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4 23:29:44

之后的两天三人依旧是没有取得到比较大的进展,关玲和冯路虽然打听到有人说见过死者,可是都没有人认识死者,这表明死者并不是居住在案发现场附近的人,这让关玲二人的工作难度又提升了不少。

程蜂将死者的信息公布后,一直在其他单位寻找与死者身份相符合的失踪人口,可是与关玲二人一样,并没有较大的突破。

第三天上午时,肖进接到上级电话,在追问肖进枪杀案进展如何,肖进一时语塞,最后像上级保证七日破获这起枪杀案,到目前为之肖进这支队伍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办公室里肖进在程蜂等人面目少一扫而过,然后沉声说道:“枪杀案已经过了三天多,一点进展都没有,这是我从事刑侦以来前所未有的事情,这起枪杀案晚一天破获,对公民来说是多一天危险,你们是知道的...。”

说到这里肖进见关玲几人都低着头,话锋一转朗声说道:“没有天衣无缝的案件,只有我们找不到的线索,我们应该化压力为动力,尽早破冰找出死者的身份,找出凶手将凶手绳之于法,还死者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安定,大家加油。”程蜂等人面带肃穆之色同声道:“是。”

肖进看向程蜂问道:“蜂子,案情发展到如今举步维艰的地步,你有没有一些思路可以推动案情的进展。”

程蜂沉吟了片刻道:“死者与凶手的身份目前我们都一无所知,在案发现场通过地毯式访问的方法,依旧没能查出死者究竟是谁,这说明死者并不是案发现场附近的居民,有可能是更远的地方的人,还有可能根本就不是S市人。”

解离点头道:“说的对,我们先入为主的思路,都忽略了这点。”

程蜂看着众人道:“目前的重点应该放在失踪人口方面,在失踪人口的名单里,逐一核对与死者身份相符的人,不光是本市的失踪人口,各县各村我们都要排查;同时我们要时刻关注报案信息,我们在线上线下都发布了死者的照片跟基本情况,若是有群众认识死者,肯定会有人报案,毕竟群众的力量才是伟大的。”

解离点头道:“虽然目前没有在失踪名单里找到与死者身份吻合的人,但是这一方法确实要比地毯式访问更有效果一些,目前虽然没有找到但并不排除有失踪人口,或者没有上报和不知情的情况。”

肖进道:“我已经给上面做了保证,七天内找出凶手破案,明天我会加派人手帮助我们排查。”

就在众人起身准备去工作的时候,冯路皱起眉头忽然道:“如果黄德兵和此次被枪杀的死者是同一个人所为的话,那么杀人带来的快感已经刺激到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将再次作案,届时将是我们追查凶手和逮捕的最好时机。”

肖进诧异的看了程蜂一眼,冯路身上的正气与善意让他一直很欣赏,可此时从冯路口中说出来的这句话,让他莫名感到些许寒意,他拍了拍冯路的肩膀正色道:“破案还是不要急躁,不管之前破案有多顺利,也不管之后的案件有多棘手,我们都应该以保证群众生命为前提来破获案件,若是以群众作为诱饵来完成我们的任务,那我们将是一名不合格的刑侦人员,也不配做警察。”冯路听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失踪人口的登记并不是通网的,就算各县各城镇乃至村庄不同的时间段都有失踪人口,因为没有联网,市局里的系统是追查不到的,因此在失踪人口排查方面又给程蜂等人加大了难度。

程蜂等人每天只休息四个小时,收集各区、各县失踪人口的名单,忙活了两天依旧没有较大的突破,可是肖进突然接到的一通电话,让案情有了一些眉目。

电话那头称他认识死者,简单的一句话让肖进等人的心头都为之一振,因不论是网站的信息或者是街头贴报,所留的联系方式都是肖进的,因此报案人能直接联系到肖进也不足为奇。

肖进与报案人约好了见面地点,然后由程蜂驾车将报案人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报案人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一米七的个头身形略显瘦弱,穿着皮衣皮裤,耳朵上打着四五个耳钉,梳着杀马特的造型,程蜂问过名姓后,才知道他叫马小光。

马小光被带到派出所的办公室,肖进等人早已在这里等着他,肖进看出马小光明显有些紧张,他递了一根烟上去,笑着说:“小伙子不用紧张,找你来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肖进的笑容让马小光绷紧的神色,逐渐放松了下来,他点了点头。

肖进让马小光坐下后,他从口袋掏出死者的照片递给马小光问道:“死者叫什么?家住在哪里你知道吗?”因为照片是死者死后拍摄的,尽管拍摄的角度和光线像极了是一个睡着的人,可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死人,让从未见过死人的马小光看到这种相片,还是吓了一跳,他看了一眼急忙还给肖进。

马小光掏出打火机,打了几下才将烟点着,吸了一口然后才说道:“他叫李坚,以前跟我在同一个厂打工,他是厂里的师傅,我是普工。”程蜂一愣道:“以前你们在同一个厂?”

马小光道:“是的,他去年跟人打架,按照厂里的规定,两个人都是要被厂子开除的,可是对方被厂里开除了,而他因为是厂里的老员工,与厂里的领导关系也不错,也就没被开除。”

程蜂又问道:“那你知道他家是哪里的吗?”马小光摇摇头,程蜂摸着下巴又问道:“你能不能带我们去你们厂,找找你们领导?”

马小光连忙摆手道:“我也是因为打架被开除的,我可不愿意再去那个厂。”

程蜂笑道:“你不去也成,告诉我们地址,我们自己去。”

马小光思索了片刻道:“厂子是叫阔海精密有限公司,地址好像是闵山区东林工业园84号。”

肖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谢谢你小伙子。”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500块钱递给马小光道:“这是你报案有功,奖励给你的。”马小光稍有犹豫随即接了过去装在兜里。

收了肖进的钱,马小光似乎变的殷勤起来随即又问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程蜂道:“这个李坚为人怎么样?平时与你们相处的如何?”

马小光撇着嘴道:“这个李坚小气的很,平时尖酸刻薄,还喜欢拍马屁,对我们平时指来指去,对上面的领导可是殷勤备至。”

程蜂又问道:“那你对他的印象如何?”马小光道:“很差,这个人让我一点好感都没有。”

程蜂点点头又问道:“那你知道去年他跟另一个人打架是因为什么原因吗?”

马小光想了想才说:“好像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没做好,出了问题,双方都有责任结果推来推去,两个人红了脸就打了起来。”

程蜂道:“跟李坚打架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马小光道:“叫门茂军,他平时不怎么说话,为人不咸不淡总是板着脸,我不喜欢他但也不讨厌。”程蜂“哦。”了一声。

肖进等人将马小光送出派出所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肖进要汇报工作,于是让解离领着程蜂几人去一趟阔海精密有限公司。

这家厂子在周围算是比较有名的厂,因此也不难找,解离几人通过保安的引导找到了厂里的经理范亮。

第49章(报案)

之后的两天三人依旧是没有取得到比较大的进展,关玲和冯路虽然打听到有人说见过死者,可是都没有人认识死者,这表明死者并不是居住在案发现场附近的人,这让关玲二人的工作难度又提升了不少。

程蜂将死者的信息公布后,一直在其他单位寻找与死者身份相符合的失踪人口,可是与关玲二人一样,并没有较大的突破。

第三天上午时,肖进接到上级电话,在追问肖进枪杀案进展如何,肖进一时语塞,最后像上级保证七日破获这起枪杀案,到目前为之肖进这支队伍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办公室里肖进在程蜂等人面目少一扫而过,然后沉声说道:“枪杀案已经过了三天多,一点进展都没有,这是我从事刑侦以来前所未有的事情,这起枪杀案晚一天破获,对公民来说是多一天危险,你们是知道的...。”

说到这里肖进见关玲几人都低着头,话锋一转朗声说道:“没有天衣无缝的案件,只有我们找不到的线索,我们应该化压力为动力,尽早破冰找出死者的身份,找出凶手将凶手绳之于法,还死者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安定,大家加油。”程蜂等人面带肃穆之色同声道:“是。”

肖进看向程蜂问道:“蜂子,案情发展到如今举步维艰的地步,你有没有一些思路可以推动案情的进展。”

程蜂沉吟了片刻道:“死者与凶手的身份目前我们都一无所知,在案发现场通过地毯式访问的方法,依旧没能查出死者究竟是谁,这说明死者并不是案发现场附近的居民,有可能是更远的地方的人,还有可能根本就不是S市人。”

解离点头道:“说的对,我们先入为主的思路,都忽略了这点。”

程蜂看着众人道:“目前的重点应该放在失踪人口方面,在失踪人口的名单里,逐一核对与死者身份相符的人,不光是本市的失踪人口,各县各村我们都要排查;同时我们要时刻关注报案信息,我们在线上线下都发布了死者的照片跟基本情况,若是有群众认识死者,肯定会有人报案,毕竟群众的力量才是伟大的。”

解离点头道:“虽然目前没有在失踪名单里找到与死者身份吻合的人,但是这一方法确实要比地毯式访问更有效果一些,目前虽然没有找到但并不排除有失踪人口,或者没有上报和不知情的情况。”

肖进道:“我已经给上面做了保证,七天内找出凶手破案,明天我会加派人手帮助我们排查。”

就在众人起身准备去工作的时候,冯路皱起眉头忽然道:“如果黄德兵和此次被枪杀的死者是同一个人所为的话,那么杀人带来的快感已经刺激到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将再次作案,届时将是我们追查凶手和逮捕的最好时机。”

肖进诧异的看了程蜂一眼,冯路身上的正气与善意让他一直很欣赏,可此时从冯路口中说出来的这句话,让他莫名感到些许寒意,他拍了拍冯路的肩膀正色道:“破案还是不要急躁,不管之前破案有多顺利,也不管之后的案件有多棘手,我们都应该以保证群众生命为前提来破获案件,若是以群众作为诱饵来完成我们的任务,那我们将是一名不合格的刑侦人员,也不配做警察。”冯路听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失踪人口的登记并不是通网的,就算各县各城镇乃至村庄不同的时间段都有失踪人口,因为没有联网,市局里的系统是追查不到的,因此在失踪人口排查方面又给程蜂等人加大了难度。

程蜂等人每天只休息四个小时,收集各区、各县失踪人口的名单,忙活了两天依旧没有较大的突破,可是肖进突然接到的一通电话,让案情有了一些眉目。

电话那头称他认识死者,简单的一句话让肖进等人的心头都为之一振,因不论是网站的信息或者是街头贴报,所留的联系方式都是肖进的,因此报案人能直接联系到肖进也不足为奇。

肖进与报案人约好了见面地点,然后由程蜂驾车将报案人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报案人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一米七的个头身形略显瘦弱,穿着皮衣皮裤,耳朵上打着四五个耳钉,梳着杀马特的造型,程蜂问过名姓后,才知道他叫马小光。

马小光被带到派出所的办公室,肖进等人早已在这里等着他,肖进看出马小光明显有些紧张,他递了一根烟上去,笑着说:“小伙子不用紧张,找你来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肖进的笑容让马小光绷紧的神色,逐渐放松了下来,他点了点头。

肖进让马小光坐下后,他从口袋掏出死者的照片递给马小光问道:“死者叫什么?家住在哪里你知道吗?”因为照片是死者死后拍摄的,尽管拍摄的角度和光线像极了是一个睡着的人,可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死人,让从未见过死人的马小光看到这种相片,还是吓了一跳,他看了一眼急忙还给肖进。

马小光掏出打火机,打了几下才将烟点着,吸了一口然后才说道:“他叫李坚,以前跟我在同一个厂打工,他是厂里的师傅,我是普工。”程蜂一愣道:“以前你们在同一个厂?”

马小光道:“是的,他去年跟人打架,按照厂里的规定,两个人都是要被厂子开除的,可是对方被厂里开除了,而他因为是厂里的老员工,与厂里的领导关系也不错,也就没被开除。”

程蜂又问道:“那你知道他家是哪里的吗?”马小光摇摇头,程蜂摸着下巴又问道:“你能不能带我们去你们厂,找找你们领导?”

马小光连忙摆手道:“我也是因为打架被开除的,我可不愿意再去那个厂。”

程蜂笑道:“你不去也成,告诉我们地址,我们自己去。”

马小光思索了片刻道:“厂子是叫阔海精密有限公司,地址好像是闵山区东林工业园84号。”

肖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谢谢你小伙子。”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500块钱递给马小光道:“这是你报案有功,奖励给你的。”马小光稍有犹豫随即接了过去装在兜里。

收了肖进的钱,马小光似乎变的殷勤起来随即又问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程蜂道:“这个李坚为人怎么样?平时与你们相处的如何?”

马小光撇着嘴道:“这个李坚小气的很,平时尖酸刻薄,还喜欢拍马屁,对我们平时指来指去,对上面的领导可是殷勤备至。”

程蜂又问道:“那你对他的印象如何?”马小光道:“很差,这个人让我一点好感都没有。”

程蜂点点头又问道:“那你知道去年他跟另一个人打架是因为什么原因吗?”

马小光想了想才说:“好像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没做好,出了问题,双方都有责任结果推来推去,两个人红了脸就打了起来。”

程蜂道:“跟李坚打架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马小光道:“叫门茂军,他平时不怎么说话,为人不咸不淡总是板着脸,我不喜欢他但也不讨厌。”程蜂“哦。”了一声。

肖进等人将马小光送出派出所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肖进要汇报工作,于是让解离领着程蜂几人去一趟阔海精密有限公司。

这家厂子在周围算是比较有名的厂,因此也不难找,解离几人通过保安的引导找到了厂里的经理范亮。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