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 21:39:20

肖进说到这里将面前的尸检报告,丢向桌子的中央,冯路当先拿了过去他简略的看了几眼,就交给了程蜂,只听肖进接着说:“死者被发现时,是在江华区的郊外谷峰大道,瑜河路旁边的丛林中,经尸检报告得出的结论,死者死亡的时间为,11月16日晚23点至11月17日凌晨0点30分之间,死者是呼吸道受阻,体内缺氧致使的机械性窒息死亡...。”

肖进扫视了一眼他面前紧锁眉头的众人,这才接着说:“在死者的体内检测出了烷类和乙醚类药物成分,通俗说就是死者生前被人下了迷药。”程蜂闻听眉头一皱心想:“看来又是一起迷奸杀人案。”

肖进面露古怪之色接着道:“死者生前是来例假的状态,是以并没有检查出有被性侵的痕迹,但是在死者的胸口检测出精斑,这说明死者虽然没有被直接性侵,但至少凶手有过猥亵的行为。据死者的父母提供的线索,死者所携带的手机,以及手提包,包括手提包中的部分现金,均不翼而飞,从这方面又提高了破获本案的难度。”

他微微提高了声音,接着道:“根据我们勘查现场得出的结论,发现死者的地方,并不是案发第一现场,应该只是抛尸地点,所以当务之急,找出案发第一现场,才是破获本案的关键。”

关玲听罢小声的自顾自嘀咕道:“真是变态,这种人死一个少一个。”声音虽小,众人却都听在耳中,对于那杀害花季少女的凶手,自是愤恨不已,肖进悠悠道:“我们身为执法人员,办案时不要参合私人情感,否则就是知法犯法。”众人闻听都没言语。

肖进看了一眼解离问道:“老解有没有要补充的?”解离摇摇头。

肖进清了清嗓子道:“好...言归正传,针对此案,首先进行以下几点安排...。”

他看向关玲说:“关玲,明天上午你带两名警务人员,走访死者生前工作的医院,找出与死者有关系的人,看看是否有作案的对象。”关玲点点头。

肖进对冯路道:“你明天上午去谷峰大道派出所,调取谷峰大道瑜河路附近的监控录像,寻找可疑车辆及嫌疑人。”肖进说完,程蜂瞥了他一眼,肖进看在眼里问道:“蜂子怎么了,有什么要补充的?”

程蜂道:“我去现场时四周看了看,四周在路灯都没有的情况下,监控录像估计也是没有的,要看监控恐怕还要扩大范围。”

肖进点头说:“对,因此冯路你的责任重大而且要细心,在谷峰大道附近扩大监控范围查找,寻找嫌疑人。”冯路哭丧着脸点了点头,抱怨道:“哎,有的忙咯。”

肖进瞥了他一眼,又看向程蜂道:“蜂子你明天带两名警务,去案发地点附近寻找离的最近的住户,看看有没有目击者。”冯路不满道:“为什么他们都有警务协助,我没有?”

肖进叹声道:“局里人手有限啊,就这四个人,我还是从下署单位调过来的。”

冯路道:“真是小气鬼。”解离道:“能者多劳嘛,这个案子要是从监控里找出突破口,我跟肖队向上面申请,给你记功。”冯路听完两眼放光道:“真的?”解离笑着说:“当然是真的那还有假。”

会议结束,已经是晚9点钟,案情紧急又是命案,众人的表情都比较凝重,出了警局后他跟关玲打过招呼,开车往回走。

他心中一直在想,这起案件与前几起是否有关联,这接二连三的命案是否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纵着,也或许是他想多了,这起案件只是单纯的迷奸杀人案,但每当他想起此时的狱中,还关押着两名“受害者”他就感觉压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大早程蜂、冯路、关玲三人分头行动,程蜂带着两名警务驱车赶往瑜河路案发现场,在附近300米左右找到一户人家,这是临时搭建的屋子,从不远的一片白菜地来看,住在这里的人应该是夜里看白菜的,以防有人来偷。

屋子的门半掩着,程蜂上前敲了敲门开了,屋子不大只有十几个平方,一个满脸胡茬的高个子男人,此时正在收拾着屋子里的东西,似乎是准备搬走,程蜂三人进门的时候,他吃了一惊当下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程蜂掏出警察证,问了高个子男人的名姓,他叫做刘强。程蜂说明来意,刘强先是撇清了自己的关系,然后略做迟疑过后,说出了在11月17日凌晨大概四点钟,自己在小便的时候,看到一两黑色轿车在案发地点停了下来,因为他比较好奇,多看了几分钟,就发现一个男人,从车里搬出来一个东西,丢进了丛林中,没过多久那男人朝反反向驱车离开。

程蜂让刘强描述车的样式,根据刘强的大概描述,应该是目前市场较为流行的,捷达车。程蜂问那男人的身高,刘强说是不高不矮,估计在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之间,那男人带着帽子,是以脸并没有看清,再问其他细节,刘强说夜里天黑,又没有路灯,看到这些还是捷达车前车灯开启的缘故,才让他看到这些。

程蜂谢过刘强,走出屋子,三人分开行动,又扩大500米的范围,找住户询问,可惜的是都没有人看到有车或者人经过,问了一上午再没有其他线索后,程蜂决定收队。

他觉的自己目前获取的信息,或许对冯路有帮助,于是打电话给冯路,让冯路找一两黑色的捷达,同时他又有些哑然,W市相同的捷达车不知有多少辆,谷峰大道是很多车辆的必经之路,能在这条路出现的捷达车,又不知有多少辆,所以与其说是线索,但倒不如说是大海捞针,但是他却不能放弃,就是一辆辆排查,也要找出来,所以他决定跟冯路一起找。

程蜂带着两名警务,到谷峰大道的派出所去找冯路,此时已经中午了,他买了些快餐来到派出所的监控室,就见冯路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个个乌漆墨黑的屏幕。

程蜂笑道:“工作挺认真啊。”冯路见程蜂来了,松了口气道:“你可算知道来帮我了,各个路口都看了一上午了,而且瑜河路那一块儿因为地段偏僻,将近五公里都没有监控,所以一点进展都没有。”看到程蜂手中提着吃的,忙起身拿起饭盒就吃了起来。

程蜂看了一眼监控说:“根据目击者的说辞,以及预估死者的死亡时间,我们应该找凌晨1点钟到5点钟,既然从前面往后面找不到,那么我们应该倒着看。”

冯路不解的问道:“啥意思?”程蜂道:“我们从5点钟往1点钟看,既然瑜河路五公里内没有监控,我们就从与瑜河路交界并且有监控的地方查看。”冯路一拍大腿道:“对啊,我咋没想到,聪明人就是不一样。”这一激动险些没将嘴里的饭喷出来。

冯路叫来监控管理员,给他们调取瑜河路五公里外下一路段的监控视频,虽然监控都不是很连贯,但在几个人花了将近3个小时的查找与排查,终于找到了那辆捷达车。

但由于是在夜里,灯光昏暗设备清晰度有限,并没有看到那辆捷达车的车牌号,经管如此程蜂通过“反追踪”的方法,发现车辆是从榆林大道驶入谷峰大道。

程蜂终于露出了些许笑意说道:“榆林大道是交通枢纽,地处繁华地段,监控设备要比谷峰大道完善的多,看来我们没有白忙活。”

冯路夸赞程蜂道:“蜂子真有你的,看来这次立功的机会,是轮不到我了。”程蜂道:“走,我们去榆林大道的派出所。”

程蜂一行在榆林大道派出所,继续用倒退的方式找到了嫌疑人的捷达车,在谷峰大道不一样的路口曾两次看到同一辆捷达车,而且时间分别差了半个小时,如果程蜂所料不错的话,在榆林大道的不同路口,也会同时看到捷达车两次,甚至多次以上。

冯路看着监控说:“看来这辆捷达车主,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他是故意绕路,最后选择了没有监控的瑜河路。”

第33章(监控)

肖进说到这里将面前的尸检报告,丢向桌子的中央,冯路当先拿了过去他简略的看了几眼,就交给了程蜂,只听肖进接着说:“死者被发现时,是在江华区的郊外谷峰大道,瑜河路旁边的丛林中,经尸检报告得出的结论,死者死亡的时间为,11月16日晚23点至11月17日凌晨0点30分之间,死者是呼吸道受阻,体内缺氧致使的机械性窒息死亡...。”

肖进扫视了一眼他面前紧锁眉头的众人,这才接着说:“在死者的体内检测出了烷类和乙醚类药物成分,通俗说就是死者生前被人下了迷药。”程蜂闻听眉头一皱心想:“看来又是一起迷奸杀人案。”

肖进面露古怪之色接着道:“死者生前是来例假的状态,是以并没有检查出有被性侵的痕迹,但是在死者的胸口检测出精斑,这说明死者虽然没有被直接性侵,但至少凶手有过猥亵的行为。据死者的父母提供的线索,死者所携带的手机,以及手提包,包括手提包中的部分现金,均不翼而飞,从这方面又提高了破获本案的难度。”

他微微提高了声音,接着道:“根据我们勘查现场得出的结论,发现死者的地方,并不是案发第一现场,应该只是抛尸地点,所以当务之急,找出案发第一现场,才是破获本案的关键。”

关玲听罢小声的自顾自嘀咕道:“真是变态,这种人死一个少一个。”声音虽小,众人却都听在耳中,对于那杀害花季少女的凶手,自是愤恨不已,肖进悠悠道:“我们身为执法人员,办案时不要参合私人情感,否则就是知法犯法。”众人闻听都没言语。

肖进看了一眼解离问道:“老解有没有要补充的?”解离摇摇头。

肖进清了清嗓子道:“好...言归正传,针对此案,首先进行以下几点安排...。”

他看向关玲说:“关玲,明天上午你带两名警务人员,走访死者生前工作的医院,找出与死者有关系的人,看看是否有作案的对象。”关玲点点头。

肖进对冯路道:“你明天上午去谷峰大道派出所,调取谷峰大道瑜河路附近的监控录像,寻找可疑车辆及嫌疑人。”肖进说完,程蜂瞥了他一眼,肖进看在眼里问道:“蜂子怎么了,有什么要补充的?”

程蜂道:“我去现场时四周看了看,四周在路灯都没有的情况下,监控录像估计也是没有的,要看监控恐怕还要扩大范围。”

肖进点头说:“对,因此冯路你的责任重大而且要细心,在谷峰大道附近扩大监控范围查找,寻找嫌疑人。”冯路哭丧着脸点了点头,抱怨道:“哎,有的忙咯。”

肖进瞥了他一眼,又看向程蜂道:“蜂子你明天带两名警务,去案发地点附近寻找离的最近的住户,看看有没有目击者。”冯路不满道:“为什么他们都有警务协助,我没有?”

肖进叹声道:“局里人手有限啊,就这四个人,我还是从下署单位调过来的。”

冯路道:“真是小气鬼。”解离道:“能者多劳嘛,这个案子要是从监控里找出突破口,我跟肖队向上面申请,给你记功。”冯路听完两眼放光道:“真的?”解离笑着说:“当然是真的那还有假。”

会议结束,已经是晚9点钟,案情紧急又是命案,众人的表情都比较凝重,出了警局后他跟关玲打过招呼,开车往回走。

他心中一直在想,这起案件与前几起是否有关联,这接二连三的命案是否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纵着,也或许是他想多了,这起案件只是单纯的迷奸杀人案,但每当他想起此时的狱中,还关押着两名“受害者”他就感觉压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大早程蜂、冯路、关玲三人分头行动,程蜂带着两名警务驱车赶往瑜河路案发现场,在附近300米左右找到一户人家,这是临时搭建的屋子,从不远的一片白菜地来看,住在这里的人应该是夜里看白菜的,以防有人来偷。

屋子的门半掩着,程蜂上前敲了敲门开了,屋子不大只有十几个平方,一个满脸胡茬的高个子男人,此时正在收拾着屋子里的东西,似乎是准备搬走,程蜂三人进门的时候,他吃了一惊当下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程蜂掏出警察证,问了高个子男人的名姓,他叫做刘强。程蜂说明来意,刘强先是撇清了自己的关系,然后略做迟疑过后,说出了在11月17日凌晨大概四点钟,自己在小便的时候,看到一两黑色轿车在案发地点停了下来,因为他比较好奇,多看了几分钟,就发现一个男人,从车里搬出来一个东西,丢进了丛林中,没过多久那男人朝反反向驱车离开。

程蜂让刘强描述车的样式,根据刘强的大概描述,应该是目前市场较为流行的,捷达车。程蜂问那男人的身高,刘强说是不高不矮,估计在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之间,那男人带着帽子,是以脸并没有看清,再问其他细节,刘强说夜里天黑,又没有路灯,看到这些还是捷达车前车灯开启的缘故,才让他看到这些。

程蜂谢过刘强,走出屋子,三人分开行动,又扩大500米的范围,找住户询问,可惜的是都没有人看到有车或者人经过,问了一上午再没有其他线索后,程蜂决定收队。

他觉的自己目前获取的信息,或许对冯路有帮助,于是打电话给冯路,让冯路找一两黑色的捷达,同时他又有些哑然,W市相同的捷达车不知有多少辆,谷峰大道是很多车辆的必经之路,能在这条路出现的捷达车,又不知有多少辆,所以与其说是线索,但倒不如说是大海捞针,但是他却不能放弃,就是一辆辆排查,也要找出来,所以他决定跟冯路一起找。

程蜂带着两名警务,到谷峰大道的派出所去找冯路,此时已经中午了,他买了些快餐来到派出所的监控室,就见冯路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个个乌漆墨黑的屏幕。

程蜂笑道:“工作挺认真啊。”冯路见程蜂来了,松了口气道:“你可算知道来帮我了,各个路口都看了一上午了,而且瑜河路那一块儿因为地段偏僻,将近五公里都没有监控,所以一点进展都没有。”看到程蜂手中提着吃的,忙起身拿起饭盒就吃了起来。

程蜂看了一眼监控说:“根据目击者的说辞,以及预估死者的死亡时间,我们应该找凌晨1点钟到5点钟,既然从前面往后面找不到,那么我们应该倒着看。”

冯路不解的问道:“啥意思?”程蜂道:“我们从5点钟往1点钟看,既然瑜河路五公里内没有监控,我们就从与瑜河路交界并且有监控的地方查看。”冯路一拍大腿道:“对啊,我咋没想到,聪明人就是不一样。”这一激动险些没将嘴里的饭喷出来。

冯路叫来监控管理员,给他们调取瑜河路五公里外下一路段的监控视频,虽然监控都不是很连贯,但在几个人花了将近3个小时的查找与排查,终于找到了那辆捷达车。

但由于是在夜里,灯光昏暗设备清晰度有限,并没有看到那辆捷达车的车牌号,经管如此程蜂通过“反追踪”的方法,发现车辆是从榆林大道驶入谷峰大道。

程蜂终于露出了些许笑意说道:“榆林大道是交通枢纽,地处繁华地段,监控设备要比谷峰大道完善的多,看来我们没有白忙活。”

冯路夸赞程蜂道:“蜂子真有你的,看来这次立功的机会,是轮不到我了。”程蜂道:“走,我们去榆林大道的派出所。”

程蜂一行在榆林大道派出所,继续用倒退的方式找到了嫌疑人的捷达车,在谷峰大道不一样的路口曾两次看到同一辆捷达车,而且时间分别差了半个小时,如果程蜂所料不错的话,在榆林大道的不同路口,也会同时看到捷达车两次,甚至多次以上。

冯路看着监控说:“看来这辆捷达车主,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他是故意绕路,最后选择了没有监控的瑜河路。”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