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7 11:27:00

罪犯黄德兵夫妇登报被全国通缉了半个月后的一天下午,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程蜂以警察的身份再次造访了黄景玉教授的家,程蜂登门时,此时的黄景玉与上次拜访所见到的黄景玉一模一样,同样是在窗边看书,同样的中山装,穿着同样的铮亮皮鞋。

对于程蜂再次出现在家门口,黄景玉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但是却依旧露出一副惊奇的神色问道:“小程同志又来了,不知这此是又遇到什么难题了?”

程蜂却笑道:“上次教授的茶确实不错,这次登门就是想再尝尝,希望教授不要吝啬...?”

黄景玉喊王老师再次沏上了一壶普洱茶,程蜂喝了一杯笑着将怀中的报纸拿出来,放到黄景玉面前道:“不知教授,对这名凶犯有何看法?”

报纸的右下角刊登的,正是黄德兵夫妇被通缉的信息,黄景玉看了一眼,眼角微微抖了抖,他抬起头看向程蜂问道:“这些信息警方会不会搞错了?”

程蜂万想不到黄景玉会问出这么一句,不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程蜂道:“黄教授也是曾协助我们警方办过无数案子,什么事情都可以错,这命案怎么可能会错,再说教授这么问,是否对我们警方有质疑的意思?”

黄景玉忙道:“小程同志误会了,我哪敢对警方持有怀疑的态度。”

程蜂将警官证掏出来放在桌上,他的用意很明显是表明了此行的目的,淡淡道:“若是教授大义灭亲的话,这次又是给警界立了大功。”如此简单直接的态度,无疑是在变相的挑衅黄景玉。

黄景玉在程蜂这个外人面前,表露出了在紧要关头,一人亲人一致对外的态度,他此时的眼睛微微有些泛红,沉声道:“平时胡闹也就算了,想不到犯了命案。”

程蜂没有说话,在等待黄景玉进一步的说辞,只听黄景玉接着道:“他好久没跟我联系了,我也联系不上他,像是消失了一样。”过了良久程蜂道:“这么说,教授不仅跟本案无关,还是个不知情者?”

黄景玉道:“我身为学术权威,又曾在警界工作过,怎会做这种知法犯法的事情。”程蜂问道:“教授...难道是第一次在我这里获知黄德兵犯案的消息吗?”

黄景玉坦言道:“那倒不是,十天前便在报纸上见到过了。”

程蜂眉头一挑道:“哦,这大半个月时间,教授以为黄德兵会逃到哪里,究竟会在什么地方逍遥法外呢?”

黄景玉叹声道:“唉,天大地大,他不跟我联系,我也联系不上他呢,谁知道...。”

程蜂心中冷笑,心想:“你这是说,天大地大,随便躲个地方,警方也不见得找的到是吧。”

程蜂道:“黄德兵性格暴躁,吃喝嫖赌样样齐全,是个不学无术的人,我这么说教授不会介意吧?”

黄景玉看了他一眼,点头道:“这么说没错。”接着又叹声道:“也怪我教导无妨。”

程蜂道:“这么一个粗鲁之人,如何懂得反侦察技巧,他不仅将自己作为逃跑的工具改头换面,而且还会躲避各路口的监控,若不是背后有高人指点,他如何懂得避人耳目潜逃至今。”

黄景玉如何听不出其中的弦外之音,急道:“我可跟这起案子半点关系也没有,小程同志,可别妄加揣测,他或许是一时情急做的下意识行为,而且这也符合犯罪心理学,罪犯在意识到极大错误之后,智商、情商会达到一个不可思议高度的说法。”

程蜂看着黄景玉笑道:“站在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思考这起案件,您说此时的罪犯心里在想什么,是时刻都在担惊受怕,还是会因为此时罪犯因为躲过警方的追捕而兴奋。”

黄景玉抬头深深看了一眼程蜂道:“真是后生可畏。”程蜂知道黄景玉从未将他放在眼里,而这句话不同,似乎因为程蜂不经意的揣测,首次得到了黄景玉的认可。

程蜂笑道:“岂敢,能得到教授的夸赞实在是学生的荣幸。”说完他拿起警官证揣在怀里,再次一口喝掉杯中的茶,站起身道:“今天就打扰黄教授了,黄德兵若是与教授联系,一定要通知我们警方,否则包庇罪也是不轻的。”黄景玉道:“那是一定的,我岂会知法犯法。”

待程蜂走后,他收起脸上刚才面对程蜂时的神色,换了一副诡秘的表情,嘴角泛起丝丝浅笑,他不仅没有因为程蜂的到来给他带来压迫感,反而有一丝兴奋,他似乎又回到了十几年前,为警方办案,与罪犯对峙的那种看透一切的自豪感,只不过此时换了身份。

张老师不知何时站到了黄景玉的面前,她看着黄景玉此时的神色,冷冷道:“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侄子的逃逸,一定有你的指引。”

黄景玉反问道:“那又如何,就凭警方那帮酒囊饭袋,怎么能抓的到人?”张老师冷笑道:“你就不怕我检举你。”

黄景玉凝视了张老师半晌,柔声道:“我知道你不会的,你不也很疼德兵。”张老师叹了口气道:“唉,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别到老了还犯当年一样的错误。”

十二月间的天气干冷干冷的,今天的天色很阴沉,还不停的刮着冷风,风像刀子似的刮在人的脸上,隐隐有些生疼,很多人都不愿出门。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青年男子,手中拿着报纸,他今天穿街走巷,去了很多地方,从早上出门,直到晚上才回来。

他叫门茂军是一名模具技工,前两天因为在厂里跟同事不合,吵了几句后气愤不过二人扭打在一起,他被公司开除,而另一人只是被批评了一顿,他心里很是气愤不过,怎奈人单势孤,又不能拿对方如何。

门茂军这两天一直拿着报纸在找工作,但是因为快过年了,很多公司都已经不招人,今天又在外面转了一圈,依旧没有找到工作,此时天已经黑了,穿过繁华的街道,单薄的身影显得有几分萧瑟。

回到出租屋后,看着不大的房间,显得空荡荡的,想起自己快三十岁了连个女朋友也没有,内心更是显得空虚,忽然电话的铃声响了,他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电话后道:“喂,请问是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我是你的朋友。”

门茂军很疑惑,听声音便知道自己没这号朋友啊,便又问道:“你到底是谁啊?”电话的声音说:“我是跟你一样很空虚的人。”门茂军没有说话,电话的声音继续说:“你是否曾感觉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

“是啊,总感觉我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有没有感觉老天对你不公平。”

“是的,凭什么比我懒的人,过的那么好,那么有钱,长的那么难看,怀中却抱着美女。”

“你是否感觉周围很多事物都存在着危险。”

“对,上次走路碰到一个人看上去很凶,我觉得他对我不怀好意。”

“是不是每次到夜里都感觉有人在背后看着你。”

“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吗,每次回家我都觉得被人跟踪。”

电话的声音忽然说:“如果给你一把枪,你敢不敢把那些你觉得厌恶的人杀死。”

门茂军豪情万丈的说:“我要是有枪,谁不顺眼就崩了谁,看谁还敢在我面前趾高气扬。”

“好的,你的愿望,过不了多久会实现,希望你能将所有不顺眼的人杀掉,祝你好运...。”

清晨,W市警察局,程蜂此时在办公室拨弄着手中的钢笔,肖进一边喝着豆浆一边走了进来,程蜂忙起身问道:“肖队怎么样,有没有人发现黄德兵的踪迹?”

程蜂突如其来的反应,似乎将肖进吓了一跳,喝的豆浆都呛了一口,他不满道:“蜂子,你怎么一天比一天来的早,而且近一个月每天早上都问一个问题。”听肖进的口气,程蜂就知道还是没有消息,只听肖进道:“办案子不要那么着急,这黄德兵只要在国内,迟早有一天会被逮出来。”

程蜂看了他一眼,悠悠道:“迟早?是什么时候?”肖进道:“看天意吧。”程蜂白了他一眼,肖进道:“再过几天就快过年了,看你最近神经绷的那么紧,就提早给你放个假,给你放十五天。”

程蜂惊愕道:“这么多?”肖进笑道:“哪有嫌自己假期多的人啊,你这人真奇怪了还,十五天假还是我跟上头申请了很久,你这是破了天荒了。”

程蜂似乎对假期并不在意,他皱眉道:“也不知道把“盯梢”撤了对不对,这万一黄德兵回去了咋整?”

肖进道:“我说,你这黄德兵的案子,把你给糊弄傻了是不是,现在是全国通缉,而且是悬赏5000,谁看到他这张脸会不报警?”程蜂连连点头道:“说的也是,除非他不在城市露面。”

肖进看了一眼略带颓废的程蜂道:“年轻人,高涨的气焰要时刻保持,不能因为一时得失,忘乎了所有。”

第41章(再访)

罪犯黄德兵夫妇登报被全国通缉了半个月后的一天下午,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程蜂以警察的身份再次造访了黄景玉教授的家,程蜂登门时,此时的黄景玉与上次拜访所见到的黄景玉一模一样,同样是在窗边看书,同样的中山装,穿着同样的铮亮皮鞋。

对于程蜂再次出现在家门口,黄景玉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但是却依旧露出一副惊奇的神色问道:“小程同志又来了,不知这此是又遇到什么难题了?”

程蜂却笑道:“上次教授的茶确实不错,这次登门就是想再尝尝,希望教授不要吝啬...?”

黄景玉喊王老师再次沏上了一壶普洱茶,程蜂喝了一杯笑着将怀中的报纸拿出来,放到黄景玉面前道:“不知教授,对这名凶犯有何看法?”

报纸的右下角刊登的,正是黄德兵夫妇被通缉的信息,黄景玉看了一眼,眼角微微抖了抖,他抬起头看向程蜂问道:“这些信息警方会不会搞错了?”

程蜂万想不到黄景玉会问出这么一句,不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程蜂道:“黄教授也是曾协助我们警方办过无数案子,什么事情都可以错,这命案怎么可能会错,再说教授这么问,是否对我们警方有质疑的意思?”

黄景玉忙道:“小程同志误会了,我哪敢对警方持有怀疑的态度。”

程蜂将警官证掏出来放在桌上,他的用意很明显是表明了此行的目的,淡淡道:“若是教授大义灭亲的话,这次又是给警界立了大功。”如此简单直接的态度,无疑是在变相的挑衅黄景玉。

黄景玉在程蜂这个外人面前,表露出了在紧要关头,一人亲人一致对外的态度,他此时的眼睛微微有些泛红,沉声道:“平时胡闹也就算了,想不到犯了命案。”

程蜂没有说话,在等待黄景玉进一步的说辞,只听黄景玉接着道:“他好久没跟我联系了,我也联系不上他,像是消失了一样。”过了良久程蜂道:“这么说,教授不仅跟本案无关,还是个不知情者?”

黄景玉道:“我身为学术权威,又曾在警界工作过,怎会做这种知法犯法的事情。”程蜂问道:“教授...难道是第一次在我这里获知黄德兵犯案的消息吗?”

黄景玉坦言道:“那倒不是,十天前便在报纸上见到过了。”

程蜂眉头一挑道:“哦,这大半个月时间,教授以为黄德兵会逃到哪里,究竟会在什么地方逍遥法外呢?”

黄景玉叹声道:“唉,天大地大,他不跟我联系,我也联系不上他呢,谁知道...。”

程蜂心中冷笑,心想:“你这是说,天大地大,随便躲个地方,警方也不见得找的到是吧。”

程蜂道:“黄德兵性格暴躁,吃喝嫖赌样样齐全,是个不学无术的人,我这么说教授不会介意吧?”

黄景玉看了他一眼,点头道:“这么说没错。”接着又叹声道:“也怪我教导无妨。”

程蜂道:“这么一个粗鲁之人,如何懂得反侦察技巧,他不仅将自己作为逃跑的工具改头换面,而且还会躲避各路口的监控,若不是背后有高人指点,他如何懂得避人耳目潜逃至今。”

黄景玉如何听不出其中的弦外之音,急道:“我可跟这起案子半点关系也没有,小程同志,可别妄加揣测,他或许是一时情急做的下意识行为,而且这也符合犯罪心理学,罪犯在意识到极大错误之后,智商、情商会达到一个不可思议高度的说法。”

程蜂看着黄景玉笑道:“站在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思考这起案件,您说此时的罪犯心里在想什么,是时刻都在担惊受怕,还是会因为此时罪犯因为躲过警方的追捕而兴奋。”

黄景玉抬头深深看了一眼程蜂道:“真是后生可畏。”程蜂知道黄景玉从未将他放在眼里,而这句话不同,似乎因为程蜂不经意的揣测,首次得到了黄景玉的认可。

程蜂笑道:“岂敢,能得到教授的夸赞实在是学生的荣幸。”说完他拿起警官证揣在怀里,再次一口喝掉杯中的茶,站起身道:“今天就打扰黄教授了,黄德兵若是与教授联系,一定要通知我们警方,否则包庇罪也是不轻的。”黄景玉道:“那是一定的,我岂会知法犯法。”

待程蜂走后,他收起脸上刚才面对程蜂时的神色,换了一副诡秘的表情,嘴角泛起丝丝浅笑,他不仅没有因为程蜂的到来给他带来压迫感,反而有一丝兴奋,他似乎又回到了十几年前,为警方办案,与罪犯对峙的那种看透一切的自豪感,只不过此时换了身份。

张老师不知何时站到了黄景玉的面前,她看着黄景玉此时的神色,冷冷道:“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侄子的逃逸,一定有你的指引。”

黄景玉反问道:“那又如何,就凭警方那帮酒囊饭袋,怎么能抓的到人?”张老师冷笑道:“你就不怕我检举你。”

黄景玉凝视了张老师半晌,柔声道:“我知道你不会的,你不也很疼德兵。”张老师叹了口气道:“唉,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别到老了还犯当年一样的错误。”

十二月间的天气干冷干冷的,今天的天色很阴沉,还不停的刮着冷风,风像刀子似的刮在人的脸上,隐隐有些生疼,很多人都不愿出门。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青年男子,手中拿着报纸,他今天穿街走巷,去了很多地方,从早上出门,直到晚上才回来。

他叫门茂军是一名模具技工,前两天因为在厂里跟同事不合,吵了几句后气愤不过二人扭打在一起,他被公司开除,而另一人只是被批评了一顿,他心里很是气愤不过,怎奈人单势孤,又不能拿对方如何。

门茂军这两天一直拿着报纸在找工作,但是因为快过年了,很多公司都已经不招人,今天又在外面转了一圈,依旧没有找到工作,此时天已经黑了,穿过繁华的街道,单薄的身影显得有几分萧瑟。

回到出租屋后,看着不大的房间,显得空荡荡的,想起自己快三十岁了连个女朋友也没有,内心更是显得空虚,忽然电话的铃声响了,他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电话后道:“喂,请问是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我是你的朋友。”

门茂军很疑惑,听声音便知道自己没这号朋友啊,便又问道:“你到底是谁啊?”电话的声音说:“我是跟你一样很空虚的人。”门茂军没有说话,电话的声音继续说:“你是否曾感觉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

“是啊,总感觉我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有没有感觉老天对你不公平。”

“是的,凭什么比我懒的人,过的那么好,那么有钱,长的那么难看,怀中却抱着美女。”

“你是否感觉周围很多事物都存在着危险。”

“对,上次走路碰到一个人看上去很凶,我觉得他对我不怀好意。”

“是不是每次到夜里都感觉有人在背后看着你。”

“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吗,每次回家我都觉得被人跟踪。”

电话的声音忽然说:“如果给你一把枪,你敢不敢把那些你觉得厌恶的人杀死。”

门茂军豪情万丈的说:“我要是有枪,谁不顺眼就崩了谁,看谁还敢在我面前趾高气扬。”

“好的,你的愿望,过不了多久会实现,希望你能将所有不顺眼的人杀掉,祝你好运...。”

清晨,W市警察局,程蜂此时在办公室拨弄着手中的钢笔,肖进一边喝着豆浆一边走了进来,程蜂忙起身问道:“肖队怎么样,有没有人发现黄德兵的踪迹?”

程蜂突如其来的反应,似乎将肖进吓了一跳,喝的豆浆都呛了一口,他不满道:“蜂子,你怎么一天比一天来的早,而且近一个月每天早上都问一个问题。”听肖进的口气,程蜂就知道还是没有消息,只听肖进道:“办案子不要那么着急,这黄德兵只要在国内,迟早有一天会被逮出来。”

程蜂看了他一眼,悠悠道:“迟早?是什么时候?”肖进道:“看天意吧。”程蜂白了他一眼,肖进道:“再过几天就快过年了,看你最近神经绷的那么紧,就提早给你放个假,给你放十五天。”

程蜂惊愕道:“这么多?”肖进笑道:“哪有嫌自己假期多的人啊,你这人真奇怪了还,十五天假还是我跟上头申请了很久,你这是破了天荒了。”

程蜂似乎对假期并不在意,他皱眉道:“也不知道把“盯梢”撤了对不对,这万一黄德兵回去了咋整?”

肖进道:“我说,你这黄德兵的案子,把你给糊弄傻了是不是,现在是全国通缉,而且是悬赏5000,谁看到他这张脸会不报警?”程蜂连连点头道:“说的也是,除非他不在城市露面。”

肖进看了一眼略带颓废的程蜂道:“年轻人,高涨的气焰要时刻保持,不能因为一时得失,忘乎了所有。”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