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09:04:22

陈元板着脸看了看陈语晴。

被泪水弄花的小脸露出一副祈求的表情。

由于她在帮陈元擦药。

所以没了扣子的衬衫自然的向两边散开。

黑色的nei衣整个露了出来。

饱满的xiong部高高隆起,中间有一道细细的沟。

虽然没有沈静媛那么大,但这么一看其实也不算小了。

尤其是她的xiong型特别好,是那种很完美的半球型,特别挺。

陈元记得原来他在网上看的那些网红女的性感照片。

里面很多人好像都是把胸隆成这种效果的。

就这么看了一会儿,他感觉他的心情好像好了一些。

“那你以后听我的。”

陈元说完就抓住了陈语晴帮她擦药的手。

她愣了一下,眨了眨眼,随后注意到陈元在盯着自己的胸。

“你……”

她呆呆的低下头,用另一只手抱住了胸口。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如果活下去注定会被人侵犯的话,她宁愿那个人是眼前这个男生。

看她这副样子,陈元突然笑了起来。

“你怕我啊?”

他当然不知道陈语晴心里在想什么。

他现在也没有心思去跟她做那种事。

纯粹是以一种欣赏的角度在看美女而已。

“没有……”

陈语晴很小声的说了一句,把头压的更低了。

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手还被他抓着,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生接下来要对她做什么。

两个人都没再开口。

静默了好一会儿。

陈元松开她站了起来,“好了,我心情好多了,你别紧张了。”

他说着走到床边,开始从背包里往出拿食物。

“呼……”

听到他这么说,陈语晴悬着的心总算安稳了。

“我有这么让你害怕么?”

“没有,只是,你刚才凶巴巴不理人的样子还是挺吓人的。”

她双手拉着衬衫环在胸前,走到陈元旁边。

想帮他整理食物,又担心一松手自己会走光。

纠结了好一会儿,她咬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看就看吧,反正也不是完全光着。

她这样想着,放开了手上的衬衫,开始帮忙。

陈元看着她那不自然的样子就基本上猜到她在想什么了,他笑着问:“你平时不住在学校吧?”

“嗯,怎么了?”

“没事,下次我过来的时候尽量帮你带件衣服吧,省的你这么不自在。”

陈语晴听他说完,脸一下子就红了。

“哦……那,谢谢你。”

陈元故意在她身上看了一会儿,逗她说:“老师啊,之前没看出来你的身材还是很有料的嘛,穿什么码啊?”

陈语晴明显的愣了一下,犹豫了两秒,她很小声的回答:“我穿32C……”

陈元在心里偷笑,故意刺激她说:“我说的是衣服啊老师,你说什么呢?”

“……”

陈语晴一阵无语。

刚刚她看陈元在她看的胸,然后还那么问,她以为他是在问这个。

啊,好丢人啊。

她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着她的脸涨得通红。

陈元笑嘻嘻的说:“我觉得S码的衣服你应该能穿吧?”

陈语晴点点头,她已经被自己蠢的不想说话了。

“反正都给我看过了,报一下码数而已,你这么害羞干嘛,话说我目测的还挺准呢。”

陈元说完还嘿嘿笑了笑。

陈语晴瞪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呢。”

“哇,是你自己想歪的好不好,还怪我。”

陈语晴越想越郁闷,自己真是太蠢了。

她没再说话,就在那自顾自的整理食物。

颇有一种要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看她这样陈元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更好了。

他走到窗边点了根烟,说:“这次带的食物应该够你吃几天的了。”

听到陈元的话,陈语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下意识的颤了一下。

刚刚的郁闷之情转眼间就忘了。

她转过头看着陈元,问:“你明天不来了吗?”

陈元仰着头把烟气吐出来,淡淡的说:“不确定,所以你就当我不会来吧。”

“哦……”

陈语晴有些失落。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只是感觉和这个男生在一起就会很有安全感。

现在知道他明天可能不会来,心里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就变得很强烈。

“老师你很想我过来吗?”

陈元故意调戏她。

“我也不知道。”陈语晴很诚实的回答。

陈元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感觉瞬间没了兴趣。

又抽了两口,他说:“天快黑了,我得准备走了。”

“好,那你注意安全。”

踩灭烟头,陈元背起空荡荡的书包,一手抱着头盔一手拿着棒球棍。

走到门口,想了想,他又嘱咐了一遍:“记得千万别再给人开门了,谁来都别开,除非你不想活了。”

陈语晴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离开医务室后,陈元看了看时间,眼看着天就快要黑了。

原本是应该直接回九栋宿舍楼的。

但是童夏那边已经一天没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虽然当时留下的食物省着点吃应该还能坚持一下。

但是……

看了一下午陈语晴的身体,加上被人打成这样。

他觉得他必须得去发泄一下体内的洪荒之力。

说做就做,他戴上头盔,骑着摩托车就去了北区。

很快到了北区后,他先去北区的超市里用食物把背包填满。

临走的时候,他看着收银台那边摆着的几排杜杜。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从上面拿了两盒。

一路到了北区二十一栋,陈元藏在外围小心翼翼的观察。

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他这才走到童夏的宿舍门前敲了敲门。

“我来了。”

他贴着门轻轻说了一句。

很快,宿舍里传来小跑的脚步声。

门被打开一道缝,童夏赶紧把陈元迎了进来。

“主人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她一把抱住陈元,真的就像是一个宠物一样。

不过陈元并没有太相信她。

也许她只是为了让自己活下来才勉强这样对待他。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所以陈元也想的很简单,只是纯粹把她当做自己发泄的工具。

就像找小姐一样,只不过是拿食物来交换。

他敷衍着拍了拍她的后背。

“可以了。”

听到陈元的话,童夏马上放开了手。

“我帮你主人。”

看到陈元在脱头盔,她连忙伸手去帮忙。

然后紧接着她就看到了陈元脸上的伤。

她吓了一跳,“主人你……”

联想到外面那些丧尸,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陈元笑了笑,“怎么,你害怕?”

童夏支支吾吾的站在原地。

她心里很矛盾,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如果真的是丧尸弄伤的,那就意味他也很快就会变成丧尸。

那么她就会有危险。

如果那不是丧尸弄伤的,那自己这样的反应是不是会惹他生气?

那样的话,他还会给自己送食物么?

想来想去,她发现好像结果都一样。

她没有选择,只能依靠陈元。

她在心里暗自祈祷了一下,慢慢走了回来,“不怕。”

陈元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跪下。”

童夏迟疑了半秒钟,就乖乖的跪了下去。

“放心吧,这不是丧尸弄的。”

陈元冷冷的看着她,一边撩起她的下巴一边继续说:“我们先热热身吧。”

“好。”

童夏仰头看着他,乖乖的靠了过来。

……

十多分钟后,陈元看着正在咳嗽的童夏,说:“以后不用yan下去了,tu出来吧。”

童夏点点头,乖乖照做。

陈元坐在床边点了根烟,简单问了问童夏昨天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童夏说她昨天在阳台看到二十栋五楼里有一个女生跳楼了。

陈元吹着烟气,倒是没想到这么近的距离竟然还有别的幸存者。

早知道应该把附近都搜搜看的。

北区他其实还一直没怎么搜查过。

这也算是一种隐患。

不过这边女生宿舍比较多,应该不太可能有很成型的小团体。

不然的话,童夏应该早就发现了。

就算发现不了,至少也能察觉到一些东西。

“知道那女生为什么会选择跳楼么?”

陈元明知故问。

童夏跪坐在床上看着他,她自然知道陈元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能够选择跳楼,显然是已经没法活下去了。

如果陈元丢下她,那么她的命运,说不定也会和那个女生一样。

“知道。”

她点点头。

陈元笑了笑,伸手撩起她的下巴,“那你现在还不抓紧时间好好表现表现,我觉得刚刚就挺不错的。”

“好,主人,你等我一下。”

她说完连忙跑下床,在她的大衣柜里翻了起来。

不一会儿,她就换上了一套黑色的兔女郎套装,腿上也穿了黑色的小网眼吊带袜。

她媚态毕露的爬到床上,用那种骚出水的声音说:“主人喜欢吗?”

陈元早就忍不住了。

直接伸手把她拉过来,就开始一顿操作。

进入主题之前,陈元拿出了他事先准备好的杜杜。

童夏似乎没想到陈元还会这样,她讨好的说:“我还有药,主人不用这样的。”

这个女人……

陈元心里一阵痒痒,最后还是决定武装上阵比较好。

只不过他没想到,童夏竟然会用zui帮他戴上去。

果然是城会玩。

第十五章 以后听我的

陈元板着脸看了看陈语晴。

被泪水弄花的小脸露出一副祈求的表情。

由于她在帮陈元擦药。

所以没了扣子的衬衫自然的向两边散开。

黑色的nei衣整个露了出来。

饱满的xiong部高高隆起,中间有一道细细的沟。

虽然没有沈静媛那么大,但这么一看其实也不算小了。

尤其是她的xiong型特别好,是那种很完美的半球型,特别挺。

陈元记得原来他在网上看的那些网红女的性感照片。

里面很多人好像都是把胸隆成这种效果的。

就这么看了一会儿,他感觉他的心情好像好了一些。

“那你以后听我的。”

陈元说完就抓住了陈语晴帮她擦药的手。

她愣了一下,眨了眨眼,随后注意到陈元在盯着自己的胸。

“你……”

她呆呆的低下头,用另一只手抱住了胸口。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如果活下去注定会被人侵犯的话,她宁愿那个人是眼前这个男生。

看她这副样子,陈元突然笑了起来。

“你怕我啊?”

他当然不知道陈语晴心里在想什么。

他现在也没有心思去跟她做那种事。

纯粹是以一种欣赏的角度在看美女而已。

“没有……”

陈语晴很小声的说了一句,把头压的更低了。

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手还被他抓着,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生接下来要对她做什么。

两个人都没再开口。

静默了好一会儿。

陈元松开她站了起来,“好了,我心情好多了,你别紧张了。”

他说着走到床边,开始从背包里往出拿食物。

“呼……”

听到他这么说,陈语晴悬着的心总算安稳了。

“我有这么让你害怕么?”

“没有,只是,你刚才凶巴巴不理人的样子还是挺吓人的。”

她双手拉着衬衫环在胸前,走到陈元旁边。

想帮他整理食物,又担心一松手自己会走光。

纠结了好一会儿,她咬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看就看吧,反正也不是完全光着。

她这样想着,放开了手上的衬衫,开始帮忙。

陈元看着她那不自然的样子就基本上猜到她在想什么了,他笑着问:“你平时不住在学校吧?”

“嗯,怎么了?”

“没事,下次我过来的时候尽量帮你带件衣服吧,省的你这么不自在。”

陈语晴听他说完,脸一下子就红了。

“哦……那,谢谢你。”

陈元故意在她身上看了一会儿,逗她说:“老师啊,之前没看出来你的身材还是很有料的嘛,穿什么码啊?”

陈语晴明显的愣了一下,犹豫了两秒,她很小声的回答:“我穿32C……”

陈元在心里偷笑,故意刺激她说:“我说的是衣服啊老师,你说什么呢?”

“……”

陈语晴一阵无语。

刚刚她看陈元在她看的胸,然后还那么问,她以为他是在问这个。

啊,好丢人啊。

她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着她的脸涨得通红。

陈元笑嘻嘻的说:“我觉得S码的衣服你应该能穿吧?”

陈语晴点点头,她已经被自己蠢的不想说话了。

“反正都给我看过了,报一下码数而已,你这么害羞干嘛,话说我目测的还挺准呢。”

陈元说完还嘿嘿笑了笑。

陈语晴瞪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呢。”

“哇,是你自己想歪的好不好,还怪我。”

陈语晴越想越郁闷,自己真是太蠢了。

她没再说话,就在那自顾自的整理食物。

颇有一种要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看她这样陈元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更好了。

他走到窗边点了根烟,说:“这次带的食物应该够你吃几天的了。”

听到陈元的话,陈语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下意识的颤了一下。

刚刚的郁闷之情转眼间就忘了。

她转过头看着陈元,问:“你明天不来了吗?”

陈元仰着头把烟气吐出来,淡淡的说:“不确定,所以你就当我不会来吧。”

“哦……”

陈语晴有些失落。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只是感觉和这个男生在一起就会很有安全感。

现在知道他明天可能不会来,心里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就变得很强烈。

“老师你很想我过来吗?”

陈元故意调戏她。

“我也不知道。”陈语晴很诚实的回答。

陈元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感觉瞬间没了兴趣。

又抽了两口,他说:“天快黑了,我得准备走了。”

“好,那你注意安全。”

踩灭烟头,陈元背起空荡荡的书包,一手抱着头盔一手拿着棒球棍。

走到门口,想了想,他又嘱咐了一遍:“记得千万别再给人开门了,谁来都别开,除非你不想活了。”

陈语晴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离开医务室后,陈元看了看时间,眼看着天就快要黑了。

原本是应该直接回九栋宿舍楼的。

但是童夏那边已经一天没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虽然当时留下的食物省着点吃应该还能坚持一下。

但是……

看了一下午陈语晴的身体,加上被人打成这样。

他觉得他必须得去发泄一下体内的洪荒之力。

说做就做,他戴上头盔,骑着摩托车就去了北区。

很快到了北区后,他先去北区的超市里用食物把背包填满。

临走的时候,他看着收银台那边摆着的几排杜杜。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从上面拿了两盒。

一路到了北区二十一栋,陈元藏在外围小心翼翼的观察。

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他这才走到童夏的宿舍门前敲了敲门。

“我来了。”

他贴着门轻轻说了一句。

很快,宿舍里传来小跑的脚步声。

门被打开一道缝,童夏赶紧把陈元迎了进来。

“主人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她一把抱住陈元,真的就像是一个宠物一样。

不过陈元并没有太相信她。

也许她只是为了让自己活下来才勉强这样对待他。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所以陈元也想的很简单,只是纯粹把她当做自己发泄的工具。

就像找小姐一样,只不过是拿食物来交换。

他敷衍着拍了拍她的后背。

“可以了。”

听到陈元的话,童夏马上放开了手。

“我帮你主人。”

看到陈元在脱头盔,她连忙伸手去帮忙。

然后紧接着她就看到了陈元脸上的伤。

她吓了一跳,“主人你……”

联想到外面那些丧尸,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陈元笑了笑,“怎么,你害怕?”

童夏支支吾吾的站在原地。

她心里很矛盾,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如果真的是丧尸弄伤的,那就意味他也很快就会变成丧尸。

那么她就会有危险。

如果那不是丧尸弄伤的,那自己这样的反应是不是会惹他生气?

那样的话,他还会给自己送食物么?

想来想去,她发现好像结果都一样。

她没有选择,只能依靠陈元。

她在心里暗自祈祷了一下,慢慢走了回来,“不怕。”

陈元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跪下。”

童夏迟疑了半秒钟,就乖乖的跪了下去。

“放心吧,这不是丧尸弄的。”

陈元冷冷的看着她,一边撩起她的下巴一边继续说:“我们先热热身吧。”

“好。”

童夏仰头看着他,乖乖的靠了过来。

……

十多分钟后,陈元看着正在咳嗽的童夏,说:“以后不用yan下去了,tu出来吧。”

童夏点点头,乖乖照做。

陈元坐在床边点了根烟,简单问了问童夏昨天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童夏说她昨天在阳台看到二十栋五楼里有一个女生跳楼了。

陈元吹着烟气,倒是没想到这么近的距离竟然还有别的幸存者。

早知道应该把附近都搜搜看的。

北区他其实还一直没怎么搜查过。

这也算是一种隐患。

不过这边女生宿舍比较多,应该不太可能有很成型的小团体。

不然的话,童夏应该早就发现了。

就算发现不了,至少也能察觉到一些东西。

“知道那女生为什么会选择跳楼么?”

陈元明知故问。

童夏跪坐在床上看着他,她自然知道陈元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能够选择跳楼,显然是已经没法活下去了。

如果陈元丢下她,那么她的命运,说不定也会和那个女生一样。

“知道。”

她点点头。

陈元笑了笑,伸手撩起她的下巴,“那你现在还不抓紧时间好好表现表现,我觉得刚刚就挺不错的。”

“好,主人,你等我一下。”

她说完连忙跑下床,在她的大衣柜里翻了起来。

不一会儿,她就换上了一套黑色的兔女郎套装,腿上也穿了黑色的小网眼吊带袜。

她媚态毕露的爬到床上,用那种骚出水的声音说:“主人喜欢吗?”

陈元早就忍不住了。

直接伸手把她拉过来,就开始一顿操作。

进入主题之前,陈元拿出了他事先准备好的杜杜。

童夏似乎没想到陈元还会这样,她讨好的说:“我还有药,主人不用这样的。”

这个女人……

陈元心里一阵痒痒,最后还是决定武装上阵比较好。

只不过他没想到,童夏竟然会用zui帮他戴上去。

果然是城会玩。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