心吧,这事我能处理!”张东一脸轻松的拉着颜梦婷的手,一股微弱的真气缓缓传入对方体内,让颜梦婷慌张的心直接安静下来。

他没有理会那群柳家的人,如果想要反抗,只需要几秒,就能直接将对方尽数放倒,只不过现在他却想看看,柳家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一群人被带上车,迅速赶往柳家。

整个车上,杨贵芳都在不断的解释这事儿和她没有关系,是他们搞错了,只是很尴尬的是,她越解释,情况越复杂,甚至旁边的人都觉的人这个女人才是罪魁祸首。

唐少和杨贵芳的儿子则在车内一言不发,眼神无比怨恨的盯着张东,如果不是因为张东,他们绝对不会招惹到柳家。

就在张东一行人被带走之后不久,这家饭店又来了另外一群人,只不过和先前那群混混比起来,这群人显得太正规了,一个个穿着妖妖灵的制服,个个表情肃穆。

“我们来这儿找这个人,快告诉我,他现在在哪个包厢?”为首那人急忙拿出一张照片递给经理,满脸急切,似乎非常着急。

而经理则一脸懵逼,因为这照片上的人正是张东,只是他想不到,这照片上的人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够让黑白两道的人都急切寻找。

“这……他不久前被柳家的人给带走了!”

“柳家?”

他整个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为了寻找这个张东,他们可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几乎所有的人都动用了,整个洛城的监控被全部调出来了,甚至还请了专家判断对方的路线轨迹。

终于在刚才得到了张东的具体位置,可是没有想到急忙赶来却扑了个空。

他一点都不敢浪费时间,紧接着急忙对着身后的那群人叫到“赶紧通知柳家附近的妖妖灵,让他们尽快赶往柳家。还有,找有关部门给柳家的人打电话,别管什么部门,但凡是能够联系上柳家的,都给我联系,一定要尽快找到张东!”

“我再给你们说一遍,如果出了问题,不仅是你们,就连我都得卷铺盖走人!”

第14章 带走

柳家,在洛城有着绝对的威望,对方早年是靠着地下势力发展起来的,几乎整个洛城的地下势力都会听柳家的。到了现在,柳家已经洗白了,不过却他们的地位不仅没有降低,反而在继续升高。如今的柳家在洛城可谓黑的白的都通吃,除了洛城的王家,几乎都没有和他们对抗的。唐天虽然在洛城小有名气,身家有个几...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