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6 19:02:47

高原连忙点头:“我愿意配合警方所有侦查工作。”

冯路问:“你知道,张猛什么时候回来吗?或者有手机吗?”

高原摇头说:“不知道,不过他上网一般都不会很久,最迟中午也就回来了;他一个穷鬼哪买得起手机。”

冯路对程蜂说:“蜂子,你看这怎么办?”

程蜂拿一支笔,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交给高原说:“这是我的号码,有情况或者你想到了什么,可以打我电话。”然后接着说:“我们先回警局,你在这儿等那小子回来,再盘问一些细节。”

冯路道:“凭什么,我在这儿等啊?”

程蜂反问道:“难道,你要女同志在这儿等?”冯路没好气道:“你就不能在这儿等?”

程蜂说:“我当然要回局里,看肖队那边找人找的怎么样,我看八九不离十就是这李腾犯的案。”冯路说:“好吧,我承认没你小子脑袋好使。”于是妥协了下来,只好在523寝室等张猛回来。

二人刚下楼关玲问道:“你问人向来都是咄咄逼人,今天怎么不仅换了方式,还换了口气?”

程蜂悠悠道:“这有什么奇怪,以前的罪犯个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你不来点狠得他们也不肯招,这穷学生哪经得起你的恐吓。”

关玲半信半疑:“是吗,我怎么觉得,你有种看待自己过去的感觉?”

程蜂叹了口气说:“谁说不是呢,看到刚那学生,我就想起我读大学时,那穷逼屌丝的模样,对于这起案件还是小心对待,万一抓错了人,可不就毁了人家一辈子吗?”

两人边说着边下了楼,一阵风吹来,两个人都缩了缩脖子。程蜂穿的是便装稍微厚些,关玲穿的是警服,程蜂将口袋的手套取出来说:“天寒地冻的,非要穿警服,显摆还是咋的,不嫌弃戴着吧。”

关玲看着那比自己手斗大上好几号的手套说:“要是衣服我还要,手套谁带啊。”程蜂假装要脱衣服,关玲说:“别了,我的大侦探,冻病了案子谁破啊。”但还是把手套抢过去,也不管程蜂是否洗过,毫不嫌弃的戴在手上。

程蜂笑说:“还真不嫌弃?”关玲说:“那是,也不看跟谁。”

程蜂话锋一转道:“你还真别给我戴高帽,这案子还真有点棘手。”

关玲疑问道:“你刚不说,八九不十是那李腾吗?”

程蜂道:“要是李腾也编一个跟高原差不多的说法,我们还真拿那小子没办法,顶多关他几天,无法定罪啊。”

关玲点点头:“还真是,那你有什么打算?”

程蜂神情陡然冷下来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若真是这小子,有的是办法撬开他的嘴。”

两人穿过宿舍,刚要过马路去开车,一个穿的很时髦的女学生,迎面撞在了程蜂的肩头,程蜂说:“嘿,姑娘走道慢点儿行吗?”

那女学生长发披肩,一张瓜子脸,模样清秀,凹凸有致;就是皮肤不太好,化了很浓的装,她手中提着一个塑料袋,似乎是早点。

女生听程蜂埋怨的话,似乎她还有点不高兴:“不小心撞的,一个大男人有必要,跟女生这么斤斤计较吗?”

程蜂说:“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下次小心点儿;再说雨雪天气,地这么滑,你万一摔了一跤怎么办?”

女生说:“好女还不敢男争呢?再说,我摔不摔跤,你管的着么?”

程蜂冷哼一声,也不想与其纠缠,于是说道:“大道朝天,请便吧。”说完便走,那女生说了几句话才看清程蜂的脸,见他模样很是耐看,于是忙说:“你等一下。”

程蜂回过头说:“还有什么事?”女子笑道:“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程蜂微微一笑心想:“难道是我帅气的面庞吸引了她,还是想找茬。”摸不透她的用意,淡淡的说:“干什么?”

女子向他挤了挤眼道:“约吗?”程蜂说:“不约,我对小太妹不敢兴趣。”女子道:“无趣。”说完便往男生宿舍走去。

关玲哈哈大笑说:“想不到我们的大侦探,如此受欢迎,当街都有人要电话号码。”

程蜂满面得意之色的说:“那是,看来青春还没有离我远去。”

关玲调笑道:“那人家女孩要跟你约会,你怎么能忍心拒绝呢!”

程蜂道:“约,要看跟谁,那女孩儿一看就是典型的朝三暮四,我本来以为只有男人这样,你们女人也有这样的人。”

关玲不满的说:“针对性能不能,不要这么邪,她是她我是我。”

程蜂做求饶状说:“好,师姐我错了。”关玲疑惑道:“不过,你何出此言啊。”

程蜂解释说:“她跑的这么急,手里提着的是早点,去的是男生宿舍;肯定是给哪个幸福的男人送早餐去了呗,并且是男朋友还特别急的那种。”

关玲说:“这种男人也有?”

程蜂撇撇嘴说:“刚才那句话还给你...不要这么邪。”

回到警局的程蜂,便开始帮忙查找李腾的踪迹。中午刚过,冯路回到警局,当着肖进等人的面,将他从张猛口中得到的关于指纹的说辞,跟大家讲述了一遍。

张猛是说他之所以会碰张志青的杯子,是前几天不小心,也就是案发的前两个晚上,将他的杯子碰的摔在了地上,然后又捡起来,这才留下了指纹。

但是,他却招认了一条信息,死者丢失的那部手机,就是张志青被害的第二天,在他床铺上偷走的,并且在昨天下午就拿出去卖了五百块钱,当时就买了衣服跟鞋子,而今天出去上网,以及其他的开销,都是卖的这部手机的钱。

手机当中的任何信息,都可以当做是破案线索,当冯路要求张猛,追回手机时,张猛却哭着说:“手机是在汽车站附近卖掉的,那人我也不认识,追回来是不可能了,只能想办法把卖手机的钱凑上。”

冯路教育了张猛一番后,又反复强调,张猛可能是杀人凶手时,他正如高原所言,胆小怕事,吓的嚎啕大哭出来。

根据张猛的反应,以及其懦弱的性格来判断,冯路认为他杀人的嫌疑可能性不大。

办案组听完,简单的过滤了下高原二人的说辞,程蜂认为这起案件的关键性,还真是在李腾身上,可是过了一天,却没有丝毫这小子的半点消息。

第二天肖进跟领导商议后,决定增加人手,通过监控调查、街道走访、以及去他家庭访查。

忙活了三天后,去李腾家里的警员说,其家里人只知道李腾在J大上学。

警方在说了李腾很可能杀人后,急的李腾的父母泪流满面,李腾父母哭着说,他最近并没有回家,而且其家庭条件比较艰苦,其父母都是较为老实的庄稼人,所以不似说谎。

肖进认为,若一个人杀了人,出于最后的心理安全防线,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回家,因为家是人本能的避难之所,所以让警员继续在李腾的那个村子待命。

打电话去学校,学校称李腾也有几天没来上课了,而宿舍里的高原、张猛二人也说没见到李腾回来过。

通过路口监控多番排查,终于在录像里找到了李腾的身影,这给本来已经萎靡的办案人员,又增添了不少信心。

首次出现李腾身影的是J大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时间是10月24日凌晨6点12分,也就是被害人被害的第二天一大早。

警务人员通过这条监控信息,逐次一一排查,最终嫌疑人李腾,消失在汽车站。

第6章(追查)

高原连忙点头:“我愿意配合警方所有侦查工作。”

冯路问:“你知道,张猛什么时候回来吗?或者有手机吗?”

高原摇头说:“不知道,不过他上网一般都不会很久,最迟中午也就回来了;他一个穷鬼哪买得起手机。”

冯路对程蜂说:“蜂子,你看这怎么办?”

程蜂拿一支笔,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交给高原说:“这是我的号码,有情况或者你想到了什么,可以打我电话。”然后接着说:“我们先回警局,你在这儿等那小子回来,再盘问一些细节。”

冯路道:“凭什么,我在这儿等啊?”

程蜂反问道:“难道,你要女同志在这儿等?”冯路没好气道:“你就不能在这儿等?”

程蜂说:“我当然要回局里,看肖队那边找人找的怎么样,我看八九不离十就是这李腾犯的案。”冯路说:“好吧,我承认没你小子脑袋好使。”于是妥协了下来,只好在523寝室等张猛回来。

二人刚下楼关玲问道:“你问人向来都是咄咄逼人,今天怎么不仅换了方式,还换了口气?”

程蜂悠悠道:“这有什么奇怪,以前的罪犯个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你不来点狠得他们也不肯招,这穷学生哪经得起你的恐吓。”

关玲半信半疑:“是吗,我怎么觉得,你有种看待自己过去的感觉?”

程蜂叹了口气说:“谁说不是呢,看到刚那学生,我就想起我读大学时,那穷逼屌丝的模样,对于这起案件还是小心对待,万一抓错了人,可不就毁了人家一辈子吗?”

两人边说着边下了楼,一阵风吹来,两个人都缩了缩脖子。程蜂穿的是便装稍微厚些,关玲穿的是警服,程蜂将口袋的手套取出来说:“天寒地冻的,非要穿警服,显摆还是咋的,不嫌弃戴着吧。”

关玲看着那比自己手斗大上好几号的手套说:“要是衣服我还要,手套谁带啊。”程蜂假装要脱衣服,关玲说:“别了,我的大侦探,冻病了案子谁破啊。”但还是把手套抢过去,也不管程蜂是否洗过,毫不嫌弃的戴在手上。

程蜂笑说:“还真不嫌弃?”关玲说:“那是,也不看跟谁。”

程蜂话锋一转道:“你还真别给我戴高帽,这案子还真有点棘手。”

关玲疑问道:“你刚不说,八九不十是那李腾吗?”

程蜂道:“要是李腾也编一个跟高原差不多的说法,我们还真拿那小子没办法,顶多关他几天,无法定罪啊。”

关玲点点头:“还真是,那你有什么打算?”

程蜂神情陡然冷下来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若真是这小子,有的是办法撬开他的嘴。”

两人穿过宿舍,刚要过马路去开车,一个穿的很时髦的女学生,迎面撞在了程蜂的肩头,程蜂说:“嘿,姑娘走道慢点儿行吗?”

那女学生长发披肩,一张瓜子脸,模样清秀,凹凸有致;就是皮肤不太好,化了很浓的装,她手中提着一个塑料袋,似乎是早点。

女生听程蜂埋怨的话,似乎她还有点不高兴:“不小心撞的,一个大男人有必要,跟女生这么斤斤计较吗?”

程蜂说:“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下次小心点儿;再说雨雪天气,地这么滑,你万一摔了一跤怎么办?”

女生说:“好女还不敢男争呢?再说,我摔不摔跤,你管的着么?”

程蜂冷哼一声,也不想与其纠缠,于是说道:“大道朝天,请便吧。”说完便走,那女生说了几句话才看清程蜂的脸,见他模样很是耐看,于是忙说:“你等一下。”

程蜂回过头说:“还有什么事?”女子笑道:“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程蜂微微一笑心想:“难道是我帅气的面庞吸引了她,还是想找茬。”摸不透她的用意,淡淡的说:“干什么?”

女子向他挤了挤眼道:“约吗?”程蜂说:“不约,我对小太妹不敢兴趣。”女子道:“无趣。”说完便往男生宿舍走去。

关玲哈哈大笑说:“想不到我们的大侦探,如此受欢迎,当街都有人要电话号码。”

程蜂满面得意之色的说:“那是,看来青春还没有离我远去。”

关玲调笑道:“那人家女孩要跟你约会,你怎么能忍心拒绝呢!”

程蜂道:“约,要看跟谁,那女孩儿一看就是典型的朝三暮四,我本来以为只有男人这样,你们女人也有这样的人。”

关玲不满的说:“针对性能不能,不要这么邪,她是她我是我。”

程蜂做求饶状说:“好,师姐我错了。”关玲疑惑道:“不过,你何出此言啊。”

程蜂解释说:“她跑的这么急,手里提着的是早点,去的是男生宿舍;肯定是给哪个幸福的男人送早餐去了呗,并且是男朋友还特别急的那种。”

关玲说:“这种男人也有?”

程蜂撇撇嘴说:“刚才那句话还给你...不要这么邪。”

回到警局的程蜂,便开始帮忙查找李腾的踪迹。中午刚过,冯路回到警局,当着肖进等人的面,将他从张猛口中得到的关于指纹的说辞,跟大家讲述了一遍。

张猛是说他之所以会碰张志青的杯子,是前几天不小心,也就是案发的前两个晚上,将他的杯子碰的摔在了地上,然后又捡起来,这才留下了指纹。

但是,他却招认了一条信息,死者丢失的那部手机,就是张志青被害的第二天,在他床铺上偷走的,并且在昨天下午就拿出去卖了五百块钱,当时就买了衣服跟鞋子,而今天出去上网,以及其他的开销,都是卖的这部手机的钱。

手机当中的任何信息,都可以当做是破案线索,当冯路要求张猛,追回手机时,张猛却哭着说:“手机是在汽车站附近卖掉的,那人我也不认识,追回来是不可能了,只能想办法把卖手机的钱凑上。”

冯路教育了张猛一番后,又反复强调,张猛可能是杀人凶手时,他正如高原所言,胆小怕事,吓的嚎啕大哭出来。

根据张猛的反应,以及其懦弱的性格来判断,冯路认为他杀人的嫌疑可能性不大。

办案组听完,简单的过滤了下高原二人的说辞,程蜂认为这起案件的关键性,还真是在李腾身上,可是过了一天,却没有丝毫这小子的半点消息。

第二天肖进跟领导商议后,决定增加人手,通过监控调查、街道走访、以及去他家庭访查。

忙活了三天后,去李腾家里的警员说,其家里人只知道李腾在J大上学。

警方在说了李腾很可能杀人后,急的李腾的父母泪流满面,李腾父母哭着说,他最近并没有回家,而且其家庭条件比较艰苦,其父母都是较为老实的庄稼人,所以不似说谎。

肖进认为,若一个人杀了人,出于最后的心理安全防线,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回家,因为家是人本能的避难之所,所以让警员继续在李腾的那个村子待命。

打电话去学校,学校称李腾也有几天没来上课了,而宿舍里的高原、张猛二人也说没见到李腾回来过。

通过路口监控多番排查,终于在录像里找到了李腾的身影,这给本来已经萎靡的办案人员,又增添了不少信心。

首次出现李腾身影的是J大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时间是10月24日凌晨6点12分,也就是被害人被害的第二天一大早。

警务人员通过这条监控信息,逐次一一排查,最终嫌疑人李腾,消失在汽车站。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