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2 16:45:32

人们常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可是人们无时无刻不在对比着,小时候父母经常拿别人家孩子身上的优点跟你做对比,长大后父母说的少了,身边的朋友亲戚说三道四相互比较起来。

“你看他的工作多好,又不操心还挣钱,要是我能进他们单位该有多好。”“你看那谁在外面混几年,不仅找了个好看的媳妇儿,还买了楼,真有出息“

“你看那谁快三十岁了,连个对象都没有,以后要打光棍喽……。”“听说那谁的闺女嫁到城里,以后那老两口可有福享喽。”

门茂军的母亲是聋哑人,父亲是老实的庄稼汉,上学的时候家境不好母亲又不会说话,同学经常嘲笑他母亲是哑巴,甚至不少同乡的大叔大婶们,在背地里就管他叫哑巴的儿子。

为此门茂军十分羞愤,可又无可奈何,曾多次在无人的地方质问老天自己为何要生在这样破败的家庭,他的心逐渐变得消沉,甚至一度患上了自闭症和抑郁症,不爱说话经常自己躲在屋子里。

门茂军的状态门圣新虽然察觉到,但是缺乏引导知识,只当是不爱说话,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儿子患上了心理疾病,人们经常在田埂和荒野里看到门茂军孤单的身影,看上一两眼那单薄的身形,有时候也觉得他挺可怜的。

这种状态持续到门茂军上高中,有一次去鞋铺修破了的鞋子,眼前的修鞋匠让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修鞋匠只有一只耳朵,他坐在改装的轮椅上,膝盖以下的腿脚不见了,修鞋匠看到门茂军疑惑的神情。

他笑了笑,看了门茂军一两眼,接着让他坐下给门茂军讲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修鞋匠自己,他说起了自己是先天性疾病,生下来就只有一只耳朵,他生活在穷苦的家庭,十二岁出去务工,二十来岁取了一个媳妇儿。

后来在煤矿工作发生了矿难,失去了双腿,当他回来时媳妇儿已经跟别人跑掉了,他一度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可他纠结了很久之后,重新振作了起来,他一直坚信着这人世间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等着自己去感受。

门茂军听罢修鞋匠的故事联想颇多,同时也感触颇深,从此之后他变得稍微开朗起来,不管别人在背后说什么,或者当着他的面说他母亲是哑巴,他只是一笑置之。

门茂军高中毕业后就没有再继续读书,上高中对于农村出身的他来说已经很知足了,他知道自己家庭困难,已经不允许自己再继续读下去,于是去W市找工作。

经过数年的打拼,他将家里的老房子翻新,翻新房子时他看到了父亲脸上搁浅已久的笑容,耳边亲戚朋友的议论的词汇也逐渐顺耳起来。

之后几年门茂军年龄越来越大,因为工作坏境的原因,一直没有女朋友,之后他再次成为村里头号议论对象,而最让他忍受不了的便是自己舅舅一家人的态度。

门茂军舅舅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他,小时候去舅舅家吃饭从来没有让他上过桌子,都是给他盛一饭碗让他蹲在某个角落吃完;长大后的门茂军逐渐明白了舅舅的心思,也就无事不登门。

逢年过节村里有拜年的习俗,门茂军硬着头皮去给舅舅拜年,没成想他送去的礼物舅舅看都没看一眼,对他说的话也只是敷衍着,而他的表哥刘庆喜更是看不起他,多次在他面前炫耀自己如何有能力,讽刺门茂军没出息。

门茂军每年都是去送完礼物后,坐也不坐就直接回家了,直到去年过年发生了一件让门茂军愤怒不已的事情。

他跟往常一样将礼物送到舅舅家后就回家了,在半山腰他回头往舅舅家看时,不经意看到舅舅将他送的礼物直接扔掉了,礼物并不多也并不值多少钱,可是却是外甥的一份心意。

门茂军见此偌大的一个男人,愤怒的眼泪忍不住淌了下来,他心想以后便再也没有这门亲戚。

门茂军工作失意,一度有些消沉,经常想起往事,直到接到那个陌生人的来电所问的几个问题,埋藏在心里已久的往事逐渐浮现,想到了乡亲们的议论,想到舅舅一家人对自己那可恶的嘴脸,想到自己被开除同事李坚那冷笑连连小人表情,愤怒已经难以自抑。

他本以为对方说给他枪只是开玩笑,没成想第二天他桌子上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一把枪,并且还有一张如何使用枪和拆卸枪的图纸,他拿到枪后便下定了决心,决心要报复,报复看不起他的舅舅;报复小人李坚,报复这个不公平的社会。

正月十二下起了大雪冰天雪地,门茂军此时的心犹如门外的天气一样寒冷无比,他决意要报复舅舅一家人,可将枪揣在怀里时他又犹豫了,内心忐忑不安,可一当想到去年舅舅将自己的礼物弃之门外的场景,他一咬牙所有的不安情绪顿时荡然无存,在眼中浮现的只有决绝之色。

门茂军将枪揣在怀里,沿路上尽量避开村里人,以免引人注目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可没成想在半路上看到一辆陷入水沟的车,车旁边站着一个满脸络腮胡,面带凶煞之色的中年男人,这个人虽然个头不高,可比起自己显然要壮的多,面相陌生的很看来并不是村里的人。

他嘴里叼着根烟,看到门茂军走过来他深吸了一口烟吐出来,斜眼撇了门茂军一眼,趾高气扬说:“兄弟帮我把车抬一下。”虽然有求于人,可是语气半点客气的意思也听不出来。

门茂军此时口袋里装着枪,内心无比的紧张,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招惹眼前这人为好,于是看也不看他一眼说:“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他这话也半点歉意也没有,声音显得很冷漠。

那中年男人听门茂军的口气就是一愣,他还没听过有人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过话,于是恶狠狠道:“你个乡巴佬,给老子道歉。”

门茂军本来已经埋头往前走,听到这句话他也气往上涌,今天本来就是打算去洗刷心中的恶气,没成想半路碰到一个家伙又给自己气受。

门茂军扭过头怒道:“你他娘的再说一遍?”那中年男人平时嚣张惯了,此时听见门茂军的骂声,他气乐了,笑骂道:“乡巴佬,今天老子不教训教训你,看来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边说着话面部表情也逐渐狰狞起来,他抬手一拳打在门茂军的鼻梁上,等门茂军反应过来他的鼻孔已经疼的淌出血来,他摸了一把满是污血的鼻梁,骂道:“他娘的,老子跟你拼了。”

门茂军喊着话冲向中年男子,显然门茂军没有打架的经验,他伸手想去抓中年男子的衣领,可对方抓住他的手腕就是一个过肩摔,门茂军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就被对方掐住了脖子。

中年男子掐着门茂军的脖子嘲讽的怪笑道:“乡巴佬还以为你很能打呢?”他话音刚落就听“嘭”的一声响,中年男子笑声随之戛然而止,随之面部变得扭曲起来,倒下了。

原来是门茂军情急之中发起狠来,扣动了口袋里的手枪,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缓缓的往自己身上倒,他杀人了,用枪杀的,一时间他身体僵住了,想动却动不了,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他知道自己是太过于紧张。

眼睛瞥向倒在自己身上的络腮中年男人,他心想面前这个人与那些欺善怕恶的与人渣没什么区别,他死了就是给社会除去一个祸害,是死有应得。

想到这里他心理平衡了一些,慢慢的调整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过了一会儿终于能动了,他喘着粗气从地上站起来,也顾不得身上的泥渍和鼻孔的污血,站起来就想跑。

还没跑出一步发现脚踝被人拽住了,他回头见那中年男子正用手抓住他的脚踝不放,他抬脚便踩在中年男子的手上,中年男子吃痛松开了手,趴在地上不住的呻吟,这个中年男子正是逃犯黄德兵,他至死也想不到自己在躲避警察追捕之时,竟然被人枪杀在荒山野岭。

门茂军回头看了一眼山坡上舅舅的家,他一只手握在口袋里的手枪上,发现手在颤巍巍根本不听使唤,他知道出了这个意外后,已经没有心力再去杀人,而心中的计划也化为泡影,眼下还是躲避警察为妙,希望不要查到自己身上才好。

门茂军在风雪中深一脚浅一脚往家走去,此时他的思绪很混乱,只知道眼下离开村才是最主要的,他脚步很急促路上摔了好几跤,他小心翼翼的回到家,避开了门圣新夫妇,悄悄的收拾了行李。

临走时留了一张三万块钱的银行卡并且还写了密码放在自己的枕头下,他知道以后父亲收拾自己房间时肯定会看到的。

他在暗地里看了几眼在火炉旁烤火的父母,发现他们的鬓角已然发白,两位老人时不时的咳嗽声提醒门茂军以后还需要人照料,可眼下已经不能了,一切都显得迟了那么几分,他忽然有些后悔起来,难道所有人在做错了事之后才会醒悟吗?

想着想着眼泪已模糊了双眼,过了半晌他露出决绝之色,转身出了门,他知道自己这一走,可能不会回来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想着:“爸妈以后自己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不孝儿子走了,就当没生过没养过我这个儿子吧。”

第59章(报复)

人们常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可是人们无时无刻不在对比着,小时候父母经常拿别人家孩子身上的优点跟你做对比,长大后父母说的少了,身边的朋友亲戚说三道四相互比较起来。

“你看他的工作多好,又不操心还挣钱,要是我能进他们单位该有多好。”“你看那谁在外面混几年,不仅找了个好看的媳妇儿,还买了楼,真有出息“

“你看那谁快三十岁了,连个对象都没有,以后要打光棍喽……。”“听说那谁的闺女嫁到城里,以后那老两口可有福享喽。”

门茂军的母亲是聋哑人,父亲是老实的庄稼汉,上学的时候家境不好母亲又不会说话,同学经常嘲笑他母亲是哑巴,甚至不少同乡的大叔大婶们,在背地里就管他叫哑巴的儿子。

为此门茂军十分羞愤,可又无可奈何,曾多次在无人的地方质问老天自己为何要生在这样破败的家庭,他的心逐渐变得消沉,甚至一度患上了自闭症和抑郁症,不爱说话经常自己躲在屋子里。

门茂军的状态门圣新虽然察觉到,但是缺乏引导知识,只当是不爱说话,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儿子患上了心理疾病,人们经常在田埂和荒野里看到门茂军孤单的身影,看上一两眼那单薄的身形,有时候也觉得他挺可怜的。

这种状态持续到门茂军上高中,有一次去鞋铺修破了的鞋子,眼前的修鞋匠让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修鞋匠只有一只耳朵,他坐在改装的轮椅上,膝盖以下的腿脚不见了,修鞋匠看到门茂军疑惑的神情。

他笑了笑,看了门茂军一两眼,接着让他坐下给门茂军讲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修鞋匠自己,他说起了自己是先天性疾病,生下来就只有一只耳朵,他生活在穷苦的家庭,十二岁出去务工,二十来岁取了一个媳妇儿。

后来在煤矿工作发生了矿难,失去了双腿,当他回来时媳妇儿已经跟别人跑掉了,他一度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可他纠结了很久之后,重新振作了起来,他一直坚信着这人世间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等着自己去感受。

门茂军听罢修鞋匠的故事联想颇多,同时也感触颇深,从此之后他变得稍微开朗起来,不管别人在背后说什么,或者当着他的面说他母亲是哑巴,他只是一笑置之。

门茂军高中毕业后就没有再继续读书,上高中对于农村出身的他来说已经很知足了,他知道自己家庭困难,已经不允许自己再继续读下去,于是去W市找工作。

经过数年的打拼,他将家里的老房子翻新,翻新房子时他看到了父亲脸上搁浅已久的笑容,耳边亲戚朋友的议论的词汇也逐渐顺耳起来。

之后几年门茂军年龄越来越大,因为工作坏境的原因,一直没有女朋友,之后他再次成为村里头号议论对象,而最让他忍受不了的便是自己舅舅一家人的态度。

门茂军舅舅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他,小时候去舅舅家吃饭从来没有让他上过桌子,都是给他盛一饭碗让他蹲在某个角落吃完;长大后的门茂军逐渐明白了舅舅的心思,也就无事不登门。

逢年过节村里有拜年的习俗,门茂军硬着头皮去给舅舅拜年,没成想他送去的礼物舅舅看都没看一眼,对他说的话也只是敷衍着,而他的表哥刘庆喜更是看不起他,多次在他面前炫耀自己如何有能力,讽刺门茂军没出息。

门茂军每年都是去送完礼物后,坐也不坐就直接回家了,直到去年过年发生了一件让门茂军愤怒不已的事情。

他跟往常一样将礼物送到舅舅家后就回家了,在半山腰他回头往舅舅家看时,不经意看到舅舅将他送的礼物直接扔掉了,礼物并不多也并不值多少钱,可是却是外甥的一份心意。

门茂军见此偌大的一个男人,愤怒的眼泪忍不住淌了下来,他心想以后便再也没有这门亲戚。

门茂军工作失意,一度有些消沉,经常想起往事,直到接到那个陌生人的来电所问的几个问题,埋藏在心里已久的往事逐渐浮现,想到了乡亲们的议论,想到舅舅一家人对自己那可恶的嘴脸,想到自己被开除同事李坚那冷笑连连小人表情,愤怒已经难以自抑。

他本以为对方说给他枪只是开玩笑,没成想第二天他桌子上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一把枪,并且还有一张如何使用枪和拆卸枪的图纸,他拿到枪后便下定了决心,决心要报复,报复看不起他的舅舅;报复小人李坚,报复这个不公平的社会。

正月十二下起了大雪冰天雪地,门茂军此时的心犹如门外的天气一样寒冷无比,他决意要报复舅舅一家人,可将枪揣在怀里时他又犹豫了,内心忐忑不安,可一当想到去年舅舅将自己的礼物弃之门外的场景,他一咬牙所有的不安情绪顿时荡然无存,在眼中浮现的只有决绝之色。

门茂军将枪揣在怀里,沿路上尽量避开村里人,以免引人注目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可没成想在半路上看到一辆陷入水沟的车,车旁边站着一个满脸络腮胡,面带凶煞之色的中年男人,这个人虽然个头不高,可比起自己显然要壮的多,面相陌生的很看来并不是村里的人。

他嘴里叼着根烟,看到门茂军走过来他深吸了一口烟吐出来,斜眼撇了门茂军一眼,趾高气扬说:“兄弟帮我把车抬一下。”虽然有求于人,可是语气半点客气的意思也听不出来。

门茂军此时口袋里装着枪,内心无比的紧张,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招惹眼前这人为好,于是看也不看他一眼说:“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他这话也半点歉意也没有,声音显得很冷漠。

那中年男人听门茂军的口气就是一愣,他还没听过有人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过话,于是恶狠狠道:“你个乡巴佬,给老子道歉。”

门茂军本来已经埋头往前走,听到这句话他也气往上涌,今天本来就是打算去洗刷心中的恶气,没成想半路碰到一个家伙又给自己气受。

门茂军扭过头怒道:“你他娘的再说一遍?”那中年男人平时嚣张惯了,此时听见门茂军的骂声,他气乐了,笑骂道:“乡巴佬,今天老子不教训教训你,看来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边说着话面部表情也逐渐狰狞起来,他抬手一拳打在门茂军的鼻梁上,等门茂军反应过来他的鼻孔已经疼的淌出血来,他摸了一把满是污血的鼻梁,骂道:“他娘的,老子跟你拼了。”

门茂军喊着话冲向中年男子,显然门茂军没有打架的经验,他伸手想去抓中年男子的衣领,可对方抓住他的手腕就是一个过肩摔,门茂军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就被对方掐住了脖子。

中年男子掐着门茂军的脖子嘲讽的怪笑道:“乡巴佬还以为你很能打呢?”他话音刚落就听“嘭”的一声响,中年男子笑声随之戛然而止,随之面部变得扭曲起来,倒下了。

原来是门茂军情急之中发起狠来,扣动了口袋里的手枪,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缓缓的往自己身上倒,他杀人了,用枪杀的,一时间他身体僵住了,想动却动不了,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他知道自己是太过于紧张。

眼睛瞥向倒在自己身上的络腮中年男人,他心想面前这个人与那些欺善怕恶的与人渣没什么区别,他死了就是给社会除去一个祸害,是死有应得。

想到这里他心理平衡了一些,慢慢的调整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过了一会儿终于能动了,他喘着粗气从地上站起来,也顾不得身上的泥渍和鼻孔的污血,站起来就想跑。

还没跑出一步发现脚踝被人拽住了,他回头见那中年男子正用手抓住他的脚踝不放,他抬脚便踩在中年男子的手上,中年男子吃痛松开了手,趴在地上不住的呻吟,这个中年男子正是逃犯黄德兵,他至死也想不到自己在躲避警察追捕之时,竟然被人枪杀在荒山野岭。

门茂军回头看了一眼山坡上舅舅的家,他一只手握在口袋里的手枪上,发现手在颤巍巍根本不听使唤,他知道出了这个意外后,已经没有心力再去杀人,而心中的计划也化为泡影,眼下还是躲避警察为妙,希望不要查到自己身上才好。

门茂军在风雪中深一脚浅一脚往家走去,此时他的思绪很混乱,只知道眼下离开村才是最主要的,他脚步很急促路上摔了好几跤,他小心翼翼的回到家,避开了门圣新夫妇,悄悄的收拾了行李。

临走时留了一张三万块钱的银行卡并且还写了密码放在自己的枕头下,他知道以后父亲收拾自己房间时肯定会看到的。

他在暗地里看了几眼在火炉旁烤火的父母,发现他们的鬓角已然发白,两位老人时不时的咳嗽声提醒门茂军以后还需要人照料,可眼下已经不能了,一切都显得迟了那么几分,他忽然有些后悔起来,难道所有人在做错了事之后才会醒悟吗?

想着想着眼泪已模糊了双眼,过了半晌他露出决绝之色,转身出了门,他知道自己这一走,可能不会回来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想着:“爸妈以后自己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不孝儿子走了,就当没生过没养过我这个儿子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