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8 22:46:06

四天后的下午,程蜂正在收拾行囊,准备回家过年,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见是关玲打来的,犹豫了一下。

两个多月前因为关玲给他送衣服的事情,二人的关系尽管跟以前一样,但是一直都很微妙,每次关玲打电话都是在向他示好,可是他却屡屡逃避,甚至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

昨天晚上跟母亲通电话的时候,母亲还在问他要不要带女朋友回家过年,他直接说还没有女朋友,这让母亲又唠叨了好一阵子,让他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狭小的房间内,电话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程蜂还是接了,只听关玲道:“你干嘛呢?这半天不接电话。”程蜂摸了摸鼻子,尴尬道:“没干嘛,收拾东西呢,准备明天回老家。”

关玲忽然笑道:“你老妈有没有说,把我带回去?”程蜂“啊。”了一声,不知说什么好,若是关玲在他面前,肯定能看到他面红耳赤的神情,他顿了顿道:“说是让我带个女朋友回去,但是我还没女朋友呢!”

关玲笑着嘀咕道:“真是呆瓜。”程蜂听在耳里不知说什么好,电话两头一时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关玲岔开话题问道:“你明天坐什么车?”

程蜂道:“上午十点钟的火车。”关玲道:“行,明天我送你吧。”程蜂道:“不用了吧。”关玲说了句“就这么决定了。”就挂断了。

在火车站逗留过的人们,永远只是这个地方的过客,以火车站为跳板,奔向新的旅程,新的征途,踏入新的世界,人们只是在这里有过短暂的停留,仅此而已。

又是一年一度的春运,此时的火车站已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人们拖着厚重的行李箱,提着大包小包赶往“家。”的地方。

程蜂此时在这人来人往的人群当中,也只是普通的一员,此时已经是上午9点30分,他在火车站四处张望,企盼看到那个身影,可是找寻了许久也没看到,心想:“她是不是不来了。”他此时的心境是有些矛盾的,企盼关玲的到来又有些害怕,心跳不由自主的越来越快。

就在他要放弃寻找时,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他一下肩膀,只听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响起道:“嘿,在找谁呢?”程蜂扭过头,见一个长发披肩穿着灰色毛衫,黑色长筒靴的的女孩正亭亭玉立的站在他面前,正是关玲。

关玲穿上休闲装后与大街上的其他女孩没什么不同,任谁也想不出关玲是一名刑警,程蜂看了一眼,脸有些发热,关玲笑问道:“一个大男人脸怎么红了?”

程蜂掩饰道:“可能是风吹的。”关玲白了他一眼,将手中的包交给他说:“这个是给阿姨买的,你路上注意安全,回家了通电话。”

程蜂刚想说“不要。”关玲却一转身快步走开了,边走边朝他挥手,他想上去追,可看看时间可能已经来不及了,他摇了摇头提着包就赶往候车室,等上了火车挤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找到自己的座位。

火车在飞速的行驶着,窗户旁边的风景在不住倒退,程蜂闻着车厢内的汗味、脚臭味、以及远处飘来的泡面味,看着不断倒退的都市、山丘、树木,不知不觉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白家山村,这个村子里的人没有一个姓白,经常会有一些小孩儿眨着眼睛好奇的问年长的老者:“我们这个村子,为什么叫白家山村?”

老者笑着,指向远处只有雪白石头,而很少生出草木的峭壁说:“有没有看到那个白花花的石头岩,这就是白家山的来历...。”其实老者虽然年事颇高,但他却也不知道,这白家山名头的真正来历。

再过五六天便过年了,白家山的村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为迎接这个重要节日的到来,而准备着一些应用之物。此时刚过晌午,一个身穿蓝色棉袄,褐色裤子,面色略显黝黑的男孩儿,从一间用瓦片盖的房子里跑了出来,边跑边冲身后喊道:“妈,今天爸应该回来了,我去看看。”

他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个中年妇人的娇嗔声音:“你爸该回来,不总是要回来的,这几天你老是跑出去看干啥?”男孩儿却没回应她母亲的声音,而是一口气跑到村口的小山头。

从这个小山头,可以将远处蜿蜒崎岖的山路尽收眼底,这个男孩儿自三天前,每次吃过午饭,便会跑到小山头眺望远处的山路,因为那里很可能会出现,出门在外很久,预计近几天可能会回来的父亲。

过年是他最喜欢的节日,因为每次父亲回来,都会给他买好多好多好吃的,还有鞭炮,还有新衣服、新鞋子,父亲要是挣着钱的话,或许还会给他买一些,他意想不到的礼物。

他刚到山头,就见一个中年男人,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看到男孩儿就是一愣,随即急忙问道:“你妈呢?”男孩说:“在家呢。”那老头男孩认识,是村里的一个什么支书还是书记,反正是个官儿。

男孩儿看着这个村支书,往自己家跑去,他还要在这里等父亲,就没跟上去,村支书一口气跑到男孩的家喊道:“蒋苗在家吗?”

村支书刚喊完,从屋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妇人,她面容白净,面相温善,身形不胖不瘦,整个人看上去很有一股精气神,这个人正是男孩的母亲,蒋苗。

对于村支书的到来,蒋苗略显差异,面带笑容说:“支书来了,快到屋里坐。”村支书摆了摆手道:“有紧急事儿,就不坐了?”

蒋苗笑说:“啥紧急事儿?”村支书面露难看之色道:“大妹子,说了你可要挺住啊。”

蒋苗听到这里,面色便沉了下来,点点头说:“书记你说。”

村支书小声说:“程鹏在外面出事儿了。”蒋苗听此,身子一歪,晃了几晃,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扶着门框强做镇定的问道:“出啥事儿了?”村书记叹了口气说:“哎,人没了。”

村支书清淡描写的一句话,蒋苗听在耳中犹如五雷轰顶,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在村支书要上前扶起时,身旁突然蹿过来一个人影,正是刚回来的男孩,男孩来到母亲身边,将她扶起坐在椅子上,急忙问道:“妈,你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蒋苗不想让儿子知道他爸出事的消息,摆了摆手,眼眶含泪的说:“妈没事儿。”

村支书上前道:“这事儿,得尽快处理,你得随派出所进城一趟。”蒋苗点了点头,安抚好儿子后,她随着村书记来到镇上派出所,从派出所那里她得知了程鹏的死因。

程鹏和大多数农民工一样,没什么文化,没什么技术,从深山里出来打工,只为了能够改变自己的家庭生活。眼见年关将至,工地放了假,也结了不少工钱,给儿子和媳妇儿买了些礼物,背着个大包就往火车站赶。

他排队买完火车票,从售票厅刚出来,突然就见面前一个人,抢了一个女人的包拔腿就跑,那女人转身便追,谁知跑了两步就摔倒了,口中不住大喊:“抓贼...。”程鹏本是性情中人,见此情形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身上的包裹行囊太重,他便对那个摔倒的女人喊了句:“帮我看下包,我帮你抢回来。”他放下自己的包,便追了出去,好容易追上那人,伸手去抢那包时,岂料那人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柄弹簧刀来,对着程鹏的胸口就捅了几刀。

程鹏胸口吃痛,倒了下去,可是手却没有松,小偷见可能出了人命,转身跑了,虽然此时已经围过来不少人,但是见小偷想跑,手中又拿着刀,谁也不敢上前阻拦,看着小偷逃离现场。

第42章(回家)

四天后的下午,程蜂正在收拾行囊,准备回家过年,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见是关玲打来的,犹豫了一下。

两个多月前因为关玲给他送衣服的事情,二人的关系尽管跟以前一样,但是一直都很微妙,每次关玲打电话都是在向他示好,可是他却屡屡逃避,甚至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

昨天晚上跟母亲通电话的时候,母亲还在问他要不要带女朋友回家过年,他直接说还没有女朋友,这让母亲又唠叨了好一阵子,让他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狭小的房间内,电话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程蜂还是接了,只听关玲道:“你干嘛呢?这半天不接电话。”程蜂摸了摸鼻子,尴尬道:“没干嘛,收拾东西呢,准备明天回老家。”

关玲忽然笑道:“你老妈有没有说,把我带回去?”程蜂“啊。”了一声,不知说什么好,若是关玲在他面前,肯定能看到他面红耳赤的神情,他顿了顿道:“说是让我带个女朋友回去,但是我还没女朋友呢!”

关玲笑着嘀咕道:“真是呆瓜。”程蜂听在耳里不知说什么好,电话两头一时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关玲岔开话题问道:“你明天坐什么车?”

程蜂道:“上午十点钟的火车。”关玲道:“行,明天我送你吧。”程蜂道:“不用了吧。”关玲说了句“就这么决定了。”就挂断了。

在火车站逗留过的人们,永远只是这个地方的过客,以火车站为跳板,奔向新的旅程,新的征途,踏入新的世界,人们只是在这里有过短暂的停留,仅此而已。

又是一年一度的春运,此时的火车站已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人们拖着厚重的行李箱,提着大包小包赶往“家。”的地方。

程蜂此时在这人来人往的人群当中,也只是普通的一员,此时已经是上午9点30分,他在火车站四处张望,企盼看到那个身影,可是找寻了许久也没看到,心想:“她是不是不来了。”他此时的心境是有些矛盾的,企盼关玲的到来又有些害怕,心跳不由自主的越来越快。

就在他要放弃寻找时,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他一下肩膀,只听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响起道:“嘿,在找谁呢?”程蜂扭过头,见一个长发披肩穿着灰色毛衫,黑色长筒靴的的女孩正亭亭玉立的站在他面前,正是关玲。

关玲穿上休闲装后与大街上的其他女孩没什么不同,任谁也想不出关玲是一名刑警,程蜂看了一眼,脸有些发热,关玲笑问道:“一个大男人脸怎么红了?”

程蜂掩饰道:“可能是风吹的。”关玲白了他一眼,将手中的包交给他说:“这个是给阿姨买的,你路上注意安全,回家了通电话。”

程蜂刚想说“不要。”关玲却一转身快步走开了,边走边朝他挥手,他想上去追,可看看时间可能已经来不及了,他摇了摇头提着包就赶往候车室,等上了火车挤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找到自己的座位。

火车在飞速的行驶着,窗户旁边的风景在不住倒退,程蜂闻着车厢内的汗味、脚臭味、以及远处飘来的泡面味,看着不断倒退的都市、山丘、树木,不知不觉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白家山村,这个村子里的人没有一个姓白,经常会有一些小孩儿眨着眼睛好奇的问年长的老者:“我们这个村子,为什么叫白家山村?”

老者笑着,指向远处只有雪白石头,而很少生出草木的峭壁说:“有没有看到那个白花花的石头岩,这就是白家山的来历...。”其实老者虽然年事颇高,但他却也不知道,这白家山名头的真正来历。

再过五六天便过年了,白家山的村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为迎接这个重要节日的到来,而准备着一些应用之物。此时刚过晌午,一个身穿蓝色棉袄,褐色裤子,面色略显黝黑的男孩儿,从一间用瓦片盖的房子里跑了出来,边跑边冲身后喊道:“妈,今天爸应该回来了,我去看看。”

他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个中年妇人的娇嗔声音:“你爸该回来,不总是要回来的,这几天你老是跑出去看干啥?”男孩儿却没回应她母亲的声音,而是一口气跑到村口的小山头。

从这个小山头,可以将远处蜿蜒崎岖的山路尽收眼底,这个男孩儿自三天前,每次吃过午饭,便会跑到小山头眺望远处的山路,因为那里很可能会出现,出门在外很久,预计近几天可能会回来的父亲。

过年是他最喜欢的节日,因为每次父亲回来,都会给他买好多好多好吃的,还有鞭炮,还有新衣服、新鞋子,父亲要是挣着钱的话,或许还会给他买一些,他意想不到的礼物。

他刚到山头,就见一个中年男人,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看到男孩儿就是一愣,随即急忙问道:“你妈呢?”男孩说:“在家呢。”那老头男孩认识,是村里的一个什么支书还是书记,反正是个官儿。

男孩儿看着这个村支书,往自己家跑去,他还要在这里等父亲,就没跟上去,村支书一口气跑到男孩的家喊道:“蒋苗在家吗?”

村支书刚喊完,从屋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妇人,她面容白净,面相温善,身形不胖不瘦,整个人看上去很有一股精气神,这个人正是男孩的母亲,蒋苗。

对于村支书的到来,蒋苗略显差异,面带笑容说:“支书来了,快到屋里坐。”村支书摆了摆手道:“有紧急事儿,就不坐了?”

蒋苗笑说:“啥紧急事儿?”村支书面露难看之色道:“大妹子,说了你可要挺住啊。”

蒋苗听到这里,面色便沉了下来,点点头说:“书记你说。”

村支书小声说:“程鹏在外面出事儿了。”蒋苗听此,身子一歪,晃了几晃,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扶着门框强做镇定的问道:“出啥事儿了?”村书记叹了口气说:“哎,人没了。”

村支书清淡描写的一句话,蒋苗听在耳中犹如五雷轰顶,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在村支书要上前扶起时,身旁突然蹿过来一个人影,正是刚回来的男孩,男孩来到母亲身边,将她扶起坐在椅子上,急忙问道:“妈,你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蒋苗不想让儿子知道他爸出事的消息,摆了摆手,眼眶含泪的说:“妈没事儿。”

村支书上前道:“这事儿,得尽快处理,你得随派出所进城一趟。”蒋苗点了点头,安抚好儿子后,她随着村书记来到镇上派出所,从派出所那里她得知了程鹏的死因。

程鹏和大多数农民工一样,没什么文化,没什么技术,从深山里出来打工,只为了能够改变自己的家庭生活。眼见年关将至,工地放了假,也结了不少工钱,给儿子和媳妇儿买了些礼物,背着个大包就往火车站赶。

他排队买完火车票,从售票厅刚出来,突然就见面前一个人,抢了一个女人的包拔腿就跑,那女人转身便追,谁知跑了两步就摔倒了,口中不住大喊:“抓贼...。”程鹏本是性情中人,见此情形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身上的包裹行囊太重,他便对那个摔倒的女人喊了句:“帮我看下包,我帮你抢回来。”他放下自己的包,便追了出去,好容易追上那人,伸手去抢那包时,岂料那人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柄弹簧刀来,对着程鹏的胸口就捅了几刀。

程鹏胸口吃痛,倒了下去,可是手却没有松,小偷见可能出了人命,转身跑了,虽然此时已经围过来不少人,但是见小偷想跑,手中又拿着刀,谁也不敢上前阻拦,看着小偷逃离现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