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1 11:20:00

程蜂挂断电话,提起乌鸦说:“走,请你去看守所吃饭。”

乌鸦冷哼一声,不屑道:“哼,老子又不是没进去过。”

程蜂冷笑道:“你这次敢袭警,性质不一样。”这话似乎是真的把乌鸦给镇住了,再也不敢言语了。

程蜂拉着乌鸦,刚走出酒吧,只听身后李瑶喊道:“小哥哥你没事吧?”

程蜂转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你关心的应该是我手中的这家伙吧?”

李瑶满不在乎的笑道:“我男朋友多的是,不差这一个废物。”她说着话,竟然在他身旁的一名男生脸上亲了一口。

乌鸦见此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婊子。”

程蜂见此有些哭笑不得心想:“这女孩竟滥交到如此程度。”对李瑶笑道:“滥交可不好。”

程蜂带着乌鸦回到警局,跟警务说乌鸦在酒吧酗酒滋事,并且还袭警,警务在乌鸦的求饶声中,将他带进了看守所。

程蜂来到办公室,肖进等人似乎早就在等他了,关玲迎上来说:“可是让我一顿好找,不过总算是找到了几家,这是你要的照片,如果需要也可以把她们传唤来作证。”

程蜂接过装有照片的纸袋笑说:“谢了,这案子要是破了,让肖队请你吃饭。”

关玲嘟囔道:“你个小气鬼,你不会请客吗?”

肖进没好气说:“你小子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不过若真的把案子了,这顿饭我请了,上头可催的紧呐。”

程蜂拆开纸袋,看了几张照片说:“关队放心,这一次那李腾是赖不掉了。”

解离说:“蜂子,我知道你的用意,可是就算是他买了这么多安眠药,一次性放入近千片的安眠药到水中,这恐怕做不到吧?”

看着众人都露出疑惑的神色,程蜂耸了耸肩说:“这个我也不清楚,还得看看李腾这小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说完,他便吩咐警务让其安排,提审李腾。

肖进等人戴着耳机在监控室内,程蜂带着关玲,再次打开审讯室的门,李腾跟之前的样子没什么不同,显得很淡定,也很从容,不过眼睛显得有些红肿,像是哭过似的。

二人来到李腾面前坐下,关玲准备好笔录,程蜂双手环胸淡淡的说:“若是想起什么了,现在说还来得及,念在你是学生,可以考虑给你申请量刑。”

李腾看了一眼程蜂说:“该说的我都说了,想必我在你们眼中消失的这几天,你们也查了吧!我根本就没有说谎,如果将无罪之人强制关押,身为公民,有权告你们滥用职权,限制公民自由。”

李腾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可比起上午来,更加的高亢,更加的自信。

关玲道:“不愧是学法律的,不过你可别忘了,在死者的遗物上检测出了间接性的犯罪证据,你身为犯罪嫌疑人,警方有权扣押你调查。”

程蜂见李腾眼神飘忽不定,紧接着露出了妥协之色,似乎是认可了关玲的说法,李腾抬起头看着程蜂接着说:“有什么事直接说吧,是不是伪造了什么证据,来冤枉我。”

程蜂冷笑着说:“这将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我把证据拿出来,就晚了。”

李腾盯着程蜂,皮笑肉不笑的说:“你们警察办事,都像你这样婆婆妈妈的吗?”

在监控室里,肖进不耐烦的说:“他娘的,程蜂跟这小子在绕什么呢?”

解离说:“打心理战术吧,毕竟那几张照片,也不算直接证据。”

肖进冷哼一声说:“哼,看蜂子那自信的样子,难道真能让这小子自己招认?”

程蜂拿出照片,仍在桌子上说:“这几个人,你应该有印象吧?”

李腾拿起一张看了看,上面是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她身后摆放的都是药物,看起来像是药店里的收营员。

李腾看完,强装镇定的拿起第二张,第二张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看穿着以及她身后的背景墙,也是一名收银员,共有四张照片都是药店里的女收银员。

李腾看完全部照片,由于过度的紧张,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尽管轻微到无法察觉,但怎能逃过程蜂毒辣的双眼。

程蜂以戏谑的口吻说:“同学看完,有什么感想?”

过了一会儿李腾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没...没感想。”

程蜂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咄咄逼人的眼神盯着李腾道:“还不想招认吗?。”

李腾身子下意识的往后缩,颤抖着声音道:“我没什么...可以招认的。”

程蜂冷笑,站直了身子盯着李腾道:“这些人你应该都有印象吧。”李腾道:“我不认识。”

程蜂说:“那可就奇怪了,这些药店里的收银员,可都记得你呐。”

李腾身子明显一震,程蜂忽然提高了声音说:“因为张志青羞辱你,一直怀恨在心,于是准备报复;身为室友的你,知道张志青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于是你就将计就计...。”

程蜂见李腾眼圈越来越红,知道自己的话语奏效,顿了一顿于是接着说:“因为药店买安眠药有限制,一次性不能超过15片,于是你便分别在各个药店,购买了不同的分量。”

此时的李腾,再也不能保持先前的镇静,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大声辩解道:“你胡说,我买安眠药只是我自己服用,根本就没想过杀人。”

程蜂盯着李腾的双目说:“是不是胡说,我相信你的室友比我更清楚。”

李腾说:“我有个人的隐私,总不能吃喝拉撒都让室友知道吧?”

程蜂笑着说:“那你是怎么知道,张志青有服用安眠药习惯的。”

李腾说:“那是因为我看见他服用过很多次。”程蜂说:“既然你可以看见你室友的行为,你的行为为什么不能让室友看见,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腾说:“我又不能每次服用,都让他们盯着我?”

二人的声音越说越大,似是在争吵一般,程蜂又说:“那你为什么在同一天,去不同的药店购买那么多的药量。”

李腾也站起了身,同样怒视着程蜂说:“那是我的自由。”

程蜂问:“那你是怎么把这些药喝下去的,口服还是...?”

李腾道:“当然是口服。”程蜂道:“既然是口服,你为什么要把药碾碎?”

李腾道:“那是因为...因为”二人如似争吵般的对话,在这间几平米的审讯室里回荡着,眼神都是那么犀利,可是李腾说到这里却顿住了,也许是在思考怎么回答,也许是找不到理由了。

李腾似乎是在整理思绪,过了良久之后,李腾才说:“是因为我觉得...。”话说到一半,被程蜂打断道:“是因为冷水不好融化,所以你在厕所将他碾碎。”

如果说之前,李腾还能保持思维清晰的话,程蜂在说出这一句后,李腾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接着低下了头,似是泄了气的皮球,也像是丢了魂一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神情呆滞,动也不动。

许久之后,李腾抬起毫无生气的双眼说:“能给我一支烟吗?。”

程蜂盯着李腾说:“对不起,我不抽烟。”接着叹了口气,朝摄像头打了个手势,过了一分来钟,冯路开门走了进来,拿出一包烟和打火机丢在桌子上。

冯路冲程蜂偷偷的挑了个大拇指,一龇牙走了出去,李腾颤抖着手,拿起烟盒,因为手抖动的厉害,烟都抽不出来,程蜂白了他一眼,帮他拿出一根烟,李腾接过说了声“谢谢。”

他把烟叼在嘴上,又用颤抖的手去抠打火机,可是抠了几下没打着,程蜂拿过打火机又帮他点上烟,李腾大口的吸了几口,一根烟吸了五口只剩下一半,接着李腾不住的咳嗽,毫无规则的吐出烟圈,显然他根本不会抽烟。

李腾要烟,或许是在找寻自己依旧活着的存在感;也或许是整理思绪该如何全盘托出。

他把一根烟胡乱的吸完,又咳嗽了一阵,流出了眼泪,不知是被呛的,还是忏悔的泪水。

李腾把烟头丢在地上,终于放声痛哭,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是因为没到伤心处,没有触及到你心灵的最深处的地方。

此时的李腾,显然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想要一个安慰,一个怀抱,一个遮风避雨的港湾,可是这些都将永远离他远去。

程蜂没有开口打断李腾,过了许久之后,李腾哽咽着,说出了他如何谋害张志青的全部犯罪过程。

第9章(证据)

程蜂挂断电话,提起乌鸦说:“走,请你去看守所吃饭。”

乌鸦冷哼一声,不屑道:“哼,老子又不是没进去过。”

程蜂冷笑道:“你这次敢袭警,性质不一样。”这话似乎是真的把乌鸦给镇住了,再也不敢言语了。

程蜂拉着乌鸦,刚走出酒吧,只听身后李瑶喊道:“小哥哥你没事吧?”

程蜂转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你关心的应该是我手中的这家伙吧?”

李瑶满不在乎的笑道:“我男朋友多的是,不差这一个废物。”她说着话,竟然在他身旁的一名男生脸上亲了一口。

乌鸦见此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婊子。”

程蜂见此有些哭笑不得心想:“这女孩竟滥交到如此程度。”对李瑶笑道:“滥交可不好。”

程蜂带着乌鸦回到警局,跟警务说乌鸦在酒吧酗酒滋事,并且还袭警,警务在乌鸦的求饶声中,将他带进了看守所。

程蜂来到办公室,肖进等人似乎早就在等他了,关玲迎上来说:“可是让我一顿好找,不过总算是找到了几家,这是你要的照片,如果需要也可以把她们传唤来作证。”

程蜂接过装有照片的纸袋笑说:“谢了,这案子要是破了,让肖队请你吃饭。”

关玲嘟囔道:“你个小气鬼,你不会请客吗?”

肖进没好气说:“你小子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不过若真的把案子了,这顿饭我请了,上头可催的紧呐。”

程蜂拆开纸袋,看了几张照片说:“关队放心,这一次那李腾是赖不掉了。”

解离说:“蜂子,我知道你的用意,可是就算是他买了这么多安眠药,一次性放入近千片的安眠药到水中,这恐怕做不到吧?”

看着众人都露出疑惑的神色,程蜂耸了耸肩说:“这个我也不清楚,还得看看李腾这小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说完,他便吩咐警务让其安排,提审李腾。

肖进等人戴着耳机在监控室内,程蜂带着关玲,再次打开审讯室的门,李腾跟之前的样子没什么不同,显得很淡定,也很从容,不过眼睛显得有些红肿,像是哭过似的。

二人来到李腾面前坐下,关玲准备好笔录,程蜂双手环胸淡淡的说:“若是想起什么了,现在说还来得及,念在你是学生,可以考虑给你申请量刑。”

李腾看了一眼程蜂说:“该说的我都说了,想必我在你们眼中消失的这几天,你们也查了吧!我根本就没有说谎,如果将无罪之人强制关押,身为公民,有权告你们滥用职权,限制公民自由。”

李腾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可比起上午来,更加的高亢,更加的自信。

关玲道:“不愧是学法律的,不过你可别忘了,在死者的遗物上检测出了间接性的犯罪证据,你身为犯罪嫌疑人,警方有权扣押你调查。”

程蜂见李腾眼神飘忽不定,紧接着露出了妥协之色,似乎是认可了关玲的说法,李腾抬起头看着程蜂接着说:“有什么事直接说吧,是不是伪造了什么证据,来冤枉我。”

程蜂冷笑着说:“这将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我把证据拿出来,就晚了。”

李腾盯着程蜂,皮笑肉不笑的说:“你们警察办事,都像你这样婆婆妈妈的吗?”

在监控室里,肖进不耐烦的说:“他娘的,程蜂跟这小子在绕什么呢?”

解离说:“打心理战术吧,毕竟那几张照片,也不算直接证据。”

肖进冷哼一声说:“哼,看蜂子那自信的样子,难道真能让这小子自己招认?”

程蜂拿出照片,仍在桌子上说:“这几个人,你应该有印象吧?”

李腾拿起一张看了看,上面是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她身后摆放的都是药物,看起来像是药店里的收营员。

李腾看完,强装镇定的拿起第二张,第二张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看穿着以及她身后的背景墙,也是一名收银员,共有四张照片都是药店里的女收银员。

李腾看完全部照片,由于过度的紧张,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尽管轻微到无法察觉,但怎能逃过程蜂毒辣的双眼。

程蜂以戏谑的口吻说:“同学看完,有什么感想?”

过了一会儿李腾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没...没感想。”

程蜂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咄咄逼人的眼神盯着李腾道:“还不想招认吗?。”

李腾身子下意识的往后缩,颤抖着声音道:“我没什么...可以招认的。”

程蜂冷笑,站直了身子盯着李腾道:“这些人你应该都有印象吧。”李腾道:“我不认识。”

程蜂说:“那可就奇怪了,这些药店里的收银员,可都记得你呐。”

李腾身子明显一震,程蜂忽然提高了声音说:“因为张志青羞辱你,一直怀恨在心,于是准备报复;身为室友的你,知道张志青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于是你就将计就计...。”

程蜂见李腾眼圈越来越红,知道自己的话语奏效,顿了一顿于是接着说:“因为药店买安眠药有限制,一次性不能超过15片,于是你便分别在各个药店,购买了不同的分量。”

此时的李腾,再也不能保持先前的镇静,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大声辩解道:“你胡说,我买安眠药只是我自己服用,根本就没想过杀人。”

程蜂盯着李腾的双目说:“是不是胡说,我相信你的室友比我更清楚。”

李腾说:“我有个人的隐私,总不能吃喝拉撒都让室友知道吧?”

程蜂笑着说:“那你是怎么知道,张志青有服用安眠药习惯的。”

李腾说:“那是因为我看见他服用过很多次。”程蜂说:“既然你可以看见你室友的行为,你的行为为什么不能让室友看见,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腾说:“我又不能每次服用,都让他们盯着我?”

二人的声音越说越大,似是在争吵一般,程蜂又说:“那你为什么在同一天,去不同的药店购买那么多的药量。”

李腾也站起了身,同样怒视着程蜂说:“那是我的自由。”

程蜂问:“那你是怎么把这些药喝下去的,口服还是...?”

李腾道:“当然是口服。”程蜂道:“既然是口服,你为什么要把药碾碎?”

李腾道:“那是因为...因为”二人如似争吵般的对话,在这间几平米的审讯室里回荡着,眼神都是那么犀利,可是李腾说到这里却顿住了,也许是在思考怎么回答,也许是找不到理由了。

李腾似乎是在整理思绪,过了良久之后,李腾才说:“是因为我觉得...。”话说到一半,被程蜂打断道:“是因为冷水不好融化,所以你在厕所将他碾碎。”

如果说之前,李腾还能保持思维清晰的话,程蜂在说出这一句后,李腾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接着低下了头,似是泄了气的皮球,也像是丢了魂一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神情呆滞,动也不动。

许久之后,李腾抬起毫无生气的双眼说:“能给我一支烟吗?。”

程蜂盯着李腾说:“对不起,我不抽烟。”接着叹了口气,朝摄像头打了个手势,过了一分来钟,冯路开门走了进来,拿出一包烟和打火机丢在桌子上。

冯路冲程蜂偷偷的挑了个大拇指,一龇牙走了出去,李腾颤抖着手,拿起烟盒,因为手抖动的厉害,烟都抽不出来,程蜂白了他一眼,帮他拿出一根烟,李腾接过说了声“谢谢。”

他把烟叼在嘴上,又用颤抖的手去抠打火机,可是抠了几下没打着,程蜂拿过打火机又帮他点上烟,李腾大口的吸了几口,一根烟吸了五口只剩下一半,接着李腾不住的咳嗽,毫无规则的吐出烟圈,显然他根本不会抽烟。

李腾要烟,或许是在找寻自己依旧活着的存在感;也或许是整理思绪该如何全盘托出。

他把一根烟胡乱的吸完,又咳嗽了一阵,流出了眼泪,不知是被呛的,还是忏悔的泪水。

李腾把烟头丢在地上,终于放声痛哭,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是因为没到伤心处,没有触及到你心灵的最深处的地方。

此时的李腾,显然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想要一个安慰,一个怀抱,一个遮风避雨的港湾,可是这些都将永远离他远去。

程蜂没有开口打断李腾,过了许久之后,李腾哽咽着,说出了他如何谋害张志青的全部犯罪过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