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1 12:03:00

几天后王家才又来到派出所报案,说是自己的哥哥王家祥失踪了,王亮早有嘱咐下面的人,对王家祥是凶手的事情要守口如瓶,不能对清沙镇的人说。

于是当王家才来报案时,办案人受理了这起失踪案,让王家才回去等消息,可是这一等就是一辈子,经管王家才也做出过努力,通过走访、贴告示找寻这个泯灭人性的哥哥,可是王家祥跟她母亲一样,在那个冰冷刺骨寒冬腊月的夜晚,永远的消失在他生活里。

一个月后的某天,一场鹅毛大雪在清沙镇飘过之后,清沙镇便被一片雪白之色掩盖,不愿出门的人们,使得整个小镇都清静了不少。突然一声狼嚎,“嗷呜”划破长空,使得住在王家才附近的邻居,乃至更远的居民,都听得真切。

这一声狼嚎,却来源与王家祥羊的那条狗,王家祥家里没人后,王家才便把狗牵回到自己家,这狗与之前有着明显的不同,以前这条狗来陌生人了只会叫两声,熟人根本连叫都不叫。

而现在不仅犬吠连连,甚至还咬人,就在一个星期前,这狗突然挣脱链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叼回来一些不知名的骨头,然后天天看着那骨头,就是给它喂东西,它也不吃,只是盯着骨头看。

在这一个星期里,这条大黑狗异常安静,不吃东西也不叫,刚下过一场雪,王英怕大黑狗冻着,从屋里又找来一些破衣服,给添到狗窝,嘴里还念叨:“不吃东西怎么能行,看你都瘦成小狗崽了,这么冷的天,你不吃东西又冷又饿,不还得冻死。”

大黑狗不吃食物的这些天,的确是一天比一天瘦,如今早已瘦成皮包骨了,也没了昔日犬吠的精气神。

大黑狗似懂人言,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轻微的眨了眨,王英念叨了一阵,又从屋里拿出一些吃剩下的饭,刚出门就听大黑狗“嗷呜”一声,吓的王英丢掉了手中的碗,瓷碗打碎在地上,饭也泼在雪地里。

王家才听见动静出来查看大黑狗,在它身上踢了几脚,狗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才知道大黑狗已经死了。

谁也不知道这狗因何绝食一个星期后,发出似狼般的哀鸣后而死去,不知为何这狗死了之后,积压在王家才心中的郁气,似乎顺畅了许多。

程蜂一行人在去往W市,与武丞县的交叉路口停了下来,陈志鹏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递给程蜂、与冯路,冯路说了声“谢了”然后接过去,夹在耳朵上,程蜂却摆了摆手说:“我不会,谢谢。”

陈志鹏与李庚二人各点燃一根,相处这些天陈志鹏自是知道程蜂不抽烟,他看了一眼程蜂说:“干我们这行,不抽烟的可少啊。”程蜂也看了他一眼笑道:“或许以后会抽吧。”

李庚似乎心中早有疑问,此时若再不问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但想到这些天对程蜂的态度,他又有些尴尬,却还是看向程蜂讪讪的问道:“小程,这些天有些对不住,其实我这人就这副嘴脸,你可别见怪。”

这番话让关玲与冯路都是颇为诧异,毕竟他二人对李庚也同样没什么好感,而程蜂却不在意的笑道:“李组长突然这么客气,还真让人接受不了啊。”他话说完,身旁几人都“哈哈”笑起来。

程蜂道:“都是工作上的分歧,我自是不会在意,李组长不用这么客气。”

李庚见此大喜忙道:“那就好,那就好...。”顿了顿接着道:“其实,我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小程你的。”

程蜂并没有感到意外,但是却略显惊讶的说:“喔,有什么问题能难得住李组长的?”

李庚讪笑道:“这问题其实不光是我想知道,我想大伙儿都想知道吧。”说着在众人脸上一扫而过。

程蜂道:“李组长问吧,给你们解去心中疑惑便是。”

李庚还没问,陈志鹏却抢先问道:“小程,关于王家祥除了他的样貌凶狠,以及我们走访时,表现出的神态可疑外,你是怎么断定他就是凶手的。”

程蜂不假思索的道:“直觉”他话说出口,除了关玲与冯路没有表态外,李、陈二人皆露出吃惊之色,为了避免陈志鹏觉得程蜂端着架子,冯路还为他解释道:“他跟我们一起办案子时,就是这样别介意。”

陈志鹏摆了摆手道:“这倒是没什么好介意的。”

程蜂道:“断定王家祥是凶手,主要有三点...。”李庚忙问:“哪三点?。”

程蜂看了他一眼道:“第一,王家祥院子,以及他屋子里的血腥味儿。”陈志鹏点头道:“难怪,我也闻到一股,不同于牲口的腥味儿。”

李庚道:“想不到小程,小小年纪办案经验这么丰富,那么第二点呢?”

程蜂继续道:“第二点比较重要,那就是王家祥房间的墙壁上,被指甲刮的痕迹...。”

陈志鹏闻听恍然大悟道:“难怪你要再验死者的残肢,并且从死者的指甲缝里检测出了石灰,这才是最重要的佐证。”

关玲在一旁听了,也是连连点头,这次她比李庚还急,忙问:“蜂子,那第三点呢?”

程蜂双手环胸,单手摸着下巴道:“第三点,就是那条大黑狗了。”关玲不解道:“大黑狗有什么问题吗?”

程蜂道:“大黑狗当然有问题了,难道你没看出什么?”

关玲看着他,摇摇头,程蜂见陈志鹏也露出深思之色,于是说道:“王英带着我们去王家祥门前,那大黑狗见到王英却叫个不停,听王英当时的口气,大黑狗本应该异常温顺的,至少对王英是这样。”

关玲道:“这又能说明什么呢?”程蜂道:“之所以会六亲不认,只认主人,是因为主人给它吃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陈志鹏听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失声道:“你是说人肉。”

程蜂点点头,李庚也失声道:“都说人肉很香,那狗吃了是相当的不得了。”关玲、冯路二人听了,脖子直冒凉气。

冯路看向锁着王家祥的车,愤恨道:“真是丧尽天良,这种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陈志鹏道:“将人肉喂狗,毁尸灭迹,可免除了警察的追查,好在案子破了,不然这个王家祥,很有可能成为真正的杀人狂魔。”

众人在三岔路口思绪了片刻,心境各有不同,程蜂侦破案件的手法,以及察觉细节的眼光,让陈、李二人都刮目相看。

李庚是个心直口快之人,这一次程蜂轻松的破了这一起碎尸大案,他心里其实也很是佩服的,于是说了句“我算是服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转身便走。

陈志鹏说了声:“有机会再会。”程蜂点了点头说:“再会。”,三人目送陈志鹏二人驱车,驶过岔道,消失在烟尘四起的毛坯土路上。

程蜂三人驱车,羁押着高常远回到W市警局时,已经是晚上八点,肖进、解离二人早等候多时,当见到满面实诚的高常发后,满脸的不相信,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竟是强奸杀人的凶犯。

高常发在与程蜂分道时,他突然回头怔怔的看着程蜂,程蜂从高常发的眼中读懂了他的意思,那是期许的眼神,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程蜂给了他希望。

程蜂向高常发点了点头,他这才转身离去,看的身旁的几人均是不明所以,冯路笑问道:“蜂子,这是啥意思,在确认眼神?”程蜂淡淡的道:“没什么。”

第28章(落幕)

几天后王家才又来到派出所报案,说是自己的哥哥王家祥失踪了,王亮早有嘱咐下面的人,对王家祥是凶手的事情要守口如瓶,不能对清沙镇的人说。

于是当王家才来报案时,办案人受理了这起失踪案,让王家才回去等消息,可是这一等就是一辈子,经管王家才也做出过努力,通过走访、贴告示找寻这个泯灭人性的哥哥,可是王家祥跟她母亲一样,在那个冰冷刺骨寒冬腊月的夜晚,永远的消失在他生活里。

一个月后的某天,一场鹅毛大雪在清沙镇飘过之后,清沙镇便被一片雪白之色掩盖,不愿出门的人们,使得整个小镇都清静了不少。突然一声狼嚎,“嗷呜”划破长空,使得住在王家才附近的邻居,乃至更远的居民,都听得真切。

这一声狼嚎,却来源与王家祥羊的那条狗,王家祥家里没人后,王家才便把狗牵回到自己家,这狗与之前有着明显的不同,以前这条狗来陌生人了只会叫两声,熟人根本连叫都不叫。

而现在不仅犬吠连连,甚至还咬人,就在一个星期前,这狗突然挣脱链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叼回来一些不知名的骨头,然后天天看着那骨头,就是给它喂东西,它也不吃,只是盯着骨头看。

在这一个星期里,这条大黑狗异常安静,不吃东西也不叫,刚下过一场雪,王英怕大黑狗冻着,从屋里又找来一些破衣服,给添到狗窝,嘴里还念叨:“不吃东西怎么能行,看你都瘦成小狗崽了,这么冷的天,你不吃东西又冷又饿,不还得冻死。”

大黑狗不吃食物的这些天,的确是一天比一天瘦,如今早已瘦成皮包骨了,也没了昔日犬吠的精气神。

大黑狗似懂人言,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轻微的眨了眨,王英念叨了一阵,又从屋里拿出一些吃剩下的饭,刚出门就听大黑狗“嗷呜”一声,吓的王英丢掉了手中的碗,瓷碗打碎在地上,饭也泼在雪地里。

王家才听见动静出来查看大黑狗,在它身上踢了几脚,狗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才知道大黑狗已经死了。

谁也不知道这狗因何绝食一个星期后,发出似狼般的哀鸣后而死去,不知为何这狗死了之后,积压在王家才心中的郁气,似乎顺畅了许多。

程蜂一行人在去往W市,与武丞县的交叉路口停了下来,陈志鹏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递给程蜂、与冯路,冯路说了声“谢了”然后接过去,夹在耳朵上,程蜂却摆了摆手说:“我不会,谢谢。”

陈志鹏与李庚二人各点燃一根,相处这些天陈志鹏自是知道程蜂不抽烟,他看了一眼程蜂说:“干我们这行,不抽烟的可少啊。”程蜂也看了他一眼笑道:“或许以后会抽吧。”

李庚似乎心中早有疑问,此时若再不问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但想到这些天对程蜂的态度,他又有些尴尬,却还是看向程蜂讪讪的问道:“小程,这些天有些对不住,其实我这人就这副嘴脸,你可别见怪。”

这番话让关玲与冯路都是颇为诧异,毕竟他二人对李庚也同样没什么好感,而程蜂却不在意的笑道:“李组长突然这么客气,还真让人接受不了啊。”他话说完,身旁几人都“哈哈”笑起来。

程蜂道:“都是工作上的分歧,我自是不会在意,李组长不用这么客气。”

李庚见此大喜忙道:“那就好,那就好...。”顿了顿接着道:“其实,我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小程你的。”

程蜂并没有感到意外,但是却略显惊讶的说:“喔,有什么问题能难得住李组长的?”

李庚讪笑道:“这问题其实不光是我想知道,我想大伙儿都想知道吧。”说着在众人脸上一扫而过。

程蜂道:“李组长问吧,给你们解去心中疑惑便是。”

李庚还没问,陈志鹏却抢先问道:“小程,关于王家祥除了他的样貌凶狠,以及我们走访时,表现出的神态可疑外,你是怎么断定他就是凶手的。”

程蜂不假思索的道:“直觉”他话说出口,除了关玲与冯路没有表态外,李、陈二人皆露出吃惊之色,为了避免陈志鹏觉得程蜂端着架子,冯路还为他解释道:“他跟我们一起办案子时,就是这样别介意。”

陈志鹏摆了摆手道:“这倒是没什么好介意的。”

程蜂道:“断定王家祥是凶手,主要有三点...。”李庚忙问:“哪三点?。”

程蜂看了他一眼道:“第一,王家祥院子,以及他屋子里的血腥味儿。”陈志鹏点头道:“难怪,我也闻到一股,不同于牲口的腥味儿。”

李庚道:“想不到小程,小小年纪办案经验这么丰富,那么第二点呢?”

程蜂继续道:“第二点比较重要,那就是王家祥房间的墙壁上,被指甲刮的痕迹...。”

陈志鹏闻听恍然大悟道:“难怪你要再验死者的残肢,并且从死者的指甲缝里检测出了石灰,这才是最重要的佐证。”

关玲在一旁听了,也是连连点头,这次她比李庚还急,忙问:“蜂子,那第三点呢?”

程蜂双手环胸,单手摸着下巴道:“第三点,就是那条大黑狗了。”关玲不解道:“大黑狗有什么问题吗?”

程蜂道:“大黑狗当然有问题了,难道你没看出什么?”

关玲看着他,摇摇头,程蜂见陈志鹏也露出深思之色,于是说道:“王英带着我们去王家祥门前,那大黑狗见到王英却叫个不停,听王英当时的口气,大黑狗本应该异常温顺的,至少对王英是这样。”

关玲道:“这又能说明什么呢?”程蜂道:“之所以会六亲不认,只认主人,是因为主人给它吃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陈志鹏听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失声道:“你是说人肉。”

程蜂点点头,李庚也失声道:“都说人肉很香,那狗吃了是相当的不得了。”关玲、冯路二人听了,脖子直冒凉气。

冯路看向锁着王家祥的车,愤恨道:“真是丧尽天良,这种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陈志鹏道:“将人肉喂狗,毁尸灭迹,可免除了警察的追查,好在案子破了,不然这个王家祥,很有可能成为真正的杀人狂魔。”

众人在三岔路口思绪了片刻,心境各有不同,程蜂侦破案件的手法,以及察觉细节的眼光,让陈、李二人都刮目相看。

李庚是个心直口快之人,这一次程蜂轻松的破了这一起碎尸大案,他心里其实也很是佩服的,于是说了句“我算是服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转身便走。

陈志鹏说了声:“有机会再会。”程蜂点了点头说:“再会。”,三人目送陈志鹏二人驱车,驶过岔道,消失在烟尘四起的毛坯土路上。

程蜂三人驱车,羁押着高常远回到W市警局时,已经是晚上八点,肖进、解离二人早等候多时,当见到满面实诚的高常发后,满脸的不相信,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竟是强奸杀人的凶犯。

高常发在与程蜂分道时,他突然回头怔怔的看着程蜂,程蜂从高常发的眼中读懂了他的意思,那是期许的眼神,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程蜂给了他希望。

程蜂向高常发点了点头,他这才转身离去,看的身旁的几人均是不明所以,冯路笑问道:“蜂子,这是啥意思,在确认眼神?”程蜂淡淡的道:“没什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