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0:53:00

程蜂点头道:“这辆捷达车刚进市场没多久,虽然不是很贵,但能买的起说明有一定的资金实力,要不就是贷款购买。前者的话在社会上有一定的生活水平和地位,如果不是心智错乱,应该不会做出迷奸杀人的勾当;而后者贷款买车,如果不是必须使用的话,说明是满足某些方面的虚荣心,这种人常常会因为达不到某种目的,而不择手段,如果是为了欲望而迷奸杀人的话,恰巧是这种人的作为;还有一种介入两者之间,或者不存在这两者之间,容易冲动,或者蓄谋已久,迷奸是为了满足欲望,杀人或许是无心。”

冯路点头道:“分析的有道理。”话刚说完,监控录像里的捷达车再次消失在榆林大道,往下一个大道方向去了,那是宜佳大道。

程蜂见此一阵苦笑道:“车主对各路段非常熟悉,应该是经常开车的人,经常开车的话,从事的职业不会很高端,抓捕起来应该也比较容易。”冯路骂道:“他娘的跟我们绕起圈子了,今天不抓住你,我就不信冯。”

程蜂道:“从宜家大道驶出的时间是,凌晨1点05分,如果我没猜错,在宜佳大道应该可以找到凶案第一现场。”

程蜂一行赶往宜家大道派出所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在派出所协警的带领下,来到监控室,程蜂让监控员调出捷达车在榆林大道与宜佳大道交界的路口,在宜佳大道发现捷达车后,便一直通过倒叙的方式反追踪,最终将捷达车锁定在一个叫东玺门的小区。

冯路见此精神为之一振,忙道:“走...跟肖队报告,准备出动抓人。”说完他就跟肖进打了个电话,说是收获颇多,有望破案,肖进在电话那头也是连连夸赞冯路。

程蜂微微皱起眉梢说:“走,我们先回局里再说。”说完他截取了捷达车监控画面,拷贝了一份走了出去,冯路跟派出所的所长打过招呼,跟程蜂一起上了车,冯路见程蜂并没有太高兴的模样,他略带疑惑的问道:“蜂子,这个案子马上就能破了,你怎么却一脸的不高兴?”

程蜂沉吟了片刻道:“虽然通过监控我们锁定了嫌疑人的车辆,并且确定了嫌疑人的位置,但是目前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这辆捷达车主就是凶手;所以说我们目前的努力,只是掌握了整个案情某一方面的线索,距离破获整个案件,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取证。”

冯路听完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悠悠的道:“那我们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白费了?”

程蜂眉头一挑道:“当然不是白费,我们至少已经掌握了破获案件的重要线索,并且通过这条线索,我们已经可以找到嫌疑人进行见面谈话了,从谈话的蛛丝马迹之中,一定能找到破案的关键所在。”

冯路听罢如恍然大悟般道:“对啊。”他看向程蜂道:“蜂子,看来以后还得像你多多学习学习了。”

四十分钟后,程蜂驱车回到了警局,7点10分左右肖进召开了小组讨论会,程蜂与冯路先后说了通过监控反追踪的方法,所掌握到的信息,而关玲也说了她通过在医院的走访,和调查被害人前后所接触到的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收获。

关玲在健宝医院找到了死者胡萱生前所接触到的同事,她同事颇多,但对胡萱的评价都较为中肯,都是兢兢业业,为人和善,这与她父母所描述的胡萱为人相差无几。

而且在医院工作近半年时间的胡萱,并没有出现过与同事斗嘴不和谐的情况,这便排除了同事结怨作案的可能。关玲再次找到死者的父母,从胡萱父母口中得知,胡萱的朋友都与她差不多的性格,而且多数她父母都见过,胡萱没有男朋友,但是却有多名追求者。

关玲想到追求不成,反生恨意的可能,于是通过死者的父母介绍胡萱的女性朋友圈内,找到了三名胡萱的追求者,这三人的身份分别是胡萱的同事、同学、以及在社会上结交的一位朋友,通过三人不同的描述,在11月16日晚上三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明。

通过言谈关玲发现,三人对死者胡萱的死都是异常的震惊,除了胡萱的那位男同学表现的有些伤感外,其他两人除了颇为意外,倒也没其他反应,这让关玲对男人又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和看法。

肖进听完关玲的工作汇报过后,略做深思之后说道:“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我们要以捷达车主作为主线,顺着这条线索挖掘,找出嫌疑人犯案的证据。”

说完他看向程蜂等人说道:“明天,你们确定捷达车主的身份信息,找到嫌疑车主后跟他见一面,从中获取破案的更多信息。”肖进做出的工作安排,与程蜂破案的思路不谋而合,这正合了程蜂的心意。

次日一大早程蜂等人赶往东玺门小区,小区是八十年代建造的,如今也有二十多年,是典型的七层楼。程蜂在小区门口保安大叔那里得知,这所小区没有地下车库,所有的车都停放在楼下,用白线分划好的车位里。

程蜂一行经过数小时的查找,找到了五辆不同款式的黑色捷达车,程蜂与冯路经过分辨,只有一辆稍微符合监控录像中的嫌疑车辆,就在冯路打电话让车管所,通过车牌号查询车主的具体信息时,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手提公文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他见程蜂等人围着捷达车,用带着本市口音很重的拗口普通话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的?”他走近后,程蜂打量了他几眼,只见面前这个人,一张国字脸,带着一副黑框近视眼镜,头发黑白参半,梳着二八分,胡须刮的很干净,手腕上戴着一只看起来较为名贵的手表,双手看起来并不粗糙,脚上穿着一双擦得很亮的黑色皮鞋,年龄约莫六十来岁,整个人看上去很爽朗,也很精神,但从这身着装及派头来看,倒像是某个学校的老师。

程蜂与冯路等人对望了一眼,然后掏出警察证,看向面前的中山装男人,直接了当的道:“我们在调查一起案件,通过某些线索,怀疑这辆车主有犯案嫌疑。”

中山装男人看了一眼程蜂手中的证件,然后摆了摆手道:“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犯案呢?”

冯路问道:“你是这辆车的车主?”中山装男人点点头,程蜂道:“能否配合我们问一些问题?”他话音刚落,一个身穿休闲服的青年走了过来,问那中山装男子道:“黄教授,怎么了?”

程蜂闻言一愣,面前这个人竟是个教授,不过这点倒符合了他的穿着及派头,黄教授有些哭笑不得的对面前的青年道:“赵宇,这位警察同志,竟然说我犯了案子。”

赵宇闻言,也是一怔忙摆手道:“警察同志,肯定是搞错了吧,黄教授怎么可能跟案件有关联,他可是我们J大犯罪心理学一级教授。”

关玲如恍然大悟般吃惊道:“黄教授,您不会就是那位曾助警界,破获百起要案,荣获省级锦旗...。”关玲话没说完,程蜂插话道:“被称之为警界的福尔摩斯的黄景玉教授。”

黄教授摆摆手呵呵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随即又问道:“不知在处理一起什么样的案件?”

冯路见程蜂对面前这个小老头评价这么高,也有几分敬仰,心想:“若是能让这位大人物提点几句,我们的案子,没准就好办多了。”

于是黄教授刚问完,他便不假思索的将整个案情说了一遍,并且还说了是通过监控视频追查到此处,黄教授听罢道:“原来是这样,既然都追到这里,看来凭借这条线索,破案指日可待。”

第34章(教授)

程蜂点头道:“这辆捷达车刚进市场没多久,虽然不是很贵,但能买的起说明有一定的资金实力,要不就是贷款购买。前者的话在社会上有一定的生活水平和地位,如果不是心智错乱,应该不会做出迷奸杀人的勾当;而后者贷款买车,如果不是必须使用的话,说明是满足某些方面的虚荣心,这种人常常会因为达不到某种目的,而不择手段,如果是为了欲望而迷奸杀人的话,恰巧是这种人的作为;还有一种介入两者之间,或者不存在这两者之间,容易冲动,或者蓄谋已久,迷奸是为了满足欲望,杀人或许是无心。”

冯路点头道:“分析的有道理。”话刚说完,监控录像里的捷达车再次消失在榆林大道,往下一个大道方向去了,那是宜佳大道。

程蜂见此一阵苦笑道:“车主对各路段非常熟悉,应该是经常开车的人,经常开车的话,从事的职业不会很高端,抓捕起来应该也比较容易。”冯路骂道:“他娘的跟我们绕起圈子了,今天不抓住你,我就不信冯。”

程蜂道:“从宜家大道驶出的时间是,凌晨1点05分,如果我没猜错,在宜佳大道应该可以找到凶案第一现场。”

程蜂一行赶往宜家大道派出所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在派出所协警的带领下,来到监控室,程蜂让监控员调出捷达车在榆林大道与宜佳大道交界的路口,在宜佳大道发现捷达车后,便一直通过倒叙的方式反追踪,最终将捷达车锁定在一个叫东玺门的小区。

冯路见此精神为之一振,忙道:“走...跟肖队报告,准备出动抓人。”说完他就跟肖进打了个电话,说是收获颇多,有望破案,肖进在电话那头也是连连夸赞冯路。

程蜂微微皱起眉梢说:“走,我们先回局里再说。”说完他截取了捷达车监控画面,拷贝了一份走了出去,冯路跟派出所的所长打过招呼,跟程蜂一起上了车,冯路见程蜂并没有太高兴的模样,他略带疑惑的问道:“蜂子,这个案子马上就能破了,你怎么却一脸的不高兴?”

程蜂沉吟了片刻道:“虽然通过监控我们锁定了嫌疑人的车辆,并且确定了嫌疑人的位置,但是目前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这辆捷达车主就是凶手;所以说我们目前的努力,只是掌握了整个案情某一方面的线索,距离破获整个案件,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取证。”

冯路听完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悠悠的道:“那我们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白费了?”

程蜂眉头一挑道:“当然不是白费,我们至少已经掌握了破获案件的重要线索,并且通过这条线索,我们已经可以找到嫌疑人进行见面谈话了,从谈话的蛛丝马迹之中,一定能找到破案的关键所在。”

冯路听罢如恍然大悟般道:“对啊。”他看向程蜂道:“蜂子,看来以后还得像你多多学习学习了。”

四十分钟后,程蜂驱车回到了警局,7点10分左右肖进召开了小组讨论会,程蜂与冯路先后说了通过监控反追踪的方法,所掌握到的信息,而关玲也说了她通过在医院的走访,和调查被害人前后所接触到的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收获。

关玲在健宝医院找到了死者胡萱生前所接触到的同事,她同事颇多,但对胡萱的评价都较为中肯,都是兢兢业业,为人和善,这与她父母所描述的胡萱为人相差无几。

而且在医院工作近半年时间的胡萱,并没有出现过与同事斗嘴不和谐的情况,这便排除了同事结怨作案的可能。关玲再次找到死者的父母,从胡萱父母口中得知,胡萱的朋友都与她差不多的性格,而且多数她父母都见过,胡萱没有男朋友,但是却有多名追求者。

关玲想到追求不成,反生恨意的可能,于是通过死者的父母介绍胡萱的女性朋友圈内,找到了三名胡萱的追求者,这三人的身份分别是胡萱的同事、同学、以及在社会上结交的一位朋友,通过三人不同的描述,在11月16日晚上三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明。

通过言谈关玲发现,三人对死者胡萱的死都是异常的震惊,除了胡萱的那位男同学表现的有些伤感外,其他两人除了颇为意外,倒也没其他反应,这让关玲对男人又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和看法。

肖进听完关玲的工作汇报过后,略做深思之后说道:“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我们要以捷达车主作为主线,顺着这条线索挖掘,找出嫌疑人犯案的证据。”

说完他看向程蜂等人说道:“明天,你们确定捷达车主的身份信息,找到嫌疑车主后跟他见一面,从中获取破案的更多信息。”肖进做出的工作安排,与程蜂破案的思路不谋而合,这正合了程蜂的心意。

次日一大早程蜂等人赶往东玺门小区,小区是八十年代建造的,如今也有二十多年,是典型的七层楼。程蜂在小区门口保安大叔那里得知,这所小区没有地下车库,所有的车都停放在楼下,用白线分划好的车位里。

程蜂一行经过数小时的查找,找到了五辆不同款式的黑色捷达车,程蜂与冯路经过分辨,只有一辆稍微符合监控录像中的嫌疑车辆,就在冯路打电话让车管所,通过车牌号查询车主的具体信息时,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手提公文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他见程蜂等人围着捷达车,用带着本市口音很重的拗口普通话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的?”他走近后,程蜂打量了他几眼,只见面前这个人,一张国字脸,带着一副黑框近视眼镜,头发黑白参半,梳着二八分,胡须刮的很干净,手腕上戴着一只看起来较为名贵的手表,双手看起来并不粗糙,脚上穿着一双擦得很亮的黑色皮鞋,年龄约莫六十来岁,整个人看上去很爽朗,也很精神,但从这身着装及派头来看,倒像是某个学校的老师。

程蜂与冯路等人对望了一眼,然后掏出警察证,看向面前的中山装男人,直接了当的道:“我们在调查一起案件,通过某些线索,怀疑这辆车主有犯案嫌疑。”

中山装男人看了一眼程蜂手中的证件,然后摆了摆手道:“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犯案呢?”

冯路问道:“你是这辆车的车主?”中山装男人点点头,程蜂道:“能否配合我们问一些问题?”他话音刚落,一个身穿休闲服的青年走了过来,问那中山装男子道:“黄教授,怎么了?”

程蜂闻言一愣,面前这个人竟是个教授,不过这点倒符合了他的穿着及派头,黄教授有些哭笑不得的对面前的青年道:“赵宇,这位警察同志,竟然说我犯了案子。”

赵宇闻言,也是一怔忙摆手道:“警察同志,肯定是搞错了吧,黄教授怎么可能跟案件有关联,他可是我们J大犯罪心理学一级教授。”

关玲如恍然大悟般吃惊道:“黄教授,您不会就是那位曾助警界,破获百起要案,荣获省级锦旗...。”关玲话没说完,程蜂插话道:“被称之为警界的福尔摩斯的黄景玉教授。”

黄教授摆摆手呵呵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随即又问道:“不知在处理一起什么样的案件?”

冯路见程蜂对面前这个小老头评价这么高,也有几分敬仰,心想:“若是能让这位大人物提点几句,我们的案子,没准就好办多了。”

于是黄教授刚问完,他便不假思索的将整个案情说了一遍,并且还说了是通过监控视频追查到此处,黄教授听罢道:“原来是这样,既然都追到这里,看来凭借这条线索,破案指日可待。”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