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5 15:51:08

李青还没说话,门圣新看着众人问道:“你们找那个畜生啥事儿,看你们人不少,是不是他在外面惹祸了,他惹的啥,他自己管,我们老了我们也管不了,也没那个本事。”

李青很客气的忙道:“大伯,也没啥事儿,就是您知道您儿子现在去哪了不?”

门圣新瞥了他一眼道:“将才就说了,天知道他去了哪。”

李青道:“平时都没有打个电话吗?”门圣新没好气说:“打个屁的电话,跟死了一样。”

李青与程蜂几人对视一眼,程蜂沉思了半晌问道:“大伯,门茂军的舅舅家住在哪,您是怎么知道他没有去舅舅家拜年?”

门圣新开始对面前几个陌生人有些局促,但看到几人和颜悦色的申请,也就不在那么紧张,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二十公分来长的铜烟袋锅,在烟袋里添了烟草,点燃了深吸一口。

程蜂清晰的看到此时门圣新的手在微微颤抖,不对,不是他的手颤,而是身子在颤带动了手臂的颤动,同时他的眼睛开始红润了起来。

众人看着门圣新的动作,都没有开口打扰,他身后站着的聋哑妻子,默默的看着自己丈夫手中的动作,不知那颗朴实无华的心里面此时在想着什么。

门圣新吐了口烟圈然后才缓缓说道:“过年一直让门茂军给他舅舅拜年,他不愿意去,一直拖到正月十二,他突然自己说要去给舅舅拜年,我就让他去了,哪知道这一去过了十五了都还不回来;他一般不去他舅舅家,就算是要去,也都是在他舅舅家不过夜就回来了的,我奇怪给他舅舅打电话,他舅舅说根本就没去过他们家。”

程蜂问道:“他舅舅住在什么地方?”门圣新看着程蜂道:“六家沟村,离我们这十五里地。”程蜂心头一震,看着门圣新这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红的湿润的眼睛,一时之间他不知说什么好。

门圣新站起身道:“也就在那一天,我就听说,六家沟村有个外地人莫名其妙死在山沟沟里,这太凑巧了。”石松几人不理解门圣新话里的意思,可程蜂和李青二人却明白这位老人言语中的含义。

门圣新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我晓得就这么多了,那个畜生在哪我也不晓得了。”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他此时说的这一番话,可是将自己的儿子即将推到了死亡的边缘,也不知是这门圣新真的不知什么原因痛恨自己的儿子,还是有着大义灭亲的想法,但也说不定他的这番话是无心说出来的。

他的哑巴老婆跟在他身后一同进了屋,程蜂生怕再次引发像清沙镇王家祥母亲那样因为承受不住打击,而寻了短见引发悲剧,他连忙道:“门茂军只是欠了我们一点钱,也就几万块没多少,过段时间他应该就回来看你们了。”

几人在狗叫声下了山坡,这个山村与程蜂一行几人以往去办案的那些山村没什么两样,对于陌生人村里的人总会好奇的不住张望打听,相信要不了多久,有关于门圣新家来了一群陌生人调查他儿子的事情,就会传遍十里八乡,而这对可怜的老夫妇能不能在村里的舆论下好好的活下去就不得而知了。

下山后程蜂跟李青商议了一阵,决定下午再去六家沟村黄德兵死的案发现场去看一遍,李青十天前就从县里赶来去看过一次,当时没找到什么线索,这一次听程蜂这么说他也没什么意见。

眼见快中午了,村支书孟子良笑着说:“各位同志,这快晌午了,我们在村房吃完饭再去吧。”

李青看了一眼程蜂,程蜂点点头说:“那就叨扰支书了。”孟子良忙说:“哪里哪里...。”

几人回到村房后,程蜂几人便在思量和商讨下一步该如何寻找新的突破口。

孟子良为了讨好李青,特意的吩咐自己媳妇儿去商店里买了几斤牛肉和酒。

程蜂几人正苦思无果时,孟子良叫众人吃饭,李青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先吃饭再说。”

席间孟子良频频给李青等人夹菜,还频频敬酒,就是关玲不喝酒他也让关玲以茶代酒敬了关玲一杯,李青心想:“这支书当的还真会来事儿。”

吃罢饭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半左右,几人没有多做停歇,李青和程蜂在孟子良的带领下分别驱车赶往六家沟村的案发现场。

土坯毛路只比普通轿车宽那么一点,道路也不平坑坑洼洼,外加路面还有些潮湿,着实不好走,十五里的路程,几人开车竟然用了四十分钟才到,下了车关玲又是急急忙忙跑到路边呕吐起来,这又引得冯路哈哈大笑。

下车后,孟子良就指着面前不远的一条沟说:“这就是当时发现那个车和死者的那条沟。”

程蜂老远没看到这里有条沟,走近一瞧确实发现在陡崖峭壁之下,有一条几十公分还不到一米宽的沟壑,以黄德兵经常开车的娴熟技术就是坑坑洼洼的山路,也不至于掉进沟里,那么车是怎么陷下去的,难道是打滑,亦或者碰到其他什么事儿。

程蜂又看了看四周,马路上面是陡崖峭壁,马路下面种的是麦子,农村的天气变幻莫测,相信也下过一阵子雨,任何线索在雨水的冲刷下也留不下任何痕迹。

程蜂问孟子良道:“当时是谁发现的尸体,天气又是怎样的?”

孟子良说:“当时下过一场雪,雪还比较大;发现尸体的时候是下午,就是这附近的村民,先是跟这个村的村长说了,村长老刘才又找的我。”说完他掏出一部小灵通问道:“我要不要把这个村的村长老刘喊过来?”“不用了。”程蜂说。

孟子良点点头把小灵通装进口袋然后说:“当时我赶到这里时,就看到一辆车歪在那条沟,车的驾驶位上趴着一个人。”

程蜂点点头又问:“你当时有没有听到住在附近的人反应,说听到一声枪声?”

孟子良想了片刻然后说:“应该是没有的,因为正月十五之前在我们这还算是过年,我们乡下比不得你们城里,乡下都有放鞭炮的习俗,过年拜年上坟都是要放鞭炮的,还有些小孩喜欢玩鞭炮,所以就算有枪响别人也以为是鞭炮,根本分辨不出来啥是枪声,啥时鞭炮响。”

程蜂道:“这条公路是不是乡亲们经常走的路。”孟子良道:“也有不少小路,但是下雪小路不好走,这条路几乎成了各村往来之前的必经之路。”程蜂听罢点点头。

程蜂看向李青问道:“李队长,你当时来是什么样的场景。”

李青面露羞色道:“惭愧,尸体当时被村派出所拉走了,我来的时候雪正在融化,当时只是问了几个村民问题,问的跟你问的也差不多,推断当时案发时是中午,冬天下雪又没人出门,没有目击者,所以也没问出什么来,更没啥线索了。”

李青叹了口气道:“唉,不过这黄德兵也真的是倒霉,就算是逃过一时的法网,也免不了上天的惩罚,真的是有因必有果。”

孟子良忙附和说:“是啊,听说这个死的人,也是个杀人凶手,他死了可也倒好了。”接着又感慨道:“人呐真的是做不得坏事咧。”

冯路哆嗦着身子显得有些冷,他看向程蜂道:“蜂子,要不我们走吧,这儿也看不出啥来,况且从门茂军老爹的口中不是已经探知,杀死黄德兵的就是门茂军吗,我们回去只要缉拿门茂军也就是了。”

程蜂道:“此时断定门茂军就是杀死黄德兵的凶手,不过是我们的猜测和臆断,根本没有证据。”他沉思了片刻,喃喃道:“黄德兵是W市人,跟随着李梅去了S市,当时抓捕李梅时被他逃掉了,他怎么会又来到H市,而且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小村庄。”

李青听到程蜂的轻喃声,他忙道:“哦,是这样的,当时我来时了解的情况是,这个黄德兵之所以来这里是来投奔他的一个同学,而他这个同学说巧不巧,正是这门茂军的表哥。”

程蜂听完也有些惊讶说:“这确实是太巧了。”随后又问道:“门茂军的表哥叫什么,在哪里工作。”孟子良想了想说:“好像是叫刘庆喜,在W市工地上班。”

程蜂听罢眉头皱了起来,从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哪里怪他一时也说不上来,只轻声说:“太巧了,这一切都太巧了。”他抬眼看到关玲抱着胳膊瑟瑟发抖,一阵风吹了过来,程蜂也感觉到丝丝凉意,他看了一眼四周道:“咱们走吧。”

关玲、冯路二人虽然不怕艰辛,但这个季节的深山里确实干冷干冷的,程蜂一行上车后在孟子良的指引下将车调了头,原路返回,程蜂一边开车一边在想着门茂军奇怪的行径。

门茂军他一个农村出身的人,应该是老实本分遵纪守法的人,再怎么笨他也应该知道,持枪是违法的,为什么还拿着枪呢?

更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正月间给舅舅拜年为什么还拿着枪去,而刚巧不巧的碰到了黄德兵。

黄德兵他见过,属于那种飞扬跋扈的人,而门茂军性格内向,如果那条路是二人的必经之路的话,可能在碰头的时候二人产生了口角,随之有身体上的摩擦,接着门茂军发起狠来,朝着黄德兵的胸口打了一枪。

这样的推断才符合整个案情的进展,可为什么门茂军给舅舅拜年还要带着枪,这是让他怎么想也想不透的,想着想着只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啊”接着就听见“哐啷”一声,车子晃了几晃熄火了,停了下来。

坐在副驾驶的冯路没好气的说:“蜂子,你正开着车呢,你在想啥呢?”说完打开车门下了车,去查看车的情况。

原来刚才程蜂正胡思乱想,眼神迷离之际撞到了公路边一块不起眼的石头,身后传来的尖叫声是关玲发出来的。

关玲问道:“蜂子你没事吧。”程蜂说:“没事。”

他也下车去查看车的情况,发现车前头的塑料保险防护已经撞的脱落,露出里面的铁块保险杠来。

第53章(巧合)

李青还没说话,门圣新看着众人问道:“你们找那个畜生啥事儿,看你们人不少,是不是他在外面惹祸了,他惹的啥,他自己管,我们老了我们也管不了,也没那个本事。”

李青很客气的忙道:“大伯,也没啥事儿,就是您知道您儿子现在去哪了不?”

门圣新瞥了他一眼道:“将才就说了,天知道他去了哪。”

李青道:“平时都没有打个电话吗?”门圣新没好气说:“打个屁的电话,跟死了一样。”

李青与程蜂几人对视一眼,程蜂沉思了半晌问道:“大伯,门茂军的舅舅家住在哪,您是怎么知道他没有去舅舅家拜年?”

门圣新开始对面前几个陌生人有些局促,但看到几人和颜悦色的申请,也就不在那么紧张,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二十公分来长的铜烟袋锅,在烟袋里添了烟草,点燃了深吸一口。

程蜂清晰的看到此时门圣新的手在微微颤抖,不对,不是他的手颤,而是身子在颤带动了手臂的颤动,同时他的眼睛开始红润了起来。

众人看着门圣新的动作,都没有开口打扰,他身后站着的聋哑妻子,默默的看着自己丈夫手中的动作,不知那颗朴实无华的心里面此时在想着什么。

门圣新吐了口烟圈然后才缓缓说道:“过年一直让门茂军给他舅舅拜年,他不愿意去,一直拖到正月十二,他突然自己说要去给舅舅拜年,我就让他去了,哪知道这一去过了十五了都还不回来;他一般不去他舅舅家,就算是要去,也都是在他舅舅家不过夜就回来了的,我奇怪给他舅舅打电话,他舅舅说根本就没去过他们家。”

程蜂问道:“他舅舅住在什么地方?”门圣新看着程蜂道:“六家沟村,离我们这十五里地。”程蜂心头一震,看着门圣新这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红的湿润的眼睛,一时之间他不知说什么好。

门圣新站起身道:“也就在那一天,我就听说,六家沟村有个外地人莫名其妙死在山沟沟里,这太凑巧了。”石松几人不理解门圣新话里的意思,可程蜂和李青二人却明白这位老人言语中的含义。

门圣新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我晓得就这么多了,那个畜生在哪我也不晓得了。”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他此时说的这一番话,可是将自己的儿子即将推到了死亡的边缘,也不知是这门圣新真的不知什么原因痛恨自己的儿子,还是有着大义灭亲的想法,但也说不定他的这番话是无心说出来的。

他的哑巴老婆跟在他身后一同进了屋,程蜂生怕再次引发像清沙镇王家祥母亲那样因为承受不住打击,而寻了短见引发悲剧,他连忙道:“门茂军只是欠了我们一点钱,也就几万块没多少,过段时间他应该就回来看你们了。”

几人在狗叫声下了山坡,这个山村与程蜂一行几人以往去办案的那些山村没什么两样,对于陌生人村里的人总会好奇的不住张望打听,相信要不了多久,有关于门圣新家来了一群陌生人调查他儿子的事情,就会传遍十里八乡,而这对可怜的老夫妇能不能在村里的舆论下好好的活下去就不得而知了。

下山后程蜂跟李青商议了一阵,决定下午再去六家沟村黄德兵死的案发现场去看一遍,李青十天前就从县里赶来去看过一次,当时没找到什么线索,这一次听程蜂这么说他也没什么意见。

眼见快中午了,村支书孟子良笑着说:“各位同志,这快晌午了,我们在村房吃完饭再去吧。”

李青看了一眼程蜂,程蜂点点头说:“那就叨扰支书了。”孟子良忙说:“哪里哪里...。”

几人回到村房后,程蜂几人便在思量和商讨下一步该如何寻找新的突破口。

孟子良为了讨好李青,特意的吩咐自己媳妇儿去商店里买了几斤牛肉和酒。

程蜂几人正苦思无果时,孟子良叫众人吃饭,李青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先吃饭再说。”

席间孟子良频频给李青等人夹菜,还频频敬酒,就是关玲不喝酒他也让关玲以茶代酒敬了关玲一杯,李青心想:“这支书当的还真会来事儿。”

吃罢饭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半左右,几人没有多做停歇,李青和程蜂在孟子良的带领下分别驱车赶往六家沟村的案发现场。

土坯毛路只比普通轿车宽那么一点,道路也不平坑坑洼洼,外加路面还有些潮湿,着实不好走,十五里的路程,几人开车竟然用了四十分钟才到,下了车关玲又是急急忙忙跑到路边呕吐起来,这又引得冯路哈哈大笑。

下车后,孟子良就指着面前不远的一条沟说:“这就是当时发现那个车和死者的那条沟。”

程蜂老远没看到这里有条沟,走近一瞧确实发现在陡崖峭壁之下,有一条几十公分还不到一米宽的沟壑,以黄德兵经常开车的娴熟技术就是坑坑洼洼的山路,也不至于掉进沟里,那么车是怎么陷下去的,难道是打滑,亦或者碰到其他什么事儿。

程蜂又看了看四周,马路上面是陡崖峭壁,马路下面种的是麦子,农村的天气变幻莫测,相信也下过一阵子雨,任何线索在雨水的冲刷下也留不下任何痕迹。

程蜂问孟子良道:“当时是谁发现的尸体,天气又是怎样的?”

孟子良说:“当时下过一场雪,雪还比较大;发现尸体的时候是下午,就是这附近的村民,先是跟这个村的村长说了,村长老刘才又找的我。”说完他掏出一部小灵通问道:“我要不要把这个村的村长老刘喊过来?”“不用了。”程蜂说。

孟子良点点头把小灵通装进口袋然后说:“当时我赶到这里时,就看到一辆车歪在那条沟,车的驾驶位上趴着一个人。”

程蜂点点头又问:“你当时有没有听到住在附近的人反应,说听到一声枪声?”

孟子良想了片刻然后说:“应该是没有的,因为正月十五之前在我们这还算是过年,我们乡下比不得你们城里,乡下都有放鞭炮的习俗,过年拜年上坟都是要放鞭炮的,还有些小孩喜欢玩鞭炮,所以就算有枪响别人也以为是鞭炮,根本分辨不出来啥是枪声,啥时鞭炮响。”

程蜂道:“这条公路是不是乡亲们经常走的路。”孟子良道:“也有不少小路,但是下雪小路不好走,这条路几乎成了各村往来之前的必经之路。”程蜂听罢点点头。

程蜂看向李青问道:“李队长,你当时来是什么样的场景。”

李青面露羞色道:“惭愧,尸体当时被村派出所拉走了,我来的时候雪正在融化,当时只是问了几个村民问题,问的跟你问的也差不多,推断当时案发时是中午,冬天下雪又没人出门,没有目击者,所以也没问出什么来,更没啥线索了。”

李青叹了口气道:“唉,不过这黄德兵也真的是倒霉,就算是逃过一时的法网,也免不了上天的惩罚,真的是有因必有果。”

孟子良忙附和说:“是啊,听说这个死的人,也是个杀人凶手,他死了可也倒好了。”接着又感慨道:“人呐真的是做不得坏事咧。”

冯路哆嗦着身子显得有些冷,他看向程蜂道:“蜂子,要不我们走吧,这儿也看不出啥来,况且从门茂军老爹的口中不是已经探知,杀死黄德兵的就是门茂军吗,我们回去只要缉拿门茂军也就是了。”

程蜂道:“此时断定门茂军就是杀死黄德兵的凶手,不过是我们的猜测和臆断,根本没有证据。”他沉思了片刻,喃喃道:“黄德兵是W市人,跟随着李梅去了S市,当时抓捕李梅时被他逃掉了,他怎么会又来到H市,而且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小村庄。”

李青听到程蜂的轻喃声,他忙道:“哦,是这样的,当时我来时了解的情况是,这个黄德兵之所以来这里是来投奔他的一个同学,而他这个同学说巧不巧,正是这门茂军的表哥。”

程蜂听完也有些惊讶说:“这确实是太巧了。”随后又问道:“门茂军的表哥叫什么,在哪里工作。”孟子良想了想说:“好像是叫刘庆喜,在W市工地上班。”

程蜂听罢眉头皱了起来,从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哪里怪他一时也说不上来,只轻声说:“太巧了,这一切都太巧了。”他抬眼看到关玲抱着胳膊瑟瑟发抖,一阵风吹了过来,程蜂也感觉到丝丝凉意,他看了一眼四周道:“咱们走吧。”

关玲、冯路二人虽然不怕艰辛,但这个季节的深山里确实干冷干冷的,程蜂一行上车后在孟子良的指引下将车调了头,原路返回,程蜂一边开车一边在想着门茂军奇怪的行径。

门茂军他一个农村出身的人,应该是老实本分遵纪守法的人,再怎么笨他也应该知道,持枪是违法的,为什么还拿着枪呢?

更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正月间给舅舅拜年为什么还拿着枪去,而刚巧不巧的碰到了黄德兵。

黄德兵他见过,属于那种飞扬跋扈的人,而门茂军性格内向,如果那条路是二人的必经之路的话,可能在碰头的时候二人产生了口角,随之有身体上的摩擦,接着门茂军发起狠来,朝着黄德兵的胸口打了一枪。

这样的推断才符合整个案情的进展,可为什么门茂军给舅舅拜年还要带着枪,这是让他怎么想也想不透的,想着想着只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啊”接着就听见“哐啷”一声,车子晃了几晃熄火了,停了下来。

坐在副驾驶的冯路没好气的说:“蜂子,你正开着车呢,你在想啥呢?”说完打开车门下了车,去查看车的情况。

原来刚才程蜂正胡思乱想,眼神迷离之际撞到了公路边一块不起眼的石头,身后传来的尖叫声是关玲发出来的。

关玲问道:“蜂子你没事吧。”程蜂说:“没事。”

他也下车去查看车的情况,发现车前头的塑料保险防护已经撞的脱落,露出里面的铁块保险杠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