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6 06:02:00

不得不说,这酒吧老板每句话都说在点子上。其实这些问题,易风也想过,这两天他一直在想。包括他讹了断天的钱,他也在想断天肯定是没这么容易跟他了结这件事。

投靠龙云海和丁豹其中一个,确实是个好办法。但易风没这个打算,不管是龙云海还是丁豹,都不是善类,他们明明可以自己管理这家店,赚所有的钱,凭什么要跟他易风一起分钱?

从断天那人就可以看出来,这些人做事是不讲规矩的。酒吧老板说的办法是好办法,但是行不通,只怕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要么就别盘这家店,要盘,就要做好跟龙云海和丁豹死磕到底的决心。

为今之计,只有一条路可选,那就是尽快变强,努力增加修为。让自己有那个实力把龙云海和丁豹都压下去。

“谢谢你老板,你真是个好人!谢谢你的提醒,我会考虑的。”

易风感谢道。

“小兄弟,祝你好运,我先走了,再见啊!”

酒吧老板嘿嘿一笑,拿着钱就逃命似的逃出这家店。

“再见啊,好人!”

易风挥手道。

“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啊。”老板走后,易风还在感慨。

“易风,龙云海和丁豹那边,你能应付得了吗?”

沐七儿刚才也听到了酒吧老板和易风的谈话,有些担忧地问道。

“放心吧,七儿姐,我既然敢盘下这家店,就有决心应付他们,这个你不用担心。”

易风微微笑道:

“好了,现在这家店就是我们的了!”

沐七儿听到‘我们’这两个字,也不禁抿嘴笑了笑。

“七儿姐,现在你就是这家店的经理了。我去给那些员工打电话,让他们现在过来集合,认识一下,明天就可以营业了!”

易风兴奋地说道。

“好,全听易老板的安排。”

见易风这么高兴,沐七儿仿佛感同身受般,心中也替他高兴。

之前酒吧老板给易风说过,这里的员工这两天都在放假,只要给他们打个电话就会回来。而且他已经给这些员工说过尊客要换老板了。

易风一一给他们打完电话,就和沐七儿在酒吧逛了逛,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不得不说,这个酒吧的装修很上档次,尤其是包厢里面。设施高档,配套完整,难怪酒吧老板说这个酒吧赚钱,如果他是有钱人的话,也会选择来这里消费。

没多久,那些员工就全都到酒吧里面来报道了。

看到易风时,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就是新老板?

难道,这是以前那个老板的私生子?

“大家好,我叫易风,以后就是你们的新老板了。”

易风把所有人集合起来,跟他们认识了一下。不过见这些老员工无精打采,歪歪扭扭的样子,似乎没把他这个新老板放在心上。

也对,人家都是出来工作了许久的人了,怎么会听自己这个看起来还像是学生的孩子的话呢,易风想了想,说道:

“这样吧,以后大家的工资,从这个月起,全都上涨。只要大家努力工作,替我打理好这家店,我就不会亏待你们,如何?”

此话一出,所有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了起来,毕竟没有什么比涨工资还让人兴奋的。

“老板,你要给我涨多少工资?”

不少人都迫不及待地问道。

易风笑着道:

“普通员工,在原有的底薪上,上涨五百块。几个主管,各自上涨一千块。过年的时候,不管是谁,哪怕是打扫卫生的阿姨,都有年终奖。还行吧?”

此话一出,全场如同磕了药一般,所有人都沸腾了起来。

服务行业,一下子就上涨五百块的工资,已经是很好的福利了。况且还有年终奖,这老板可真豪气。

“老板威武!”

“老板霸气!”

“老板,我们爱死你了!”

不管男女老少,都对易风这个年纪轻轻的小老板刮目相看起来。

“好了,我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就把的总经理,她叫沐七儿。今后我会很少时间在酒吧里面,大家有什么事,跟七儿姐说就行了。”

易风把沐七儿拉过来介绍道。

“哇!美女诶!”

酒吧的男员工眼睛都看直了。

开了个小小的会议,大家也算是熟识了起来。让易风没想到的是,大家听说涨了工资,全都干劲十足,今天晚上就开始工作了。

看到大家这样,易风也把门口‘暂停营业’的牌子扔掉了,开启大门。

尊客,正式开始营业。

第一天晚上,易风这个老板也没好意思离开,就跟沐七儿在酒吧里面忙前忙后。

虽然酒吧暂停营业了好几天,但生意却是更加的火爆起来。那些经常来这里消费的人早就憋不住了,整个酒吧的包厢就没有空下来过。

第二天早上,易风和沐七儿瘫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昏昏欲睡,仿佛站着都能睡着。

“我的妈呀!这生意也太好了吧,简直超出我的想象了!”

易风累并快乐着,哈哈大笑道。

光昨天一晚上,酒吧进账就有十多万,这十多万里面,有好几万是因为几个富家子弟点了几瓶进口的洋酒。

虽然还要除去酒吧员工的工资以及各种各样的费用,包括交税。但这一晚上下来,也挣了个小几万,这足以让易风激动得想跳起来。

“易风,你今天还要上课,你一晚上没睡,没事吧……”

沐七儿问道。

易风哪不知道他今天还要上课,其实他都想逃课去宾馆安安稳稳地睡一天,但他没这个胆子。要是让曲柳心知道他逃课了,指定得给他父母打电话。

“没事,七儿姐,我先去学校了。晚上再来看你。”

易风摇摇晃晃地离开酒吧,赶往学校。

一到学校,正好上早自习,他立好书本,就‘扑通’一下靠在课桌上睡着了。

……

“龙哥,事情就是这样,钱是被那个叫易风的小子抢走的,李虎也是被他杀的。这小子黑吃黑,一点规矩也不懂!”

圣皇的办公室里,断天站在一边,给龙云海禀告这两天发生的事。

不过他嘴里没有一句实话,把易风描述成了一个不讲江湖道义,黑吃黑的人。

“你说,这个易风还是学生?连李虎都不是他的对手?”

龙云海坐在沙发上,手里盘着一串佛珠,阴沉着脸问道。

他脸上明显写满了不信,易风被断天说得这么厉害,还敢在他龙云海的地盘黑吃黑,抢他的钱。这样一个亡命之徒,会是个学生?谁信?

“龙哥,是真的,我断天什么时候骗过您?就算我有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骗您啊!”

断天弯着腰,内心戚戚地说道。

眼前这个人是他的老大,东区的总龙头,整个东区的地下产业都是龙云海的,他的手下更是不计其数,整个东区的马仔都要听龙云海的指挥。

他把责任全推给易风,一是想害易风,二也是不想被龙云海责罚。

“龙哥,天哥说得都是真的,那小子真的很厉害。那天虎哥连一招都在他手底下过不了,就被他干翻了。”

断天的一个小弟也帮他说话道。

龙云海闻言,微微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良久,他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如果他真是你们说得那样,事情绝不会是这么简单。我收到消息,那天去尊客谈判的人,不光我们的人死光了,连丁豹的人也死光了。宋光头和阿彪,丁豹的两个大将,也在其中。”

“一个学生,怎么会有这样的胆识和身手。就算他功夫再好,也不可能同时干掉那么多人。”

龙云海越往下说,眉头就皱得越深。

断天闻言也是有些震惊,他以为只有圣皇这边的人死完了,没想到丁豹的人也死完了。连宋光头和阿彪也在其中,这如果是易风一个人干掉的,那他也太可怕了吧!

“龙哥,您是不是有其他的想法?”

断天忙问。

龙云海叹气道:

“断天啊断天,亏你还是我的军师,这点事你都没想到。他易风背后肯定有更庞大的势力,我们和丁豹,都遭到第三方势力的伏击了!”

“说不定那天,易风背后的人早就埋伏在了那里。易风主动来我们圣皇应聘,肯定是来打探消息的,你说你也算是老江湖了,竟然还会上当。”

“要我说你什么好!”

龙云海有些失望地说道。

断天浑身一颤,整个人如坠冰窖一般,他开始还准备摆易风一道,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是过来做戏打探消息的。

无间道啊!防不胜防啊!

“龙哥,这次是我失策了,我看那易风年纪轻轻,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我就……我就被他给蒙混过去了,我真是该死!”

断天气结,他混江湖这么久,还是头一回被人耍得团团转。

“算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清楚易风的背景。一定要查到这个第三方势力是哪个势力,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又会被人家算计。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事儿,我们千万不能让人家谋了我们的好事!”

龙云海沉声说道。

“知道了,龙哥,我一定会好好去查易风的背景。那尊客,我们还要不要去收购回来?”

断天问道。

“要,但不是现在。”龙云海说道:“尊客在昨晚就已经重新营业了,听人说,之前的老板已经跑路。现在那里的新老板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我想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易风。”

“现在第三方势力已经接管了尊客,我们在没对他们有百分之百的了解之前,先不管尊客的事。”

“另外,丁豹那边肯定也在查这件事,我们最近也不要跟他们发生冲突。如果第三方势力比我们想象得要强大,那我们跟丁豹,说不定还有合作的必要。不管怎么样,不能让第三方势力坐享其成。”

第十七章 正式接管尊客

不得不说,这酒吧老板每句话都说在点子上。其实这些问题,易风也想过,这两天他一直在想。包括他讹了断天的钱,他也在想断天肯定是没这么容易跟他了结这件事。

投靠龙云海和丁豹其中一个,确实是个好办法。但易风没这个打算,不管是龙云海还是丁豹,都不是善类,他们明明可以自己管理这家店,赚所有的钱,凭什么要跟他易风一起分钱?

从断天那人就可以看出来,这些人做事是不讲规矩的。酒吧老板说的办法是好办法,但是行不通,只怕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要么就别盘这家店,要盘,就要做好跟龙云海和丁豹死磕到底的决心。

为今之计,只有一条路可选,那就是尽快变强,努力增加修为。让自己有那个实力把龙云海和丁豹都压下去。

“谢谢你老板,你真是个好人!谢谢你的提醒,我会考虑的。”

易风感谢道。

“小兄弟,祝你好运,我先走了,再见啊!”

酒吧老板嘿嘿一笑,拿着钱就逃命似的逃出这家店。

“再见啊,好人!”

易风挥手道。

“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啊。”老板走后,易风还在感慨。

“易风,龙云海和丁豹那边,你能应付得了吗?”

沐七儿刚才也听到了酒吧老板和易风的谈话,有些担忧地问道。

“放心吧,七儿姐,我既然敢盘下这家店,就有决心应付他们,这个你不用担心。”

易风微微笑道:

“好了,现在这家店就是我们的了!”

沐七儿听到‘我们’这两个字,也不禁抿嘴笑了笑。

“七儿姐,现在你就是这家店的经理了。我去给那些员工打电话,让他们现在过来集合,认识一下,明天就可以营业了!”

易风兴奋地说道。

“好,全听易老板的安排。”

见易风这么高兴,沐七儿仿佛感同身受般,心中也替他高兴。

之前酒吧老板给易风说过,这里的员工这两天都在放假,只要给他们打个电话就会回来。而且他已经给这些员工说过尊客要换老板了。

易风一一给他们打完电话,就和沐七儿在酒吧逛了逛,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不得不说,这个酒吧的装修很上档次,尤其是包厢里面。设施高档,配套完整,难怪酒吧老板说这个酒吧赚钱,如果他是有钱人的话,也会选择来这里消费。

没多久,那些员工就全都到酒吧里面来报道了。

看到易风时,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就是新老板?

难道,这是以前那个老板的私生子?

“大家好,我叫易风,以后就是你们的新老板了。”

易风把所有人集合起来,跟他们认识了一下。不过见这些老员工无精打采,歪歪扭扭的样子,似乎没把他这个新老板放在心上。

也对,人家都是出来工作了许久的人了,怎么会听自己这个看起来还像是学生的孩子的话呢,易风想了想,说道:

“这样吧,以后大家的工资,从这个月起,全都上涨。只要大家努力工作,替我打理好这家店,我就不会亏待你们,如何?”

此话一出,所有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了起来,毕竟没有什么比涨工资还让人兴奋的。

“老板,你要给我涨多少工资?”

不少人都迫不及待地问道。

易风笑着道:

“普通员工,在原有的底薪上,上涨五百块。几个主管,各自上涨一千块。过年的时候,不管是谁,哪怕是打扫卫生的阿姨,都有年终奖。还行吧?”

此话一出,全场如同磕了药一般,所有人都沸腾了起来。

服务行业,一下子就上涨五百块的工资,已经是很好的福利了。况且还有年终奖,这老板可真豪气。

“老板威武!”

“老板霸气!”

“老板,我们爱死你了!”

不管男女老少,都对易风这个年纪轻轻的小老板刮目相看起来。

“好了,我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就把的总经理,她叫沐七儿。今后我会很少时间在酒吧里面,大家有什么事,跟七儿姐说就行了。”

易风把沐七儿拉过来介绍道。

“哇!美女诶!”

酒吧的男员工眼睛都看直了。

开了个小小的会议,大家也算是熟识了起来。让易风没想到的是,大家听说涨了工资,全都干劲十足,今天晚上就开始工作了。

看到大家这样,易风也把门口‘暂停营业’的牌子扔掉了,开启大门。

尊客,正式开始营业。

第一天晚上,易风这个老板也没好意思离开,就跟沐七儿在酒吧里面忙前忙后。

虽然酒吧暂停营业了好几天,但生意却是更加的火爆起来。那些经常来这里消费的人早就憋不住了,整个酒吧的包厢就没有空下来过。

第二天早上,易风和沐七儿瘫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昏昏欲睡,仿佛站着都能睡着。

“我的妈呀!这生意也太好了吧,简直超出我的想象了!”

易风累并快乐着,哈哈大笑道。

光昨天一晚上,酒吧进账就有十多万,这十多万里面,有好几万是因为几个富家子弟点了几瓶进口的洋酒。

虽然还要除去酒吧员工的工资以及各种各样的费用,包括交税。但这一晚上下来,也挣了个小几万,这足以让易风激动得想跳起来。

“易风,你今天还要上课,你一晚上没睡,没事吧……”

沐七儿问道。

易风哪不知道他今天还要上课,其实他都想逃课去宾馆安安稳稳地睡一天,但他没这个胆子。要是让曲柳心知道他逃课了,指定得给他父母打电话。

“没事,七儿姐,我先去学校了。晚上再来看你。”

易风摇摇晃晃地离开酒吧,赶往学校。

一到学校,正好上早自习,他立好书本,就‘扑通’一下靠在课桌上睡着了。

……

“龙哥,事情就是这样,钱是被那个叫易风的小子抢走的,李虎也是被他杀的。这小子黑吃黑,一点规矩也不懂!”

圣皇的办公室里,断天站在一边,给龙云海禀告这两天发生的事。

不过他嘴里没有一句实话,把易风描述成了一个不讲江湖道义,黑吃黑的人。

“你说,这个易风还是学生?连李虎都不是他的对手?”

龙云海坐在沙发上,手里盘着一串佛珠,阴沉着脸问道。

他脸上明显写满了不信,易风被断天说得这么厉害,还敢在他龙云海的地盘黑吃黑,抢他的钱。这样一个亡命之徒,会是个学生?谁信?

“龙哥,是真的,我断天什么时候骗过您?就算我有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骗您啊!”

断天弯着腰,内心戚戚地说道。

眼前这个人是他的老大,东区的总龙头,整个东区的地下产业都是龙云海的,他的手下更是不计其数,整个东区的马仔都要听龙云海的指挥。

他把责任全推给易风,一是想害易风,二也是不想被龙云海责罚。

“龙哥,天哥说得都是真的,那小子真的很厉害。那天虎哥连一招都在他手底下过不了,就被他干翻了。”

断天的一个小弟也帮他说话道。

龙云海闻言,微微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良久,他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如果他真是你们说得那样,事情绝不会是这么简单。我收到消息,那天去尊客谈判的人,不光我们的人死光了,连丁豹的人也死光了。宋光头和阿彪,丁豹的两个大将,也在其中。”

“一个学生,怎么会有这样的胆识和身手。就算他功夫再好,也不可能同时干掉那么多人。”

龙云海越往下说,眉头就皱得越深。

断天闻言也是有些震惊,他以为只有圣皇这边的人死完了,没想到丁豹的人也死完了。连宋光头和阿彪也在其中,这如果是易风一个人干掉的,那他也太可怕了吧!

“龙哥,您是不是有其他的想法?”

断天忙问。

龙云海叹气道:

“断天啊断天,亏你还是我的军师,这点事你都没想到。他易风背后肯定有更庞大的势力,我们和丁豹,都遭到第三方势力的伏击了!”

“说不定那天,易风背后的人早就埋伏在了那里。易风主动来我们圣皇应聘,肯定是来打探消息的,你说你也算是老江湖了,竟然还会上当。”

“要我说你什么好!”

龙云海有些失望地说道。

断天浑身一颤,整个人如坠冰窖一般,他开始还准备摆易风一道,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是过来做戏打探消息的。

无间道啊!防不胜防啊!

“龙哥,这次是我失策了,我看那易风年纪轻轻,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我就……我就被他给蒙混过去了,我真是该死!”

断天气结,他混江湖这么久,还是头一回被人耍得团团转。

“算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清楚易风的背景。一定要查到这个第三方势力是哪个势力,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又会被人家算计。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事儿,我们千万不能让人家谋了我们的好事!”

龙云海沉声说道。

“知道了,龙哥,我一定会好好去查易风的背景。那尊客,我们还要不要去收购回来?”

断天问道。

“要,但不是现在。”龙云海说道:“尊客在昨晚就已经重新营业了,听人说,之前的老板已经跑路。现在那里的新老板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我想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易风。”

“现在第三方势力已经接管了尊客,我们在没对他们有百分之百的了解之前,先不管尊客的事。”

“另外,丁豹那边肯定也在查这件事,我们最近也不要跟他们发生冲突。如果第三方势力比我们想象得要强大,那我们跟丁豹,说不定还有合作的必要。不管怎么样,不能让第三方势力坐享其成。”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