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2 23:43:22

程蜂此时坐在轰鸣的计程车上,道路两旁不断倒退的繁华夜景,他此时也没心思去看上一眼,就在刚才关玲说送他礼物,他打开纸袋看到是那件黑色的夹克衫时,他的心就犹如怀揣小兔般,一直跳个不停。

这件夹克当时关玲在买的时候,是让程蜂试穿过的,并且还说是买给男朋友的,而如今这件衣服却送给了自己,这意味着什么,程蜂不敢想,他来自一个贫苦家庭的山村,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毕业后在警局上班,虽然看着体面,但他却知道这是与死神打交道的工作,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

反观关玲,无论是家庭条件,还是清丽可人的样貌,都不是程蜂能够相比的,就算他拥有不一般的聪明头脑,面对情感他依旧不知所措,甚至忐忑不安,爱情对程蜂目前的境况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而对于关玲的关怀,他只能在心里开拓另一个小空间,将她放在那里。

程蜂回到家后洗了个澡,让自己清醒了几分,躺在床上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关玲的倩影,让他辗转反侧,不知过了多久,才逐渐的迷迷糊糊睡去。

当他第二天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反正不上班就接着睡,直到中午肚子饿了,才起来弄点吃的,他几次想给关玲打个电话,可是却不知能说什么,按了号码几次挂断,如此纠结的过了一天。

11月17日中午,派出所接到一对中年夫妇的报案,说是自己向来乖巧的女儿昨夜一夜未归,打电话也没人接,到目前为止依旧联系不上,没到24小时警方本不想立案,但见这对夫妇再三强调自己的女儿可能遭遇到危险,这才给备了案。

派出所警员出动搜寻的命令还没下达,便接到一名年轻男子的报案,说是在东郊丛林中,发现了一具年轻女孩的尸体,警方出动去现场侦查的同时,拨通了来报案的中年夫妇的电话,让他们一同去命案现场看看,因为根据报案人对于年龄的描述,与中年夫妇报的失踪案的女孩,两方所说的年龄似乎相吻合。

警局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联系了肖进,肖进带着解离、冯路二人赶往命案现场,解离叹息了一声:“唉,真是多事之秋,但愿不是他杀才好。”然后拨通了程蜂的电话,程蜂此时正在漫无目的看着电视,当看到解离打来电话的时候,心知不妙,果然如其所料,又发生了命案。

程蜂随便套了件衣服,风风火火的赶往案发现场,他的心莫名的有些伤感与激动,这种没来由的感觉,让程蜂觉得很奇怪。

似乎觉得只有在办理案子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自己活着的价值,这种感觉站在道德及法制社会方面来讲,是极为恐怖的,可对于程蜂这种天生适合做刑侦警察的人来说,命案的出现就是他们活着的意义。

程蜂赶到现场时,现场已经被警戒线封锁了起来,虽然此地不是热闹的街道,但过往的车辆与少数行人,看到有警车停在路旁,都好奇的站在一旁看热闹,想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程蜂掏出警察证分开围观的群众,老远听到一个妇女的哭声,他向警卫打过招呼,穿过警戒线,看到一名妇女怀中包着裹尸袋,嚎啕大哭,他正四下打量时,迎面解离走了过来,程蜂问道:“解队,是一起什么样的案件?”

解离扫视了一眼四周,露出惆怅之色道:“经过初步检查和判断,死者是机械性窒息死亡,而且此地不是作案现场。”程蜂眉头一挑问道:“死者是在什么地方被发现的?”

解离道:“你跟我来。”说着他将程蜂带到不远处的一片丛林,站定后指着一团荆棘杂乱的草丛说:“死者就是在这里发现的。”程蜂仔细的扫视了一周说:“死者被发现时,身上有没有东西包裹,衣服是否完整?。”

解离道:“没有东西裹着,衣衫有些凌乱,但还算是完整。”他顿了顿又补充道:“至于有没有被性侵,还需要进一步做尸检确认,你看此地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程蜂单手摸着下巴,略带沉吟之色道:“此处距离马路虽然只有十五米,但此处杂草丛生,土质潮湿,一般人不会到这里,将尸体抛在此处,以深草作为掩盖,正常情况下不是很容易发现。”

解离笑着说:“报案人是肚子不舒服,四周荒僻没有厕所,他就跑到了这里,解完手刚站起来,却发下旁边躺着一具尸体。”

程蜂点点头道:“难怪。”他看着地下杂乱的脚印接着说:“此处虽然有几个深浅不一的脚印,但是有一段脚印是直通马路边的,从深浅以及距离来看,这个人应该是跑向马路的;从死者没有被包裹,此地距马路不远进行抛尸,并且对尸体没有任何处置及掩盖的手法这几点来看,凶手应该是第一次杀人,而且是没有目的将被害人杀死。”

解离点了点头道:“分析的有理,脚印已经让足迹鉴定小组提取过了。”话音刚落,就见不远处的肖进朝他们喊道:“收队了。”二人点了点头,来到肖进身边,肖进略带歉意的说:“蜂子抱歉了,你的假期可能要提前终止了。”

程蜂正色道:“假期跟命案比起来,那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肖进郑重的说:“刚才跟死者家属沟通过了,家属同意解剖尸检,我已经答应家属一个星期之内,将凶手绳之以法,给他们一个答复...。”说到这里他看向程蜂说:“所以蜂子你的任务很艰巨啊。”

程蜂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肖队,我竭尽全力尽早完成任务。”肖进点点头,拍了拍程蜂的肩膀,看到将死者的裹尸袋抬到警车后,他们一行先后上了车,警车打着警笛从街道疾驰而过,一路开到警局。

法医在进行尸检之前,程蜂特地检验了一遍尸体,他见死者身形婀娜多姿,眉目如画,样貌秀色可餐,若是在不同的环境,都让程峰觉得面前躺着的不是尸体,而是睡美人,如此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却在生命最美丽的时刻凋零,程峰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程峰收起思绪,开始检查尸体,死者眉头紧皱,嘴巴微张,双手呈爪装,说明死者生前做过剧烈的反抗;死者没有明显的致命伤痕,在死者的牙齿上发现一缕长五厘米的白色丝线,程蜂觉得这根线的来源,似乎与死者的死亡有着密切的联系。

法医进行解剖,脱去死者衣服的时候,程蜂发现死者并没有穿内衣,也没有穿袜子,而且死者的衣物穿的都不是很整齐,这说明死者很有可能生前遭到猥亵,甚至强暴。

当法医进行下一步解剖时,程峰虽然上过人体解剖的课程,但如此近距离亲眼目睹一场解剖,他自问承受能力有限,在法医的笑声中,他面色微红的走了出去。

下午5点30分,程蜂打电话叫来了关玲,他并没有因为关玲前天对他间接性的表明心意而有所触动,也更没有显得尴尬,似乎从未发生过一般,一如既往,同时关玲的语气与神情也都没什么波动,似乎二人的关系与以往也没什么不同,这让程蜂心中莫名的大松了口气。

程蜂刚对关玲简要的说了下案情,肖进便招呼去会议室集合,对这起案件召开研讨会,讨论侦破方向,肖进对会议再次进行首要发言:“死者名叫胡萱,年龄19岁,是本市江明区人,医药学院的学生,同时也是一名护理实习生,生前在w市健宝医院当实习护士。据死者家属反应,死者生前性格文静,待人温善,在医院实习也是兢兢业业,从未有过夜不归宿的现象,下班都是准点回家,11月16日晚22点20分左右,家属联系死者的手机,死者手机便处于关机状态,家属去医院寻找也没见到死者,于是在次日访便亲朋好友无果的情况下,选择了报案...。”

第32章(躁动)

程蜂此时坐在轰鸣的计程车上,道路两旁不断倒退的繁华夜景,他此时也没心思去看上一眼,就在刚才关玲说送他礼物,他打开纸袋看到是那件黑色的夹克衫时,他的心就犹如怀揣小兔般,一直跳个不停。

这件夹克当时关玲在买的时候,是让程蜂试穿过的,并且还说是买给男朋友的,而如今这件衣服却送给了自己,这意味着什么,程蜂不敢想,他来自一个贫苦家庭的山村,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毕业后在警局上班,虽然看着体面,但他却知道这是与死神打交道的工作,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

反观关玲,无论是家庭条件,还是清丽可人的样貌,都不是程蜂能够相比的,就算他拥有不一般的聪明头脑,面对情感他依旧不知所措,甚至忐忑不安,爱情对程蜂目前的境况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而对于关玲的关怀,他只能在心里开拓另一个小空间,将她放在那里。

程蜂回到家后洗了个澡,让自己清醒了几分,躺在床上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关玲的倩影,让他辗转反侧,不知过了多久,才逐渐的迷迷糊糊睡去。

当他第二天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反正不上班就接着睡,直到中午肚子饿了,才起来弄点吃的,他几次想给关玲打个电话,可是却不知能说什么,按了号码几次挂断,如此纠结的过了一天。

11月17日中午,派出所接到一对中年夫妇的报案,说是自己向来乖巧的女儿昨夜一夜未归,打电话也没人接,到目前为止依旧联系不上,没到24小时警方本不想立案,但见这对夫妇再三强调自己的女儿可能遭遇到危险,这才给备了案。

派出所警员出动搜寻的命令还没下达,便接到一名年轻男子的报案,说是在东郊丛林中,发现了一具年轻女孩的尸体,警方出动去现场侦查的同时,拨通了来报案的中年夫妇的电话,让他们一同去命案现场看看,因为根据报案人对于年龄的描述,与中年夫妇报的失踪案的女孩,两方所说的年龄似乎相吻合。

警局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联系了肖进,肖进带着解离、冯路二人赶往命案现场,解离叹息了一声:“唉,真是多事之秋,但愿不是他杀才好。”然后拨通了程蜂的电话,程蜂此时正在漫无目的看着电视,当看到解离打来电话的时候,心知不妙,果然如其所料,又发生了命案。

程蜂随便套了件衣服,风风火火的赶往案发现场,他的心莫名的有些伤感与激动,这种没来由的感觉,让程蜂觉得很奇怪。

似乎觉得只有在办理案子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自己活着的价值,这种感觉站在道德及法制社会方面来讲,是极为恐怖的,可对于程蜂这种天生适合做刑侦警察的人来说,命案的出现就是他们活着的意义。

程蜂赶到现场时,现场已经被警戒线封锁了起来,虽然此地不是热闹的街道,但过往的车辆与少数行人,看到有警车停在路旁,都好奇的站在一旁看热闹,想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程蜂掏出警察证分开围观的群众,老远听到一个妇女的哭声,他向警卫打过招呼,穿过警戒线,看到一名妇女怀中包着裹尸袋,嚎啕大哭,他正四下打量时,迎面解离走了过来,程蜂问道:“解队,是一起什么样的案件?”

解离扫视了一眼四周,露出惆怅之色道:“经过初步检查和判断,死者是机械性窒息死亡,而且此地不是作案现场。”程蜂眉头一挑问道:“死者是在什么地方被发现的?”

解离道:“你跟我来。”说着他将程蜂带到不远处的一片丛林,站定后指着一团荆棘杂乱的草丛说:“死者就是在这里发现的。”程蜂仔细的扫视了一周说:“死者被发现时,身上有没有东西包裹,衣服是否完整?。”

解离道:“没有东西裹着,衣衫有些凌乱,但还算是完整。”他顿了顿又补充道:“至于有没有被性侵,还需要进一步做尸检确认,你看此地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程蜂单手摸着下巴,略带沉吟之色道:“此处距离马路虽然只有十五米,但此处杂草丛生,土质潮湿,一般人不会到这里,将尸体抛在此处,以深草作为掩盖,正常情况下不是很容易发现。”

解离笑着说:“报案人是肚子不舒服,四周荒僻没有厕所,他就跑到了这里,解完手刚站起来,却发下旁边躺着一具尸体。”

程蜂点点头道:“难怪。”他看着地下杂乱的脚印接着说:“此处虽然有几个深浅不一的脚印,但是有一段脚印是直通马路边的,从深浅以及距离来看,这个人应该是跑向马路的;从死者没有被包裹,此地距马路不远进行抛尸,并且对尸体没有任何处置及掩盖的手法这几点来看,凶手应该是第一次杀人,而且是没有目的将被害人杀死。”

解离点了点头道:“分析的有理,脚印已经让足迹鉴定小组提取过了。”话音刚落,就见不远处的肖进朝他们喊道:“收队了。”二人点了点头,来到肖进身边,肖进略带歉意的说:“蜂子抱歉了,你的假期可能要提前终止了。”

程蜂正色道:“假期跟命案比起来,那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肖进郑重的说:“刚才跟死者家属沟通过了,家属同意解剖尸检,我已经答应家属一个星期之内,将凶手绳之以法,给他们一个答复...。”说到这里他看向程蜂说:“所以蜂子你的任务很艰巨啊。”

程蜂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肖队,我竭尽全力尽早完成任务。”肖进点点头,拍了拍程蜂的肩膀,看到将死者的裹尸袋抬到警车后,他们一行先后上了车,警车打着警笛从街道疾驰而过,一路开到警局。

法医在进行尸检之前,程蜂特地检验了一遍尸体,他见死者身形婀娜多姿,眉目如画,样貌秀色可餐,若是在不同的环境,都让程峰觉得面前躺着的不是尸体,而是睡美人,如此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却在生命最美丽的时刻凋零,程峰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程峰收起思绪,开始检查尸体,死者眉头紧皱,嘴巴微张,双手呈爪装,说明死者生前做过剧烈的反抗;死者没有明显的致命伤痕,在死者的牙齿上发现一缕长五厘米的白色丝线,程蜂觉得这根线的来源,似乎与死者的死亡有着密切的联系。

法医进行解剖,脱去死者衣服的时候,程蜂发现死者并没有穿内衣,也没有穿袜子,而且死者的衣物穿的都不是很整齐,这说明死者很有可能生前遭到猥亵,甚至强暴。

当法医进行下一步解剖时,程峰虽然上过人体解剖的课程,但如此近距离亲眼目睹一场解剖,他自问承受能力有限,在法医的笑声中,他面色微红的走了出去。

下午5点30分,程蜂打电话叫来了关玲,他并没有因为关玲前天对他间接性的表明心意而有所触动,也更没有显得尴尬,似乎从未发生过一般,一如既往,同时关玲的语气与神情也都没什么波动,似乎二人的关系与以往也没什么不同,这让程蜂心中莫名的大松了口气。

程蜂刚对关玲简要的说了下案情,肖进便招呼去会议室集合,对这起案件召开研讨会,讨论侦破方向,肖进对会议再次进行首要发言:“死者名叫胡萱,年龄19岁,是本市江明区人,医药学院的学生,同时也是一名护理实习生,生前在w市健宝医院当实习护士。据死者家属反应,死者生前性格文静,待人温善,在医院实习也是兢兢业业,从未有过夜不归宿的现象,下班都是准点回家,11月16日晚22点20分左右,家属联系死者的手机,死者手机便处于关机状态,家属去医院寻找也没见到死者,于是在次日访便亲朋好友无果的情况下,选择了报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