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30 21:43:19

长年来对女人的想象,让他夜不能寐,而此时见到真正的漂亮女人躺在自己面前,不由得让他口舌干燥,看了几眼地上的女生,在酒精的催生下,欲望终于战胜了理智。

他将那女子抱起,放在墙边靠着,正欲不轨之时,忽然有一丝犹豫,觉得这么做肯定是犯法,但是那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此时就像催化剂一般,促使着高常发的欲望不断的攀升。

事后刚要走时,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手上黏糊糊的,借着街道上昏暗的灯光,往手上看,那竟然是血,看到血的同时,他身子一激灵顿时清醒了不少,他蹲下身从女子身上寻找血迹的来源。

他摸到了头部,此时女子的血与头发粘在一起已经干了,他伸手往女子的鼻孔上探,这种动作还是从电视上学来的,已然没了呼吸。

高常发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这女娃娃竟然死了。”他看了看四周,还好周围没人,仔细看时,这哪里是自己住的那条巷子,这条巷子他根本没来过。

原来刚才在酒精的作用下,竟然走错了地方,就在刚才这么十几分钟的功夫,他竟然奸杀了一个风华正茂的姑娘,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到自己邋遢的黑屋子,这一夜他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但这件事只要做了,就注定毁掉了他的后半生。

无眠的一夜,他想了很多,心中自是充满了悔恨,但他知晓警方迟早会找上自己,与其在这里耗着,不如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于是第二天便简单的收拾了行装,找了辆不去车站的黑车,去了W市的另外一个县城。

在县城找了个旅馆躲了两天,这两天他又想了很多,他家里还有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膝下还要十七八岁的儿子,这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他若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他们这辈子可怎么活,就算要走,也得回去见见他们。

于是第二天搭了车,回到了村子,他不敢走大路,因此还没到村子时,找了其他的小路绕着回到了村子,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行踪虽然隐蔽,却被一个调皮捣蛋的侄儿看到,更没想到的是他前脚进屋,警察后一步就上了门。

回家后老婆李桂,见高常发神色有明显的不正常,李桂追问后,高常发就编了个谎话,说是自己在外面包活,被人骗了,欠了一笔钱,对方不罢休,找上了门说是不还钱就杀了他。

李桂一听心想:“难怪前天高常远,还上门问常发回来没。”他婆娘李桂是村里出了名的泼妇,虽然丈夫说的东西,他不是很明白,但是觉得有人欺负了他丈夫,那就是不行,不就是包活儿欠的钱吗,再包个活儿赚回来就行。

她做了顿饭,安慰了高常发,还说让他不要着急,若是对方上门,她就来应付;果然功夫不大,程蜂等人上门,并且还是村主任跟组长一起登门。

李桂赶紧让高常发躲到儿子房间的楼上,她自己来应付,就在高常远等人在叫门时,可把高常发的儿子跟他母亲吓怀了,而高常发自己也吓的不轻,心跳加快,身体绷的紧紧的,脸色惨白。

高常远破门而入,李桂就闹起来,但几人怎能吃她这一套,而在屋里听的清清楚楚的高常发,知道自己再怎么躲,还是要出去见人的,若是自己奸杀了别人闺女的消息,传了出去,他被关在牢里不要紧,自己的家里人可怎么活。

程蜂几人在楼下说出那番“他媳妇儿不知道,他是一个修鞋匠”的话来,高常发再也忍耐不住走了出来,他知道不管自己今后是死是活,但在村里建立起来的名声一定要保住,不然他的儿子今后将再也抬不起头来。

这就应了那句“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但高常发却只活了一张皮。

高常发就像讲故事一样,将自己如何产生偷内衣的怪癖,如何奸杀了李瑶的过程,讲说了一遍,说完放声大哭,程蜂三人听完,都没有说话。

他们此时就像是在看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而此时的高常发,就像做错了事在向家长汇报,祈求可以得到原谅,但却是因为身份不同,经历不同,所触犯的界限不同,得到的结果也将不同。

高常发犯下的过错,是无法弥补的过失,这个过失若是硬要填补的话,那将是用“生命”作为代价。

在他们办的案子里,十个人中,有九个人是像高常发一样,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充斥在大脑中,直到某一天爆发,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高常发忽然问了一句:“警察同志,我会判多少年?”

冯路冷声道:“这个得问法官。”关玲让高常发在口供本子上按了手指印,合上了本子,看了一眼程蜂二人,准备起身出去。

程蜂并没有起身的意思,右手摸着下巴,忽然问道:“你的左脚曾经受过伤?”

高常发点了点头说:“早几年在工地干活儿,脚踝扭伤过。”

程蜂暗自点了点头心想:“案发现场,出现的第四名嫌疑人脚印就是他了。”

程蜂沉吟了一会儿,又问道:“你当初躺在银行门口,是被一阵脚步声惊醒的?”

高常发低声道:“是的,我醒来时见那小青年跑的很急。”

程蜂闻听“青年”二字,心中一震不由得让他想起,案发现场足迹报告中的第三枚足迹的主人,经足迹鉴定专家推断,是一名体重为52公斤的男性青年。

程蜂当即问道:“那你看没看清楚,那年轻人的模样?”高常发知道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可谓是万念俱灰,经过刚才对于自己的叙述,也算是一种解脱,此时程蜂的问话,他也提不起半点兴致,但因为身份的原因,他也不能不回答。

只是敷衍的低声道:“当时我醉醺醺的,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他穿着大棉袄,跑的很快,我哪儿看清楚那人的脸。”

程蜂又问道:“那人有什么体貌特征?”

关玲见程蜂问个没完,想要走出去的脚步,又挪了回来,坐回原来的椅子上,不解的看了一眼程蜂,只听冯路小声对她说:“蜂子肯定察觉到,这案子还有其他蹊跷之处。”

高常发回想了片刻这才道:“只记得那人大概一米六七左右,个头不是很高,身形偏瘦,其他不记得了。”

程蜂又问道:“你在对那女生用强时,他是活着的还是已经死了。”

关玲听程蜂之言,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冯路闻听却也陷入沉思:“刚才高常发在说这一段的时候,的确说的不清不楚,或许这其中真有蹊跷。”

高常发想了片刻,这才嘟囔着道:“当时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的,又在酒精的作用下,欲望大涨;在做那事的时候,的确不知道她是死是活,只是做完了见她没有任何反应,而且我手上沾着不少血,肯定是我动作太过用力,把她头撞在墙上,给她撞死了。”

程蜂说:“你说,你在施奸的时候,那女生没有反应?”

高常发点了点头,程蜂又问道:“那你是用的什么体位?”

关玲闻言脸色又是一红,冯路倒是怪笑起来,看起来颇有兴致的模样。

程蜂见高常发露出疑惑的神色,想来是对“体位”两个字不是很理解,于是换了个通俗的言词说:“你是用的什么姿势?”

关玲白了程蜂一眼,起身走了出去,她是再也听不下去了。

程蜂直到听见关门声,也没有去理会关玲,只见高常发扭捏了片刻说:“不就是那样嘛,将她靠在墙上,让她坐在我身上,要不是这样那女娃娃也不会被我撞死了。”

程蜂突然死盯着高常发道:“你所言句句属实。”

高常发被他盯的浑身发毛,眼神连忙闪躲,低着头说:“我说的都是真的,都到这份儿上了,我还能隐瞒什么。”

第19章(疑点)

长年来对女人的想象,让他夜不能寐,而此时见到真正的漂亮女人躺在自己面前,不由得让他口舌干燥,看了几眼地上的女生,在酒精的催生下,欲望终于战胜了理智。

他将那女子抱起,放在墙边靠着,正欲不轨之时,忽然有一丝犹豫,觉得这么做肯定是犯法,但是那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此时就像催化剂一般,促使着高常发的欲望不断的攀升。

事后刚要走时,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手上黏糊糊的,借着街道上昏暗的灯光,往手上看,那竟然是血,看到血的同时,他身子一激灵顿时清醒了不少,他蹲下身从女子身上寻找血迹的来源。

他摸到了头部,此时女子的血与头发粘在一起已经干了,他伸手往女子的鼻孔上探,这种动作还是从电视上学来的,已然没了呼吸。

高常发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这女娃娃竟然死了。”他看了看四周,还好周围没人,仔细看时,这哪里是自己住的那条巷子,这条巷子他根本没来过。

原来刚才在酒精的作用下,竟然走错了地方,就在刚才这么十几分钟的功夫,他竟然奸杀了一个风华正茂的姑娘,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到自己邋遢的黑屋子,这一夜他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但这件事只要做了,就注定毁掉了他的后半生。

无眠的一夜,他想了很多,心中自是充满了悔恨,但他知晓警方迟早会找上自己,与其在这里耗着,不如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于是第二天便简单的收拾了行装,找了辆不去车站的黑车,去了W市的另外一个县城。

在县城找了个旅馆躲了两天,这两天他又想了很多,他家里还有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膝下还要十七八岁的儿子,这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他若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他们这辈子可怎么活,就算要走,也得回去见见他们。

于是第二天搭了车,回到了村子,他不敢走大路,因此还没到村子时,找了其他的小路绕着回到了村子,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行踪虽然隐蔽,却被一个调皮捣蛋的侄儿看到,更没想到的是他前脚进屋,警察后一步就上了门。

回家后老婆李桂,见高常发神色有明显的不正常,李桂追问后,高常发就编了个谎话,说是自己在外面包活,被人骗了,欠了一笔钱,对方不罢休,找上了门说是不还钱就杀了他。

李桂一听心想:“难怪前天高常远,还上门问常发回来没。”他婆娘李桂是村里出了名的泼妇,虽然丈夫说的东西,他不是很明白,但是觉得有人欺负了他丈夫,那就是不行,不就是包活儿欠的钱吗,再包个活儿赚回来就行。

她做了顿饭,安慰了高常发,还说让他不要着急,若是对方上门,她就来应付;果然功夫不大,程蜂等人上门,并且还是村主任跟组长一起登门。

李桂赶紧让高常发躲到儿子房间的楼上,她自己来应付,就在高常远等人在叫门时,可把高常发的儿子跟他母亲吓怀了,而高常发自己也吓的不轻,心跳加快,身体绷的紧紧的,脸色惨白。

高常远破门而入,李桂就闹起来,但几人怎能吃她这一套,而在屋里听的清清楚楚的高常发,知道自己再怎么躲,还是要出去见人的,若是自己奸杀了别人闺女的消息,传了出去,他被关在牢里不要紧,自己的家里人可怎么活。

程蜂几人在楼下说出那番“他媳妇儿不知道,他是一个修鞋匠”的话来,高常发再也忍耐不住走了出来,他知道不管自己今后是死是活,但在村里建立起来的名声一定要保住,不然他的儿子今后将再也抬不起头来。

这就应了那句“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但高常发却只活了一张皮。

高常发就像讲故事一样,将自己如何产生偷内衣的怪癖,如何奸杀了李瑶的过程,讲说了一遍,说完放声大哭,程蜂三人听完,都没有说话。

他们此时就像是在看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而此时的高常发,就像做错了事在向家长汇报,祈求可以得到原谅,但却是因为身份不同,经历不同,所触犯的界限不同,得到的结果也将不同。

高常发犯下的过错,是无法弥补的过失,这个过失若是硬要填补的话,那将是用“生命”作为代价。

在他们办的案子里,十个人中,有九个人是像高常发一样,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充斥在大脑中,直到某一天爆发,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高常发忽然问了一句:“警察同志,我会判多少年?”

冯路冷声道:“这个得问法官。”关玲让高常发在口供本子上按了手指印,合上了本子,看了一眼程蜂二人,准备起身出去。

程蜂并没有起身的意思,右手摸着下巴,忽然问道:“你的左脚曾经受过伤?”

高常发点了点头说:“早几年在工地干活儿,脚踝扭伤过。”

程蜂暗自点了点头心想:“案发现场,出现的第四名嫌疑人脚印就是他了。”

程蜂沉吟了一会儿,又问道:“你当初躺在银行门口,是被一阵脚步声惊醒的?”

高常发低声道:“是的,我醒来时见那小青年跑的很急。”

程蜂闻听“青年”二字,心中一震不由得让他想起,案发现场足迹报告中的第三枚足迹的主人,经足迹鉴定专家推断,是一名体重为52公斤的男性青年。

程蜂当即问道:“那你看没看清楚,那年轻人的模样?”高常发知道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可谓是万念俱灰,经过刚才对于自己的叙述,也算是一种解脱,此时程蜂的问话,他也提不起半点兴致,但因为身份的原因,他也不能不回答。

只是敷衍的低声道:“当时我醉醺醺的,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他穿着大棉袄,跑的很快,我哪儿看清楚那人的脸。”

程蜂又问道:“那人有什么体貌特征?”

关玲见程蜂问个没完,想要走出去的脚步,又挪了回来,坐回原来的椅子上,不解的看了一眼程蜂,只听冯路小声对她说:“蜂子肯定察觉到,这案子还有其他蹊跷之处。”

高常发回想了片刻这才道:“只记得那人大概一米六七左右,个头不是很高,身形偏瘦,其他不记得了。”

程蜂又问道:“你在对那女生用强时,他是活着的还是已经死了。”

关玲听程蜂之言,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冯路闻听却也陷入沉思:“刚才高常发在说这一段的时候,的确说的不清不楚,或许这其中真有蹊跷。”

高常发想了片刻,这才嘟囔着道:“当时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的,又在酒精的作用下,欲望大涨;在做那事的时候,的确不知道她是死是活,只是做完了见她没有任何反应,而且我手上沾着不少血,肯定是我动作太过用力,把她头撞在墙上,给她撞死了。”

程蜂说:“你说,你在施奸的时候,那女生没有反应?”

高常发点了点头,程蜂又问道:“那你是用的什么体位?”

关玲闻言脸色又是一红,冯路倒是怪笑起来,看起来颇有兴致的模样。

程蜂见高常发露出疑惑的神色,想来是对“体位”两个字不是很理解,于是换了个通俗的言词说:“你是用的什么姿势?”

关玲白了程蜂一眼,起身走了出去,她是再也听不下去了。

程蜂直到听见关门声,也没有去理会关玲,只见高常发扭捏了片刻说:“不就是那样嘛,将她靠在墙上,让她坐在我身上,要不是这样那女娃娃也不会被我撞死了。”

程蜂突然死盯着高常发道:“你所言句句属实。”

高常发被他盯的浑身发毛,眼神连忙闪躲,低着头说:“我说的都是真的,都到这份儿上了,我还能隐瞒什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