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4 09:04:36

寝室门打开后,程蜂二人便亮出自己警察的身份。由于下雪的原因,天气冰冷刺骨,三人刚好都在寝室,没有外出。

程蜂说明了来意后,三人都有点紧张,但都表示愿意配合警官侦查工作。

程蜂询问,关玲做在床边坐笔录,首先问的正是那名报案的学生高原,高原可能由于亲眼见到,同学张志青死亡的面孔,有些害怕,又有些恐惧。

程蜂安慰道:“我们只是做一些简单的询问调查,这位同学你不必紧张。”

高原点点头,程峰问:“昨晚12点至1点之间,你在哪里做些什么,有谁可以证明?”

高原小声说:“当然是在睡觉,都那么晚了,他们两个都可以证明,对吧?”说着看向同寝的李腾和张猛二人。见二人点头程蜂又问道:“你平时有半夜上厕所的习惯吗?可听到有什么动静?”

高原摇头说:“没有起夜的习惯,也并没有听到什么响动。”程峰以同样的问题问了另外二人,二人的回答与高原没什么不同。

程峰又同时询问三人道:“死者张志青的关系跟你们怎么样?”张猛身型瘦弱,说话的声音也比较小,他看了另外二人一眼说:“我们跟张志青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程蜂眉头一挑道:“这话怎么说?”

李腾冷哼一声说:“哼,那个纨绔子弟,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程蜂问:“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激化的矛盾没有?”三人表示沉默似乎都不愿意说。

程峰说:“如果不说,我们警方有权将你们列为犯罪嫌疑人。”

李腾鼓起腮帮子说:“说就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自我们住进523寝室,就由于张志青对我们的种种看不惯,就发生过多次口角,我们三人对他都不爽。对此我们曾经,还向宿管阿姨申请换宿,可阿姨说没房间,而且还说学校有规定,除了学校变动外,我们不得私自换寝。”

高原点头接话道:“对,我们一直对他很不爽,不过好在他平时少回寝室,就算他回来也是每次到半夜。”

程蜂问道:“那么昨晚呢?”

高原道:“昨晚他回来的时间,与以往没什么不同,因为他有部手机,每次回来都会放歌,对于他的作息风格,我们都习以为常了,所以就算没看表,也能估计他是半夜十一点左右”其他二人点头表示赞同。

程蜂问:“你们还有没有什么隐瞒的?”关玲补充道:“这个可是可以当做你们的证词,请务必慎言。”高原看了室友两眼,一丝犹豫一闪而逝。

随即似乎作出决定的道:“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由于张志青半夜回来吵到我们三人,我们跟张志青吵了一架,并且激愤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张志青打不过我们三个,我们还把他推倒在阳台边,他头都磕破了,见他受伤我们才罢手。”

程蜂道:“以他飞扬跋扈的性格,不会就此罢手吧?”李腾道:“警官猜的没错,他之后跑了出去,本以为会找宿管或者学校投诉,我们为此还担心了好久,商议要不要找他道歉,可都认为他是自找的,就没有...谁知道...”

关玲道:“怎样...?”李腾恶狠狠道:“谁知道几天后,这家伙先表明了,极低的姿态向我们道歉,说请我们吃饭,我们出去后,他竟然叫了几个社会上的人,把我们揍了一顿,还羞辱我们,让我们下跪给他磕头。”说到这里,李腾脸色悲愤之极,双手捏成拳头青筋暴露。

程蜂道:“那你们...?”李腾心知其所想抢声道:“有什么办法,他们手里都拿着刀子,我们只好磕了头,道了歉,才放我们回来。”

关玲听到这里,也有些心疼三人于是道:“那你们都没有向学校报告此事,此类行为影响极其恶劣,若是说了张志青将会被开除学籍。”

高原摇头道:“我们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可张志青放我们走时,警告我们若是这件事泄露出去,他会打断我们三人的腿;我们害怕张志青的社会背景,所以就选择了隐忍。”

看高原三人都露出羞愤的神色,程蜂沉默了片刻,话锋一转冷声道:“所以,因为这件事情,你们三人将他杀了”此时三人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听程峰之言后都站立起来,同声道:“我们没有,我们没有杀人...。”

程蜂道:“你们三人都有作案动机,或者同是作案人,而且你们的证词都可以做伪证,若是如实说出来,念在你们都是学生,而且又是自首,我会申请法官将你们从轻处分;若是杀了人,又有心隐瞒,那你们这辈子可就真的毁了。”

三人闻言脸色大变,高原更是激动的都哭了起来,他捏着头发说道:“我们只是痛恨张志青,可是并没有杀他。”

张猛低着头,不停的小声重复着说:“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说着他竟然跪了下来说道:“警察大哥,我没有杀人,请相信我...。”

关玲将张猛扶起来说道:“你放心,这只是我们的推测,而且没有证据,若你们是无辜的,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你们的,毕竟这个时代,是靠证据说话的。”说着他白了一眼程蜂,似乎对他的咄咄逼人很是不满。

程蜂的目光,投向还算冷静的李腾,他想听听李腾是如何辩驳自己的,只听李腾说:“是啊,这位美女警官说的对,凡事都要讲证据,更何况是杀人这种大罪,我们虽然痛恨张志青,可还没有要杀他的胆量,更何况我们都是农村孩子,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这种自毁前程的事情,我们怎么会做。”

程蜂、关玲对于李腾的表现,都极为诧异,若说这三人谁有杀人的可能,非李腾莫属了。程蜂点点头道:“好,小伙子不卑不亢,不畏强权,这种精神是可以被弘扬的。”说着他站起身准备离开。

李腾忽然笑了说“警官大人,你应该不比我们大多少吧?”程蜂也报以笑容回道:“你的眼睛很犀利,希望你不是杀人凶手。”说完起身往出走。

见李腾还想说什么,关玲忙说:“放心吧,要是你们没罪,我们绝对不会抓错人,要是有罪,也绝对难逃法网。”说着跟在程蜂身后,程蜂打开门又回头看了一眼此时做在板凳上的李腾,这一眼显得那么意味深长。

程蜂二人刚要下楼,就碰到由解离,领着鉴识科走了上来。打过招呼后,解离问:“怎么样,有什么突破口没有?”程蜂耸耸肩说:“暂时没有,跟以往没什么不同。”

解离皱眉说:“难道真的不是学生作案?”

程蜂笑着说:“解队,现在定论为时尚早。”接着反问道:“你们这是?”

“我们去523寝室,搜取死者的遗物,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解离说着转身往523寝室走去。

程蜂与关玲来到案发现场,现场只有几条警戒线,因为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研究,所以并没有安排警务人员值班看守现场。

程蜂二人,从警戒线穿梭进去,来到当时发现死者的那个便池蹲位。

挡便池的门,只有一米五,中间用水泥墙做的隔断,与门一样高。也就是说,隔壁蹲位的人,只要超过一米五的身高,都可以窥探到别人的隐私。

程蜂想从墙壁捕捉,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可是墙上连一丝,新鲜的痕迹都没有,正如会议上解离所分析,死者真的就像是,心甘情愿被勒死似的。

第2章(访问)

寝室门打开后,程蜂二人便亮出自己警察的身份。由于下雪的原因,天气冰冷刺骨,三人刚好都在寝室,没有外出。

程蜂说明了来意后,三人都有点紧张,但都表示愿意配合警官侦查工作。

程蜂询问,关玲做在床边坐笔录,首先问的正是那名报案的学生高原,高原可能由于亲眼见到,同学张志青死亡的面孔,有些害怕,又有些恐惧。

程蜂安慰道:“我们只是做一些简单的询问调查,这位同学你不必紧张。”

高原点点头,程峰问:“昨晚12点至1点之间,你在哪里做些什么,有谁可以证明?”

高原小声说:“当然是在睡觉,都那么晚了,他们两个都可以证明,对吧?”说着看向同寝的李腾和张猛二人。见二人点头程蜂又问道:“你平时有半夜上厕所的习惯吗?可听到有什么动静?”

高原摇头说:“没有起夜的习惯,也并没有听到什么响动。”程峰以同样的问题问了另外二人,二人的回答与高原没什么不同。

程峰又同时询问三人道:“死者张志青的关系跟你们怎么样?”张猛身型瘦弱,说话的声音也比较小,他看了另外二人一眼说:“我们跟张志青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程蜂眉头一挑道:“这话怎么说?”

李腾冷哼一声说:“哼,那个纨绔子弟,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程蜂问:“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激化的矛盾没有?”三人表示沉默似乎都不愿意说。

程峰说:“如果不说,我们警方有权将你们列为犯罪嫌疑人。”

李腾鼓起腮帮子说:“说就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自我们住进523寝室,就由于张志青对我们的种种看不惯,就发生过多次口角,我们三人对他都不爽。对此我们曾经,还向宿管阿姨申请换宿,可阿姨说没房间,而且还说学校有规定,除了学校变动外,我们不得私自换寝。”

高原点头接话道:“对,我们一直对他很不爽,不过好在他平时少回寝室,就算他回来也是每次到半夜。”

程蜂问道:“那么昨晚呢?”

高原道:“昨晚他回来的时间,与以往没什么不同,因为他有部手机,每次回来都会放歌,对于他的作息风格,我们都习以为常了,所以就算没看表,也能估计他是半夜十一点左右”其他二人点头表示赞同。

程蜂问:“你们还有没有什么隐瞒的?”关玲补充道:“这个可是可以当做你们的证词,请务必慎言。”高原看了室友两眼,一丝犹豫一闪而逝。

随即似乎作出决定的道:“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由于张志青半夜回来吵到我们三人,我们跟张志青吵了一架,并且激愤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张志青打不过我们三个,我们还把他推倒在阳台边,他头都磕破了,见他受伤我们才罢手。”

程蜂道:“以他飞扬跋扈的性格,不会就此罢手吧?”李腾道:“警官猜的没错,他之后跑了出去,本以为会找宿管或者学校投诉,我们为此还担心了好久,商议要不要找他道歉,可都认为他是自找的,就没有...谁知道...”

关玲道:“怎样...?”李腾恶狠狠道:“谁知道几天后,这家伙先表明了,极低的姿态向我们道歉,说请我们吃饭,我们出去后,他竟然叫了几个社会上的人,把我们揍了一顿,还羞辱我们,让我们下跪给他磕头。”说到这里,李腾脸色悲愤之极,双手捏成拳头青筋暴露。

程蜂道:“那你们...?”李腾心知其所想抢声道:“有什么办法,他们手里都拿着刀子,我们只好磕了头,道了歉,才放我们回来。”

关玲听到这里,也有些心疼三人于是道:“那你们都没有向学校报告此事,此类行为影响极其恶劣,若是说了张志青将会被开除学籍。”

高原摇头道:“我们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可张志青放我们走时,警告我们若是这件事泄露出去,他会打断我们三人的腿;我们害怕张志青的社会背景,所以就选择了隐忍。”

看高原三人都露出羞愤的神色,程蜂沉默了片刻,话锋一转冷声道:“所以,因为这件事情,你们三人将他杀了”此时三人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听程峰之言后都站立起来,同声道:“我们没有,我们没有杀人...。”

程蜂道:“你们三人都有作案动机,或者同是作案人,而且你们的证词都可以做伪证,若是如实说出来,念在你们都是学生,而且又是自首,我会申请法官将你们从轻处分;若是杀了人,又有心隐瞒,那你们这辈子可就真的毁了。”

三人闻言脸色大变,高原更是激动的都哭了起来,他捏着头发说道:“我们只是痛恨张志青,可是并没有杀他。”

张猛低着头,不停的小声重复着说:“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说着他竟然跪了下来说道:“警察大哥,我没有杀人,请相信我...。”

关玲将张猛扶起来说道:“你放心,这只是我们的推测,而且没有证据,若你们是无辜的,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你们的,毕竟这个时代,是靠证据说话的。”说着他白了一眼程蜂,似乎对他的咄咄逼人很是不满。

程蜂的目光,投向还算冷静的李腾,他想听听李腾是如何辩驳自己的,只听李腾说:“是啊,这位美女警官说的对,凡事都要讲证据,更何况是杀人这种大罪,我们虽然痛恨张志青,可还没有要杀他的胆量,更何况我们都是农村孩子,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这种自毁前程的事情,我们怎么会做。”

程蜂、关玲对于李腾的表现,都极为诧异,若说这三人谁有杀人的可能,非李腾莫属了。程蜂点点头道:“好,小伙子不卑不亢,不畏强权,这种精神是可以被弘扬的。”说着他站起身准备离开。

李腾忽然笑了说“警官大人,你应该不比我们大多少吧?”程蜂也报以笑容回道:“你的眼睛很犀利,希望你不是杀人凶手。”说完起身往出走。

见李腾还想说什么,关玲忙说:“放心吧,要是你们没罪,我们绝对不会抓错人,要是有罪,也绝对难逃法网。”说着跟在程蜂身后,程蜂打开门又回头看了一眼此时做在板凳上的李腾,这一眼显得那么意味深长。

程蜂二人刚要下楼,就碰到由解离,领着鉴识科走了上来。打过招呼后,解离问:“怎么样,有什么突破口没有?”程蜂耸耸肩说:“暂时没有,跟以往没什么不同。”

解离皱眉说:“难道真的不是学生作案?”

程蜂笑着说:“解队,现在定论为时尚早。”接着反问道:“你们这是?”

“我们去523寝室,搜取死者的遗物,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解离说着转身往523寝室走去。

程蜂与关玲来到案发现场,现场只有几条警戒线,因为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研究,所以并没有安排警务人员值班看守现场。

程蜂二人,从警戒线穿梭进去,来到当时发现死者的那个便池蹲位。

挡便池的门,只有一米五,中间用水泥墙做的隔断,与门一样高。也就是说,隔壁蹲位的人,只要超过一米五的身高,都可以窥探到别人的隐私。

程蜂想从墙壁捕捉,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可是墙上连一丝,新鲜的痕迹都没有,正如会议上解离所分析,死者真的就像是,心甘情愿被勒死似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