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9 10:49:00

程蜂道:“录音机、音响,跟一件红色的衣服,越红越好。”

王亮笑道:“这录音机、音响,我倒是可以想明白,要这红衣服有什么用?”

程蜂并没有解释,只是说:“麻烦王所长准备一下,晚上破案要用的。”王亮古怪的看了一眼程蜂,不明就理,但还是点点头道:“这个好办,等下我让他们弄来。”

待王亮将几件东西准备好后,夜已经步入暮色,于是程蜂就给众人作了部署,由关玲身穿红衣,扮演死者范红,冯路拿着音响,再有陈志鹏、李庚、程蜂等人做帮手,由王亮引路,在夜深人静的夜半时分,来到王家祥的院门前。

几人故意弄出动静,让王家祥的黑狗叫个不停,然后翻墙进入了院中,黑狗犬吠了一阵后,果然也惊动了屋里的王家祥,于是几人就埋伏在暗中,静等王家祥出来。

那凄惨的声音是事先录好的,然后用音响放出来,音效跟电视里也差不了多少,大半夜猛然听见,就是再胆大的人,也得吓的丢了魂。

更何况还有一个身穿血红衣衫的女子,在自己面前飘荡,于是王家祥在惊惧之中,承认自己杀害范红,并录下声音后,程蜂等人才一一现身,将王家祥制服。

此时的王家祥偌大一个汉子,空有一身力气,却抵不住人多,李庚将王家祥提起来,怒喝道:“你个丧尽天良的东西,简直猪狗不如。”

王家祥此时的脸色煞白,好在天色比较昏暗,根本看不清面色,同时也是又惊又怕,但还是粗着嗓子为自己辩解道:“你们说什么,我不懂,为什么要铐我?”

一直让程蜂、关玲等人反感的李庚,此时露出了他嫉恶如仇的一面,王家祥话音刚落,就被他从身后踹了一脚,这一脚不轻,将王家祥踹的一个趔趄,“扑通”一声,趴在肉案上,只听到王家祥一声闷哼。

王家祥从小就喜欢打架,只有他打别人的份儿,他哪受过这等气,“噌”的站起身,发起狠来,大骂道:“狗日的,老子跟你拼了。”喊着话一脚就喘向李庚。

李庚身为办案组长,不仅有几分头脑,手上的功夫也自是有两下子,见王家祥踢来,他抓住王家祥的腿,就是一个过肩摔,将王家祥摔的七荤八素,滚在漆黑的墙角中。

经过一番折腾,王家祥也总算稍微老实了下来,只是在角落中呻吟不断,李庚骂道:“狗娘养的,敢跟老子耍横。”他来到角落将王家祥提起来,王家祥想挣扎,可刚才被摔的浑身酸痛,也提不起劲,任由李庚拉着。

陈志鹏说:“先带回警局再说。”几人架着王家祥,在狗吠之声中,走出了院子。

程蜂忽然回头,看向就在刚才他们抓捕王家祥时,亮灯的房间,房间里的窗户边,站着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那是王家祥的母亲。

昏黄的灯光将她的身影,拉的很长,折射在院落之中,显得有几分孤单与瘦弱。

程蜂忽然听到一声叹息,声音极为萧瑟,同时透露着凄凉与悲哀,程蜂能感受到,此时屋内老人的心,就像耳旁刮来的风声一般,冰冷刺骨。

程蜂也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跟上了众人,王亮驱车将王家祥押往派出所,一路上王家祥还骂骂咧咧,说自己没罪,被李庚一阵拳打脚踢之后,逐渐消停了。清沙镇的杀人恶魔,就在这么一个夜深人静,夜黑风高的晚上,给抓获了。

将王家祥带到派出所后,王亮问:“要不要现在就审?”

程蜂看着陈志鹏说:“这家伙冲的很,关在所里让他反省反省,我们睡一觉明天上午再说。”

陈志鹏耸耸肩,表示没意见,于是众人打着哈欠,各自回房。一夜无话,第二天众人洗漱完,吃过饭后,在李庚的催促下,几人才一脸轻松的,来到审讯室。

审讯室里的王家祥,此时与其他杀人犯,没什么两样,精神萎靡耷拉着脑袋,光亮的脑袋擦破了皮,脸上、手上都有血痕,想是在昨夜的挣扎中造成的。

昨晚出门的王家祥,只穿着毛裤与毛衣,而此时穿着的不合身的大衣,正是王亮怕他冻坏了,让警务人员给他加上的,毕竟王家祥此时并没有认罪,虽然有录音,但那只不过是佐证罢了,不能成为直接指控证据,若是期间出现什么岔子,可不是众人愿意看到的。

被关了一晚的王家祥,就是老虎此时也没了脾气,更何况这种地方,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有着莫名的压力与恐惧。

李庚怪笑着说道:“姓王的,折腾够了,把犯罪经过都招了吧。”

王家祥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李庚见此就来气,喝道:“嘿,给你脸了是吧。”说着就要一拳砸过去。

程蜂忙拦着说:“李组长,消消气。”

李庚白了程蜂一眼说:“小子,你有办法让这杂碎开口。”

程蜂没有正面回答他,看向王家祥道:“要是他昨晚有所悔悟的话,我相信他会说的,毕竟他还有个七十多岁的老母亲。”

见王家祥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陈志鹏似乎明白程蜂的用意,于是悠然道:“来到这种地方,就别想再出去了,若是不想受苦,还是赶快说的好。”

冯路眼睛转了几转,怪笑道:“杀了自己的弟媳,并将她碎尸,这种丧尽天良的做法,自己享受,不如说出来跟大伙儿一起分享。”他说完关玲狠狠的白了她一眼,似乎对冯路的说词,有极大的意见。

杀人凶手在杀人的那一刻,都有恐惧之感,可杀人之后却能感受到快感,而杀人之后的碎尸,不仅能让他发泄对人世间所有的不满,还能从灵魂深处觉的是一种享受;这种感觉致使了,更多连环杀人凶手的出现。

王家祥听了冯路的话后,将耷拉着的脑袋微微抬了起来,看了他一眼,随即便又低了下去,继续沉默,似乎冯路刚才的话,戳中了他某一刻的心理,但却还达不到,让他分享的地步。

王家祥沉默了二十分钟,李庚也在众人耳旁唠叨了二十分钟,一直说着狠话逼迫王家祥招认,期间更是狠狠的又揍了他一拳,可是他却依旧一言不发,没了精气神,就像是一个丢魂失魄的皮囊。

程蜂本以为,任何人在这种地方,都会不由自主的有所感悟,并且招认自己的过错,更何况面前这个大汉,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庄稼汉,可是他却低估了眼前这个杀人碎尸的凶犯,与少许罪犯一样,骨子里有着一股倔性与狠劲儿。

程蜂双手环胸,正眼瞥了王家祥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又叹了口气道:“哎,你不愿意说,那我就替你说了吧。”他说完,众人皆露出惊疑之色,不解的看着他。

接下来程蜂的一番话,不仅让陈志鹏暗暗夸赞,就是李庚再也不敢小觑眼前这个年轻人,王亮更是挑起大拇指,就是作为杀人碎尸的恶魔当事人王家祥也震惊不已。

程蜂并未在意众人的目光,悠悠道:“11月1日那天,中午范红与女儿吃过饭后,她提着篮子扛着锄头去了地里,干了半天农活后,眼见天快要黑了,便提着篮子往回赶,路上还跟一名老汉打了招呼...”

众人没有打断程蜂,他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王家祥接着道:“范红,路经王家祥门前的时候,王家祥走了出来,招呼范红到家里坐坐,此时天已经黑了,想着家里还有十岁女儿的范红,本想婉拒,可想到跟婆婆好久没见面了,去跟她打个招呼也行...。”

说到此处,程蜂的声音不免提高了几分,似乎是在警醒眼前的杀人恶魔,众人听他接着道:“范红跟婆婆打过招呼后,婆婆便招呼她吃完饭再走,为了不让她婆婆说闲话,只好留下来吃了饭,吃饭的时候你多喝了几杯酒...。”说着双目如电般盯着王家祥。

一直毫无反应的王家祥,此时情绪有些波动,身子微微颤抖,程蜂说的话似乎是戳中了他的隐私,程蜂盯着王家祥接着道:“其实,你心里一直都惦记着你这个弟媳,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接近,而今天正是个好机会,于是你让你母亲先回去休息。”

“你母亲身为过来人,又因为没给你寻得一房媳妇儿,心里也比较内疚,对于这种事她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在你支走你母亲时,范红已经意识到不对,就找了个托词想回家。。”

“可是,早已按耐不住的你,怎能任他离去,兽性大发的你,抓住范红就往里屋拉,范红一直挣扎着,可她一个瘦弱女子,虽有把力气,却怎经得住你一个杀猪的大汉。”

程蜂说到这里,却能清晰的感受到王家祥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程蜂并没有停下,只听他接着说:“范红在与你撕扯中,被你失手打死,她人虽死了,可你依旧没有放过她,将她猥亵后,你开始惊慌起来。”

“你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更何况死的还是自己的弟媳妇,无论人前人后,你都无法过论理道德这个坎儿,但既然事情已经做了,你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第26章(装灵)

程蜂道:“录音机、音响,跟一件红色的衣服,越红越好。”

王亮笑道:“这录音机、音响,我倒是可以想明白,要这红衣服有什么用?”

程蜂并没有解释,只是说:“麻烦王所长准备一下,晚上破案要用的。”王亮古怪的看了一眼程蜂,不明就理,但还是点点头道:“这个好办,等下我让他们弄来。”

待王亮将几件东西准备好后,夜已经步入暮色,于是程蜂就给众人作了部署,由关玲身穿红衣,扮演死者范红,冯路拿着音响,再有陈志鹏、李庚、程蜂等人做帮手,由王亮引路,在夜深人静的夜半时分,来到王家祥的院门前。

几人故意弄出动静,让王家祥的黑狗叫个不停,然后翻墙进入了院中,黑狗犬吠了一阵后,果然也惊动了屋里的王家祥,于是几人就埋伏在暗中,静等王家祥出来。

那凄惨的声音是事先录好的,然后用音响放出来,音效跟电视里也差不了多少,大半夜猛然听见,就是再胆大的人,也得吓的丢了魂。

更何况还有一个身穿血红衣衫的女子,在自己面前飘荡,于是王家祥在惊惧之中,承认自己杀害范红,并录下声音后,程蜂等人才一一现身,将王家祥制服。

此时的王家祥偌大一个汉子,空有一身力气,却抵不住人多,李庚将王家祥提起来,怒喝道:“你个丧尽天良的东西,简直猪狗不如。”

王家祥此时的脸色煞白,好在天色比较昏暗,根本看不清面色,同时也是又惊又怕,但还是粗着嗓子为自己辩解道:“你们说什么,我不懂,为什么要铐我?”

一直让程蜂、关玲等人反感的李庚,此时露出了他嫉恶如仇的一面,王家祥话音刚落,就被他从身后踹了一脚,这一脚不轻,将王家祥踹的一个趔趄,“扑通”一声,趴在肉案上,只听到王家祥一声闷哼。

王家祥从小就喜欢打架,只有他打别人的份儿,他哪受过这等气,“噌”的站起身,发起狠来,大骂道:“狗日的,老子跟你拼了。”喊着话一脚就喘向李庚。

李庚身为办案组长,不仅有几分头脑,手上的功夫也自是有两下子,见王家祥踢来,他抓住王家祥的腿,就是一个过肩摔,将王家祥摔的七荤八素,滚在漆黑的墙角中。

经过一番折腾,王家祥也总算稍微老实了下来,只是在角落中呻吟不断,李庚骂道:“狗娘养的,敢跟老子耍横。”他来到角落将王家祥提起来,王家祥想挣扎,可刚才被摔的浑身酸痛,也提不起劲,任由李庚拉着。

陈志鹏说:“先带回警局再说。”几人架着王家祥,在狗吠之声中,走出了院子。

程蜂忽然回头,看向就在刚才他们抓捕王家祥时,亮灯的房间,房间里的窗户边,站着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那是王家祥的母亲。

昏黄的灯光将她的身影,拉的很长,折射在院落之中,显得有几分孤单与瘦弱。

程蜂忽然听到一声叹息,声音极为萧瑟,同时透露着凄凉与悲哀,程蜂能感受到,此时屋内老人的心,就像耳旁刮来的风声一般,冰冷刺骨。

程蜂也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跟上了众人,王亮驱车将王家祥押往派出所,一路上王家祥还骂骂咧咧,说自己没罪,被李庚一阵拳打脚踢之后,逐渐消停了。清沙镇的杀人恶魔,就在这么一个夜深人静,夜黑风高的晚上,给抓获了。

将王家祥带到派出所后,王亮问:“要不要现在就审?”

程蜂看着陈志鹏说:“这家伙冲的很,关在所里让他反省反省,我们睡一觉明天上午再说。”

陈志鹏耸耸肩,表示没意见,于是众人打着哈欠,各自回房。一夜无话,第二天众人洗漱完,吃过饭后,在李庚的催促下,几人才一脸轻松的,来到审讯室。

审讯室里的王家祥,此时与其他杀人犯,没什么两样,精神萎靡耷拉着脑袋,光亮的脑袋擦破了皮,脸上、手上都有血痕,想是在昨夜的挣扎中造成的。

昨晚出门的王家祥,只穿着毛裤与毛衣,而此时穿着的不合身的大衣,正是王亮怕他冻坏了,让警务人员给他加上的,毕竟王家祥此时并没有认罪,虽然有录音,但那只不过是佐证罢了,不能成为直接指控证据,若是期间出现什么岔子,可不是众人愿意看到的。

被关了一晚的王家祥,就是老虎此时也没了脾气,更何况这种地方,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有着莫名的压力与恐惧。

李庚怪笑着说道:“姓王的,折腾够了,把犯罪经过都招了吧。”

王家祥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李庚见此就来气,喝道:“嘿,给你脸了是吧。”说着就要一拳砸过去。

程蜂忙拦着说:“李组长,消消气。”

李庚白了程蜂一眼说:“小子,你有办法让这杂碎开口。”

程蜂没有正面回答他,看向王家祥道:“要是他昨晚有所悔悟的话,我相信他会说的,毕竟他还有个七十多岁的老母亲。”

见王家祥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陈志鹏似乎明白程蜂的用意,于是悠然道:“来到这种地方,就别想再出去了,若是不想受苦,还是赶快说的好。”

冯路眼睛转了几转,怪笑道:“杀了自己的弟媳,并将她碎尸,这种丧尽天良的做法,自己享受,不如说出来跟大伙儿一起分享。”他说完关玲狠狠的白了她一眼,似乎对冯路的说词,有极大的意见。

杀人凶手在杀人的那一刻,都有恐惧之感,可杀人之后却能感受到快感,而杀人之后的碎尸,不仅能让他发泄对人世间所有的不满,还能从灵魂深处觉的是一种享受;这种感觉致使了,更多连环杀人凶手的出现。

王家祥听了冯路的话后,将耷拉着的脑袋微微抬了起来,看了他一眼,随即便又低了下去,继续沉默,似乎冯路刚才的话,戳中了他某一刻的心理,但却还达不到,让他分享的地步。

王家祥沉默了二十分钟,李庚也在众人耳旁唠叨了二十分钟,一直说着狠话逼迫王家祥招认,期间更是狠狠的又揍了他一拳,可是他却依旧一言不发,没了精气神,就像是一个丢魂失魄的皮囊。

程蜂本以为,任何人在这种地方,都会不由自主的有所感悟,并且招认自己的过错,更何况面前这个大汉,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庄稼汉,可是他却低估了眼前这个杀人碎尸的凶犯,与少许罪犯一样,骨子里有着一股倔性与狠劲儿。

程蜂双手环胸,正眼瞥了王家祥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又叹了口气道:“哎,你不愿意说,那我就替你说了吧。”他说完,众人皆露出惊疑之色,不解的看着他。

接下来程蜂的一番话,不仅让陈志鹏暗暗夸赞,就是李庚再也不敢小觑眼前这个年轻人,王亮更是挑起大拇指,就是作为杀人碎尸的恶魔当事人王家祥也震惊不已。

程蜂并未在意众人的目光,悠悠道:“11月1日那天,中午范红与女儿吃过饭后,她提着篮子扛着锄头去了地里,干了半天农活后,眼见天快要黑了,便提着篮子往回赶,路上还跟一名老汉打了招呼...”

众人没有打断程蜂,他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王家祥接着道:“范红,路经王家祥门前的时候,王家祥走了出来,招呼范红到家里坐坐,此时天已经黑了,想着家里还有十岁女儿的范红,本想婉拒,可想到跟婆婆好久没见面了,去跟她打个招呼也行...。”

说到此处,程蜂的声音不免提高了几分,似乎是在警醒眼前的杀人恶魔,众人听他接着道:“范红跟婆婆打过招呼后,婆婆便招呼她吃完饭再走,为了不让她婆婆说闲话,只好留下来吃了饭,吃饭的时候你多喝了几杯酒...。”说着双目如电般盯着王家祥。

一直毫无反应的王家祥,此时情绪有些波动,身子微微颤抖,程蜂说的话似乎是戳中了他的隐私,程蜂盯着王家祥接着道:“其实,你心里一直都惦记着你这个弟媳,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接近,而今天正是个好机会,于是你让你母亲先回去休息。”

“你母亲身为过来人,又因为没给你寻得一房媳妇儿,心里也比较内疚,对于这种事她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在你支走你母亲时,范红已经意识到不对,就找了个托词想回家。。”

“可是,早已按耐不住的你,怎能任他离去,兽性大发的你,抓住范红就往里屋拉,范红一直挣扎着,可她一个瘦弱女子,虽有把力气,却怎经得住你一个杀猪的大汉。”

程蜂说到这里,却能清晰的感受到王家祥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程蜂并没有停下,只听他接着说:“范红在与你撕扯中,被你失手打死,她人虽死了,可你依旧没有放过她,将她猥亵后,你开始惊慌起来。”

“你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更何况死的还是自己的弟媳妇,无论人前人后,你都无法过论理道德这个坎儿,但既然事情已经做了,你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