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5 15:48:37

一行几人从关山镇直接赶往王家河村,关山镇离王家河村有六十里地,一行几人驾驶着两辆车,由李青的车在前面带路。

山路是在悬崖边修建的,程蜂几个男人还好,都是打小在山里长大的,对于大山他们一点也不陌生,可是却苦了自小在城里生活的关玲,饶是她有一身不逊于程蜂的功夫,可是只要目光看向窗外的悬崖,她的脑袋就一阵眩晕,再加上山路颠簸起伏,就觉得早少吃的少许食物在五脏内来回翻滚。

关玲强装镇定的表情,引得一旁程蜂与冯路二人忍俊不禁,却又不敢笑出声,程蜂开着车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关玲笑着说:“坚持一会儿,快要到了,感觉晕的话就一直看着前方会好受些。”

关玲面色潮红,汗珠在脸颊淌过,捂着嘴巴用倔强的眼神瞥了程蜂一眼,强装镇定的大声说:“我又没事...。”看着关玲这副自作孽不可活的模样程蜂二人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终于在两个小时候后,汽车在一家四合院门前停了下来,门前挂着一个黑白色的铁牌子,上面印着几个大黑字“王家河村村房”,一下车关玲就捂着嘴巴,往旁边不远的一条小河小跑而去,冯路见此捧腹大笑。

李青见此心知其中原由,笑问道:“这位女同志没事吧?”程蜂摆手道:“不过是晕车罢了,没多大的事。”

正在这时迎面走来两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二人身高都差不多高,一米六左右的个头,一人身着掉了颜色的黑色皮夹克,穿着一只解放鞋,头发稀疏,面容精瘦,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地道的庄稼汉;而另一名穿着稍微得体一些,体型微微有些发胖,穿着洗的发白的黑色西装,戴着一顶黑色雷锋帽,一张圆脸,满脸的络腮胡给看着处事圆滑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凶恶。

李青在来之前就通过电话打过招呼,是以二人在门口等候,两人来到李青面前分别握了握手,然后介绍了自己,圆脸中年男子是王家河村委,有个文雅的名字叫孟子良;而另一名瘦脸男子名叫石松是王家河村的村长。

李青来此的目的孟子良二人都知道,至于更深的话李青也没说,二人也没问,李青简单直接的问道:“孟支书你就带我直接去这门茂军的家看看吧。”

孟子良客气的用拗口的普通话,面带询问之色问道:“领导不在村房歇一会儿?”

李青看了程蜂一眼,那意思是在征询程蜂的意见,程蜂道:“如今时间不等人,我们就不歇息了吧?”

李青点点头看向孟子良道:“那就不歇了,我们直接去门茂军家吧。”

程蜂本想招呼关玲,却见关玲已经走了过来,气色也稍有缓和,她来到冯路身边,伸手就把冯路耳朵揪住了,假装露出狠色道:“还笑我不,还笑我...?”

冯路哪招架的住,不住求饶道:“姑奶奶哟,我哪敢笑你,只是当时情不自禁,我忍不住..。”

话说到一半关玲手劲更是加大了几分哭笑不得的说:“还情不自禁,看你猪耳朵是不想要了?”冯路没辙瞥了程蜂一眼大喊道:“蜂子,你也不管管你家婆娘。”

程蜂一愣,伸手就给冯路后背一巴掌道:“瞎说什么呢?”

关玲警告了一句:“下次再敢笑本姑奶奶,就让你好看。”这才松开手。

冯路摸着耳朵,看了二人一眼嘟囔道:“真是妇唱夫随...。”关玲听在耳中,面带笑容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嘀咕什么呢?”说着作势又要去拧耳朵,冯路吓的边跑边说:“蜂子快管管,还不让人说话了。”

程蜂一行几人在欢声笑语之中,在村长石松的带领下往门茂军的家中走去,几人表面看起来轻松,心情则都是颇为凝重。

不光是程蜂一行为了破案而着急,就连村支书和村长都想不到自己管辖的地方,在当今这个和谐的社会,严谨的治安下,还会发生命案,而且凶手还很有可能是自己村里人。

是以心情都颇为抑郁,是以一行几人在一阵短暂的欢声笑语之后,都各怀心思的一言不发,气氛顿时沉闷起来。

走山路程蜂倒是习以为常,而关玲也不是娇滴滴的女子,而之前也多次下过乡,就在上次还去庞头村逮捕凶犯高常发,是以尽管村支书孟子良脚步在崎岖蜿蜒的小路上走的飞快,关玲也能跟的上。

约莫半个小时后,石松停下了脚步,指着不远处的一座粉刷的白色房子说道:“那户人家就是门茂军的家。”

关玲看了一眼那座白房子,房子是土坯建造的,房顶盖着青瓦,大门敞开,门前一大块空旷的场地,并没有垒院墙。

她又看了几眼四周,见此处地势正处在半山腰,他们一行刚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些山坡上盖着房子,有的单独一家,有的则是好几家连在一起,他们种的土地也在山坡和山腰上,而能通车的马路此时早已被山丘挡住了视线根本看不见。

关玲不禁感慨道:“生活在这里的人真是疾苦。”程蜂不禁露出苦笑之色道:“其实还好啦,我的家乡跟这里一模一样。”说完他心中感觉忽然被针扎了一下。

是的,他感觉配不上关玲,就是门不当户不对,他斜眼看了一眼关玲的神色,见关玲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他不再多想继续跟上在前的人。

一行几人沿着小路刚来到门茂军家门前,就听见一阵“旺旺旺...。”的狗叫声,同时一条大黄狗不知从哪个角落突然跃了出来,直扑众人。

程蜂眼疾手快,急忙上前将众人护在身后,同时一脚踢了出去,那狗反应也不慢,脖子一歪忙向后退,此时程蜂才看到狗的脖子上拴着大铁链子,再仔细一看,发现这狗窝正设计在土墙里面,显得比较隐蔽,是以都没有发现。

孟子良和石松似乎因为知道这家有狗,是以并没有吓到,倒是关玲和冯路二人吓得不轻,关玲吓得直拍胸脯,冯路更是做势要去打那条狗,那狗见冯路的姿态,毫不示弱的继续冲众人“旺旺”大叫。

孟子良笑道:“诸位吓着了吧,他是畜生,别跟它一般计较。”说完冲屋里又喊道:“表叔...表叔在家吗?”

他喊了两声,从屋里走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妇人,她穿着男士的运动服,衣服要大上很多,本来她个头就不高,穿这件衣服跟裙子似的;下身穿着一条西裤,膝盖的部位还补了两个补吧,穿着一双看不清颜色而且也破了的运动鞋。

看的关玲又是一惊,石松问道:“表婶,表叔在家吗?”那妇人打量了众人几眼,有些胆怯又有些好奇,听到石松问话,她指了指屋里,然后点了点头,石松似乎是能看懂那妇人说的意思又说:“那你去把表叔叫出来一下,我们有事找他一下。”

妇人指了指程蜂等人,然后头一偏,嘴巴“啊啊啊”了几声,一句话也没说出来,那意思可能是在问“他们是干什么的?”

程蜂几人这才发现,眼前这名显得有几分可怜的妇人,竟然是个哑巴,不会说话,石松显得有些不耐烦道:“你去叫表叔出来就行。。”

石松话音刚落,就从大门里走出一名六十来岁的老头,他手里端着一个大碗,碗里装着面条,刚才似乎是在吃饭,程蜂见其头发稀疏,身形精瘦,眉宇间与门茂军真有几分相似,他先是看了程蜂一行人几眼,然后喝止了一直犬吠的狗叫声。

石松来到近前道:“表叔还在吃饭呐?”老头没有正面回答,面带疑惑之色问道:“支书跟村长来有啥事儿?”

李青道:“老伯,您先吃饭,待会向您了解一下情况。”老头“哦。”了一声,又问道:“了解啥情况?来屋里坐。”石松似乎有些嫌弃的意思,忙摆手道:“我们就不进去坐了,表叔你赶紧吃饭吧。”

老头“哦”了一生,然后回到屋里去了,石松叹气道:“唉...这门圣新也不容易,从小死爹死娘,靠村里人张罗给取了个又聋又哑的媳妇儿,好容易生了个儿子,三十来岁的儿子还没取一房媳妇儿,现在儿子在外面瞎搞,不给这老两口争气。”

几人就在门外的大场站了一会儿,那哑巴妇人从屋里一手提着一把椅子走了出来,放在门前的地上,看了看众人又指了指椅子,张了张嘴,意思是让众人坐,石松点了点头,怕哑巴听不到大声说:“好...。”接着她又从屋里搬了几把椅子出来。

门圣新吃好饭,来到众人面前,招呼众人坐下后,石松指了指李青道:“表叔,这位是城里来的,是来了解你儿子的情况。”

门圣新似乎对自己的儿子很是不满,听石松问自己的儿子,他气不打一处来的说:“这个畜生,不孝子孙。”听门圣新这么说,程蜂一愣心想:“他莫不是知道自己儿子在外面杀了人。”

石松道:“老表还是挺好的,对你们俩也挺孝顺的可别这么说,他现在不又出去打工了吗,挣钱取媳妇儿。”门圣新冷哼一声:“哼,这个不孝子孙,天知道他跑到哪去了。”

石松一愣道:“年前回来,我还碰到他,他说在W市打工啊。”门圣新说:“支书,村长你们不知道,这个畜生让他去给舅舅拜年,舅舅家没去,也不晓得他死哪去了,不管了,管不了,是死是活管不了哟...。”程蜂听其口气似乎对这个儿子很是恨铁不成钢。

石松看了程蜂几人一眼,面带询问之色小声说:“领导下面该咋问?”

第52章(夫妇)

一行几人从关山镇直接赶往王家河村,关山镇离王家河村有六十里地,一行几人驾驶着两辆车,由李青的车在前面带路。

山路是在悬崖边修建的,程蜂几个男人还好,都是打小在山里长大的,对于大山他们一点也不陌生,可是却苦了自小在城里生活的关玲,饶是她有一身不逊于程蜂的功夫,可是只要目光看向窗外的悬崖,她的脑袋就一阵眩晕,再加上山路颠簸起伏,就觉得早少吃的少许食物在五脏内来回翻滚。

关玲强装镇定的表情,引得一旁程蜂与冯路二人忍俊不禁,却又不敢笑出声,程蜂开着车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关玲笑着说:“坚持一会儿,快要到了,感觉晕的话就一直看着前方会好受些。”

关玲面色潮红,汗珠在脸颊淌过,捂着嘴巴用倔强的眼神瞥了程蜂一眼,强装镇定的大声说:“我又没事...。”看着关玲这副自作孽不可活的模样程蜂二人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终于在两个小时候后,汽车在一家四合院门前停了下来,门前挂着一个黑白色的铁牌子,上面印着几个大黑字“王家河村村房”,一下车关玲就捂着嘴巴,往旁边不远的一条小河小跑而去,冯路见此捧腹大笑。

李青见此心知其中原由,笑问道:“这位女同志没事吧?”程蜂摆手道:“不过是晕车罢了,没多大的事。”

正在这时迎面走来两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二人身高都差不多高,一米六左右的个头,一人身着掉了颜色的黑色皮夹克,穿着一只解放鞋,头发稀疏,面容精瘦,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地道的庄稼汉;而另一名穿着稍微得体一些,体型微微有些发胖,穿着洗的发白的黑色西装,戴着一顶黑色雷锋帽,一张圆脸,满脸的络腮胡给看着处事圆滑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凶恶。

李青在来之前就通过电话打过招呼,是以二人在门口等候,两人来到李青面前分别握了握手,然后介绍了自己,圆脸中年男子是王家河村委,有个文雅的名字叫孟子良;而另一名瘦脸男子名叫石松是王家河村的村长。

李青来此的目的孟子良二人都知道,至于更深的话李青也没说,二人也没问,李青简单直接的问道:“孟支书你就带我直接去这门茂军的家看看吧。”

孟子良客气的用拗口的普通话,面带询问之色问道:“领导不在村房歇一会儿?”

李青看了程蜂一眼,那意思是在征询程蜂的意见,程蜂道:“如今时间不等人,我们就不歇息了吧?”

李青点点头看向孟子良道:“那就不歇了,我们直接去门茂军家吧。”

程蜂本想招呼关玲,却见关玲已经走了过来,气色也稍有缓和,她来到冯路身边,伸手就把冯路耳朵揪住了,假装露出狠色道:“还笑我不,还笑我...?”

冯路哪招架的住,不住求饶道:“姑奶奶哟,我哪敢笑你,只是当时情不自禁,我忍不住..。”

话说到一半关玲手劲更是加大了几分哭笑不得的说:“还情不自禁,看你猪耳朵是不想要了?”冯路没辙瞥了程蜂一眼大喊道:“蜂子,你也不管管你家婆娘。”

程蜂一愣,伸手就给冯路后背一巴掌道:“瞎说什么呢?”

关玲警告了一句:“下次再敢笑本姑奶奶,就让你好看。”这才松开手。

冯路摸着耳朵,看了二人一眼嘟囔道:“真是妇唱夫随...。”关玲听在耳中,面带笑容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嘀咕什么呢?”说着作势又要去拧耳朵,冯路吓的边跑边说:“蜂子快管管,还不让人说话了。”

程蜂一行几人在欢声笑语之中,在村长石松的带领下往门茂军的家中走去,几人表面看起来轻松,心情则都是颇为凝重。

不光是程蜂一行为了破案而着急,就连村支书和村长都想不到自己管辖的地方,在当今这个和谐的社会,严谨的治安下,还会发生命案,而且凶手还很有可能是自己村里人。

是以心情都颇为抑郁,是以一行几人在一阵短暂的欢声笑语之后,都各怀心思的一言不发,气氛顿时沉闷起来。

走山路程蜂倒是习以为常,而关玲也不是娇滴滴的女子,而之前也多次下过乡,就在上次还去庞头村逮捕凶犯高常发,是以尽管村支书孟子良脚步在崎岖蜿蜒的小路上走的飞快,关玲也能跟的上。

约莫半个小时后,石松停下了脚步,指着不远处的一座粉刷的白色房子说道:“那户人家就是门茂军的家。”

关玲看了一眼那座白房子,房子是土坯建造的,房顶盖着青瓦,大门敞开,门前一大块空旷的场地,并没有垒院墙。

她又看了几眼四周,见此处地势正处在半山腰,他们一行刚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些山坡上盖着房子,有的单独一家,有的则是好几家连在一起,他们种的土地也在山坡和山腰上,而能通车的马路此时早已被山丘挡住了视线根本看不见。

关玲不禁感慨道:“生活在这里的人真是疾苦。”程蜂不禁露出苦笑之色道:“其实还好啦,我的家乡跟这里一模一样。”说完他心中感觉忽然被针扎了一下。

是的,他感觉配不上关玲,就是门不当户不对,他斜眼看了一眼关玲的神色,见关玲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他不再多想继续跟上在前的人。

一行几人沿着小路刚来到门茂军家门前,就听见一阵“旺旺旺...。”的狗叫声,同时一条大黄狗不知从哪个角落突然跃了出来,直扑众人。

程蜂眼疾手快,急忙上前将众人护在身后,同时一脚踢了出去,那狗反应也不慢,脖子一歪忙向后退,此时程蜂才看到狗的脖子上拴着大铁链子,再仔细一看,发现这狗窝正设计在土墙里面,显得比较隐蔽,是以都没有发现。

孟子良和石松似乎因为知道这家有狗,是以并没有吓到,倒是关玲和冯路二人吓得不轻,关玲吓得直拍胸脯,冯路更是做势要去打那条狗,那狗见冯路的姿态,毫不示弱的继续冲众人“旺旺”大叫。

孟子良笑道:“诸位吓着了吧,他是畜生,别跟它一般计较。”说完冲屋里又喊道:“表叔...表叔在家吗?”

他喊了两声,从屋里走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妇人,她穿着男士的运动服,衣服要大上很多,本来她个头就不高,穿这件衣服跟裙子似的;下身穿着一条西裤,膝盖的部位还补了两个补吧,穿着一双看不清颜色而且也破了的运动鞋。

看的关玲又是一惊,石松问道:“表婶,表叔在家吗?”那妇人打量了众人几眼,有些胆怯又有些好奇,听到石松问话,她指了指屋里,然后点了点头,石松似乎是能看懂那妇人说的意思又说:“那你去把表叔叫出来一下,我们有事找他一下。”

妇人指了指程蜂等人,然后头一偏,嘴巴“啊啊啊”了几声,一句话也没说出来,那意思可能是在问“他们是干什么的?”

程蜂几人这才发现,眼前这名显得有几分可怜的妇人,竟然是个哑巴,不会说话,石松显得有些不耐烦道:“你去叫表叔出来就行。。”

石松话音刚落,就从大门里走出一名六十来岁的老头,他手里端着一个大碗,碗里装着面条,刚才似乎是在吃饭,程蜂见其头发稀疏,身形精瘦,眉宇间与门茂军真有几分相似,他先是看了程蜂一行人几眼,然后喝止了一直犬吠的狗叫声。

石松来到近前道:“表叔还在吃饭呐?”老头没有正面回答,面带疑惑之色问道:“支书跟村长来有啥事儿?”

李青道:“老伯,您先吃饭,待会向您了解一下情况。”老头“哦。”了一声,又问道:“了解啥情况?来屋里坐。”石松似乎有些嫌弃的意思,忙摆手道:“我们就不进去坐了,表叔你赶紧吃饭吧。”

老头“哦”了一生,然后回到屋里去了,石松叹气道:“唉...这门圣新也不容易,从小死爹死娘,靠村里人张罗给取了个又聋又哑的媳妇儿,好容易生了个儿子,三十来岁的儿子还没取一房媳妇儿,现在儿子在外面瞎搞,不给这老两口争气。”

几人就在门外的大场站了一会儿,那哑巴妇人从屋里一手提着一把椅子走了出来,放在门前的地上,看了看众人又指了指椅子,张了张嘴,意思是让众人坐,石松点了点头,怕哑巴听不到大声说:“好...。”接着她又从屋里搬了几把椅子出来。

门圣新吃好饭,来到众人面前,招呼众人坐下后,石松指了指李青道:“表叔,这位是城里来的,是来了解你儿子的情况。”

门圣新似乎对自己的儿子很是不满,听石松问自己的儿子,他气不打一处来的说:“这个畜生,不孝子孙。”听门圣新这么说,程蜂一愣心想:“他莫不是知道自己儿子在外面杀了人。”

石松道:“老表还是挺好的,对你们俩也挺孝顺的可别这么说,他现在不又出去打工了吗,挣钱取媳妇儿。”门圣新冷哼一声:“哼,这个不孝子孙,天知道他跑到哪去了。”

石松一愣道:“年前回来,我还碰到他,他说在W市打工啊。”门圣新说:“支书,村长你们不知道,这个畜生让他去给舅舅拜年,舅舅家没去,也不晓得他死哪去了,不管了,管不了,是死是活管不了哟...。”程蜂听其口气似乎对这个儿子很是恨铁不成钢。

石松看了程蜂几人一眼,面带询问之色小声说:“领导下面该咋问?”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